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还你一刀
    :

    “手下留情!”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间响起了一个声音,声到人到,随后,“当”的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响了起来,徐大胆只觉得手一麻,都有些握不住那把菜刀了。下意识地低头定睛一看,登时便怔在了那里,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只见梁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手里正握着原本属于张凯的那根甩棍,纯锰钢打造的甩棍如铁钎子一般的尖锐头刺部已经将那柄菜刀彻底刺穿,穿透出去足足有大半截,菜刀就挂在甩棍之上,被梁辰徐徐抬起在空中。

    张凯已经挣了出来,正满眼狞猛地想要再次扑上去,却被梁辰伸手一挡,拦在了一旁。

    “徐劲东,东哥,是吧?我就是梁辰,见到东哥很荣幸。”梁辰微微一笑,缓缓松开了甩棍的把手,那甩棍的棍柄还在微微地颤动不休。

    “好大的力量,好快的速度,你是个高手。”徐劲东也不回应梁辰的话,只是怔怔地望着那根甩棍,喃喃自语道。

    “简直就是个疯子。”张岩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忿忿不平地道。

    “你们都退下吧。”梁辰挥了挥手,一群兄弟见辰哥已经亲自出手了,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在他们心中,梁辰就是不败的战神,哪能轮到他们担心?接下来就等着看徐大胆是怎么被辰哥收拾的就是了。

    “你练过功夫?”徐大胆豁地一抬头,眼中露出了钦佩的神色,扔掉了那把破菜刀,神色肃穆地问道。

    “练过一些,不成气候。”梁辰并没有介意徐大胆的这种鲁莽直接,相反倒是很欣赏他的这副直脾气,呵呵一笑,拱拱手道。

    “既然同样是个习武之人,并且还在江湖之中,你怎么就如此不讲江湖道义?咄咄逼人,强行买卖,低价收房,还要将大学城这边道上的兄弟全都赶走,不给他们半点活路?梁辰,亏你还是一个念了大学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还习过武,怎么行事如此嚣张跋扈,不讲道理?须知,多行不义必自毙,凡事嚣张过头,最后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徐大胆怒哼了一声,并没有半点转弯抹角,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不过语气里俨然以江湖老前辈自居,一副训斥的口吻。但这种训斥却颇带有一些善意的侠义色彩,也应该算得上是一种善意的警告。其实他们这一辈的正统的社会老混子,还是颇有些江湖侠气的,真正混得有境界的,或许在势力上不一定多大多强,但在理念与操守上,都是一个“义”字当先。所谓的义,不仅仅是对兄弟仗义的那种狭隘层面的义,更包括广义上的那种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义字。或许,他们才是以前所说的那种真正的江湖人。只不过,这样真正有境界的混子,却是越来越少了。

    不过,这一番话倒是将他的来意表述得清清楚楚了,分明就是看梁辰驱逐那些江湖混混有些不顺眼了,来打抱不平了。

    “哦?东哥是来替那些地痞流氓出头来了?”梁辰挑了挑眉毛,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问道。

    “出头不敢当,我也没那份本事,只是看着老兄弟们被一个个地驱逐了,几十上百万的房子被十几万就收走了,实在看不下去,想来讨个公道。”徐大胆拱了拱手,算是拜山回礼,随后怒哼了一声道。

    “呵呵,讨个公道?我想问问东哥,倒底要讨个什么样的公道?”梁辰不愠不火地问道,向身后做了一个手势,张达立即回屋子里搬出了两张椅子来和一个小案几来,盒上放了茶盏。

    “先请坐,东哥,你今天来,无论是什么目的,冲着你刚才的这番话,就值得我梁辰尊敬,坐,我们雪中长谈。”梁辰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已经在漫天的风雪之中坐了下来。

    “够豪气,就算今天我死在这儿,也不怨你。”徐大胆愣了愣,盯着梁辰,眼中射出奇芒来,蓦然间向着梁辰竖了竖大拇指,道了个“好”字,随后便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

    “请喝过门茶。”梁辰将茶斟上,如端酒状敬了徐大胆一杯。

    “喝了!”徐大胆举杯就饮,而后用袖子一擦嘴巴,将茶盎往桌子上一端,“好,梁辰,你不错,虽然行事嚣张,但还能秉承江湖古礼,请我喝过门茶,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倒真是不多了。”徐大胆赞叹地说道,不过随后便是话风一转,“但无论如何,这个公道我也是必须要讨的,那些兄弟怎么就招你惹你了?你非要将他们连根拔起?这个道理今天必须要讲清楚,否则,我一定要向你讨个说法。”徐大胆盯着梁辰,冷声说道,语气逐渐寒凉了下来。

