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意想不到的情况
    :

    “不可。”梁辰手疾眼快,一把便抓住了那把甩棍的棍把,轻轻一挑一抽,徐大胆只觉得掌心一热,早已经控制不住那把菜刀,“嗖”的一声,那菜刀已经飞上了天空,在天空中打了个旋儿,落了下来,被梁辰一把抓住,刀刃冲着自己,双手递还了过去。

    “东哥,情我们领了,刚才我的兄弟也对东哥多有不敬,该赔罪的是我,我没有教好他们。至于你还这一刀,大可不必,否则就是看不起我梁辰。贵刀,还请收回去吧,今后我们是朋友,在大学城,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事唤一声,义不容辞,别无二话。”梁辰将刀双手递还,微笑说道。

    “好,梁辰,辰哥,我记住你了。”徐大胆睁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了梁辰好半天,接过了菜刀,二话不说,转身便走。

    只不过,身影即将没入街角的黑暗处,依稀能够听得到他的喃喃自语声,“师大一条龙,好一个师大一条龙,今日龙潜于渊,他明必腾飞四野!”

    “呵呵,这个徐大胆,真像个古代的侠客,颇有那种无畏无惧的英雄范儿。”此刻,高羽已经走了过来,站在梁辰身畔望着已经远去的徐大胆呵呵一笑,笑声中充满了钦佩。

    “我看就是个疯子,骂我师傅的帐还没找他算呢。”张达还有些忿忿不平。

    梁辰转头望了他一眼,笑了笑,温言道,“小达,像这样具有浪漫主义英雄情怀的江湖老混子,已经不多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才是华夏江湖道精神领域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活着的财富,这种混江湖的意境,是你们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的,也最值得包括我在内,任何人的尊敬。以后,你们见到徐大胆都要尊敬些,切不可有半点怠慢,他有什么事情,不管有没有跟我们说话吱声,必须要替他做好,听到了没有?”梁辰说到最后一句,略提高了些音量。

    “是,师傅,辰哥……”一票人肃容喊道,梁辰的话就是他们的金科玉律,他说到,他们就必须要做到。

    正在这时,高羽的电话突然间响了起来,“是滔子。”高羽看了一眼道,已经接通了电话,“羽哥,他吗的我们被人埋伏偷袭了,好在没什么大损伤,有两个兄弟受了轻伤,不算太重,不过有一个伤了腿,谁开车来支援我们一下,我们正在锦绣街街角这边,那群埋伏的孙子有七八十人,不过已经被我们打退了,穿出了包围圈儿。另外,我估计吉子还有小泽他们也有遇袭的危险,你们马上派人接应他们一下。草他吗的,肯定是周宇扬还有赵光他们那群人干的,等我具体查出来他们是谁的,必灭了他们这群王八蛋!”马滔气急败坏地大骂道,略有些嘶哑,不过依旧中气十足,显然并没有受什么伤。

    “好,你稍等。”高羽挂了电话,回身向张岩道,“岩子,你现在有没有事?”

    “我好着呢,没事儿,我马上去接应。”张岩将胸脯拍得砰砰响,他脸上的伤根本没什么事,就是多了两道伤口看上去有些吓人罢了,好了之后最多落下点浅浅的疤痕。

    “你带十个人,开车去接应滔子他们,先把伤者拉回来,然后兵分两路,剩下的人跟滔子一起,去支持吉子还有小泽。”高羽部署道。

    “好,没问题。”张岩立马上叫人开上了三辆车子,带了十个人就走。

    这些日子以来,十辆金杯面包车一直停在武馆周围,就是为了预防突发情况的发生。今天晚上的这几条街都比较近,马滔和吴泽嫌费事,还得停车,都是带着人直接走过去的,唯有李吉去的街比较远些,带了三辆车,挤了大概二十几个人去的。

    “没想到,那几个人倒真是干脆,今天晚上就动上了手。”高羽眯了眯眼,眼里泛起了一道寒芒,冷声道。

    “我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倒是杀伐果断。”梁辰脸色也沉重了下来,突然间心底下一种不祥的预兆袭了上来,眉头紧紧皱起,“马上给小泽还有吉子打电话,问他们在哪里,无论任务有没有完成,马上撤回来。”梁辰皱眉思索了一下,转头向高羽说道。

