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好大的口气
    :

    “呵呵,我又何喜之有?”梁辰哑然失笑,关上门坐在了屋子正中间处的那个大钢炭炉旁边,伸出手去烤了烤笑道。看起来虞占元还是很守旧的,居然不用暖气,而是用这种古式的炭炉还有手炉取火,身上也总是一套宽大的唐装,让人一见还以为最少是民国时代呢。

    “统一了大学城,击退了春家的人,难道还不值得贺喜吗?我倒是没看错,你居然在四个月之内就打下了一个相当于一个县城的根据地,奠定了自己腾飞的基础,梁辰,你真不愧是一条潜于深涧的龙啊,而现在,你这条龙即将腾飞了吧?”虞占元微微一笑道。

    “我并不是什么龙,只是不愿安天命而已,只想顺本心做些自己的事情罢了。”梁辰笑了笑,摇头说道。

    “哈哈,小辰子,我就喜欢你这种深沉内敛的劲儿,好,很好,年轻人,不骄不狂不躁,做事有勇有谋,你要不成事,那只能是老天爷使绊子了。”虞占元哈哈一笑道,居然向梁辰竖起了大拇指。

    “虞叔实在过奖了。”梁辰摸了摸鼻子,总感觉虞占元好像是话里有话。不过更让他觉得有些难受不自在的是,好像从他进院子开始,就一直有人在窥视着他,可他隐密地找寻了半天之后,却根本无法发现那人倒底在哪里。

    凭着直觉判断,那人肯定不是虞叔的护卫或是保镖,因为那种眼神给人的感觉很特别,像是敌对却又不是很仇视,反正他也说不清楚,那只是一种直觉罢了。

    “不过奖,半点不过奖。能跟杨忠勇那个老兵痞做交易的人,起码这j省还真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资格,而你就是其中之一。单凭这个,你就当得起我这根大拇指。”虞占元哈哈笑道,眼睛里却有促狭的神色一闪而过。

    梁辰心底下“砰”地就是一跳,狂吃一惊,可以说,他跟杨忠勇暗中做交易的事情,恐怕这天底下没有几个人知道,怎么这么快就传到了虞占元的耳朵里?如果他连这个都知道的话,那他设计收拾春家的人的事情,虞占元岂不是也知道了?如果这样的话,自己就有一个最大的把柄握在了虞占元手中,不说以后,起码现在他便可以挟制自己,随便将自己搓圆捏扁了。

    心下一时间惊澜四起,不过脸上却没有半点变色,相反,却是更加平静了,像是听到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虞叔这话从何说起?小辰子倒真有些不敢当。”梁辰淡淡地道,眼神却眯紧了,里面有刀锋般锐利的光芒射了出来。

    “哈哈,小辰子,我最佩服你的这种养气功夫,我抖出来这么一个劲爆的消息,你居然还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实在是厉害。”虞占元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端起茶壶浅啜了一口,不紧不慢地道。

    “虞叔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梁辰摇了摇头,不过心下却是惊疑不定,看虞占元的神色,摆明了是已经知道了不少事情,现在他像是有意无意地将这件事情说出来,那意味着什么?他又倒底想干什么?

    “行了行了,少跟我在这里装糊涂了,你跟杨忠勇那点破事儿我已经知道了,无非就是成了杨忠勇的代言人,要将进入j省的这些家族全部驱逐出去罢了。而杨忠勇答应你的条件就是将你扶上j省暗秩序第一人的位置,如果我连这个都不知道的吧,也不配做j省的守望人了。”虞占元笑了笑,挥挥手道,神色里倒是没有半点不满的意思。

    梁辰心底下略松了口气,看起来,虞占元所知道的仅仅只是这些罢了,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东西,至于春家发生的事情,他应该是并不知情。

    不过心底下还是略有些不落底,掏出根烟来点燃,边在炭炉边烤着手,边笑了笑,“虞叔真是神机妙算,居然能算得到我跟杨老爷子之间的种种,实在是佩服,佩服,您才是智深若海,深藏不露。”他小小地拍了虞占元一个马屁,顺便也在不露声色地探话。

