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合作
    :

    陈志勇手疾眼快,脚一勾已经将身旁的一个木京凳甩了起来,同时拉着梁辰往后一退。

    “擦”的一声轻响,木凳登时被一劈两半,这位老爷子英风不减当年,手劲雄浑,刀锋锐利,如果这一刀要真砍到了梁辰的脑袋上,恐怕现在变成两半的就不是凳子了。

    “你还学会了脚踏两只船?好色的登徒子,居然还跟我的两个宝贝缠夹不清?我不杀你,你不知道还要去祸害多少良家闺女。看刀!”杨忠勇怒吼着,脚下灵活的一错步,两步便已经蹿了过来,再次将大刀高高举起,就向着梁辰劈了过去。

    “你要杀就先杀了我吧!”陈志勇一咬牙,豁地挡在了梁辰的面前,任凭那大刀当头向着自己劈了下来。梁辰冷眼在身后看着,心底有些琢磨不透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大刀“嗖”地一下只差毫厘停在了陈志勇的前额上,离他的额头最多不超过两公分。

    杨忠勇愤怒得鼻子里都快喷出火来了,却不能劈下去。面前可是自己的血脉相承的外孙子,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把外孙劈成两半。

    “小勇,你倒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这样护着这个小子?倒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否则,今天你也别想走了,我非把你的屁股打开花。”杨忠勇将大刀当啷一声在地上一支,拄着刀怒吼道。他今天实在气坏了,要不是身体好,巴成都已经气成脑溢血或是直接心梗了。

    “姥爷,您总是不听我把话说完,更不给梁辰一个解释的机会,这真的很不公平。”陈志勇望着那把大刀,悄悄抹了把冷汗说道。刚才生死一瞬间,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好,解释,那就解释吧,我好好听着你的解释。”杨忠勇咬了咬牙,怒哼了一声,坐在那里倒了碗酒,一仰脖便倒了进去,抹了抹嘴巴冷笑问道。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琪琪与梁辰是同班同学,然后琪琪特别喜欢梁辰,想追他,但梁辰原本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只能对琪琪说抱歉,可琪琪不想放弃,并且把自己弄得很痛苦,我小姨看在眼里,特别心痛,却又无法说服琪琪,就两次三番地想假做跟梁辰也有关系,故意通过‘抹黑’梁辰的这种极端办法想让琪琪得以解脱,放弃梁辰。于是,就有了医院里的那一幕……”陈志勇赶紧抓紧时间,简明扼要地把事情说了一遍,他的口齿很伶俐,解释得倒是清清楚楚。

    “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情?不,绝对不可能。我的琪琪天生就是公主,她向来心高气傲,只有男孩子追她,她又怎么可能去追其他的男孩子?这个臭小子有什么好的?琪琪对他紧追不舍的?还我的小叶子,她那么温文尔雅,知书达理,又怎么会采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让琪琪退出?简直就是荒谬到家,荒谬到家!”杨忠勇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般,摆明了打死也不信。

    “姥爷,您让我说什么好呢?事情确实就是这个事情,经过也确实就是这个经过,您要实在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了。不过,您非要因为一个误会而对梁辰出手的话,那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像您这样讲道理的人,一旦铸成大错,恐怕您自己的余生也永远不会心安的。”陈志勇不着痕迹地再次拍了杨忠勇一个小小的马屁,同时以退为进地道。

    杨忠勇脸上阴睛不定,不过望着梁辰的眼神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愤怒与凶狠了,而是带上了半信半疑的神色。

    “你怎么说?刚才为什么不解释?”杨忠勇盯着梁辰,语气略略有些放缓地道,不过依旧不善。

    “你给我解释的机会吗?”梁辰摸了摸鼻子,心底下苦笑道,却是不敢说出来。

    “呃,这个,刚才没来得及解释。”梁辰已经摸透了这位老爷子的脾气,凡事都是他对,就算错了也只能由他自己说,谁敢当面指责他,那与找死没多大区别。

    杨忠勇冷冷地看了他一会儿,再次转过头望向陈志勇,“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他沉声问道,将军出身的他,心思自然缜密比,一语便问到了关键的地方。

    陈志勇面不改色地道,“因为琪琪是我的妹妹。”

    “放屁,我没问这个。我是问你是如何知道你小姨倒底是怎么想的。她难道会把这些事情说给你听?还有,那样化验单上可是写着你小姨的名字,难道这也有错?如果不是梁辰,那个男人倒底是谁?”杨忠勇怒喝了一声骂道。

