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纸醉金迷
    :

    “用你管?”张凯冷哼道。

    “怎么不用我管?我不是咱们这个集体的人哪?今天我就管了,你走哪儿我跟到哪儿。”王琳琳跟在他身后一个劲地嚷嚷,两个逐渐去得远了。

    “这对欢喜冤家。”梁辰摇了摇头,有些好笑,不过心底却有一丝说不出的温情,抬头一看,一群兄弟也挤眉弄眼的向着两个人的背景出怪胎,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不过心底下却开始琢磨,以后应该也应该在这个集体里多注重提拔一些“女干部”了,毕竟,女人的细心与耐力可不是男人比得了的,这件事情倒是应该从长计议了。

    信步沿着街路往回走去,刚刚转过了街角,一辆宝马七系开了过来,就停在他的身边,车窗摇下,露出了赵妍风情万种的脸庞。

    “辰哥,上车,我们聊聊好不好?”赵妍望着梁辰媚媚地一笑道。

    “呵呵,好。”梁辰笑了笑,绕到副驾驶位置上去,伸手拉开了车门,坐了上去。

    车子里很宽敞,虽然这款车子素来有着爆发户及其他种种恶名,但丝毫不影响华夏的富人们对它的青睐,没办法,这车子确实很张扬、很奢华,给人一种大气感,坐上去很舒服,很能满足某些人不可外宣的心理。

    “辰哥真是好胆魄,不怕我把你拉到什么地方对你图谋不轨?”赵妍一推档位,车子轻巧地滑了出来,沿着街角一路向前轻快地跑去,略略转头向梁辰媚媚一笑道,眼角眉梢里净是挡不住的风情与诱惑。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就算你对图谋不轨,好像最后吃亏的也不一定是我,所以,又有什么好怕的呢?”梁辰挑挑浓重的眉毛,同样转过头去针锋相对地道。

    “讨厌啦,辰哥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居然还要来占我一个女人的便宜,真是讨厌死了。”赵妍嗲嗲地道,成熟而有风韵的女人撒起娇来,那还真不是一般的盖,让人心底下砰砰而动。

    当然,梁辰的心动与不动,那就不得而知了。

    “呵呵,赵老板的话很有歧义,而且赵老板是那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自有着让无数人拜倒在石榴裙下的魅力,所以,难免会让人在领会赵老板这句话的意图上有些偏差了。相信我,这并不是出于本心。”梁辰微微一笑,侧脸望着赵妍,话里有话地道。

    赵妍的脸色登时再度变了,变得很难看。豁地一下转过头去,脸上阴晴不定,半晌,才咬了咬牙道,“辰哥,我在你眼里就是如此的不堪?就是如此一个人尽可夫的浪货?”一瞬间,她的眼中居然有涟涟的泪水涌了起来,看上去那样的楚楚可怜。

    “呵,赵老板,你误会了,其实我只是想赞美你魅力无穷罢了。”梁辰并不为所动,只是靠在车座上,语气淡淡地道,像是慰解,更像是敷衍。

    “是么?这样的赞美,我赵妍可真的担不起呢。”赵妍冷笑着,使劲一轰油门,车子刹那间如箭一般飞射了出去,直直地沿着一条水泥小路向前飞驰。

    梁辰不再说话,只是靠在车座上,微闭起了眼睛,假寐起来。不一会儿,居然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来,好像睡着了。

    赵妍侧过脸去望着他,轻轻咬了咬红唇,继续向前开。

    小路一直向前,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车子一阵颠簸,开始下道,上了一条石子路。这个时候,已经下午四点钟了,东北冬天里的天黑得特别早,现在这个时间就已经一片漆黑了。

    赵妍打了车灯,雪亮的氖气灯照射向前方,车子依旧在不徐不陈地向前驶去。

    “你难道真的不问问我要带你到哪里去吗?”赵妍边开车边问道,她知道梁辰根本不可能能睡着,如果现在这个情况都能睡得着,那得多大的心?

