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他不会有事
    :

    “小泽,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残忍?虽然当时很痛快,但现在却有些于心不忍了?”梁辰抬起头来,望着吴泽,轻轻叹了口气问道。

    “辰哥,我……”吴泽略抬起头来,欲言又止,最终长叹了一声,颓然坐在椅子里,眉宇间有一丝淡淡的无奈与茫然。

    “你们是不是也觉得,纵然胡浩和钱亮的下场是罪有应得,可依旧有一丝说不出的恻然与怜悯,并且心底深处还有种无法言说的恐惧和茫然?你们都是高智商的人,不是那些有了今天没明天、得过且过的社会流氓痞子,凡事行动和结果自然能看得清清楚楚。也正因为如此,你们是不是在害怕,在担忧,今天胡浩和钱亮的下场,或许就是未来某一天自己人生的结局和收场?”梁辰环顾着四周,依次从每个人脸上望了过去,语声略有些发沉的问道。

    没有人回答,事实上,应该说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梁辰的这一句正正问到了他们的心底深处去,让他们猛然间拷问了一下自己的灵魂,却是真的给不出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来。

    “你们当然也能猜测得出来,在以后的路上,我们还会遇到更多更多这样的事情,你们是不们还在害怕,害怕午夜梦回的时候,良心有愧,害怕有一天自己会后悔,甚至连回忆的勇气都鼓不起来?”梁辰点起了一根烟,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继续望着兄弟们问道。

    依旧没有人回答,场面愈发沉重起来。包括高羽,眼睛里都有着一丝说不出的茫然起来。

    “呵呵,兄弟们,我只能说,你们与他们,不一样,你们以后走的路跟他们以后走的路,更不一样。因为,我们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问心无愧,我们起家是清清白白,过程是无愧良心。无论我们主观上是为了实现我们以后远大的目标,亦或真是抱着替天行道的想法,或是其他种种,我们终究是仰不愧对天,俯不愧对地,而在客观上,你们记住了,就算与替天行道无关,但我们终究是为这个世界做了些有益的什么。而这些流氓混子们,他们又做了什么?除了罪恶,还是罪恶,他们所有的下场都是应得的,无论是死,还是疯。天之行孽,或许无人能束,但人之行孽,最终必将无路可走,即便今天不是我们出手,或许明天、后天,亦或是将来的某一天,他们也终究要付出代价,要为自己的罪恶买单。意念决定行动,善恶终究分明。就算这件事情不是我们来做,终究还是有人会做的,他们的下场和结局早已经注定,没有任何悬念。

    当然,我无意于与你们一起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做道德的卫道士,做正义的使者与化身,还是那句话,这种沉重的责任我们担负不起,也无从担负。我们只求此生做事,问心无愧,足矣。只要仰俯之间,手不抖,心不颤,任何时候都能无愧于兄弟,无愧于他人,无愧于这个世界,那我们还怕什么呢?

    如果再换一个角度想一想,要是那个毒贩继续存在下去的话,还会有多少人会毁在他手里?要是昨天晚上我们无法及时赶到,吉子他们十几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会不会就要被彻底废掉,此生只能躺在轮椅上度日?如果昨天晚上没有琳琳,是不是铁子他们是同样的下场?如果没有唐所他们及时赶到,琳琳的下场又将如何?恐怕会出现最让男人无法承受的那种痛苦和结果。

    兄弟们,我无意中于责怪你们刚才的那丝软弱和怜悯,相反,这是最正常不过的表现,是人性的纯真和善良,我最欣赏你们的,也是这一点。不过,我还想说,这个世界上,做什么事情都很难很难,或许在过程中我们的身体承受苦痛,或许在得失间,我们的心灵要承受煎熬,或许在无法说清的正义与邪恶之间,我们的灵魂要倍受拷问,可无论如何,选择了,我们就要走下去,无论再苦再难,都要打起精神去一一逾越,只要过程中我们始终保持着这种人性中最纯粹的真善美,别被恶念的魔鬼占据我们的意志,让我们变得丧心病狂,剑走极端,这就够了。等我们真正老去回首的时候,此生才没有遗憾。

    最后我还想说一句,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所谓的正义与邪恶,谁又能真正地去界定呢?一切自在人心,自在天眼俯视之间。”

