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电话
    :

    他脸上的神色瞒不过程四,当然,也没有想过在程四面前刻意压制。

    程四看出了他脸上的失望与无奈,也更看出了他内心深处的纠结和苦郁,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缓缓地将车子驶出了院子,一路疾驶起来。

    “四哥,你说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时候明明一腔热血与赤诚,到头来却是善恶难分、忠奸难辨呢?是这个世界让人太茫然,还是人心太谨慎?”梁辰揉了揉眉心,靠在座位上,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他对今天的春万山真的很失望。

    “梁辰,你的这个问题真的很让人难以回答。不过,我想家主应该有他的考虑与苦衷,所以,你也也怨他了。或许他并不是不信任你,而是因为他不相信这个世界。因为他经历的太多太多了。”程四叹息道,安慰着梁辰。

    “呵呵,或许是吧。”梁辰苦笑了一下,靠在车座上,表面平静,心下却是起伏难平。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程四转头望了他一眼,凝神问道。

    “用我自己的办法去做,不过,或许要你帮忙。我的人虽然都有一腔血气,但还是太过稚嫩,不成熟,如果贸然让他们参加,会造成重大的伤亡,这是我所不愿意见到的。”梁辰深吸了口气道。

    “好,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要把少主救出来。”程四咬着牙根儿道。

    “对方都是什么情况,你了解么?”梁辰没再说别的,直接切入了技术层面。

    “这一次,春家一共有两位子弟来到了江城,分别是春千海、春千洋。抓了少主的人,就是春千海。”程四回答道。

    “春千海多大年纪?具体情况如何?”梁辰记下了这三个名字,点头继续问道。

    “春千海二十八岁,他的父亲叫春万岭,当年也曾经跟家主竞争过家族掌舵人的位置,不过后来失败了,所以,他不仅对家主极其仇恨,也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这一任的家主,目前春千海也是整个家族中最出类拔萃的弟子,性子阴狠,酷厉寡绝,翻脸便杀人是常有的事情,极其冷血,跟他父亲是同一类人,也被称为小屠夫。他们这一股是三任以前的老家主的三子所出,一直延续到今天,势力在家族当中颇具影响力,除家主之外,当排第一,手下能人不少,昨天晚上的那个用刀好手杨广志就是他父亲手下的一员猛将,被你废了,可惜,没能亲手宰了他!”程四说到这里,磨了磨牙道,看起来跟杨广志应该是有着极深的怨仇。

    “照这么说,想杀小凯心情最迫切的人,就应该是这个春千海了。父一辈子一辈的仇恨延续至现在,只能愈加强烈。”梁辰点头说道。

    “是。”程四干脆地回答道。

    “其实他们可以暗中抓走小凯的,可为什么偏偏要搞得这样大张旗鼓,还让杨广志出头去帮那些大学城的混子们呢?”梁辰皱着眉头,右手灵活的十指有节奏地敲打着自己的膝盖问道。

    “其实这个也很好解释,那就是,他们想引家主出来,当然,并不是想谋害家主怎样,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不过,只要家主敢出来,他们就能借着张凯的这件事情大肆宣扬,闹得天下皆知,然后让家主与夫之间产生矛盾,承受来自另外一个大家族的指责与压力,进而动摇他的根本,迫他早日下台,然后提前进行新任家主竞选。这样的话,既能除掉少主这个潜在的危胁,又能动摇家主的地位,一石二鸟,春千海这一招儿玩儿得颇有他老爹的那种狠辣风范。”程四怒哼了一声说道。

    “我们想的一样。如此一来,春家主倒是更加不好出手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着急。不过,春家主现在好像很在意自己的位置,所以有些畏手畏脚了。”梁辰略有些语带讥讽地道。

    “不,梁辰,你错了。家主并不是在意自己的位置,而是想给张凯留稳位置,以你的聪明,应该不会猜不到。所以,他才更不好贸然出手相救。否则,一个春千海,小虾米一样的存在,在他的眼里又能翻起多大的浪来?”程四脸孔有些发红,竭力替自己的家主争辩道。

