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楼兰一梦
    :

    这一刻,他仿佛穿越了,穿越到了几千年前的楼兰古国,在金壁辉煌的王宫之中,欣赏着那倾世的舞蹈。在一片漫漫黄沙的孤城之中,开启着一场不真实的梦幻之旅。

    音乐开始劲爆了起来,突然间便有另外一个体态更加妖娆火爆的女子加进了这个舞蹈团队之中,同样三点打扮,却是一身火红,甚至连银铃环佩也是火红色的,红纱半掩,带着那些女子陡然间加速舞蹈,肢体间大开大阖,给人以一种野性而疯狂的视觉冲击力,狠狠地摇撼着男人的心。

    舞到极致处,那些女子一下便将场中心处的那个红衣女子高高托起,两条长长的**大大地劈开,让人仿佛能透过那薄薄的衣物看到什么,却又偏偏在这暗红的灯光下什么都看不到。

    就这样托举着,一群女子已经嘻嘻笑着来到了梁辰的身畔,将那个女子轻放在了梁辰的面前,那个女子盘起了两条细长的腿,轻歪着头,像一只温顺的波斯猫般用会说话的眼睛望着梁辰,缓缓地向他伸出了手去,纤细修长的五指如五根春葱,像要抓住人的心,给人以无边的遐想。

    而其他的那些女子,则一个个围在了梁辰的身畔,轻笑着,如一条条蛇,蜿蜒进他的怀里,他的心底。有人摘了一颗葡萄喂进了他的嘴里,还有人轻轻去解他的衣襟,柔滑的小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身体。

    “万古孤宵心悱然,何时与君共缠绵?只愿倾情黄沙里,此生一梦是楼兰。辰哥,我、要、你……”那个红衣女子轻轻喘息着,已经爬过了矮几,跪在了梁辰的面前,双手搂住了他的脖颈,烈焰般的红唇即将吻上他的面颊。

    而对面的电视墙上,将一切都清晰地播放在梁辰的面前,让人更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是的,这一刻,自己仿佛成了帝王,成了所有宫廷剧的男主角,在这一刻,他掌控一切,主宰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属于他。只要他愿意,无论想干什么,想怎么干,都可以。

    纸醉金迷的一切,醉生梦死的人生。

    这所有的一切奢华而糜烂,可谁又能说,极致的糜烂不是最快意最放纵的享受呢?

    只要是个男人,便永远都无法拒绝这种环境、这种氛围、这些美丽而妖娆的女子。

    可惜,梁辰是个男人没错,却是一个坚若磐石的男人。

    就在这一刻,梁辰突然间长身而起,如树藤般挂在他身上的那些女子尽数跌落在地毯上,随后,梁辰“啪啪啪”连打三个响指,整个屋子里重新光明大放,所有暧昧的一切尽展在明亮如白昼的灯光之下。

    “啊……”一群女子倒是猝不及防,被灯晃得有些睁不开眼,用手半挡着灯光,跌坐在地上,有些惊诧地望着梁辰。似乎她们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辰哥,你……”赵妍也轻声惊叫了一声,此刻,她就是那个红衣舞娘,正跪坐在矮几上,以一个勾诱无比的姿式,抬头望着梁辰,周围一堆雪弯玉股,更让人心火上浮。

    梁辰的心火却似乎并没有那么盛,只是叼起根烟来,靠在那面电视墙旁,点火打着,深吸了一口,“赵老板,你的节目真不错,让人赏心悦目。可惜,我是个粗人,不懂风情,也不懂这么高雅的艺术,所以,你表错情了。现在有什么话,我们还是开城布公地好好谈一谈吧,别再弄这些花巧的东西了,我对这个,并不怎么感兴趣。”梁辰喷出了一口烟雾,望着赵妍笑了笑道。

    “你……辰哥,其实,人生该快意放纵的时候就要放纵,老是那样苦苦压抑自己,会出毛病的。来嘛,我们都需要你,别这样拒绝我们好吗?我们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真实的享受,什么才是属于一个男人最真实的快乐,在这里,你就是我们的王,你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赵妍与一群女子依偎在一起,一堆的粉弯雪肌,莺莺燕燕,个个都是那样风情入骨,媚惑无限,让人无法拒绝,不能拒绝。

    可惜,梁辰却像是没看见一样,只是笑了笑,“赵老板,我想得到的,可不仅仅是这些,如果你把我想像成这样的人,未免有些太小瞧了我吧?”

