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谁是援兵
    :

    梁辰喝声刚毕,马滔已经提着脖领子抓起了身畔的一个小流氓,手中持着的一柄短刀在他左手上“刷”地一下便已经划了过去。血光迸溅,一根小指已经掉进了雪堆之中。

    “啊……”惊天动地的惨嚎声响了起来,那个小混子抱着手嚎叫不停。

    “滚!”马滔一脚踢在他的后腰上,那个小混子连滚带爬地跑掉了,从此以后,他发誓再也不混江湖了,这个江湖,太血腥、太可怕了。

    一百个兄弟齐齐动手,每个负责两到三个,“刷刷刷刷”,寒凉的刀锋不停地闪过,鲜血漫空飞舞,惨嚎声声不停,虽然血腥无比,但是痛快淋漓,大快人心。

    其实一根小指对于人的身体来说,还达不到太重要的程度,法律上也纳入不了重伤害的范畴,顶多算个轻微伤残,可是这种残酷的场面的震撼力,让这些混子们终于集体崩溃了。当然,这种崩溃并不是想要逃跑或是怎样,事实上,如果他们敢动一下,迎接他们的必定是再斩两根小指的惨烈报复。这种崩溃完完全全是意识与心理上的,从这一刻,在他们心中,师大一条龙,就是阎王与魔鬼的化身,就是杀伐与冷血的象征,就算有人给他们一千万,一个亿,他们也不敢再跟这个梁辰和他属下的兄弟做对了,否则,迎接他们的必定是惨烈无比的报复和打击。

    而梁辰,就是要这种效果。他要在从体魄到心灵,彻底击溃这群混子,从根本上拔起那些大混子的根来,让他们根本再无兵可用,无将可使,如果他们仅仅是一群光杆司令,就算有再大的能耐恐怕也翻不出大天去了。

    三分钟,干脆利落,全部掂定,地下一片鲜血和手指头,有的手指神经还未死,甚至还在地上一抽一抽的,看得人直想呕吐。

    至于那些小流氓混子,都已经驱逐走了,远处依旧有低低的压抑的痛呼声轻轻传来,飘荡在这雪夜长街之上。

    这注定是一个流血的夜。

    可惜的是,赵光早已经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被手下人护送到哪里去了。不过这不着急,只要他还活着,还在j省,朝阳人就有信心把他抓出来。

    “辰哥,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直接去端了那几个王八蛋的老窝?”马滔持着柄短刀,杀气腾腾地走了过来,一腔怒意还未尽泄。

    “要,当然要,收拾起地下的手指头,上车。既然他们已经开战,那我们就奉陪到底。”梁辰冷冷地一笑,一挥手道。

    “都上车,出发!”马滔一挥手道。

    “辰哥,要不要先带人回去武馆那边看看?我怕胡浩他们出什么妖蛾子,再来个釜底抽薪什么的,铁子他们恐怕就会有危险了。”高羽皱着眉头低声地梁辰耳畔道,他有些担忧。李铁那边留守的人数实在太少了,如果真出了什么麻烦,那就危险了。

    “不必担心,会有人去救他们的。”梁辰淡淡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已经转身上了车。

    “会有人去救他们?会是谁?”高羽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头,略有些不解。

    朝阳武馆,就在一群狂疯狂肆虐,在武馆内部打砸并且将李铁一群人围困在中间大打出手之际,眼看着武馆即将毁于一旦,李铁几个人满身浴血,即将全都被废在当场的时候,突然间就听见外面响起了一声尖咤,“王八蛋们,小心姑奶奶的刀不长眼!”随着尖咤声,便看见外面的茫茫白雪之中,一团火红的身影已经扑了进来。

    那团红真像团烧着的火焰,扑到哪里哪里便有人惨嚎倒下。火焰之中,舞起了两团白茫茫的刀影,激电怒射,刀声呼啸,寒彻人心,夜战八方,无论谁挡在身前,就是一个结局,倒下,勿庸置疑地倒下。

    转眼之间,这团火红的影子手持着两把长刀,已经如风似电地杀进了人群之中,就像一条劈波斩浪的快艇,无人可挡,无人能挡,人群纷纷惊恐地后退,让出了一条空白的胡同,她终于闯到了最核心处,让正浴血而战的几个人压力骤然一轻。

    “琳姐?”另外一个人惊喜交加地叫道。

    “别废话,快走,上楼去,堵住楼梯口,静待后援。”王琳琳怒喝了一声,负起了战场临时指挥的角色。

    “好!”十个兄弟齐声应道,扶起了李铁转身便向前楼上冲了过去。

    而王琳琳就手持着双刀挡在了楼下,用刀一指那些刚刚被打懵了,此刻正回过神来正咬牙切齿重新围拢过来的流氓混子们,“谁敢越过这道线,就别怪姑奶奶的刀不长眼!”她一刀斜指,一刀垂地,狠命一拉,木屑纷飞中,在地板划出了一道长线来。