    “行了行了,拍我的马屁有意思么?咱们爷俩之间要是再虚虚实实的,你来我往的,那就没劲了。”虞占元挥了挥手,笑骂了一句道,却更让梁辰心底下放松了,虞占元既然这么说,就表明了他所知道的也仅限于此了,否则,他现在肯定会再度抛出来一颗重磅炸弹的,以他这样的人,但凡是要抓住他人的把柄,就绝对不会放过可利用的机会。当然,对于自己是不是这样,倒也未可知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跟虞叔虚头巴脑的了,不过我很好奇的是,好像那件事情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虞叔居然这么快就清楚了,虞叔的能量真是太让人吃惊了。”梁辰呵呵一笑道,其实潜台词就是在问虞占元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哈哈,刚说完你镇定有城府,你现在就沉不住气了,终究还是个年轻人。”虞占元摇头晃脑地大笑道,好像是因为终于看到了梁辰的一丝弱点而高兴似的,梁辰摸了摸鼻子,实在有些无语。小小孩,老小孩,这句话果然不假。

    “不过无论如何我还得说一句,杨忠勇的那个阎王殿,也错非就是你进去了能完整地出来,换做一般人,不死也得扒层皮,所以他那个院子里发生的事情,如果他不想让人知道,基本上这天底下没有几个人能知道。”虞占元哼了一声说道,不过眼里却闪着服气的光芒。毕竟,人家是军方大佬,在j省一跺脚都是天摇地颤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他确实比不起。

    “嗯?虞叔是想说,是杨司令亲自告诉你的?”梁辰再度吃了一惊,这一惊绝对不比刚才那一惊小。

    这个杨忠勇,倒底在出什么妖蛾子?居然把这样隐密的事情都告诉了虞占元?要知道虞占元可是j省暗秩序的守望者,他这么做,不啻于是将自己架在火上烤。

    “不是那个老军痞说的,还能有谁?”虞占元没好气地说道,似乎还有一丝小愤怒。

    梁辰沉默了下去,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吸着烟,烤着火,有时候,保持沉默是应对复杂局面的最聪明的方式。不过,在沉默中,梁辰的脑子也并没有闲着,而是将种种可能都分析了一遍,分析杨忠勇为什么要将这件事情告诉虞占元,分析虞占元面对着自己将会有怎样的反应。一轮分析下来,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结果了,就是并不算太确切。

    “小子,你不问问我那个老军痞为什么要将这件事跟我爆料吗?”虞占元看上去倒是谈话的兴致很浓,转头望着梁辰饶有兴趣地问道,好像考验梁辰的智慧对他来说很有一种成就感。或者说,他现在已经养成一种期待梁辰给他惊喜的习惯。对他来说,这是一种很享受的过程。

    “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今天您一直在等我的目的所在了。”梁辰模棱两可地说道。

    “噢?不是很明确嘛,说来听听。”虞占元眼里放出了光,端起茶壶滋了口茶,抱着手炉继续问道。

    “简单地说,杨司令想看到一个安定祥和的j省,不希望j省因为砥剑节和那些家族悄然潜入而出现任何乱子。而您做为j省暗秩序的守望者,同样希望砥剑节能正规进行,不要在那些家族的控制掀起太多腥风血雨。因为您曾经说过,如果闹得动静太多,惊动了政府,或许发生太多意外且不可掌控的事情。你们都想让j省安定,就因为这一个共同的目标,所以你们都不喜欢那些外来的家族搅风搅雨。杨司令已经把宝押在了我的身上,想必您也一拍既合,是这个想法,想通过我稳定j省的局势。要是不出意外,您和杨司令甚至已经心照不宣地达成了某种默契,不敢说扶我上位与否,但肯定,你们都会在明里暗里地帮我平定j省的局势了。不知道我这样说,是不是准确。”梁辰将烟头掐灭在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抬头望着虞占元一笑说道。

    虞占元半晌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望着他,突然间问道,“那个老军痞难道跟你说过这些?”

    “没有,只是我刚刚猜测到的而已。”梁辰摇了摇头。

    “你这个小子,脑子倒底是什么做的?计算机吗?简直……”虞占元叹了口气,已经无话可说了。

    “接下来,你想要怎么做呢?”沉默了片刻后,虞占元抬头问道,眼里却有一丝狡黠的神色。

    “很简单,驱逐那些外来的家族人员,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过,这也需要虞叔您的帮忙了,将那些外来家族的人员名单提供给我,我想,对于您这位j省暗秩序的掌控者来说,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吧?”梁辰微微一笑说道。

    不提防,正值此时,一把清脆却透着无比凛厉的女声响了起来,“想驱逐所有潜入j省的家族?梁辰,你算什么东西?真是好大的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