    果然,梁辰闭目靠在那里,轻轻一笑说话了,“去哪里,赵老板知道就可以了。”

    赵妍很想说一句,“我送你去黄泉路好不好?”只不过,只是在心底想想而已,她并不敢真的就这样说出来。

    这个年轻人太沉稳太淡定了,甚至让她找不到半丝破绽,令她颇有些无可奈何。

    “就不信你是钢浇铁打的,没有半点弱点可循。”赵妍心底倒是起了好胜之心,轻哼了一声,再次沉默了下去。

    车子一路向前,在乡道上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拐进了一个小小的村子里。村子只有廖廖几户人家,星星点点地闪着灯,沿着村子里的路再向前,最后在一幢与这格格不入的两层小洋楼前方停了下来。

    远远地望过去,小洋楼占地面积极广,最少有两亩地大小,青砖红盖、飞檐斗顶,这座小楼倒是颇具气派。只不过,楼房四周都用将近三米的大围墙围了起来,让人看不清里面倒底是什么状况。

    车子在那扇黑漆漆的大铁门前方停了下来,鸣响了三声车笛,随后,里面响起了藏獒低沉的怒吼声,听上去让人头皮发麻。

    大门吱呀呀地响起,打开,露出了一个光头汉子,警惕地向外望着。后面还跟着一个人,牵着一头足有一百公斤重的巨大藏獒。

    “是老板。”那个光头汉子一见是赵妍的车子,终于松了口气,赶紧颠儿颠儿地将门彻底打开,车子轰鸣中驶了进去。

    这一开门,里面倒是别有洞天,路面该硬化的全部水泥硬化了,两侧是划好了的线的停车场,院子中间,小洋楼的正对面处,是一个别具一格的大花圃,之所以别具一格,是因为花圃中间居然是一个小小的喷泉,喷泉中心中是一座很诱惑的雕塑,一个丰满的女人正跨坐在一个平躺的男子身上,托起了自己的胸,满脸风情的笑着,似乎想送到那个男子的嘴里去。

    这副雕塑栩栩如生,就如同放了三倍的食色男女图,让人一看之下禁不住血脉贲张,很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来。

    雕塑周围则是已经凋谢的花朵,毕竟是冬天了,如果放在夏天,肯定会十分养眼的一片花红灿烂。

    车子在旁边的停车场停了下来,“辰哥,下车吧,我们到了。”赵妍向他展齿一笑,露出了两排珠玉般的贝齿,虽然已经是徐娘半老,却别有一番成熟的韵味与风情。

    “呵呵,赵老板,这是你的乡村别墅么?倒真是优雅别致。”梁辰下了车子,抬头看了一眼小洋楼,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微微一笑问道。

    “今天晚上,这里是你的。”赵妍将一丝被风吹乱的散乱发丝压到了耳后,风情万种地一笑,扭着细细的小腰肢便头前带路,便往里走。

    “是么?那我倒真是不胜荣幸了。”梁辰一笑,跟在后面便往里走。

    甫一进楼,推开了那两扇玻璃门,赵妍打了个清脆的响指,随着“啪”的一声轻响,整个屋子瞬间点亮,原来是最现代的电子声控照明设备。

    屋子甫一亮起来,梁辰瞬间就有一种被冲击到的感觉。从眼睛到心灵,短暂地被“电”了一下。

    穹顶的意大利水晶灯辉耀万道金芒,将整个屋子照得通明一片。足足两百个平方的一楼大厅内,四壁之上居然贴着的都是那种金箔壁纸,将屋子里照得一片金壁辉煌,让人时时刻刻都有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像是在做梦一般。

    地面上,是雪白雪白的波斯手工羊毛地毯。沿着四周的墙壁,摆了一长溜的红木短几,短几上用水晶小碗盛满了牛奶、鲜花的葡萄酒,还有各种在北方难得一见的珍稀时令水果,颜色鲜艳,让人望过馋涎欲滴。

    左面是一个巨大的酒柜,酒柜里全都是各种世界级名酒,正对面的墙壁上是一面超薄触屏触屏电视墙,赵妍拿起了旁边的遥控器,随意摁了一下,电视徐徐打开,不过却不是任何节目,而是出现了两个人,男的英风俊朗,女的美丽妖娆,梁辰细细一看,禁不住笑了,居然是自己和赵妍,显示的是屋子里的影像。影像极其清晰,隔得这么远,居然没有半点发虚的感觉,连人的头发丝都能摄得一清二楚。

