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毒计
    :

    其实说白了,他们能在大学城这里混下去,当初掘得的第一桶金,居然就是无意中撞破了一个领导跑到大学城这边来跟自己包养的北方电影学院的学生情妇在宾馆里幽会,敲诈了五十万,此后他们索性一招鲜吃遍天,就用这个办法明里暗里在大学城这边抓住了无数人和事儿,而那些人为了面子还有太多说不得的理由,不敢报案,就这样,他们便一点点地便做大做强起来。

    简单一句话,他们绝对是拿大学城这边发生的无数破事儿当成了生意经,而且越大越大,由此铺开的“人脉关系”也是越来越广,最后才混到今天这个程度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跟赵妍的那些办法没什么本质区别,只不过赵妍的手段更高明,而且不是用威胁,而是用诱惑拉人下水罢了。

    而现在,这一切都落在了梁辰的手里,胡浩和钱亮一瞬间心若死灰,知道自己真正地完了。

    只是打死他们也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梁辰手里居然就有这些东西,这不是在胡浩家里的地下室保险柜里放得好好的吗?

    “这,这怎么会在你的手里?”钱亮的身体不可遏制地颤抖了起来,哆哆嗦嗦地道,同时转头望着胡浩,眼里掠过了一丝无法说出的愤怒,这些东西平时可都是保管在胡浩家里的,如今最后的底牌都没有了,胡浩必须负起全责来。

    “在大学城,我想得到什么,就自然能够得到。”梁辰冷冷一哼道。不过心底下却是喟然一声长叹,如果不是六子办事的过程中无意中救下了那个被赵妍追杀的小毛贼,如果不是那个小毛贼还真有着出神入化的偷盗技巧,这些天以来把所有梁辰需要的东西都秘密偷到的话,现在胡浩和钱亮要是最后拼死反戈一击,就算能解决得了他们,接下来他们也未必就能过上安稳日子,来各方面的麻烦肯定不能小了。这几个人在大学城这边经营了这么多年,无论是利用什么样的手段,积累下的人脉终究是不可小觑的了。

    “我无话可说,认栽了。辰哥,我在大学城所有的产业包括我所有的资金,拱手奉上,从此以后退出大学城,再见你辰哥或是你手下的人,退让三舍,走避不及,躬身致礼。”胡浩倒也光棍,咬了咬牙,直接便认栽了。

    这种情况下,再不认栽那就是傻子,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胡浩还是深切明白这个道理的。

    “哦,胡老板做人做事倒也干脆。”梁辰不置可否地一笑,“钱老板,那你呢?什么想法?咱们可以开城布公地好好谈一谈。”梁辰微微一笑道。

    “我也认栽了,跟胡浩说的一样,所有身家悉数奉上,以后退出大学城,不,我远出j省,再不回来。”钱亮见胡浩都服软了,自己如果再在这里挺子,那可真是傻叉一个了。当下立即认栽。

    “呵呵,好,我就喜欢你们这种真豪杰,拿得起放得下,确实是好汉子。那就废话少说吧,该做什么做什么吧。郑国栋!”梁辰向着后面喊了一声,“辰哥,我在。”

    郑国栋从后面出列,“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帮这两位老板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好,包括他们明面上和隐形的资产,都转移到咱们朝阳安保公司名下吧。”梁辰向他点了点头道。

    “没问题,辰哥,有了这东西,我会把他们的骨油都榨出来。”郑国栋磨了磨牙,掂着手里的一个牛皮纸袋子道。郑国栋是经济学院学财会的,已经念大三了,跟李铁是同乡兼好哥们。别看喜欢舞枪弄棒,一腔热血,但实际上脑子相当好使,学习成绩也是极为拔尖儿,对于做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小事了。

    那个牛皮纸袋子里装的是胡浩和钱亮所有产业的明系表单,都是复印件。要说那位神偷确实厉害,不但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到了胡浩保险柜里的所有东西,而且还拿出去全都复印了一遍,最后还第二次潜入了他们的屋子,把这些东西原件全都送了回去,简直神到家了。不过如果不是这么神的话,倒也不会胆大包天潜入安保措施更为严格的赵妍家里去偷东西了,而当时如果不是赵妍恰巧回来发现了他正从五楼的窗口滑下去远走,恐怕也要不知道多长时间才知道自己丢了东西。

    而钱亮和胡浩也真是倒霉,两个人但凡重要的东西,甚至包括财物都不分家,虽然各自混各自的,目的是带着两帮势力各自发展,合起来力量更大,但实际上两个人的财务是共同的,就连会计都是同一个人,结果这一次恰好被梁辰的人兜了一个底朝天,他们就算是想抱着侥幸心理隐瞒都隐瞒不了了。

