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天上掉馅饼
    :

    可是这一家三口就是死活不起来,高羽几个人几乎是硬托着把他们架起来的,费了好半天的劲。

    “辰哥,我谢谢您,谢谢您……”王宝柱颤抖着嘴唇,翻来覆去就是这一句话,他只是个朴实的农民,话语木讷迟钝,尽管心底下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却根本说不出来。

    “辰哥,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无以为报,下辈子就算做牛做马也要报您的这个恩。”钱红比她丈夫好一些,还能说出几句不同的话来。

    旁边的铁蛋儿就那样傻愣愣地望着梁辰,一脸不能置信,看上去梁辰好像只比他大个五六岁而已,怎么就这样厉害?连那些流氓都怕他?

    “呵呵,叫我小辰吧,你们再叫什么辰哥的话,可折煞我了,那可不是我能承受得了的。”梁辰摇头笑笑道,心底下却很温暖。这些朴实的人们,虽然没有太多的话语,但他们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知道珍惜,最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那怎么行?不行,铁蛋子,快叫叔!”王宝柱却犯了犟劲,使劲摇着头,坚决不同意,还一个劲地推着铁蛋让他管梁辰叫叔。

    “叔……”铁蛋反应倒也快,立马乖巧地叫了一句,梁辰摇头哑然失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铁蛋儿,你这么叫可把我给叫老了。你还是叫我辰哥吧。”

    “不行,辈份不能乱。铁蛋你给我记住了,以后长大了,要像孝敬我们俩一样孝敬你梁叔,这可是咱做人的根本,千万不能丢。”钱红抹着眼泪道。

    “好了,好了,进屋里说吧,外面风大天寒的,孩子再感冒了。”高羽一见这场面好像都要没完没了了,都引来了周围不少老百姓的围观,赶紧把三口人往里让,进屋里说话。

    “不不不,我们不进去了,我们是来还钱的。吉哥现在还在医院里,俺们一家三口已经向吉哥感谢过了,今天来这儿,是还钱的。”钱红撩起眼襟擦了擦眼泪,随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纸包,就要让铁蛋给梁辰跪下,把钱送过去。

    “还钱?还什么钱?”梁辰皱了下眉头。

    “那天吉叔让人把我们一家三口送去了医院,还给了我们五千块钱看病,后来医院里吉叔说是辰叔您让我们送的钱,救我们,我爸我妈说人家都救了咱们,咱们不能昧着良心装聋作哑不还钱,连夜向家里的亲戚借了钱,一定要把这钱还上。”铁蛋两手捧着纸包往梁辰身前递。

    梁辰并没有接,只是摇了摇头,“你们原本就没挣多少钱,现在又借钱还债,恐怕都没有钱进货做生意了吧?”

    钱红叹了一声,“辰哥,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村人,真没什么本事在这个城市里立足。我和孩儿他爹都已经想好了,还是回农村吧,让铁蛋也回农村念书去,这里真的不适合我们。”@&@!

    她并没有明说困难,但语气里的辛与苦楚已经表明了,他们真的灰心了,想回家了。

    “走吧,先进屋说话,我还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谈。”梁辰心底下轻叹了一声,转身向屋里走去。

    “辰哥,跟咱们谈事情?”钱红愣住了,回头看看了王宝柱,王宝柱也有些发怔,不知道梁辰是什么意思。

    “呵呵,二位进屋吧,咱们屋里谈。辰哥找你有事,肯定是正事,你们别害怕,进屋再说。”高羽笑笑说道。

    “嗯哪,辰哥给俺们脸子,俺们一定得兜着。”王宝柱憨厚地应了一声,便往屋子里走,钱红拽了一把没拽住,也只能跟着往屋子里走。铁蛋放慢了脚步,带着说不出的兴奋和激动,左右望着那群彪悍的年轻汉子们,眼里有着无法形容的崇拜和向往。*&)

    “小鬼头,看什么呢?”马滔倒是十分喜欢这个孩子,上来摸了摸他的脑袋瓜子说道。小家伙虽然年纪不大,才十五岁,可个头已经不矮了,将近一米七五左右,就是很瘦,看上去像根竹杆挑着件衣服似的。

    “马叔,我也想加入你们。”铁蛋做贼似的偷看了一下前面自己的父母,随后走在马滔身旁,小声说道。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激动与惶恐?

