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被她发现了
    :

    这一场大火下来,无论是有线索基本上都要断了,就算查出来,也最多是个两个武装团伙火拼同归于尽。至于这两个团伙为什么火拼,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也只有天知道了。

    程四还不放心,将四周的现场又彻底抹平了一遍,确保万无一失,才跟着梁辰几个人步行走出了这片荒废的工业区,然后上了车,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车上,受了重伤的张凯咬牙强挺着讲述了自己当时被春千海抓获的过程。当时杨广志带着五个人来抓他,再加上对方个个有枪,他当时没有带枪在身上,根本无从抵抗,没有反抗的机会,最后只能被杨广志的人带走,甚至都来不及打一个电话。

    而后被抓到这里,又受尽了春千海的折磨,身上的伤痕让人望去触目惊心,没有当场被打死,已经堪称是个奇迹了,这也足以见得张凯的神经倒底有强韧。再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坚持着讲完了这些,张凯实在熬不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好在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程四边开着车,边用眼角余光扫着梁辰,眼里除了劫后余生的感叹之外,还有一丝说不出的疑惑。

    “呵呵,四哥,你想问什么就直接说吧,如果憋在心底会闷出毛病来的。”梁辰靠在座位上,微闭着眼睛道,他刚才并没有睁眼,却对程四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这也让程四对梁辰是越来越叹服了。

    “且不说杨忠勇为什么会帮你,这不是我能够打探的事情,我只想知道,你怎么会猜到春千洋就会这么做?”程四直言问道,他最疑惑的就是这一点。连他也想不到春千洋真的会对春千海动手,梁辰却对春千洋的心理摸得清清楚楚,难道他是春千洋肚子里的蛔虫么?

    “呵呵,原因很简单,私欲!无论是春千海还是春千洋,都对家主的宝座虎视眈眈,彼此间早已经矛盾重重,只不过没有一个恰当的机会爆发而已。更何况,春千海始终压制着春千洋一头,让他暗自里早就怀恨在心,这种仇恨和矛盾是日积月累的,就算他能够清醒地克制着自己,但在将来的某一天爆发时,他会突然间发现,自己要比想像中还要仇恨春千海,他只不过制少的就是让这种仇恨爆发的借口和机会罢了。而现在,我就给了春千洋一个借口和机会,让春千洋误会是春千海点了他的炮,并且还营造了杨忠勇驱逐他们的机会,他没理由不借着这个机会把黑锅扣到杨忠勇头上拼死一博。如果,真的博成功了,他就会给自己营造最大的可能去上位。这个世界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尤其是像他们这种人,眼里除了利,还是利,再没有其他的东西。有百分之五十的利,他们就可以出卖良心,有百分之一百的利,他们就可以铤而走险,当有百分之二百的利时,他们会彻底地为之疯狂,哪怕被砍头也在所不惜。这是人心,是他们这种人活着的意义,所以,他必定要博。”梁辰微微一笑道。

    “想不到,你对人心的把握如此透彻入微。枉我活了四十几年,对这些,还不如你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看得透彻。”程四喟然一声长叹道。

    “呵呵,我之所以了解的透彻,只不过是有人曾经细致地告诉过我他们这些人弱点而已,却并不是我自己摸索出来的。”梁辰摇了头,淡淡地一笑,想起了那个曾经跟自己说过这些的人,突然间有些愁怅,有些惘然,有些迷茫。

    不过眼神稍微的混乱之后,随即便清亮了过来,他现在该想的是以后,是未来,而不过去。

    “可如果,唔,我是说如果,要是春千洋真的走了,没有去面对春千海,想以这种方式阴春千海一次,或是就算见了春千海也不火拼,你又怎么做?毕竟,这一切计划都是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之上的,你只不过是在赌博,赌人的心理而已。”程四叹息了半声后,再次疑惑地问道。他预感到,这个智商高绝的年轻人肯定还有诸多底牌没有露。

    “呵呵,如果我不是确定他能去春千海的话,又怎么可能放他走呢?”梁辰微笑说道,摸摸口袋里的那张一百万的支票,唇畔绽起了一丝不屑的微笑。

    “原来如此,确实。”程四想了想,佩服地点头说道。

    “更何况,即使春千洋只是去见春千海警告,而不动手,我也有办法让他动手,必要时,甚至我可以装成他的手下去见春千海的时候开枪,从而引发混战,依旧会是现在的这个结果。只不过那样做的会很麻烦而已。”梁辰详细地解释道,对程四没有半点隐瞒,显示了对程四的绝对信任。