    “呵呵,这个当然是要讲清楚。江湖上,历来先理后兵,理是道理的理,兵是武力的兵。首先就说说我的道理。东哥,我并不是不讲理的人,相反,我很讲道理,要不然,我也不至于现在与你雪夜长谈。我且问你,江湖人最重的是什么?”梁辰笑了笑,蓦然间加重语气问道。

    “当然是一个义字。义字当先,勇字在后,义勇双全,才是真汉子。”徐大胆脖子一梗,大声说道。

    “好一个义字当先,那我倒要问一句,赵伟国横行霸道,欺压乡里,不但向街坊临居收保护费,而且还不允许有人在他的街上开熟食店,王宝柱一家三口凭本事吃饭,招他了还是惹他了?他为什么要让人两次三番砸他的店,还把王宝柱打住了院,甚至连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为什么?难道这就是义字当先?东哥,别告诉我这件事情你不知道!”梁辰蓦然间语气森然,喝了一声道。

    “这……”徐大胆脸一红,有些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我再问你,周正开了一家旅馆,容留小姐招嫖倒也罢了,不干我事,可他却对普通的学生玩起了仙人跳,用告诉学校的方式威胁他们诈钱,难道这也代表着义?”梁辰声声喝问,让徐大胆逐渐低下了头去,面红耳赤,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事实上,这些事情他当然清楚,可是梁辰的行事确实有些太霸道了,直接驱逐,行事手段太过凌厉,让他这个老江湖心底下有些不舒服,这是实话。

    “我再再问你,章彦良玩毒设套,让多少大好青年坠身毒网,无法自拔,毁了一片光明的前程,罪大恶极,罪该万死,难道这也是义?江湖人可以黄,可以赌,但毒这东西,能沾吗?可沾吗?更何况是用这东西来坑人害人,牟取暴利,是不是该杀?该剐?我驱逐他算是便宜他,如果警察揪出了他,他就算吃一百颗铁花生恐怕也赎不回他自己的罪孽!难道不是这样吗?”梁辰一口气说道,徐大胆脸不红了,但头却更低了,几乎要埋在桌子下面,梁辰不提也还罢了,一提起这些让人不耻的同行来,他只觉得这张脸皮都丢尽了,今天来这里,纯粹是自取其辱。

    “东哥,我知道你侠肝义胆,所以我敬重你,就算你伤了我的兄弟,也是他出言不逊在先,我并没有倚仗人多势众或是怎样来逼迫你。东哥,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朝阳人做事,从来不会无理出手,从来不会伤及无辜,我们做事自我们做事的原则、方式和手段,总之一句话,或许我们代替不了社会的法律,代表不了真正的公平和正义,但我们也绝对不会做一群恶人,做那些恶事,相反,见到了不平事,我们依旧要管,而且还要管到底。虽然我们担负不起替天行道的职责和使命,但我们做事,由本心、听天命、尽人事,至于其他的是是非非,由人说去,我自冷眼狷行,仅此而已!”梁辰说到这里,一腔义气热血,勃然而发,“啪”地就是一拍桌子,上好的红木桌子“轰”的一声登时四分五裂,杯盏掉了一地,滋啦啦的热茶水将地面上的雪融成了一滩的水。

    “冷眼狷行,冷眼狷行,管他世界如何说,管他生前死后名!”身后的一群兄弟同样热血激荡,举起了拳头向着天空发出了声声怒吼,响彻在整个大学城的上空,仿佛是誓言,更像是发生灵魂底处的对生命存在意义的拷问与呐喊。

    “好汉子,真是好汉子,我徐劲东服了。啥也不说,今天我错了,辰哥,我给你赔罪!”徐劲东满脸通红,却是被梁辰的话勾起了一腔热血,豁地一下站了起来,向梁辰一拱手,真心诚意地低下了头去,手举起头顶道。

    “赔罪倒也不必,我知道你东哥是条汉子,所以这也是我们一直未动你的理由。今天把话说开了,既是说给你听,也是说给那些应该听的人去听,算是敲山震虎,刚才多有得罪之处,也希望东哥谅解。”梁辰扶起了他,一腔义勇之气缓缓在腔子内平息下去。

    “好,辰哥,多余话不再说了,没意思。我今天伤了你的兄弟,是我的不对。我再次给你赔个罪!那位兄弟,你看好了,我徐劲东绝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现在,我把伤你的一切,还你!”徐大胆热血冲顶,脚一挑,连着甩棍的豁齿菜刀已经挑飞了起来,被他一把抓在手中,毫不犹豫地照着自己的脸便是一刀,恶狠狠的,半点不留情,就像那张不似他的一样。

    这绝对是个讲义气的老江湖混子,欠下的债,一定要还,否则心口发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