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为家族负责
    :

    “你,你,你……”春万山颤着手,直盯着梁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梁辰刚才的这番话无疑给他产生了巨大的震撼,也正正道出了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可这些想法,他从来都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就算包括对最信任的手下程四也未曾说过,梁辰居然能猜得到?这个年轻人的心机与智慧,简直太可怕了。

    “春家主,我所说的一切,有错么?”梁辰直视着他的双眸,再次凝声问道。

    春万山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吁出,竭力平复着自己波动剧烈的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年轻人,你知道吗?如果换做别人在我面前说这些话,恐怕他现在已经死了几百次。”春万山咬了咬牙道,却既未否认也未承认。

    “可事实上,我现在还是好好地坐在你的面前,不是么,春家主?”梁辰微微一笑,好整以暇地说道。

    春万山沉默了下去,不再说话,却是举起粗瓷杯子,一饮而尽。

    “当然,春家主,我之所以跟您说这番话,并不仅仅是想证明我是如何的智慧,我也没有所谓的野心与目的,只不过,张凯是我的兄弟,我想救他,所以,我说出这番话来,不过就是想证明我的诚意,希望你能够相信我,仅此而已。”梁辰坐在春万山的对面,静静地望了春万山一会儿,徐徐说道。

    “你的确够有诚意的,你的诚意简直惊天动地,刚才一念之间险些让我泛起了杀你的冲动。”春万山苦苦一笑,抬头望向梁辰,眼里有一丝复杂的神色掠过,他这样说,其实也等同于是默认了梁辰刚才所说的一切。毕竟,如果这番话只是空穴来风,子乌虚有的话,他又何至于想去杀梁辰?

    “呵呵,无论您杀得了还是杀不了我,我都为您现在的这番话而感到高兴。因为您的这番话也证明了您的诚意所在。”梁辰笑了笑,将杯里的酒同样一饮而尽道。

    远处的春万山叹了口气,轻叩了一下桌子,外面服侍的人已经端进来两个大盒子,那是北方著名的乱炖一锅出,下面是野生鲶、鲫、嘎鱼乱炖,上面贴了一圈儿金黄的窝窝头,满室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人闻之不禁食指大动。

    “陪我吃饭吧,这是张凯的妈妈曾经最拿手的饭菜,可惜,二十年前,我就再也吃不到了。而今哪怕就算是重新坐在了这辅炕上,重新吃上这锅乱炖,也依旧吃不出当年的味道来了。”春万山拿起筷子挟了一筷吃了,闭上眼睛咀嚼了一下,长长地叹了一声道。

    “花红会落,绿叶会飘,流水不倒流,人也终究会归去,希望逝去的人宁静安详,也希望活着的人永远心安吧。春家主,为您的这份始终埋在心底的情,我敬您。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像您这样专一的人,并不多了。”梁辰举起了杯子敬春万山道。

    春万山抬头凝视着梁辰的眼睛,半晌,再次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为我的儿子感到骄傲,因为他交了你这样一个超尘脱俗的朋友。干!”他与梁辰轻轻一碰杯子,再次一饮而尽。

    “梁辰,你能告诉我,倒底是怎样猜出来我对小凯的期望吗?我不要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表面的理由,那些东西,谁都能看得到,我只想知道,你究竟看穿了什么?!”春万山边说边再次叩了下桌子,外面的人再次走进来,拿了一个小小的烟叵罗,里面装着的都是本地最地道的旱烟烟叶,碎碎的,还放着大条纹的白色螺纹纸。现在农村还有很多人在抽这样的烟,没想到春万山这样的人,当年还迷恋了上这一口。

    春万山撕下了一张螺纹纸,轻折了一下,然后将烟叵罗里的烟叶子洒在上面,开始从一头拧起,起成一个细细的筒状,拧实,最后用舌头舔一下,把烟纸边儿沾实,又拧去了另一头纸尖儿,拿起来,打火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

    整个过程极其熟练,历经二十年的岁月,这些当年养成的习惯,他依旧没有忘记。

    卷烟这东西,梁辰却并不在行了,耸了耸肩膀,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来,自己点燃吸上,吐出了一口烟雾来,“春家主好锐利的眼光。”他笑了笑,真心地赞道。

    “呵呵,年轻人,你能看透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同样会窥视到你内心深处的一丝想法。看透与否,这东西并不是单方面的,相反,是双向沟通的。”春万山意味深长地一笑道。

    一代枭雄,当然不会仅仅那么一点半点的城腑与机心了。如果他真的只是个草包的话,当初又怎么选他成为家族的掌舵人?