    这一次陈志勇脸上的汗珠子可就下来了,神色不正常起来,“这个,是小姨跟我说的。至于那化验单,虽然写着小姨的名字,可也不一定是我小姨的吧?这只是一种让琪琪放弃的手段而已。”

    “少在这里唬弄我。你小姨跟梁辰还有琪琪明明就是在医院里偶尔间遇到的,又怎么会事先有预谋?那张化验单,明明就是她的。你个小兔崽子,还想在这里唬弄我?”杨忠勇冷笑起来,眼神重新锐利了起来。

    “可是,可是,姥爷,就算那化验单写着小姨的名字,也不见得就是小姨的吧?况且,我小姨那样端庄淑女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做出未婚先孕的事情来?”陈志勇急急地说道。

    “哦,要照这么说的话,刚才你所说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你的猜测了?仅仅凭着猜测,你就这样袒护着这个小子?万一他真要是你小姨那张化验单结果的罪魁祸首祸首呢?你担起这个责任吗?”杨忠勇脸色越来越阴沉,仿佛随时都要滴出水来似的。

    “不,不,绝对不是我小姨的,我可以对天发誓。”陈志勇一着急,冲口而出。

    “那是谁的?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杨忠勇死死地盯着他,目光犀利无比。

    梁辰暗地里叹息了一声,陈志勇跟自己的外公比起来,还是太嫩了,姜不愧是老的辣,几句话便已经虚实相济把陈志勇给套住了。

    不过,无论如何,梁辰也是问心无愧的,毕竟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又哪里什么愧疚可言?

    “我?我哪儿知道啊,姥爷,您看您这话问的,有语病啊。”陈志勇一怔,陪着笑道,可是脸上的汗珠子却是越来越密了。

    杨忠勇冷冷地望着他,脸上阴睛不定,也不说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半晌,才向他挥了挥手,“你先滚出去,我待会儿再跟你算帐。”

    “姥爷……”陈志勇还想说什么,却被杨忠勇当头一声怒喝,“滚。”如一个炸雷响起在他的耳畔,陈志勇立马屁滚尿流地败退,只不过,临走前深深地望了梁辰一眼,满眼苦笑,好像在说,“兄弟,你自求多福吧,我也实在帮不上你什么了。”

    望着客厅里的门关上,杨忠勇重新向梁辰移回了目光,盯着他,半晌才冷笑了一声,“小子,你真好大的本事,我的外孙女被你迷得晕头转向,外孙子也尽力帮着你说话,甚至连我的女儿好像都跟你有些缠夹不清,我这一家都因为你而乱了套,你真是够厉害。都说红颜祸水,我看你现在却是蓝颜祸水啊!”

    “您过奖了。”梁辰叹了口气,摇头苦笑。

    “放屁,还真以为我在夸你?”杨忠勇“啪”地一拍桌子骂道。

    “不敢。”梁辰摇了摇头,真有些头疼。抬头看了看客厅里的钟,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天知道这么缠夹不清下去还要多长时间。

    看到梁辰不停地在看时间,杨忠勇眼里掠过了一丝疑惑来,皱了皱眉头,挥挥手道,“好了,这些烂事暂时还查不清楚,我就先放你一马,等以后一切都水落石出的时候,再找你算帐。说说吧,你今天倒底有什么事情来找我?”他这明显是暂时揭过一页,以观后效的意思。同时他也知道梁辰这样从不轻易登门拜访的人一旦找上门来,肯定是有大事,也不再缠夹下去,抬头问道。

    梁辰心底下倒是松了口气,这位老爷子在大局大势上倒是绝不含糊,否则他真不知道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清了清嗓子,梁辰脸色肃重了下来,“杨司令,今天我来,是想商量一下跟您合作的事情。”

    “跟我合作?”杨忠勇怔了一下,随后望着梁辰,眼里露出了一丝饶有趣味的神来,“你觉得自己现在真有跟我合作的资格?”

    “有没有资格,您可以听我说完再下定论。”梁辰笑了笑说道。

    “那就说完吧,我倒是很好奇你倒底能说出什么来。”杨忠勇哼了一声,脸上却有些不以为然。

    “我知道,您不想让j省因为一个砥剑节乱起来,更不想让那些外来的家族掺与到j省的砥剑节中来,搅风搅雨。所以,我想在这方面帮您,荡平那些外来家族,维护j省一个稳定。这就是我想跟您合作的前题条件,当然,也可以说是合作的资格。”梁辰凝视着杨忠勇,缓缓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