    “臭女人,把她抓住,轮她的大米!”人群中传来了一个粗野无比的吼声,王琳琳柳眉一竖,居然就一步跨了出去,双刀纷舞,面前的人实在怕了她的刀,忙不迭地闪避,露出了一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汉子。

    王琳琳已经风一般地杀进了人群之中,直杀到他的面前,“兔崽子,姑奶奶我废了你!”王琳琳两刀风一般地抡动,“擦擦擦擦擦”几声轻响,那个汉子甚至连手中的棒球棍都没有抡起,就已经被王琳琳在身上连续砍了十几刀,那刀简直太快了,根本挡也挡不住,防也不防了,刀刀入肉,刀刀见血,刀刀凶悍,却偏偏都砍在肉厚的地方,让他伤重却不致死,身残却不丧命。

    “给你个教训,让永远闭上你的臭嘴!”王琳琳最后一刀居直接用刀尖生生地挑在他的嘴唇上,从下唇直挑到上唇,生生地将他的两片嘴唇分开了四片,而后又再持着双刀退回了楼前,一个人,两把刀,就死死地守在那里,守在线后,威势滔然,凛然天铸,女英雌笑问天下英雄,谁敢越过这道三八线?

    那些小流氓们惊恐地叫着,扶着那满身是伤的粗壮汉子,乱糟糟地再次后退了半步,却是谁也不敢上前了。

    百多号人,就居然就被这一个人,两把刀生生地迫住,那气势,那威风,那劲头,让楼上的兄弟们看得热血奔涌,“琳姐,好样的!”一群小子拼命地楼上狂吼鼓劲,脸孔涨得通红,就算因为鼓掌而让身上的伤口迸裂了,也丝毫不知。

    不过,对方终究是人多势众,就算王琳琳再能打,一身是铁能捻几颗铁?况且,她还是个女子,气力终究有限,那些混子也不是吓大的,短暂的后退之后,人人都因为被一个女人逼退而羞愧,况且,眼看着大好的局面就这样被一个女人翻盘,他们更不可能心甘。

    “干掉她,一个女人,又能支撑多长时间?干掉她,我们就赢了,大学城就是我们的了。谁能第一个把她打趴下,浩哥有重赏。”几个声音在人群中此伏彼起地狂吼着,继续煽动着那些流氓。流氓们再次鼓起了勇气,发出了一声喊来,再次向前涌去。

    王琳琳刚才不过就是凭着一腔血气之勇冲了过来,一股激劲过后,毕竟是女孩子,体质天生就弱,早已经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了,就算再厉害也架不住这么多人,况且还要随时提防那些混子阴险地投掷过来的菜刀、短刀、棍棒等杂物,一时间倒也应接不暇,只能挥舞着双刀步步后退,只一会儿的功夫,便已经受了几处飞掷过来的刀伤,血流如注,给她那身火热的羽绒服上平添了几处更凄美的颜色。

    “琳姐,快上来!”身后的兄弟增援着,同时在她身后狂吼,王琳琳再次挥出了两刀,已经精疲力竭,抽身便要往楼上跑,却被后面的人一棍抡在了脚踝上,登时便倒在楼梯上。随后,那群混子疯狂地便沿着楼梯涌了上来,刀枪棍棒齐举,一齐向着她身上招呼,就算不被打死,恐怕也要身负重伤了。一群混子已经杀红了眼,现在又哪里讲什么怜不怜香惜不惜玉的,砍死她,冲上去,拿到奖金才是真格的。

    “琳姐……”楼上的兄弟们目眦欲裂,疯狂地往楼下抢,可这个时候,哪里还来得及了?眼看挥命挥舞着双刀抵抗却已经于事无补的王琳琳即将被乱刀砍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外面响起了凄厉无比的警笛声,随后,剧烈的刹车声同时响起,一票实枪荷弹的警察已经冲了进来,“砰!”清脆的枪声响了起来,“我们是大学城派出所的警员,都不许动,扔下武器,双手抱头,蹲在那里,谁敢再动打死谁!”

    一把粗豪的嗓子狂吼道,随后,唐科和何春林的身影已经闪了出来,每人手里每人持着一把七七手枪,正指向了那群混子。

    所有人都怔住了,尤其是些流氓混子们,简直要抓狂了,这些警察,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就要在他们即将打下朝阳武馆的这一刻来了?哪怕是他们再晚来五分钟,朝阳大本营也要被攻下来了,那个小娘皮也要被乱刀砍废了。可惜,最后一刻,终究是功亏一篑了。他们站在那里,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终于无奈地扔下了武器,抱头投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