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谁在设圈套?
    :

    春千洋在身后亦步亦趋,不过心底下犯寻思,这个人倒底是谁?看样子在杨忠勇身边应该是一个极具份量的人,否则杨忠勇怎么可能会派他来监视自己一群人?

    “你是不是在猜测我倒底是谁?”梁辰头也不回,大步在前面走着,同时嘴里淡淡地问道。

    “是,呃,不不,我只是在想见过春千海之后,今天晚上就离开。”春千洋赶紧小意地说道。对方可是杨忠勇的心腹,现在的一举一动也代表着杨忠勇,他可不敢对这个看起来比自己最少小上六七岁的年轻人有半点不恭敬。

    “呵呵,我以前是谁都没有关系,不过从现在这一刻起,我就是你的手下,你不能暴露我的身份。我想看看春千海倒底是什么态度。如果他敢对杨司令有半点不敬!”梁辰冷冷一哼,眼里有几丝寒芒一掠而过,看得春千洋胆颤心惊,不过心底下却转动着念头,突发奇想,“如果,要是能借助杨忠勇的手把春千海干掉,以后自己上位做家主的机会是不是就会大了许多?”要知道,现在春千海现在家族年轻一辈中,威望很高,呼声也很高,如果就这样竞争下去,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是春千海的对手。

    “好,您怎么吩咐我便怎么做,绝对不会暴露您半点行踪。”春千洋赶紧谦恭无比地点了点头道,不过心底下却不停地转动着无数歹毒的念头。

    “走吧,去你那里,稍做准备后,我们去找春千海。”梁辰略略斜眼一瞥,已经将春千洋的神色尽收眼底,心底下冷冷一笑,没再说什么,点头继续前行。

    当下,两个人也不再说话,默默地步行出了院子,到外面上了一辆刚才来时的那辆帕萨特,半个小时后,已经来到了春千洋的临时窝点。

    一进门,楼上楼下冲出来了二十几个早已经整装待命的人,身上各式武器,手枪、突击步枪、居然还有手雷,简直武装到了牙齿,跟一支小型的突击部队似的。个个脸上杀气腾腾,人人都是一副精悍无比的样子,倒是让梁辰看在眼里,心底下也是小小地吃了一惊,看起来这些家族的底蕴还真是厚重,随便一个旁系的大少,身边就有如此之多的好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大家族岂不是更可怕?

    那些人盯着梁辰,眼神很是不善,梁辰却像是没看见一样,只是转头望着春千洋,“呵呵,洋少的属下确实训练有素,有了这样的下属,以后必定会做出一番大事业来。”梁辰呵呵一笑道,半是恭维半是真心地道。这些家族的底蕴确实让梁辰暗暗心惊。

    “过奖了。不知道这位兄弟如何称呼?”春千洋很是谦恭地一笑,竭力做出了一副温文尔雅的大家风范,微微一笑说道。见梁辰已经说话了,正好,他还想跟梁辰套套近乎。

    梁辰这一次却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让春千洋碰了个软钉子,不过春千洋却不介意,如果从杨忠勇身边出来的人,要是没有这份骨子里的高傲,那才是不正常的。

    “兄弟看样子在杨司令那里位置很重吧?”春千洋与梁辰走到了楼上的一间大客房中坐了下来,呵呵一笑问道。一群下属都在楼下候着,这里并没有其他人,很肃静,不必担心谁敢偷听。

    “这倒也谈不上。”梁辰摇了摇头淡淡笑道。

    “哈哈,兄弟太谦虚了,老哥我可不是傻子,你能跟杨司令坐在一起,摆明了肯定有着不俗的位置。少年英雄,了不起啊了不起。老哥当年跟你一般大的时候,还只知道泡妞喝花酒呢,相比起来,真是惭愧。”春千洋打蛇随棍上,拍了梁辰一个小小的马屁。其实是在转动着不良的念头。

    “春兄过奖了。”梁辰不卑不亢地说道。

    “不是过奖,是实话,兄弟你……”春千洋刚刚说到这里,就听见梁辰兜里的电话铃声响起。

    “不好意思,请稍等。”梁辰点头一笑,已经接起了电话,走到了窗边去,没说上几个字,脸色已经变了,“什么?病危通知?需要换肾?有没有肾源?嗯,多少钱?二十五万?我根本筹不到这么多钱啊。好,好,你别急,我想想办法。不行,我怎么能开口向司令员去借钱?那不如杀了我。你别急,我想想办法。”梁辰说完便挂了电话,只是脸上沉得将滴下水来,眼神里一片痛楚和茫然,好像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刚才春千洋就在那里竖起耳朵听着,心底下念头转动个不停,现在一见梁辰脸色如此难看,登时心下便已经有了计较。

    见梁辰神色沉重,久久不再说话,春千洋转了转眼珠子,抬头笑道,“兄弟,恕老哥多一句嘴,是不是家里遇到什么困难了?”

