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并非招安
    :

    梁辰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是一个字,等。等杨忠勇将一切思考清楚,权衡利弊之后给自己一个确定的答复。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杨忠勇已经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睡着了一般,眼皮儿都不曾再抬起过半点,只有手指依旧有节奏地不停敲击着桌子,也不知道倒底是想清楚了还是没有想清楚。

    十分钟后,杨忠勇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望向了梁辰,点点头道,“好,可以,你可以成为我的代言人,当然,这必须是要隐蔽进行的,我希望你能够真正地深入到j省黑道的内部,真正地掌控住什么。记住,用什么手段方式我都不管,只要不过分就可以了。我只想要一个稳定的j省,没有半点混乱的j省,长治久安的j省,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杨忠勇深深地盯着梁辰问道。

    “我明白。”梁辰点了点头道。杨忠勇的话虽然有些隐晦,但梁辰这样的人物岂能不懂?那分明就是在说,杨忠勇可以为了整个j省的安宁,扶梁辰“上位”,从而在j省道上布下一颗能够代表军方或是代表整个政治力量美好设想的棋子,去安定j省的第三秩序。这是一种带有明显政治色彩的扶植了,可现在梁辰却是无法拒绝。其实之前他就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一旦自己向杨忠勇提出这个要求,以杨忠勇的老辣和智慧,必定会延伸拓展这种思维,充分地去利用合作的方式来“榨干”他的价值。只是,他无法从选择。

    “呵呵,我就喜欢跟你这样聪明的年轻人说话。那你现在告诉我,你能同意我们之间的这种合作吗?”杨忠勇笑了笑,继续望着梁辰说道。

    梁辰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地吐了出来,半晌,才抬起了头望向杨忠勇,“我梁辰行事,一向仰不愧天,俯不愧地,更不喜欢受制于人。所以,我希望这仅仅是合作,而不是在以后让我成为一个行尸走肉般的傀儡。”他咬了咬牙道。

    “哈哈,当然,仅仅是合作而已,事实上,你还是你自己,没人能真正控制得了你。只不过,梁辰,你且记住,所谓的合作,其实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功利性质的相互利用罢了,人们在所谓的合作中各种利用对方达到自己的目的,仅此而已。你明白吗?”杨忠勇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梁辰道。

    “明白。杨司令是想说,你只想和我相互利用一下,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并不屑于去拿我做傀儡。”梁辰点了点头,长吁出一口气来,有了杨忠勇的这句话,他就放心了。这老爷子,字字隐晦,句句玄机,饶是以他的聪明也不禁觉得有些累。跟这样的大人物说话,真是件很痛苦的事情。突然间他十分怀念自己的兄弟,唯有跟自己的兄弟们在一起的时候,才没有这么多勾心斗角与防范。

    “唔,你确实很聪明。不过你要记住了,虽然你可以为我的代言人,但一切都必须要隐蔽进行,如非必要,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当然,我可以给你必要的支持,但一切只能是暗中进行,一旦你的身份暴露,呵呵,咱们的合作也便到此为止了。杨忠勇点点头道。

    “明白。”梁辰郑重地点头说道,眼里有着坚毅的光芒。

    “另外,我还要再次警告你的是,j省道上,恐怕可不止你一个官方的代言人,或许明里暗里,还会有很多政治势力的代言人,呵呵,到时候,等你到达了一定的位置时,就会感触到,为了某些利益,甚至是高层的政治博奕,某些种时候那种刀光剑影和血雨腥风,还有暗中的压力,都是无法想像的,也希望你能做好准备。”杨忠勇望着他,饶有深意地点了他一下道。

    “我会做好我应该做的一切。只要不超越我的底线,只要不违背我做人做事的原则,我会尽我所能做好这一切。”梁辰点头坚定地说道。无论前途是刀光剑影还是无形的血雨腥风,为了自己的兄弟,他都必须要走下去。

    “哈哈,好,我就欣赏你的这份豪气和自信。”杨忠勇大笑说道,极其欣赏地望了他一眼,突然间发现,如果这小子要是真做了自己的姑爷子,倒也是不错的一件事情。

    “难道你现在不再怀疑我是哪个家族中人了?”梁辰突然间问了一个好像跟主题并不相关的问题。@&@!

