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逆鳞
    :

    话音刚落,一个女子已经从中堂后面的影壁中转了出来,冷冷地望向了梁辰。

    她大约二十一二岁的年纪,与梁辰相仿,凤眉斜挑,眸若点漆,身形高挑,至少有惊人的一米八零的身高,却并不显得单薄瘦弱摇摇晃,相反,浑身上下,像是时时处处都隐藏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她的身形健美且流畅无比,就像是一头丛林中美丽到极致的母豹,张扬的炫丽毛皮内里,透露着危险和令人警觉的信息。

    她的美仿佛是一种浑然天成的原始美,她就像丛林中走出来的女神,健美无比,英姿飒爽,却又带有着强烈的攻击性,让人面对着她时,不由自主地会心神一凛,被她的威势所摄。

    她冷冷地望着梁辰,眼神中满是寒意与挑衅的味道。

    虞占元却“恰到好处”地闭上了嘴巴,如老僧入定一般居然闭上了眼睛,沉默了下去,不再说话了。摆明了要把自己撇清,置身事外。

    梁辰望着这个女子,突然间心底下泛起了一种熟悉至极的感觉,皱了下眉头,只看了她一眼,却没再有理会她,只是转头望了一眼闭眼沉默的虞占元,“虞叔,今天先聊到这儿吧,改天再来找您。有事,先走了。”

    他居然连理也不理那个女子,面对着她的挑衅无动于衷,站起身来便要走。

    “嗯,随你。”虞占元将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儿,似笑非笑地转头望了那个女子一眼,随后不置可否地向梁辰一笑道。而后重新闭上了眼睛,好像事事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看热闹的旁观者而已。

    “好,虞叔再见。”梁辰居然真的转身便往外走,生生地就把那个气势汹汹冲出来的女孩子晾在了那里,让她使足了力气抡圆了拳头,却一下打在空气,那种失力感简直让她难受得要吐血了——当然,也更加愤怒了。

    “梁辰,你给我站住!”那个女子怒咤了一声,梁辰理也不理,就跟没听见一样,已经打开门。

    “混帐,你安敢如此对我?”那个女子简直都要气炸了肺,手一甩,一柄短刀已经滑出了袖子,握在白晰如玉的掌中,身子低伏,如一头矫健的母豹般蹿了出去,一刀便向着梁辰的后肩膀狠辣无比地削了过去。

    她的动作实在太快了,腿部的爆炸力也极好,就算普通的男子也抵不上,一弹一蹿,便已经到了梁辰的背后,刀光闪烁,如果一刀削实的话,恐怕梁辰的后背上就要开个大大的天窗了。

    哪想到她快,前面的梁辰更快,突然间便是一矮身,“嗖”地一下整个身体便已经旋转过来,一下便转到了她的右侧,伸掌侧方一钳,便已经快若闪电般地抓住了她皓白如玉的手腕,发力一捏。

    “啊……”那个女子一声轻呼,脸上浮现出痛楚的神色,梁辰的五根指头简直就像是五根钢条,钳得她痛彻心肺,那女子心底下气苦,这个死人,半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居然使这么大的劲。@&@!

    怒发如狂,撒手便扔了短刀,突然间就是一抬腿,与另一条腿呈现一百八十度水平,一个跆拳道里最凶狠的下劈腿直接砸了下来。脚后根儿正冲着梁辰的脑袋,这一下如果砸中了,恐怕梁辰一下便会被砸昏过去。她在这条腿上曾经下过无数的苦功,曾经一脚砸晕了一匹马,力量不可谓不大。

    “女孩子最好别动拳脚,这是你们的弱项。”梁辰冷哼了一声,右拳中指关节突出,一拳迎上,正好便击中了那个女子脚踝处的软麻筋儿上,这势大力沉的一腿登时力道全消,再也发不出半点力来。

    随后梁辰变击打为抓,一把便抓住了她细细的脚踝,向前一压,那女子的柔韧性居然好得出奇,直接一下便被梁辰将腿压在了肩膀上,就这样,她左腿被压在肩上,右腕被梁辰死死握在手中,只要梁辰在下面轻轻一记扫腿,基本上,她就会被毫无悬念地打倒。

    “你这是第二次攻击我了,事不过三,希望不会再有再一次,否则我不管你是谁,再不手下留情。”梁辰哼了一声,同时松开了手,将那个女孩子向后一推。这一刻,他终于想起这个女孩子是谁了。刀使得这么好,身手这么利落,而且招法还这样熟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当初来虞占元家里与虞占元翻脸时攻击他的那个人了。

    那个女孩子踉跄退了几步,终于站稳了身子,紧握着双拳,眼中羞愤交加,还不甘心,想再上去攻击。*&)