    “你?”马滔怔了一下,左右望了一眼,吴泽几个人同样愕然,随后几个人禁不住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真的,我没有说假话,你们就是我的偶像,还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我真的想加入你们。”铁蛋满脸通红地道,还以为马滔几个人在嘲笑他。

    “哈哈,小子,说说为什么要加入我们?”李铁强忍住笑,走过来轻搂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问道。

    “加入你们,很威风,还能除暴安良,打抱不平。”铁蛋大声地道。

    “这小子,把我们看成是水泊梁山的好汉了。”吴泽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

    “你们就是啊,现在我们学校都把你们的事迹传疯了,还有街坊邻居也都这么说,一提起师大一条龙梁辰还有他手下的六大金刚来,都竖大拇指呢,夸你们是好样的,警察都做不了的事情你们都给做了,还为老百姓出了一口恶气,大家感谢你们都来不及呢。我的同学个个都想加入你们朝阳呢。”铁蛋兴奋得满脸通红,一口气地说下去,都快把自己憋缺氧了。

    “那些混子说的什么五虎上将,怎么现在你们这群小孩子又弄出来一个六大金刚?”马滔听得都有点迷糊了。

    “反正我想加入你们,马叔,给我一个机会吧,好不好?”铁蛋摇着马滔粗壮得快赶上他大腿的胳膊,央求道。

    “铁蛋,有些事情你不懂,也没有想清楚,等你把一切都想清楚的时候,真正能按照一个成年人的思维来思考问题的时候,再来跟我们谈这件事情吧。不过,在此之前,希望你能把学业抓好,这样才不会辜负了你父母和你吉叔还有辰叔的期望。”吴泽拍了拍他的脑袋,叹口气说道。

    “唔,加不加入的,等你考上大学的时候再说吧,我们可不收未成年人。不过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来我们武馆学学功夫吧,到时候我亲自教你,好不好?”马滔由衷地喜欢这个心直口快的豪爽男孩儿,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本身就是个性格,当然也喜欢具有这种性格特质的人,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好啊,太好了,以后我放学以后就到这里来,滔叔这可是你说的,男子汉大丈夫,一定要说话算话。”铁蛋兴奋得直搓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行,我说的,先进屋吧。”马滔爱怜地摸了摸他的脑袋,随着梁辰几个人已经走进了屋子。

    进了武馆,早有兄弟在楼下摆了桌子椅子,“老王,大姐,你们坐,正好有些事情想跟你们两口子商量一下。”梁辰微笑给两个人让座,两口子死活不肯,最后是几个兄弟硬生生把他们摁坐在那里,那受宠若惊地只敢坐半边屁股。

    “辰哥,有啥事您就吩咐吧,只要能做的,我们肯定做到。”王宝柱额上都有些冒汗了。毕竟,梁辰的威名在大学城这一片那可不是盖的,基本上家家户户都知道得差不多了,跟这样的“大人物”说话,他实在有些紧张,不知所措。

    “呵呵,没什么吩咐不咐咐的,反倒是有事想求你们。”梁辰呵呵一笑道,递给了王宝柱一枝烟,王宝柱受宠若惊地接了过来,却不舍得抽,夹在了耳朵上,这可是辰哥给的烟,抽了就太浪费了。

