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惊人的财富
    :

    这两个人马滔都见过,分别是赵妍和周宇扬手下的得力干将,早就被列入了他们的打击目标之中。

    “表达二位老板的诚意?什么诚意?怎么表达?”此刻,高羽从马滔身后走了出来,冷冷地望着这两个人道,梁辰与他并肩站在一起,微皱起眉头望向下方。

    “您看看这个就知道了。”两个人满脸堆笑地在楼下道,随后每个人都高高举起了手中的一个密码箱,袋子里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想交点钱就蒙混过关?这他吗一个破密码箱里能装几个钱?”马滔一看就炸了,密码箱并不大,如果用来装百元大票的话,最多能装个五十几万到头了,马滔不怒才怪。倒不是他贪财,而是他清楚,这几十万对于这两个老板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百分之一恐怕都算不上,拿这么点钱来表达诚意,那简直就是糊弄鬼呢。

    “滔子,先别急,把东西拿上来看看再说。”高羽向来较为沉稳,拍了拍马滔的肩膀,示意张达下去把两个密码箱拎过来。

    张达将两个箱子分别拎了过来,放在桌子上,“啪啪”几下便分别打开了两个箱子,只见箱子里没有一分钱,却只是一堆硬皮儿小红本子上,还有一份已经写好无偿转让给梁辰并且已经盖上了名单摁上了手印的民事合同,细细一看,上面不是写着房产证就是写着土地使用证几个字,周宇扬的大概有五六本之多,包括他那个现在市值最少七八百万的浴仙池洗浴中心,还有另外大学城这边的几处店面,都是兴旺地角的那种。这一堆房本无论到了谁手里,再加上一个民事合同,就等于这物产是被转让人的了,再没有半点悬念。

    而赵妍则是将风华时尚宾馆让了出来,另外也有五六处大学城这边的房产,同样附有已经摁上了手印盖了名章的民事合同,同时还有一个信封,信封里好像还装着什么东西。

    高羽看了看,把信封拿出来递过了梁辰,梁辰打开了信封,里面有一封信,信上只有廖廖几言,“辰哥,奉物证诚,有缘再续。”落款是赵妍的名字,上面居然还有一个红色的唇印儿。马滔几个人好奇地想过来偷看,却被梁辰将纸揉成了一团,揣进了怀里,除了高羽之外,谁都没有看到。

    “辰哥,我们二位老板还说了,感谢辰哥的手下留情,有时间,希望到市里去做客,他们必定竭诚以待,真心相迎。”两个家伙倒是能说会道的,在下面满脸堆笑地说道。

    “嗯,二位老板客气了。你们也帮我捎个话,就说我梁辰同样对他表示感谢,日有如有机会,会当面致谢的。”梁辰负手站在楼上说道。

    “一定替辰哥把话带到。”两个人拱了拱手,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像是生怕惹恼了这里的每一个人似的。

    就在他们刚刚退出武馆,武馆里面骤然间便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声音。

    一群兄弟们实在太兴奋了,赵妍和周宇扬这么做,摆明了已经是不想与梁辰为敌,自愿退出大学城了,他们实在难以摁捺心中的激动,狂呼起来。

    要知道,这两家一走,也便意味着整个大学城的五大势力已经彻底败退了,虽然那个死鬼赵光一直没有找到,但他的存在与否已经无伤大雅了,另外四家都已经倒了,他一个又能掀得起多大的浪来?接收他的场子,那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至于剩下的那十七家势力,在朝阳人眼里看来,不过就是一堆小蚂蚁罢了,想要收拾他们简直不要太轻松。

    大学城,从现在开始,地下暗秩序已经归他们所掌控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个五十几万将近六十万人口的地域,从现在开始,就已经真正地属于他们了,如果不兴奋那才是脑子锈逗了。

    “哈哈,你说,如果我现在要是把电话给吉子打过去,吉子会不会一个高儿从病床上蹦起来直接回来跟咱们喝庆功酒啊?”马滔挥舞着拳头,哈哈大笑道,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那是肯定的,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旁边兴奋得满脸通红的吴泽已经掏出了电话,给李吉拨了过去。