    “行事慎密,丝丝入扣,环环相套,这个圈套设计得简直天衣无缝,而且只是一时间的急智而已,恐怕,说句冒昧的话,就算是家主,也不过如此了,真是让我程四叹为观止,无话可说。”程四长叹一声道,他彻底服气了。

    “没那么夸张,只不过春千洋和春千海太过急功近利而已。如果他们没有这方面的弱点,恐怕我也抓不住了。”梁辰摇了摇头,笑笑说道。

    这个时候,车子已经拐到了大学城附近郊区的一所民宅之内,停了下来,程四将张凯扶了进去,这也是他隐身的地方,没有任何人知道这里。

    “四哥,那我就先回去了,小凯就交给你了。刚才我检查了一下,他并没有严重的内伤,基本上都是皮外伤,将养些日子就应该好了,拜托你,照顾好他。”梁辰站在门口向程四说道。

    “放心吧,我治疗外伤的本事不比你们师大附属医院的那些大夫差,最多十天,我一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张凯。”程四咧嘴笑了。

    “好,那我就放心了。”梁辰再不多说,转身便走。

    “辰哥,等下。”程四突然间喊了一声,梁辰敏锐地感觉到,他的称呼起了变化。以前程四可是直呼他的名字的。这也难免,毕竟程四可是大家族家主身边的保镖,并且已经四十几岁了,喊他的名字并不过份。

    “嗯?怎么了?”梁辰转过身来望着他,有些惊讶地问道。

    “没什么,谢谢你对我的信任。”程四深深地望着梁辰,抿抿有些厚的嘴唇,小声地说道。

    “呵呵,都是自家人,何必说两家话?”梁辰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行了,帮我照顾好小凯吧,过几天,我来这里接人。”梁辰已经转过身去,伸手过背后摇了摇两下,到外面打着了车子,悄然而去了。

    “自家人……”程四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只觉得心底一股暖流涌了上来,恍忽间,让他这个守护着少主二十年东躲西藏、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的忠仆,一瞬间又找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归属感。

    梁辰并没有回武馆那边,他太累了,这一天斗心机、斗智慧、斗武力、斗勇气、斗胆魄,就算是铁人也禁不住这样的折磨。给高羽他们打个电话报了个平安,让一群焦急等候的兄弟放心,而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头栽在了床上,甚至连鞋都没有力气脱了,躺在床上便大睡了起来。

    这一觉直睡到大天亮,他才悠悠醒转,一睁眼,居然已经是七点半了,完全打乱了平时的作息时间,摇了摇头,看来昨天实在太累了。

    出去打水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就准备出去了,可是刚一开门,梁辰便是一愣,只见门前站着一个高挑靓丽的女孩子,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那不是陈美琪又是谁?

    “你,怎么会在这里?”梁辰皱起了眉头,下意识地退了半步,毕竟,陈美琪就站在门口,两个离得太近了,都能感觉到彼此间的呼吸,他只能后退。

    “我不可以在这里吗?”陈美琪捋了下头发,瞟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道。

    “不可以。”梁辰**地说道,不过连他都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牵强。

    如果依照陈美琪以前的脾气,恐怕梁辰这句话说出来,她马上就会掉头而走,可今天却是出奇了,居然并没有走,瞪了他一眼,举步便往屋子里走。

    “你干什么?”梁辰皱眉想阻止她进屋,结果一伸手,陈美琪视而不见般,反而挺胸往前硬挤,手掌心儿里一下便碰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如同被火烫了一般,梁辰赶紧缩回了手。

    陈美琪脸上一红,却装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硬挤进了屋子里来,而后将一个精致的饭盒放到了桌子上。

    梁辰一看见那饭盒登时便是一怔,那好像是高丹天天给他送饭用的饭盒。应该是陈美琪早晨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了,便“帮”他提进屋内。

    陈美琪大马金刀地往床上一座,瞟了他一眼,“梁辰,现在追你的美眉应该很多吧?都有人给你送早餐了呢。天哪,这屋子里居然有这么多饭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