    “辰哥,有啥事您就说吧,啥求不求的,这不是打我们脸吗?”钱红有些局促不安的道。

    “嗯,是这样,原来赵伟国的那套房子,现在已经卖给了我们,里面原本就是卖熟食的家什,我们也不想改,还做这个买卖,可是我们哪会做什么熟食啊?所以,想请二位来帮忙,守着这家店。二位的手艺我是知道的,绝对顶呱呱,在大学城这边肯定是数一数二,我吃过二位做的熟食,确实是香,而且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而我这房子如果闲搁着也不是个办法,就算租出去也租不了几个钱,所以我想,如果二位不介意的话,就帮我撑起这个熟食店吧,借助你们二位的手艺,把这家熟食店做大做出名。你看,我也有这么多的兄弟要养,如果没有进钱的生意,养活这帮大肚皮也不容易。你们这也算是帮我一个忙,好不好?当然了,我肯定不会白用二位的,食材进料包括房租什么的其他一应事宜都不必你们二位管,每个月纯利润的百分之三十做为你们两口子的工资,你们看可好?”梁辰笑笑,拿眼望着王宝柱和钱红道。

    “啊?”钱红和王宝柱登时就傻掉了,这哪里是梁辰求他们?简直就是梁辰给了他们一份高薪而且稳定的工作啊,还不用担心店面和进货的问题,只需要出点力气和手艺,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登时将两个人砸得都有些晕头转向了,他们做梦都没有想过有这种好事,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这哪能行。我们已经欠您够多的了,如果再这样占您的便宜,我们,我们……”王宝柱喏喏地说道,黝黑的脸孔涨得通红,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了。

    “呵呵,我雇你和你爱人帮我看店面,做我的员工,怎么能叫占我的便宜呢?相反,如果真赚了钱做出了名,反倒是我要感谢你们两口子呢。”梁辰呵呵一笑道。

    “不不不……”王宝柱又是紧张又是激动,一下站了起来,连桌子上的茶水都打翻,就要拒绝,梁辰一挥手,“就这样吧,不要再拒绝了。至于你们赚多赚少,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全在于你们努力。如果你们非要认为是占我的便宜,那也是为了这个孩子。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可不高兴了。”梁辰假意冷起了脸。

    “我,我……”王宝柱绞着两只手,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见过好人,还没见过这样真能帮人帮到底的好人。

    “辰哥,那我们就啥也不说了,如果这个店要是经营不好,我们两口子就算喝农药也不能负了您。”钱红的眼圈儿已经红了,撩起衣襟擦了下眼泪,哽咽着说道。

    “好了好了,挺好的一件事情,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大哥,嫂子,你们去忙吧,店面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们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话,来找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行。如果我们都不在,你就找他。”高羽呵呵一笑,赶紧把这个场面圆下来,要不然这谢来谢去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一指旁边的王浩然说道。

    “没问题,就包在我身上了,以后大哥大嫂的事情就是咱的事情。”王浩然头上也缠着白纱布,那是前一晚受伤了。此刻将胸脯拍得砰砰响地道。

    “行,那你们就先忙去吧,有时间我们再聊。”梁辰微笑说道。

    “嗯哪,那我们走了。”王宝柱应了一声,跟钱红两口子往外走,都走出好远了,还依稀能够听得到两口子的说话声,“人家这等于拿钱雇了咱们两个,还是挣效益工资的,所有的一切都让咱们白拿,咱可得干好了,可不能负了人家辰哥……”

    “就是,咱俩一定要好好干……”

    两口的低语声顺着风儿飘过来,铁蛋走在后面,一步三回头,满是恋恋不舍,让一群兄弟哑然失笑,这一家三口,都实在得要命。

    “辰哥,这件事情倒是让我想到了一个创意。”李铁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动着,突然间兴奋至极地说道。

    “什么创意?”梁辰饶有兴趣地问道。

    “嘿嘿,都说只有产业集聚才能产生巨大的能量,形成加速度推动向前发展,要是可以的话,我们干脆把所有的门市房都集中到一条街上,都搞一个项目,形成集聚效应,打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品牌和亮点,让人一提到大学城,首先想到的便是这条街,你看怎么样?”李铁眼睛里放着亮光,兴奋至极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