    不过高羽却在一旁皱起了眉头,望了梁辰一眼,“辰哥,他们就这么一剑未出地退走了,其中会不会有诈?”高羽有些担忧地问道。他是个胸中有沟壑的人,凡事总是要把最坏的结果考虑在前面,这样才有利于谋事做事。

    “这个我也不确定,不过,无论如何,他们退出了大学城想再回来,怕也没那么容易了。我们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通盘将大学城掌握住,打牢我们的根基,不断壮大发展我们的势力,将这里经营得风雨不透,铁桶一般,等我们的实力强大到已经不畏惧任何阴谋的时候,任他们是怎么打算,也无奈我何。”梁辰站在窗边深吸了口烟,轻哼了一声道。

    “好,我明白,这几天做好收尾工作,然后我和兄弟们马上制定出下一步发展计划,以安保公司为龙头,做大做强,迅速扩张我们的实力。”高羽点了点头道。想对于谋事谋人来说,高羽更具有大胸襟、大气魄,这也是梁辰最欣赏他的一点。

    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目光一转,却发现旁边的李铁正皱着眉头望着桌子上的两个密码箱,嘴里好像还在默念着什么。

    “铁子,你干什么呢?”高羽有些好笑地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这个死狐狸精还有那个头老狐狸,这几处房产也就是他们五分之一的身家罢了,他们肯定还有更多,舍了一只手就能博个全身而退,真是太便宜他们了。”李铁犹自有些忿忿然地骂道。

    “哈哈,你这小子,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能把他们驱逐出大学城就已经不错了,你还真想把人家全都连皮带骨地吞下去啊?”高羽哑然失笑道。

    “那倒不是,只是想到这个事情有些佩服这两个人的断腕精神罢了。其实我刚才是在想,咱们的产业已经是越铺越开了,生意也是越做越大,你看,光是大学城这边普通的七八十平的门市房房产就已经有将近三十处了,最少四千万。大的将近二百平的房产也有五六处,还有像风华宾馆和浴仙池洗浴中心等几处超大规模的房产,也有四处了,更何况市区里的房产也有二十几处了,这么多房子,怎么办?用来干什么?还有,我们的流动资金现在也有将近五千万了,天哪,动产不动产加在一起,最少一亿八左右,这么多的财富,怎么流动?用来干什么?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天哪,想一想我都头痛。辰哥,不行,我强烈要求先建立一个财办,有效地管理和监督资金的运行,要不然,就我一个人,我撑不起来。再者说,如果花丢了钱,哪怕就算是一千块,我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李铁抬起头来向梁辰说道,眼里又是兴奋又是迷茫。

    确实,对于普通人来说就算十辈子都积攒不下的财富,短短的四个多月,就已经奇迹般地累积了起来,钱多了,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花了。而如果花错一分钱,对于李铁这样赤胆忠心的兄弟来说,都是无可推卸的责任,他只觉得身上的责任越重大了。

    梁辰在远处摇头笑了,这小子,如果要是知道自己现在身上还揣着单强给他的一个亿,还有从春千洋那里硬讹的一百万的话,恐怕他马上就会两眼翻白抽过去。将近三亿的净资产总值,没有任何不良资产,没有任何银行贷款,恐怕都能组建上市公司了。就算存在银行里,一年恐怕也有近千万的利息收入了。

    “你小子在这里皱了半天眉毛原来是怕担责任啊?我还以为你是在琢磨着怎样才能卷钱跑了呢。”马滔走过来哈哈大笑道。

    “滚一边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了。”李铁笑骂一句道,却牵动了头上的伤口,痛得一皱眉头。