    “没有家族里的人有你这样的硬骨头。”杨忠勇淡淡地应道,却是对梁辰最大的信任与肯定。

    “呵呵,谢谢杨司令的谬赞,不过我还想问最后一句,这算不算是变相的招安呢?”梁辰同样一笑,话风一转,又将话题拉了回来。

    杨忠勇一愣,随后再次大笑起来,笑得连眼睛都快出来了,“你,你这个小子,哈哈,还是对我不放心哪。好吧好吧,那我就最后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你不会受制于任何人,我们只是为了各自不同的目标,官方与民间的合作,仅仅是合作,我这样说,你应该可以彻底放心了吧?”

    “任何时候都不会变?”梁辰却始终脸色严肃,谨慎无比地问道。

    “我在的时候不会变。我不在的时候,你随便。”杨忠勇止住了笑声,轻叹了一口气道。*&)

    “呵呵,正如我所想的一样。”梁辰也叹了一口气,两个人对望了一眼,都转过了头去,相互间,眼睛里都有着说不出的复杂神色。他们两个打的这个哑谜,恐怕一般人是猜不出来的了。

    “好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先说说你今天是怎么打算的吧?你不是抢时间去救你的兄弟么?说说你的计划。”杨忠勇挥了挥手,略有些烦燥地问道,避开了这个话题。

    “嗯,我是这样想的。”梁辰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走了过去,与杨忠勇小声地说起话来,杨忠勇不停地点头,半晌后,轻拍了下桌子,“好,就这样办。”

    城央名府。

    这是稍偏于市中心的一座高档小区,最中心处是别墅区。

    此刻,一辆车子驶入了别墅区中,停在了边缘处的一栋二层别墅前方。

    两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下了车,走到了别墅门前,停了下来,伸手去敲门。

    “你们找谁?”门开了,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彪形巨汉低着头皱眉望着他们,瓮声瓮气地问道。

    “春千洋!”左右那个年轻人冷声说道。

    “没有这个人,你找错了。”那个巨汉脸上神色骤然间一紧,嘴里回答道,就要把门关上,却被右侧的那个年轻人一脚踢在门上,抢进屋子里来。

    “找死!”那个巨汉喉间低吼了一声,一拳便向他打了过去,只是拳还未到,一把九二式自动手枪已经顶在了胸膛上,“你再动一下我打死你。”另一个年轻人已经用可怕的速度拔出了枪来,顶在他胸前低喝了一声。

    “只要你敢开枪,死的就是你们。”那个大汉浑然不惧,冷笑了一声,随后,几个小红点瞄在了那两个年轻人的身上,在他们的眉间和胸前晃动不休。

    “真当老子是吓大的?让春千洋滚出来说话。”右侧那个年轻人撇了撇嘴,根本不惧,抬头望向屋子中间,怒吼了一声道。

    “你们倒底是什么人?”那个巨汉握着拳头,愤怒地喝问道。

    “我们是什么人,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春千洋,再给你一个机会,滚出来说话,否则,你这辈子都没有说话的机会了。”右侧的那个年轻人继续抬头向屋里高喝。

    话音刚落,从楼上已经走下了一个穿着一身休闲装,长眉斜挑,表情冷漠的年轻男子,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眼里自有一股阴狠跋扈的神色。

    “谁让你们来找我的?”年轻男子边下楼边冷冷地问道,同时紧紧地盯着两个年轻人,眼里有暴戾的神色涌起,如果这两个年轻人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今天必须要活剐了他们。还从来没有几个人敢这样跟他春千洋说话。

    “接电话你就知道了。”右侧的那个年轻人轻哼了一声,扔过去了一个手机,春千洋一把抓住,贴在了耳畔,“春千洋,我是杨忠勇,你现在立刻单独滚过来跟我说话,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你将永远消失在j省。”杨忠勇的声音响起在春千洋的耳畔,听得春千洋身上登时是一颤,额上冒出了一层密密的冷汗来。除非他是个傻子,否则不可能不知道杨忠勇是谁,更不可能不知道他在j省的位置,在这里,他就是天,谁敢杵逆他,结果用脚丫子想都知道。

    “您,真的是……”春千洋还有一丝疑虑,电话里杨忠勇的怒喝声再次响起,“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电话的视频!”

    春千洋下意识地把电话从耳畔拿到眼前一看,只见一个穿着黄军装的老者正坐在椅子里,两眼中冷电四射,那股说不出的威势就算是隔着电话也能让人心胆俱寒。

    “是,是,我马上到。”春千洋来j省之前岂能不熟悉这位军方大佬的资料?一眼就认出来这绝对就是杨忠勇,半点无假,额上的冷汗冒得更密更急了,惶恐地躬身致礼道,生怕惹怒了他。

    杨忠勇哼了一声,电话上影像与声音骤然间消失,只剩下一片盲音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