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一个老狐狸,一个小狐狸
    :

    梁辰沉默了下去,没有再说话,而是点上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转头望向了虞占元,虞占元这个时候却又装聋作哑了,闭眼袖手,像是在闭目养神一般,让梁辰心底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琢磨着,虞占元倒底为什么让蓝雨恬听到自己跟他的对话,还故意让自己跟蓝雨恬在这种场合下见面?他这样的人,做事绝对不会无地放矢,肯定有他自己的意图所在,那,他倒底想干什么呢?虽然之前大略有一些猜测,但他却不能完全肯定。如果能弄清楚虞占元在想什么,或许一切就都好办了。

    不经意间,突然看到了虞占元正冲着自己的这个方向的左手突然间做了个手势,向着旁边轻微地挥动了几下,好像在赶苍蝇似的,随后又闭目不言了。像是不经意的动作,又像是一个在向他传递着什么信息。

    梁辰略皱了一下眉头,突然间心下豁然开朗,有些明白了,虞占元所做这一切的目标何在。

    “梁辰,你为什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因为我猜透了你心底下在想什么,而胆怯了?”蓝雨恬冷声哼道。

    “没什么可胆怯的,只不过,我是想问问蓝大小姐倒底想怎样就是了。”梁辰转头望向她,眼神澹泊晶然,一片清澈,让人看不透他倒底在想什么。

    “我想怎样?我想杀了你这小子。”蓝雨恬咬牙切齿地骂道,神色很凶猛,不过眼里却油然掠过了一丝莫名的笑意,一闪而过。

    “杀我你也要跟给我陪葬。”梁辰这句话说得寒气森森,从骨子里透出永不屈服的刚硬来。

    “那你不妨试试,估计陪葬的人会更多。”蓝雨恬心往上顶,这个死梁辰,怎么一句话都不让份儿?让自己多说一句痛快痛快嘴他能死啊?

    梁辰盯了她一眼,挥手轻哼声道,“徒逞口舌之利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蓝大小姐倒底想怎样?划个道儿来吧,我接着!不过我奉劝你一句,无论你是用家族的势力还是怎样,想要染指j省的事情,我都不会袖手旁观。”

    “真是笑话,虞叔就坐在这里,几时能轮到你能代表整个j省说这番大话了?”蓝雨恬连连冷笑。这小子是非得把她往死胡同里逼啊,难道他真以为自己怕了他不成?

    “只有挑衅的勇气,当挑战真正来临的时候,你就不敢应战了?蓝大小姐,这好像并不像你的作风,更不符合你出身蓝家大小姐的身份。”梁辰居然就死死扭住这个问题不放,惹得蓝雨恬心头上浮,再也控制不住心下的怒气。

    “你如果非得想逼着我在j省做点什么的话,那我就如你所愿。我倒要看看,有我在这里,你还能掀起多大浪来。冷眼观螃蟹,我看你横行到几时?!”蓝雨恬怒火高炽,一拍桌子道,桌上茶杯激跳起来,显示着她的确动了真火。

    “好,多说无益,蓝大小姐,那我就奉陪到底了。”梁辰一拱手,长身而起,大踏步出门而去了。

    “但愿你能撑住了。”蓝雨恬阴恻恻地在他背后说道,梁辰仿佛根本没有听见,直走了出去。

    “你这小子,怎么说走就走啊?唉,我送送你吧!”虞占元哀声叹气地道,已经站了起来,像是很无可奈何地向蓝雨恬告了罪,几步走出去追赶梁辰了。

    “小子,你今天可是惹了大麻烦了。”虞占元陪着梁辰踩着尚未融消的雪一路走去,嘴里叹息道,不过看他的眼神却并没有半点担忧的样子,好像还潜藏着某种说不出的笑意来。

    “应该说,我给杨司令还有你,为j省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才是。”梁辰侧脸看了虞占元,轻哼了一声道。

    “咦,你这小子,为什么这样说啊?”虞占元像是很恼火的样子。

    “算了吧,虞叔,这个时候你还在这里跟我打马虎眼。”梁辰看了他一眼,好笑地说道。

    “哈哈,此话怎讲?”虞占元禁不住笑了两声,饶有兴趣地望着梁辰问道。

    梁辰略略沉默了一下,随后抬头一笑,淡淡地说出了八个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哈哈哈哈,好,小辰子,我真的没有看错人,你小子这脑袋,比电脑还电脑,转得太快了。不过,你刚才那句话我可不敢苟同,什么叫为我和那个老军痞解决掉麻烦啊?这不也是在你解决麻烦么,难道不是这样?”虞占元再也绷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