    屋子里电脑、打印机,包括财务章什么都有,想做什么太轻松了,完全就可以在这里完全所有的交易。至于一些房本什么的东西,更好弄,派两个人去家里一取就得了,再加上民事合同,盖上章,摁上手印,一切轻松搞定。

    半个小时后,打土豪行动结束。

    胡浩和钱亮满头大汗,身体如筛糠似地抖个不停,他们现在已经一无所有,穷光蛋一个了,所有名下财产包括储蓄卡和存折都已经易手,转移到了朝阳安保公司的名下去了。

    不打土豪不知道,一打吓一跳。

    这两个人居然拥有了二十几套房产,有十几套在市中心,剩下的都在大学城这边,都是地角极好的门市房,小的也有上百平,大的超过三百平,仅仅是这些房产,就已经最少三千万起。

    而帐面现金就有五百多万,简直富得流油冒水,难怪能养得起那么多的人。

    钱亮的保险柜也被打开了,里面一叠叠的红票子,是最近两个月的收入,还没来得及存入银行呢,先在他这里搁着,至少也有一百万左右,也都被郑国栋他们收走了,装在了一个大袋子里。

    钱亮和胡浩面若死灰,一言不发地被强行摁着跪在那里,说不出的屈辱,也说不出的绝望。没了,一切全都没了,从现在开始,他们不再是大学城的大哥,不再是富甲一方的流氓头子,不再是出门前呼后拥的人见人恨的狠角色,而只是一条流氓狗,甚至连街上的流浪狗都不如。

    “呵呵,难得两位老板如此慷慨大方,既然如此,虽然你们伤了我的兄弟,我也不好太下手绝情。道上话讲,做人留一线,凡事好相见,这一百多万,就留给你们做养老金吧,你们现在已经身无分文,我们也不想太过压榨,好,你们走吧。”梁辰呵呵一笑,挥手说道。

    两个人登时惊喜交加,没想到梁辰居然这样大方,没有废掉他们之后再让他们走,相比于道上动辄不是我亡便是你死的血腥规矩来说,简直是太仁慈了。

    要知道,在道上混,如果斩草不除根,必留大后患。

    两个人心头大喜,刚要站起来道谢跑路,却猛然间听见梁辰身后阴沉沉地一笑,随后,吴泽已经走过来,“辰哥,我不同意就这样放他们走。”

    两个人心底下登时就一沉,抬头一看,吴泽正死死地盯着他们,眼神里的怒火就如同地狱里燃烧的火焰。他跟李吉是一个寝室的室友,平时关系最好,现在李吉险些挂了,左肩膀还不知道会不会废掉,他当然不肯善罢休。其实,何止是他,在场所有人今天险些栽了一个天大的跟头,这对于心高气傲的朝阳人来说,如果就这么放他们走,那可真是便宜他们了。

    “嗯?小泽,你的意思是?”梁辰转头问道,不过两个人交目之间,却是一切尽在不言中,自不必说了。

    “辰哥,放他们走可以,给他们这一百多万养老也可以。不过,这钱,只能有一个人拿走,剩下的一个,依旧要为我们兄弟的伤残,尤其是为吉子还有山子的重伤买单。我也不做过份的要求,按照道儿上的规矩,只能走一个,剩下的那个,留下右手就可以了。另外一个,可以拿钱走人,我们朝阳人向来说话算数,只要这样做了,就绝对不会再动那个走出去的人一根手指头。看你们如此兄弟情深,呵呵,应该是抢着来留下这只右手吧?”吴泽盯着两个人,阴沉沉地一笑,那笑容却让胡浩和钱亮周身发寒起来。

    “你,你这分明就是挑拨离间,相让我们互相残杀!”胡浩脑子倒还算比较清楚,一下跳起来道,却被旁边的人生生地摁着脑袋压了下去。

    旁边的钱亮却不说话,一对三角眼睛眯了眯,神色有些阴森起来。

    马滔满身杀气地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一个血迹斑斑的大麻袋,将袋子口打开,登时,刺鼻的血腥味儿冲天而起,一大堆鲜血淋淋的手指头便露了出来,整个场面血腥无比,两个人饶是见惯了江湖,也忍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想吐。

    “吗的,让你们留下一只右手算是便宜你们了。谁敢不照做,我把你们剁成人棍让你们今天只能拿脑袋走路。”马滔声声怒吼,震得棚顶的吊灯都摇晃了起来。

    “两位老板,看起来就算我想饶了你们,我的兄弟们也有些不愿意,众怒难平啊,这我就没有办法了。”梁辰摇头叹了口气,已经走了出去。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马滔当啷一声已经扔下了一柄刀子,随后,一群人已经走出了会议室,甚至还有“好心人”将会议室的门帮他们关上了。

    屋子里静了下来,只留下了钱亮和胡浩两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