    “泽哥的电话接通了,说已经完事了,马上就要到家了。”张达极为乖巧,早已经把电话拨给了吴泽,吴泽简略地汇报了一下情况,便挂上了,并无大碍。

    “我正在给吉子打。”高羽拿着电话早已经给李吉拨了过去,可是打了半天,却没有回音,高羽捏着电话,脸色逐渐严峻起来。

    “继续打,同时也给张凯的机动支援组打电话,驰援吉子,他不接电话,必定有危险!其他人,留下十个人看家,让滔子和吴泽回来别动,铁子在这里带人看家,主持大局,剩下的,跟我走!”梁辰怒喝了一声,挥臂说道。

    “快快快,按照辰哥说的,行动!”高羽心如火焚,挥手怒喝道。

    还剩下五十人,刚才张岩带走了十人,再留下十人看家,剩下的三十人,在梁辰和高羽的带领下,已经上了车子,发动了车子子,机器轰鸣着,七辆车子已经疾冲了出去。

    车上,高羽已经给张凯打起了电话,刚才张凯回来后,便已经马不停蹄地赶去与自己的特别行动组会合了,只要他能带着人及时赶到,李吉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可是张凯的电话任是怎么打也不接,“小凯倒底干什么去了?不应该啊,怎么电话打不通了?”饶是以高羽的镇定,捏着电话,现在这一刻也禁不住额上渗出了涔涔的冷汗来。

    “给谷成山或是鲍尚民他们打。”梁辰眼睛眯了起来,里面透射出针刺般的光芒来,他预感到,今天晚上好像有大麻烦,甚至,是有生以来的遭遇到的最严重的挑战。如果说仅仅是这大学城的几方势力联手,他并不畏惧,但好像现在的情况并不止于此了。

    “我拨过去了。”张达坐在后面,早已经拨出了电话。

    “民哥,我小达,你们在哪里?”张达拨通了电话,紧急唤道。

    “我们正在待命,等凯哥。”谷成山沉稳有力的声音传来。他同样是江城体大武术系的,为人素来沉稳,功夫也以扎实稳重见长,不过外柔内刚,骨子里坚忍不拔,而且敢拼敢打,在那场跟张达的火拼中,还有灭了图江道的过程中,与张川、孙海波、陶玉柱、姚明远、鲍尚民几个人都有绝佳的表现,当初正是他们拼死护着高羽,甚至还替高羽挨了一棍,才赢得了时间。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也才占据了核心力量的秘密强训的十个名额之一,并且成为十人之中的小组长,无论是身手还是智慧,都是佼佼出群,堪得大任。一般张凯不在的时候,他就是这十人小组的组长,临时担负指挥小组的任务。

    “你们沿着吉哥他们去的道路,火速增援他们,吉哥他们已经遇到了危险。师傅还有羽哥我们正一起赶过去,你千万要把吉哥他们救出来。”张达急急地在电话中说道。

    “收到。告诉辰哥羽哥,不要着急,我们必定完成任务。”谷成山依旧语气沉定地回答道,不过话里行间有着不容人置疑的澎湃激情与热血。

    “好,对了,凯哥跟你们在一起么?”张达再次问道。

    “他还没有回来,救人要紧,我们暂时不等他了。”谷成山在电话里说道,同时摩托车发动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好,那你们去吧,千万注意安全。”张达看了梁辰几个人一眼,他刚才已经把电话放在了免提状态上,相信几位大佬都能听得到。梁辰点了点头,示意没什么话了,他已经做得很好,张达放下了电话。

    “小凯这是怎么回事,电话一直打不通,难道他会出什么事?不可能啊,我们这群人,除了辰哥你之外,小凯的身手最好,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可他怎么就是不接电话呢?倒底是怎么回事?”高羽这边替李吉担心,那边替张凯担心,一颗心分做两半,他现在有一种无力感。这些兄弟,可全都是至亲骨肉,无论哪一个有事,他都无法承受。

    “不必再打了,如果没猜错,我知道他现在应该在哪里。”梁辰靠在了座椅上,神色居然平静了下来,只是微眯起的眼神中,已经酝酿起了风雪来临前的狂暴阴云。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当梁辰越是平静的时候,越是极限愤怒的时候。

    “他在哪里?”高羽急切地问道。

    梁辰并不说话,只是缓缓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调出了张凯的号码,拨了出去。

    这一次,响了没几声之后,电话神奇般地打通了,不过那边寂寂无声,好像只是在等着这边开口说话。

    “我是梁辰。”梁辰对着电话,神色肃冷地说道,腮畔的肌肉却各自凸起了一块,显示着他现在心情绝不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