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只想得到你,无论什么方式
    :

    梁辰骇然吃了一惊,不可思议地望着她,万万没有料到,她居然说出这番话来。沉默了片刻,“我希望你这只是一个玩笑,而不是认真的。”

    “玩笑?梁辰,你真的以为我是在开玩笑?”陈美琪淡淡一笑,抬眼望着梁辰,眼底的深处却有着炽烈至极的爱火在闪动,为了爱情,她不惜铤而走险,甚至不惜发疯发狂。

    “如果不是玩笑的话,那你就是疯了。你拿自己当成了什么?男人的玩物?你又何苦于这样作践自己?你又把我当成了什么?一头陷入了**之中的野兽?你这既是在侮辱自己的同时,也是在侮辱我!”一股无名的怒火冲顶而起,梁辰忍不住低低地咆哮了一声。不知为什么,他突然间感觉到如此愤怒,愤怒得像是灵魂深处被人用钢针狠狠地刺了一下,痛彻心肺。他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过,陈美琪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而就在两天前,赵妍也跟他说样说起过,可赵妍是个什么东西?陈美琪说的话居然跟她一样,这简直……梁辰现在无法形容的愤怒。

    “呵呵,梁辰,你错了,我并没作作践自己,相反,我认为这才能对我进行真正的救赎。如果没有这种救赎,我会永远地沦入地狱之中,无可自拔。或许我真的疯了,不过就算是疯,也是为爱而疯狂。我只想得到你,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无论是用哪一种方式,只要得到你,我就高兴。得不到你,我就痛苦得无法自拔。”陈美琪抬起了头,望向他,眼神灼灼,里面燃烧着疯狂的爱火,这把火燃烧得是如此的奔放炽烈,让梁辰心底一颤,像是被这目光灼痛了灵魂,都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只能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她。

    “美琪,你别再这样执拗下去了,最后非但对你没有任何结果,同时对自己、对他人也都是一种伤害。我谢谢你曾经对我做过的一切,也谢谢你对我的这份感情,但我依旧要说,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有任何结果的,你这样做,只能徒增痛苦!”梁辰深吸了口气,又退后了半步,缓缓说道。

    “我不需要你对我说谢谢,对于一个已经痴迷绝恋你的女人,任何谢谢都是虚伪而矫情的,因为这个女子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甚至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如果真的要说谢谢的话,难道仅仅是一个谢谢就能够完全涵盖代表的吗?呵呵,梁辰,你别傻了,告诉你,这辈子你想甩掉我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不是那种花痴傻女人,整天缠着你死磨硬泡,这对你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高丹为你所做的一切,我也同样全部都能做到,只不过,方式不一样罢了。好了,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这些而已,你不要担心,我不会死气白赖地整天缠着你,更不会扰乱你的生活,让你对我厌烦,我只不过就想好好地爱你一回,也算是对自己一个交待,仅此而已。至于怎么爱你,那就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半点心了。”陈美琪说完这番话,已经站了起来,开始把一个个饭盒往外拿。

    “你干什么?”梁辰一头雾水,有些稀里糊涂的。

    “不干什么,我只想帮你个忙,处理掉这些饭盒,放心,我不会帮你把它扔掉,徒然伤了一个女孩子的心,只是想帮你保存一下而已。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要了,来找我就可以了,我自然会还给你。”陈美琪已经拎起了三四个饭盒往楼下走,梁辰有些发傻地站在那里,看着陈美琪一趟趟地折腾,把所有的饭盒都拿上了自己的那辆白色的a8,累得香汗淋漓,却是一幅乐得其所的样子。

    叹了一口气,梁辰靠在那里,无法阻拦,也无从阻拦,只能随她去吧,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但愿,她像自己所说的一样,不会再来干扰自己的生活就好了。只是这可能吗?梁辰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有生以来第二次感觉到那样束手无策,一如最开始高丹向他表白时的那种心境,彷徨且无奈。他发现自己面对柔情似水的女人时,远不如面对敌人与对手的时候那般智如海深,简直都不知道怎么应对。人都是有弱点的,或许,女人就是他的一块短板。

    世上最难消受美人恩!