    “呵呵,四哥你急什么,我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梁辰有些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家主是我的恩人,更是我这辈最崇拜的人,我不允许任何人误会他甚至诋毁他,所以,就算你是为了救少主,我也忍不住要说。”程四吐出了一口浊气道。

    “开个玩笑而已,倒是我口没遮拦了。”梁辰不想再与他争辩,只是皱着眉继续沉思了下去,半晌后再次抬起头来,半晌后再次抬起了头,“你说春家这一次来j省,一共有两位子弟,另一个叫春千洋,对吧?说说他的情况。”

    “春千洋同样也是另外一系所出,心高气傲,同样狠辣绝决,也算有些本事和手段,不过依旧不如春千海。”程四边将车子拐上了柏油路,边回答道。

    “嗯,他跟春千海的关系怎么样?或者说,他这一系跟春千海的那一系关系如何。”梁辰边在心里记下相关信息,边仔细问道。细节决定成败,既然决定要做了,他就要从每一个细节入手,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利用的看似不起眼的微观之处。

    “呵呵,你觉得一个家族内部,面对无尽无休的权力与金钱的争夺,人和人之间能有怎样良好和谐的关系?况且,春千洋也是这一代家主的竞选人之一,他跟春千海的关系又能好到哪里去?见面不掐得跟乌眼儿鸡似的都不错了。”程四苦笑说道,对这种豪门之中家族内部的争斗深感厌烦。相反,虽然这么多年与张凯在一起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却十分开心,这是一种说不出的解脱。

    “原来这样。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梁辰脸上掠过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不知道,恐怕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人会知道的,就算是春千海也未必能把握住他的行踪。毕竟,他们来这里为了砥剑节而来。

    怎么?你想让这两个人相互争斗厮杀?趁乱救出少主?”程四悚然一惊道,随后摇了摇头,“这绝对不可能,家族之中是严令内耗厮杀的,一旦被查出来,直接听命于长老会的刑堂会集体出动,剿杀那个人,而且还会将这支旁系踢出家族中去,永不许认祖归宗,他们就彻底完了。当然,少主目前并没有得到长老会的承认,所以并不算是家族中人,他们可以随意处置而无所顾忌。”

    “呵呵,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之所以不动心,是因为诱惑不够大。当诱惑足够大的时候,天使也会变成魔鬼,更何况,还是本身就见惯了争权夺利已经将这种争斗养成了直觉得本能的人呢?当然,可能过程中还要加一些小手段。”梁辰淡淡一笑道。

    “那你的意思是?”程四沉默了一下,皱眉问道。

    梁辰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话风一转,“四哥,难道家主这一次飞过来,就是为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屠戳而不出手吗?”

    “这,家主谋略如海,我真的猜不透家主在想什么。”程四摇了摇头,不像是在说假话。况且,如果他真知道家主会救张凯出来的计划,也没有必要向梁辰隐瞒,毕竟,梁辰也在为了营救张凯而殚精竭虑。

    “呵呵,你猜春家主现在在做什么?”梁辰好像突然间想通了什么,脸上最初的失望与疲累早已经不见了,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我不知道。”程四摇了摇头,被梁辰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猜,他在打电话。”梁辰哈哈一笑道。

    “啊?”程四有些云山雾罩,根本不明白梁辰话里的意思。

    刚刚说到这里,梁辰的电话便已经响了起来,看了程四一眼,梁辰已经微笑着接起了电话,“我是梁辰。”

    “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认为我不信任你?”春万山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平稳有力。

    “失望是有一些,不过人与人之间的相处都要经历一个从不信任到信任的阶段。”梁辰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下去,“我从来不怀疑你有救出小凯的能力,只是,从家族的角度考虑,我不能信任你,因为信任你,便意味着对家族的背弃。因为我知道,营救的过程中,必定会血雨腥风,甚至要有家族的弟子死去。”沉默半晌,春万山沉重地叹了口气道。

    “你是个负责任的家主,其实我也知道,在家主与父亲之间想做一个明确的抉择,很艰难。”梁辰同样叹息了一声道,他现在终于深刻地知道春万山为什么不信任他了。不是自己不值得春万山信任,而是春万山不能信任。因为,他是家族的掌舵人。这也是公念与私念的斗争和对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