    “没你的事情,你做你应该做的就可以了。”梁辰突然间有些暴躁起来,一挥手道,几乎是低吼出来的。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所有的老练与成熟都是装出来的,其实半点城腑都没有,你注定会让我玩儿死。”春千洋心底冷冷一笑,可是表面上却愈发谦恭起来。

    “呵呵,兄弟,见面就是缘份,我看咱们哥俩个真的很投缘,曾经我有一个妹妹,就是得肾病,结果当时因为找不到肾源,有钱都没地方花,夭折了,我心中也是无比惨痛,唉!”春千洋长叹了一声,装模做样地说道,还挤出了几滴眼泪来。不过知情的人都清楚,他有个狗屁的妹妹,倒是还有两个不学无术的哥哥,还不如他呢。

    这一句话倒是勾起了梁辰的心思,他闷头坐在那里,不再说话了,春千洋打蛇随棍上,伸手递过去了一枝烟,梁辰接过,春千洋给他打火点上,自己也叼在嘴里一根打火点燃,“兄弟,这天底下千家的幸福千家相似,户户的痛苦户户不同。不过我劝兄弟一句,无论如何,都要筹钱给人治病啊,钱是小事,人命关天。钱没了可以再挣,人命没了,有再多的钱都没有用了,就像是我父母,虽然有几个钱,可我妹妹却依旧夭折了!如果能筹到钱的话,还是要争取去治一治啊。”春千洋已经铺开了自己的圈套。

    “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二十几万,再加上后续费用,将近三十万,我拿什么去筹钱去治?我现在的津贴一个月才几千块,够干什么的?前期的治疗已经让我们家负债累累,难道你以为我想眼睁睁地看着我的母亲就这样在痛苦和折磨中去世吗?”梁辰握着拳头,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像是在把一腔邪火尽数发泄在了春千洋的身上。

    “别这样,兄弟,其实钱这个东西,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二十几万么?我借你一百万,不要任何利息,把老妈伺候得妥妥当当的。你是个孝子,如果老哥要真见到你这样的孝子失去自己的母亲,也是老哥不仗义了。没说的,这钱你拿着!”春千洋二话不说,好像也动了真感情,直接掏出了支票薄,刷刷下写下了一连串数字,随后将支票递给了梁辰。

    “这……”梁辰怔了一下,随后眼神里涌出了极其警惕的神色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想让我做什么?”他咬了咬牙,想接又不敢接的犹豫样子。

    他愈是这样犹豫,春千洋愈是心下有谱儿,“兄弟,你这话说的,难道我帮兄弟一把就不行吗?人与人之间就非得用功利化的一切来衡量吗?拿去吧,老哥什么都不要求你,只要你现在去给老母亲治病就可以了。救人如救火,你赶紧拿钱去吧!”春千洋大手一挥,豪气万丈地道。却是将自己的意思隐隐地透露了出来,那就是,梁辰现在就可以走了,不必再眼看着他亲自去跟春千海交涉并离开。也就是说,春千洋想用这笔钱换梁辰暂时的不再监督。

    梁辰并没有接,可是望着那张,眼里却露出痛苦与挣扎的神色来。

    “还在等什么?快拿着啊,难道你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就这样逝去,有能力帮她却不伸手吗?那可是对你母亲的犯罪啊!”春千洋巧舌如簧地道,每一句都好像击中了梁辰的心,眼神中好像有道义和私念在相互间不停地厮杀,没完没了。

    最终,他还是缓缓地伸出了手去,接过了那张支票,而春千洋则是心中狂喜。

    “春千洋,你给我记着,我拿了你这一百万,以后肯定会还你的,我不欠你半点人情。”梁辰好像是在发誓般说道。

    “知道,知道,兄弟一看就是个守信的人,我也不敢拿这来贿赂兄弟做什么。”春千洋满脸堆笑地道。

    “还有,虽然我不能亲自去监督你们离开江城,但你和春千海必须要在规定时间内按照杨司令的要求离开江城,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梁辰不放心地再次叮嘱了一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