    梁辰靠在椅子上,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说出了这番话来。

    一群兄弟们肃然听着,心中波翻海覆,梁辰的话让他们不断地深思与反省着,同时也在悄然间,逐一解开了他们心底那把刚刚浮生的心锁。

    有人不经意间望向窗外,发现雪早已经住了,艳阳高照,是一个大晴天。一群兄弟们脸上被明媚的阳光笼罩着,看上去又开始青春活泼了起来。

    “吃饭吧,吃完饭后我们还要再好好地策划一下,把这个激浊行动继续下去,编筐编篓,重在收口,既然我们想把这些势力都驱逐出大学城去,那就要好好地做完它。要不然的话,咱们就散伙儿吧,把这些东西分吧分吧,然后大家就回乡养老做个开开心心的富家翁吧。”梁辰呵呵一笑,端起碗来边喝着碗里的白粥,边打趣地道。

    一群兄弟们哄然间笑了起来,刚才压抑的氛围一扫而空,不得不说,梁辰的这番政治思想工作做得还是相当到位的,起码让这些兄弟心底下的罪恶感与愧疚感不再那么强烈了。

    “辰哥,小凯怎么办?我们必须要想办法营救他,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每一个人,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高羽端着碗,却有些难以下咽,他挂怀自己的每一个兄弟。

    正说到这里,便听到楼下有人喊道,“琳琳姐,你,你怎么出院了?”

    随着话声,便听见腾腾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所有人回头之间,便都看到了王琳琳正包着满头的纱布,拄着一根拐杖,一瘸一拐地冲了上来,刚一上来,还没说话,便“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辰哥,死木头是不是让人抓走了?他有没有事?他现在危不危险?辰哥,他们都说是一个好大好大的家族把死木头抓走的,他,会不会死啊?辰哥,我求你,一定要救他,一定要救他啊……”王琳琳扔了拐杖披头散发地冲了过来,刚走了两步便摔在了那里,伏在地上大哭了起来。仅仅是一个晚上,她眼窝便已经深陷了下去,担忧和害怕混合起来噬咬着她的心,让她无比的难熬。

    马滔几个人赶紧手忙脚乱地扶起了她,偌大的几条生猛的汉子,此刻眼眶也都红了起来,“琳琳,你别着急,小凯没事儿的。他吗的,是哪个王八蛋乱嚼舌根子?我活劈了他。”马滔隐蔽地擦了擦眼角,随后破口大骂起来。

    “我受伤了,死木头都没有去看我,我害怕他出事,磨了吉哥一夜,吉哥才告诉我的,辰哥,你一定要救他啊,如果他要有事,我也不想活了!”王琳琳被扶在长条桌旁,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梨花带雨,说不出的哀伤来。

    “呵呵,琳琳,别听吉子瞎说,他唬你呢,就是想看看你担不担心张凯。放心吧,小凯没有事,我派他去执行一项隐蔽任务了,如果顺利的话,今天晚或是明后天,你便能见到他了。你要听话,现在好好回去养伤,否则小凯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恐怕一定会来找我们的麻烦了。”梁辰将自己的手绢递了过去,微微一笑道,神色间无比从容,仿佛事实就跟他说的是一样的,这也无法不让一群兄弟们心底下佩服,辰哥的这种渊停岳峙般的沉稳与处变不惊实在太强悍了。

    “真的?”王琳琳抬起了磅沱的泪眼,犹自有些不信。

    “呵呵,你这丫头,我说的话还不信么?”梁辰哑然失笑,轻轻擦去了她眼角的一滴泪,就像一位宽厚的长兄在安慰自己的小妹,这动作里没有半点的猬亵和暧昧,相反,所有人心底下都只能感觉到那是一种宛若长辈般的呵护与怜惜。

    “嗯,好,那我就信你了,辰哥,可是你说的,今天晚上我就要见到死木头,要不然,我就自己找去。”王琳琳抽抽嗒嗒地说道,随后在一群兄弟的哄捧下,才勉强吃了口早餐,被人送回医院里去了。

    “我出去走走,剩下的收尾工作你们来做吧,今天一天不回来了,收尾的事情都由你们自己决定。同时,千万要小心安全,越是收尾阶段,越要小心谨慎。”梁辰说道,起身向外走去。

    “辰哥,我陪你一起去。”高羽自然清楚他要去干什么,站起身来,急急地跟在他身后道。

    “不必,你要在这里主持大局,这里的一切都离不开你。我走了,谁也不跟着我。”梁辰摆了摆手,已经转身出去了。

    踩着积雪,他已经走出了两条街去,刚走到街角处,后面传来了汽车笛声,随后,一辆车子已经停在了他的身边。

    梁辰连问也没问,便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子。汽车呼啸而去,扬起了一路晶莹的雪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