    “还你的刀!”梁辰眼中寒意一盛,陡然间脚尖儿一提,已经挑起了那把刀来,抓在手里便是一掷。

    “嗖”锋锐的短刀划出了一抹流光掠过了那个女孩子的头发,“笃”的一声插在了那个女孩子身后的朱红大柱上,直直没柄而入,显示了惊人的准头与力量。

    一缕发丝悄然飘落,那是被刚才那一刀的刀锋割断的。

    那个女子脚步滞,终于停在了那里,尽管眼神里满是怒意,却终究没有再扑上来。

    “人贵有自知之明,这样才是最好的。”梁辰轻哼了一声道。

    “欺负女人,你算什么本事?”那个女子灵动的眼珠滴溜溜一转,娇哼了一声,倒先给梁辰扣上了一顶大帽子。

    “在我眼里,只要攻击我的人,不分男女。况且,欺负与否,要看谁先动手。如果有人先动手而被制服,那不是被欺负,而是自取其辱。”梁辰冷声哼道,言辞锋锐地反击回去,半点也不给她留面子。

    “你……”那个女孩子气得一跺脚,“牙尖嘴利,我看你比女人还擅长吵架。”她再次转换攻击梁辰的话题。

    “你比男人还擅长打架。”梁辰针锋相对地回应道。

    “哈哈……”旁边正老僧入定装做不闻不见样子的虞占元实在忍不住,哈地一声笑出来。

    “你这老头子,就知道笑笑笑,他欺负我,你都不说帮我,还在这里看热闹?信不信我拔了你的胡子?”那个女孩子正被梁辰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却偏偏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虞占元这下可算是撞在了枪口了,那个女孩子直接向他怒目相向奔着他来了。

    “蓝丫头,我可什么都没说啊,你不至于冲着我来吧?”虞占元一咧嘴,颇有些头疼地道。看起来对这个女孩子也是颇有些无可奈何。

    “就冲着你来了,怎么着吧?瞧你的客人,都是些什么人呀?生冷硬横,而且比泼妇还会吵架,一点素质都没有。还名牌的大学生呢,跟一个女孩子又是动手又是吵架的,我看连街头的小流氓都不如。”那个女孩子哼了一声,瞟了梁辰一眼道,娇缠无理,死活就要把这顶帽子扣在梁辰头顶上了。

    梁辰眯起眼来看了她半晌,不再说话,只是哼了一声,向虞占元一抬头道,“虞叔,告辞了。”第二次转身就走。

    “你,你,你不许走!”那个女孩子愣了一下,见梁辰居然这么不买自己的帐,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看路边的一块石头没什么区别,她实在忍受不了梁辰这种不理不睬的冷漠,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样对过她。她怒咤了一声道。

    梁辰理也没理她,已经迈步出了台阶,那个女子一见梁辰真的要走,银牙一咬,心底下怒火高炽,猛然间便喝出了一句,“还从来没有人敢不听我的话!梁辰你给我站住,如果今天你敢迈出这个门槛,明天我就挑了你的朝阳,废了你的兄弟!”

    她这句话一出口,虞占元知道事情不好,再顾不得在那里装深沉了,急急喝了一声道,“丫头,不许乱说话。”可哪里还能来得及?

    那个女孩子话音刚落,便看见本已经迈出了门槛的梁辰突然间就旋风一般地刮了回来,那强烈的劲风让那个女孩子几乎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下意识地一闭眼,而梁辰早已经两大步便已经扑到了她的身前,“咄”的一声轻声,伸手便拔出了廊柱上的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一下便横在了那个女孩子的脖际,他的眼神无比阴森,里面透着黑狱一般地的狂怒之意,“你敢再说一句么?”

    他的兄弟、亲人、挚爱就是他的逆鳞,谁敢碰这片逆鳞,那结果只有一个,死!

    “你,你敢这样对我?”那个女孩子明显吃了一惊,感受着脖际上那柄短刀直渗心际的寒凉,吃惊的同时愤怒不已,秀目中喷出了怒火,咬着牙根儿,死死地盯着梁辰,一字一顿地问道。

    随后,梁辰身后传来了“哗啦啦”一阵子弹上膛的声音,至少有五把枪同时抵住了他的后脑,“放开小姐,否则你得死!”

    场面一时间剑拔弩张起来,突生奇变,千均一发,时刻都有可能擦枪走火,到时候最少两条人命。

    梁辰对顶在脑后的枪口仿佛根本没有感觉,手里的刀依旧虚亘在那个女子的脖际,语气愈发阴森,“你敢再将你刚才说话重复一遍么?”他的语气冰寒得如万古冰山之心,让人听了从骨子里往外透着说不出的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