    赵妍愣了愣,咬了咬牙,随后站了起来,左右一挥手,那些妖娆的女孩子退了下去,银铃响声中,走上了楼去。

    “这就对了,天冷,穿上你的衣服吧。没想到,赵老板,你脱衣服的速度还挺快的。”梁辰语带讥讽地将门口挂着的那件羽绒服扔了过去,赵妍默默穿上,不过再抬头望向梁辰时,眼睛里居然已经蓄满了泪水。

    “我从来没有当过任何男人的面儿脱过衣服,今天为了你有生以来破了第一回例,可惜,你却是个不解风情的糊涂蛋。”赵妍披着衣服抱膝坐在那里,哀怨幽怜地望着梁辰,楚楚可怜。

    不过梁辰要是信她那可真见鬼了,这女人机智百变,心机深沉,狡诈无比,就从她能在这个小小的世外村子里建了这么一个红粉安乐窝就能看得出来,绝对的大气魄大手笔,她这样的人,恐怕十句话里有九句半是假的,还有半句要划上一个问号,谁要信了她恐怕谁就离死不远了。

    “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声荣幸呢?呵呵,好了,赵老板,别玩儿了,没意思。其实你说得没错,这种风情我真的无法得解。现在,赵老板,我们谈谈正事吧,我很好奇,你为什么突发奇想请我到这个红粉艳窟中来呢?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能够来这里的人,恐怕个个都不是普通人吧?”梁辰走到了赵妍身前,搬过了一张矮几坐下来,两腿交叠在一起,直高着她问道。

    “我为什么请你来,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梁辰,我实在没想到,你真是好大的能量,居然能搬得动三位大人物来请我离开这里,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帮你?难道你真的认识他们?”赵妍抱着膝头,望向了梁辰,刚才的幽怜哀怨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精明的女英雌风范。只是她锐利可看穿人心的眼神中,却潜藏着说不出的疑惑来,大概是有很多问题想不通。

    “呵呵,很抱歉,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不过,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如果你想靠这种女色拉拢我,让我坠入你的红粉艳窟之中无法自拔,你打错算盘了。想控制我的办法有很多,但很遗憾,这种办法好像行不通。”梁辰不置可否地一笑,淡淡扫了赵妍一眼道。

    “我看得出来,连我亲自上阵都没办法俘获你的心,真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办法能控制住你。”赵妍叹息了一声道,对于梁辰,她现在真的有些无计可施了。

    事实上,她从梁辰的武馆里出来的时候,连续接到了三个紧急电话,都是她倚仗的后台大人物,居然都是要求她不要跟梁辰做对,退出大学城去。这也让赵妍狂吃一惊,没想到这个梁辰居然这么厉害,有这许多人给他撑腰。不过,她当然不甘心就此退出大学城,其实一家产业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她暗地里的产业多的是,但如果就此退出大学城,她以后在道上还怎么混?况且,大学城这边的产业对她来说,是一个沟通某种渠道的平台和基地,她也不可能就这样轻易地放弃这块基业了。

    所以才想将梁辰拖下水来,让他食髓知味,借此控制梁辰,却没想到,这个梁辰好生厉害,男人所向往憧憬的一切,他居然眼皮都不眨一下就挡过去了,根本没有当做一回事,这种如磐石般坚定的心境简直太可怕了,这样没有**的人,倒底是从哪个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实在让赵妍百思不得其解。

    “怎样控制我,不劳你操心,况且,就算我告诉了你你也同样做不到。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如果你非要继续尝试一下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撞到南墙之后的头破血流。”梁辰突然间强势起来,语气冰冷,眼神锋锐起来,如两柄利剑,一下便望进了赵妍的心底处去,让她突然间像是感觉到面对着一座突兀拔地千尺的高峰,高峰无法攀越,并且峰上千年积雪,万古冰寒。

    “辰哥,你就不能温柔些吗?好歹我也是个女人哎。”赵妍如一个小女孩儿般瘪了瘪嘴,好像吓到了的样子。

    “在我面前,只要是对手,就无论男女。赵老板,现在可以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了吧?你要不要退出大学城?”梁辰根本不理,只是语气森冷地问道,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笼罩住了赵妍的心,让她这一刻居然有些喘不上气来。

    “可以,给我一枝烟吗?”赵妍轻轻地喘息着,向梁辰伸出手去,向他要烟,不过手却略有些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