    折腾了十几分钟,陈美琪终于折腾完了,车子里摆满了饭盒,回过头去甜甜地向着梁辰一笑,“我走啦,学校见,不要想我呀。”陈美琪居然真的再没有纠缠下去,转身便走,让梁辰终于暂时地松了口气,如果陈美琪再在自己面前这样晃来晃去的,他恐怕挺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夺路而逃了。

    陈美琪真的走了,开着那辆a8走的,看着她的那辆a8,梁辰一阵阵头大,他原以为以陈美琪的性格绝对不会去开这么招摇的车子,却没有想到,她真敢开出来,但愿别逢人就说是自己送的,要不然,这个事情还真说不清林了。

    一阵阵头大,叹了口气,索性也不在再想这件事情,爱怎么样怎么样吧,现在还要去武馆那边跟一边兄弟商量一下接下来的收尾工作。编筐编篓,重在收口,已经抹平了三家大的势力,终于能稳稳地喘口气,剩下的赵妍和周宇扬,还有待于进一步处理。

    心底下思考着,下了楼,向武馆那边走了过去。

    到了武馆的时候,武馆依旧一片残破,不少来学武的学员都围在外面,不知所措,几个负责照顾这边的兄弟正耐心地向他们做着解释,告诉他们武馆开学时间暂时推迟一周,一周后就可以上课了,一群学员们这才三五成群的散去,不过犹自有学员络绎不绝地往这边来,令几个解释的兄弟嘴都说干了。

    梁辰摇了摇头,揉了揉眉心,真希望一周之内能结束大学城这边的争斗,如果拖得时间太长的话,动静闹得太大,恐怕最后也不太好收场。他很清楚,虽然唐所和何所这几天一直没有打电话,但他们顶着的压力也是无比巨大的,毕竟,这是他们的治下,接连两三天出现大规模团伙斗殴事件,还死了两个人,虽然没人报案,死的是毒贩,但如果总这么下去,搞不好市局就会追究他们不作为,扒了他们的装都说不定。这边的事情,必须要及早解决收尾了,他不想给自己的朋友带来太多麻烦。

    上了楼,高羽还有伤势未愈的李铁、马滔和吴泽几个人正围在桌子旁边,不时低声地商量着什么,张达在一旁紧张地记录着,同时居然还一心二用,夹着那本破牛津大辞典背个不停。

    那张桌子上面刀劈斧砍的印痕宛然,清晰在目,也是前天晚上那场惨烈厮杀的见证物之一了。

    一见梁辰来了,几个朝阳的高层都喊了一声“辰哥”,站起了身子,望着梁辰,眼里都有着说不出的担忧之意。

    “嗯,小凯没事了,现在正秘密静养,半个月后会回归,你们都不必担心了。”梁辰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点了点头说道,一群人如释重负地长出了口气,只要张凯没事就好。只不过,人人都能看得出来梁辰眉间的一丝疲惫,谁都清楚,虽然梁辰说得轻松,恐怕昨天晚上的事情恐怕不是那简单能够解决的,但谁都聪明地没有张口细问。

    “那就好,辰哥,我们昨天并没有行动,因为还有两家势力并没有出手,我们害怕出现前天晚上的状况,所以就等你回来主持大局,制定下一步策略。”高羽清了清有些嘶哑的嗓子,抬头说道。

    “好,说说你们是怎么想的。”梁辰坐了下来,叼起根烟,旁边的张达给他打着了火,抬头环顾着自己的这群热血兄弟说道。

    “我们想着,是不是应该挟灭掉三家的雷霆之威,去找周宇扬和赵妍先好好地谈谈,威迫一下,同时我们也可以做出适当的让步,不至于压迫得那么狠,只要他们退出大学城,一切都好说。剩下的那些小虾米,不足为惧,只要能搞定剩下的这两家大势力,其他人必定会望风而逃的。”高羽沉吟了一下说道。

    “可以,这样,过一会儿,我们就去拜山。”梁辰吐出口烟雾,点了点头说道。刚说到这里,便听到楼梯上腾腾腾地响,随后,两个兄弟已经急急火火地抢了上来,“辰哥,赵妍还有周宇扬他们的人,来了……”

    “什么?”高羽几个人吃了一惊,刚刚坐下去便又豁地一下站了起来,“我去看看!”马滔大踏步便往外走,刚走到楼梯口,便看到两个人正在站在楼梯下,一个是赵妍的人,另外一个是周宇扬的人,一见到马滔出现在楼梯口,居然立即点头哈腰地道,“滔哥好,我们奉两位老板之命,想来见一下辰哥,表达一下二位老板的诚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