    不过,为什么这样设计就不得而知了,大概也只有赵妍自己才清楚了。

    “这个电视墙倒是不错。”梁辰点了点头。

    “我也这么觉得。如果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抬头望着电视墙,能尽情地欣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每一个动作,感觉就像是在拍电影,而电影中的主角就是自己,那岂不是一件爽极的感觉?”赵妍轻咬了一下下唇,转头瞥了梁辰一眼,吃吃地轻笑了一下,话里有话地道。风情在若隐若现中一掠而过,像夏日里的一抹微风,不着痕迹地刮过,却能时刻撩拨到人的心。若论起媚惑的力量,这女人绝对可堪天生尤物,就算是把刘莎莎、高丹还有陈美琪捆在一起也不是她的对手。当然,或许叶梓如果放开的话大概能对跟她有一拼,只可惜,叶梓的身份与天生的性格和教养决定了,她不可能这么大胆和肆无忌惮。有时候,风情也是要看本钱,这种本钱不仅是外在,更是内在,还有一颗足够强大且敢于露骨的心。

    “呵呵,是么?赵老板带我来这里,是不是就想专程让我见识一下这个所谓的特定时刻呢?”梁辰笑了,转过头去饶有兴趣望着赵妍道。

    “你觉得呢?无论如何,这里不会让你失望,不会让任何一个男人失望就是了。”赵妍说到这里,突然间拍了拍手,刹那间,屋子里的灯光再次变幻,换上了一种粉红的灯光背景,照射周围的一切晦暗不明,从骨子里往外有一种欲说还休的味道。

    随后,不知道哪里响起了一阵阵缠绵的音乐声,那音乐中杂夹着女人压抑的呻吟和快乐的轻叫声,还有喘息声,音乐柔得像一脉温水,就那样淙淙地流进了人心的底处去,让人如浸温泉,随时都能勾起人心底无穷的**来。

    随后,一阵阵粉红的烟雾缭绕而起,在那如梦似幻的烟雾中,伴随着轻柔诱惑的音乐,一阵阵银铃轻击的声音响起,随后,楼上走下来一队体态妖娆的女子。

    那些女子个个面罩薄纱,身上仅仅穿着三点淡黄衣饰遮住了要害,衣饰边上尽是小小的银铃,轻轻一走动,便发出了悦耳至极的环佩声来。

    这些女子个个体态娇娆惹火,身上仅披着一层轻纱,一步步走下台阶来,边走边笑,轻歌曼舞……

    灯光、烟雾、艳女,所有的一切,都构成了一幕梦一般的美,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勾起人心中无边的冲动。

    恐怕只要是个男人,在这种环境和氛围之中,都不可能持守住心神,会像野兽一般,爆发出原始的动力,扑上去,沉浸在这红粉艳色的温柔乡中,无法自拔,只愿此生不再醒来。

    不知何时,赵妍已经离开了梁辰的身畔,消失不见了。

    而那些女子,已经走下了楼梯来,走到了屋子中间,随着音乐的起伏,开始了梦一般的舞蹈。

    那舞蹈也不知是哪位高人设计的,每一举手投足,都能恰好到处地将女子的柔媚展现出来,就如同爱人的低语在耳畔细细地撩拨人的心灵,勾诱人的原始**,说不尽的风情,说不尽的诱惑,却又不是那样的暴露,不是那样的直接,只是轻轻缓缓,勾着你,引着你,慢慢地挑拨心底的动力,让你从心底痒到心外,躁热无比,很想通过某种方式狠狠地渲泻,再渲泻。

    那些女子就在大厅中间,赤着雪玉般的双足,披着轻纱,在雪白的地毯上舞蹈着,不知何时,梁辰已经坐到了大厅旁边的矮几旁,盘膝坐在那里,仿佛有些痴迷地望着那十几个美丽的仿佛来自楼兰的女子在跳动着异域的舞蹈。

    梦幻般的一切,梦幻般的情境,梦幻般的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