    “或许吧。”梁辰叹了口气,前途未明,他也不知道接下来等着自己的,还有什么。

    “别这么愁眉苦脸的了,好好做你的事吧,小辰子,我看好你哟。”虞占元拍了拍梁辰的肩膀,哈哈一笑道,已经送梁辰送到了门口处。

    “嗯,好的。对了,虞叔,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来还钱的,当然,钱已经打到了您的帐号上,两千万,您记得查收一下。”梁辰在门口停下了脚步,向虞占元一笑道。

    “哈哈,你还真守信用,而且还双倍的还,啧啧,这样的买卖可真不错的,以后再缺钱了尽管向我来借,借得越多越好。”虞占元大笑道,越来越欣赏这个小子了。

    “算了吧,借太多了我还不起,你不得满世界派人追杀我啊。”梁辰打趣地道,已经上了车子,打着火,扬长而去了。

    虞叔站在门前,负手望着梁辰的车子,直到那辆车子消失在远处的公路上时,才点头叹了口气,“好小子,真是个好小子。他吗的,就是这脾气实在太臭了,收他做干儿子居然都不肯答应,这个臭小子!”面带笑意地骂了两句后,才转身走回到了屋子里去,却看见蓝雨恬并没有走,而是在屋子里悠然饮着茶。

    “唉,你这丫头啊,脾气怎么总是那样火爆呢?只是让你们这些优秀的年轻人相互间多接触多认识一下罢了,多个朋友多条路,至于弄得这样僵么?”虞占元重新恢复了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叹息着重新握起了自己的那个小紫砂壶滋了口茶道。

    “少来,虞老头儿,你和那个小子共同设了个局让我钻进来,当我不知道么?”蓝雨恬将茶杯重重地往桌子上一墩,柳眉倒竖地怒哼道。

    “我哪有啊?”虞占元很无辜地摊开了双手。

    “还说没有?你故意让我在一旁偷听,而那个臭小子故意激怒我,而你就在一旁装聋作哑,任凭我们打得翻天覆地的。然后还不阴不阳地拱火加纲,最后逼着我涉身j省事务,其实说穿了就是想借我蓝家的威名吓退那帮子外来搅风搅雨的家族,然后顺利地扶那小子上位,是也不是?”蓝雨恬气哼哼地说道。

    “丫头,你可冤死我了,我哪有什么装聋作哑,还不什么不阴不阳的拱火加纲,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虞占元一推六二五,就是不认帐。

    “你还敢说?你为老不尊,敢这样坑自己的侄女,信不信我现在就给我妈打电话狠狠地骂死你?那可是你大师姐,你敢不听话,她现在就飞过来揪你耳朵,比你现在还惨。”蓝雨恬一个箭步便蹿了过去,一把揪住了虞占元下颌的胡子怒道。

    “哎哟我的吗呀,死丫头,用这么劲儿,疼,疼……好了好了,我承认,我承认还不行吗?不过这可不是我设的局,我只不过顺势而为罢了。如果不是你看上了那小子,又何苦刚处理完东南亚那边的事儿又绕路跑回来?还说我故意让你偷听,你冤死我算了。分明就是你在一旁偷听,然后借机会跳出来故意引起那个臭小子的注意,就想是想借机会吸引他罢了。没想到那小子脾气比你还臭,就那样跟你硬杠上了,最后才是这样结果,我又有什么办法啊?”虞占元大声地叫冤枉,护着自己的胡子不让蓝雨恬抓。

    “谁,谁看上他啦?他,他,他有什么好的,我瞎了眼非得看上他?”蓝雨恬一听虞占元这句话,俏脸登时腾地一下就飞起了两团红霞,又羞又怒地骂道。

    “看不看上他那是你的事儿,我可什么都不知道。”虞占元趁机打开了她的手,揉着自己的下巴,长喘粗气。这死丫头的手真够狠的,揪得他现在还疼呢。

    “你还说?!”蓝雨恬咬着嘴唇又扑上去闹。

    “行了行了,死丫头,再揪真要揪没了。”虞占元吓得赶紧护住了自己的胡子,躲得远远的。

    “哼,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人,一个老狐狸、一个小狐狸,算死人不偿命。”蓝雨恬也不再闹,只是在原地跺脚,大发娇嗔。

    “一切你都知道,只是装着不知道而已,就算被算计也是心甘情愿,还骂我们是狐狸,你这丫头真是不讲理。”远处的虞占元借机会还嘴道。

    “你再敢说,信不信我现在就走?再也不回j省,就把你架在火上烤,看你还有那个梁辰怎么办!”蓝雨恬又羞又怒,银牙直咬地骂道。

    “只要你舍得,随你的便。”虞占元哈哈大笑着,趁着蓝雨恬没有追出来之前,出门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