    “既然如此,那我便姑妄说之,春家主也便姑妄听之,如果我说得不对的话,希望春家主不要介意。”梁辰点点头道,不待春万山回答,他已经继续说下去,“我猜,您想扶张凯上位的真正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你依旧深爱着张凯的母亲,感觉对不起她,也不是仅仅因为红凯是你的儿子或者你同样感觉对不起张凯,如果深究起来,真正的原因是,你的本性里有一种渴望自由、挣脱束缚的愿望,可这种愿望却从来没有实现过,所以,你与张凯的母亲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你才是最快乐的,就算历经二十年的时间,你也不会有半点忘记,甚至连卷烟的手法也依旧没有忘记。可正是因为这种愿望、这种理想的无法真正实现,你才恨这个家族,恨这个家族把你变成了另一个人。如果,我所猜没错的话,你想扶张凯上位,就是为了要报复这个家族,报复那些曾经束缚住你的人。想想看,让一个私生子登上家主的最高宝座,对于这个家族来说,又是怎样的一种羞辱?而这恰恰正是你想要看到的。不知道,我的猜测对不对。”梁辰吐出口烟雾,淡淡的蓝烟之中,徐徐说道。

    “对,没错。”春万山居然脸色极其平静地点头回答道,再没有半点震惊。仿佛现在梁辰无论做出什么判断,哪怕再惊世骇俗,也不会引起他半点惊讶。

    “对不起,春家主,我冒昧了。或许我不该这么直接,对您来说,揭开心中的伤疤是一种无形的伤害。”梁辰叹了口气,向春万山微低了一下头道,心中着实有些歉意。可是为了救张凯,为了让春万山相信自己,更重要的是,为了以后能让张凯上位,他现在只能这样做。

    “没什么,你只是做了你该做的一切。像你能看得这么透、这么远的年轻人,实在不多见了。不过我很纳闷的是,我有扶小凯上位的想法是想对这个家族进行报复,而你有这种想法,倒底是为了什么?如果你现在把我当成朋友,不妨就直接说吧。如果真能用什么条件来交换你对小凯的帮助,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我必定做到。不过,超过我的能力范围之外,或者说你想通过控制小凯来控制春和堂,那你想也不要想了。春和堂成立至今百余年,或许有过内乱,但还从未真正的陷落过谁的手中。或许,我的话说得很难听,但我现在已经把你当成了同盟者,甚至是朋友,所以,我必须要搞清楚你的用意何在。你这样的优秀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你越优秀,也越是无法让人对你完全相信。你是一把双刃剑,如果真怀有别样的机心,以小凯的能力,根本不是你的对手,数遍春家,也没有几个人可堪与你一战。无论如何,我都必须为我的家族负责。”春万山盯着梁辰,眼神又开始锋锐起来。于他而言,就算是用张凯来报复家族,也只是家族内部的事情,毕竟,张凯依旧是春家的人。可是,如果有外部势力插手入家族,企图控制这个家族,抹去这个家族的烙印,那可就超出了他容忍的底线了。

    “如果,我说这并不是利益倏关的交换,一切只是因为张凯是我的兄弟,您信么?”梁辰摇头苦笑了一下,深吸口烟道。

    “我不信。因为经历了太多的人情世故,历经沧桑,我只相信骨血相承的亲情,并不相信所谓的朋友与义气。”春万山摇了摇头,直截了当地说道。

    “那就是了,我解释得再多也没有任何必要了。”梁辰耸了下肩膀,已经开始穿鞋下地了。他的心底涌起了一丝失望来,春万山的戒备心理还是太强了,他纵然能够看穿他的心,却无法走进他的心底深处,更无法完全博得他的信任。两个人的谈话与交流,从春万山问出那句话的时候,便已经戛然而止了。

    春万山平静地望着梁辰穿鞋下地,整衣走出屋去,却是始终没有再说出一句话来。

    “四哥,麻烦你,还要把我送回去。”梁辰走出了屋子,有些疲惫地说道。他感觉好累好累,更感觉到了说不出的失望。与这些枭雄巨头们说话,步步为营,句句机心,他现在只想回去好好地睡一觉,然后,再去救张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