    “呵呵,铁子,也确实是该成立一个财务办公室了,不过并不是担心你卷钱跑了,以你的忠诚如果都信不过的话,还能相信谁?况且,如果你李铁真的卷钱跑了,那也未免眼眶子太浅,太小家子气了。咱们能从最初的一无所有到现在的一个多亿的身家,才用了多长的时间?只要你们想,以后亿万富翁绝对都不是梦想,仅仅为了现在这点绳头小利就跑掉了,不仅失去了一群热血的兄弟们,更让你后半生要在担心吊胆中过日子,舍弃了太多不该舍弃的东西,这根本不值得。如果你李铁真这么做了,呵呵,我不会怨你,只会瞧不起你。钱没了,可以再挣,要是脸丢了,可就永远都捡不回来了。”梁辰呵呵一笑,拍了拍李铁的肩膀,向着李铁,也是向着大家语重心长地说道。

    “辰哥,放心吧,兄弟们谁都不会是那样的人。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他吗追到天涯海角都要剐了他!”马滔攥着拳头怒吼道,周围一群兄弟齐声附和。

    “嗯,我相信你们的人格,这也是我选你们做兄弟的第一条件。在这里,你们也要记住了,以后无论是谁想挑兄弟,扩大实力,我不反对,但首先一点就是,人格问题。做人先立品,如果没有人品,其他条件就算是再好,也不会纳入我们的视野。”梁辰望着自己的兄弟们,笑了笑,缓缓说道。

    “谨遵辰哥教诲!”一群兄弟齐声应道。

    “唔,至于这些房产的处置,这个并不着急,先把财办成立起来,就由铁子你来负责挑人吧。”梁辰点了点头,转向李铁说道。

    “哈,辰哥,我早就有准备了,已经在我们院物色了好长好长时间,找到了五个人选,素质肯定一流,人品也岗岗的,不过还需要经过您的考验,你说成了,我才敢带他们组建财办。”李铁眉飞色舞起来,兴奋地说道。

    “考验人品的事情就交给你们羽哥吧,还有,一定要经过多方打探,多方求证,同时高羽也要严格地把好关,负起责任来,与滔子还有你们几个一起,本着为咱们朝阳人负责的态度,把挑选财办会计任务做好,说一千到一万,这也是关系到咱们现在一百几十口子养家糊口的问题,切不能马虎大意。包括以后挑选兄弟的事情,高羽你都要切实地把好关口。”梁辰向高羽说道。

    “放心吧,辰哥,我以身家性命担保,力争不看走眼每一个进入朝阳的兄弟。”高羽肃然说道。

    “嗯,你们做事,我都是放心的。对了,铁子,你刚才说,咱们帐面上现在有五千万的流动资金,是吧?”梁辰想了想,转头问道。

    “是啊,辰哥,我现在都发愁,这么多钱来倒底怎么用才能将利益最大化。”李铁又是欢喜又是忧愁地说道。没钱的时候整天盼着有钱,等有了钱,反倒不知道怎么花了,实在是个悖论。

    “不如先这样,拿出一千万来,我们成立一个民间希望工程基金会,专门用来帮扶大学城附近郊区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们,或者是家境贫寒的学校学生,有了钱,做一做善事,也算是积些阴德吧。顺便帮那些痞子流氓们也散散财,求求下辈子的福。毕竟,这些钱有不少都是他们从老百姓身上刮过来的民脂民膏,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了。还是那句话,或许我们承担不起那些过重的社会责任,但既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就终究要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否则被人骂成是为富不仁,也是良心难安了。”梁辰一笑说道。

    “好!”李铁紧咬着牙,重重地点了点头。虽然好像只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一群兄弟胸中热血澎湃,同时肃然起敬。不敢说梁辰是英雄,起码,他有情人义,做人做事不愧于良心。这才是这群热血的兄弟们最想跟的大哥!

    此刻,远处的一个兄弟已经转过身去,肩头耸动着,他就是一个仅靠着打零工和奖学金度日的贫苦学生,现在家里还欠着助学贷款,梁辰这样的做法,让他感同身受,忍不住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来,却不愿让其他兄弟看到自己怂包,只是转身过去的同时,眼里的热泪已经禁不住流了出来——没有经历过贫穷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贫穷倒底是怎样的滋味。尤其是上学的渴望与无法上学的失望相互困顿煎熬时,那种辛苦,不为人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