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划个圈圈诅咒你
    :

    “说得好,赵老板说得太好了。”梁辰神色丝毫未变,“啪啪啪”地鼓了几下掌,“正如赵老板所言,很多事情,绝对不是单纯靠打靠杀就可以解决的了。”

    他似乎话里有话,让赵妍几个人都有些没搞清楚倒底是什么意思。赵妍秀眉一展,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间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号码,脸色微变了一下,居然站了起来,“你们先聊,我接个电话。”赵妍就那样直接走下了楼去,一路放低音量,轻“嗯”个不停。走到楼下,电话刚刚打完,另一个电话又进来了,赵妍脸色再次变了,这一次直接走到了屋外去,说了几句,刚刚摞下,再次有电话打了过来,一个接着一个,仿佛无穷无尽。

    “呵呵,赵老还未表态就去接电话了,那就由她,暂不去管,剩下的四位老板,不知道对我兄弟的建议有何想法呢?不妨开城布公地说出来,大家一起谈一谈,岂不是更好?”梁辰好整以暇地望着对面剩下的三个人问道。

    周宇扬抬头望了一眼窗外,从二楼这个角度,看到赵妍还在那边打电话,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了胡浩和钱亮一眼。

    “没什么好谈的。既然你非要将我们连根拔起驱出去,那就要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了。”胡浩豁地一下站了起来,怒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钱亮也同时站起,死死地盯着梁辰,还有高羽,牙齿磨得格格响,“今天辰哥的盛情我领了,还是那句话,山不转水转,必图后报。还有你,我记住你了。”指了指高羽,说罢也转身便走。

    周宇扬咬了咬牙,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了,双方都已经把话挑明,再不走的话他也没脸在这里呆下去了。

    “呵呵,那各位就好走。不过,我刚才说过,我兄弟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他们已经拿出了足够的诚意,如果大家不接受,非要在事儿上见的话,那,就好好掂量一下后果。送客!”梁辰望着几个人的背影,骤然间提高了音量,长喝了一声。

    刹那间,楼上楼下,齐声响起了宏亮而整齐的群吼声,“送客!”一百多条龙精虎猛的汉子突然间同时吼出这一个声音来,简直就像是一声巨雷响起在每个人的心间,震得人肝儿都颤了。

    胡浩和钱亮身体不自觉地被震得一抖,尤其是钱亮,原本就受了伤,失血过多,脚步有些虚浮,被这一声巨吼震得脚下一挫,险些跌倒滚下楼去出个大糗。要不是胡浩及时扶了他一把,他今天可是要丢人丢到家了。

    周宇扬也是脚步一窒,随后咬了咬牙,继续往楼下走去。

    楼下,百多条汉了排成了长长的两列,寂寂无声,“恭送”着几位老板走出武馆,不过他们黑衣黑墨镜,怎么看怎么像送这几位走上亡魂路的出殡道路。

    远处,打电话的赵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这个贱女人,就知道她肯定靠不住,居然滑脚闪人了。”胡浩在钱亮耳畔咬着牙低声骂道。@&@!

    “她爱怎样怎样,就不信,我们剩下的四家联合起来,再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势力,就不信这个梁辰能翻过天去!”钱亮阴狠地说道,不过因为受伤的原因,有些口齿不清。

    “我们回去,叫上老赵,从长计议。”胡浩哼了一声,低声说道,大步而行。

    不过,三个人刚中远处的手下会合,周宇扬便向两个人拱了拱手,“两位兄弟,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想要去趟医院看看病。这人老了就是不中用,咳咳……”周宇扬装模做样的咳嗽了两声,随后便带着人匆匆地离开了。

    “这个老狐狸,居然就这样害怕了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钱亮盯着周宇扬的背影,气得直骂。

    “不必理会他。剩下我们三家一样可以收拾得了梁辰,等到赶走了梁辰分他的产业的时候,这两个人想来分杯羹那想也不必想。”胡浩冷冷一哼道,显得很有信心。确实,大学城这边的势力鱼龙混杂,但如果真的联合起来,那可是一股可怕的力量,图江道就算再厉害也只不过是一个地级市的混子群体而已,登不上太大的台面,而大学城这边背靠江城,辐射整个j省,势力盘根错节,谁能想在这里一家独大,那真得需要一副如钢似铁的好牙口了。*&)

    此刻,楼上的梁辰依旧在品茶,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辰哥,想不到他们今天居然就这么找上门来了,摆明了是已经被惊动,想跟我们对着干了。我们的计划要不要先做下调整,把力量收缩回来,先把他们收拾掉?”高羽吁了口长气,坐在他的对面皱眉问道。

    “不必,按照原计划进行。不过给兄弟们提个醒儿,想要对付谁,事先一定要查探好情况,如果没有人帮他们,就果断出手解决掉。一旦有人帮他们,立即收缩,不要驳火,吃亏就犯不上了。”梁辰淡淡一笑道。

    “好。”高羽点了下头,出去安排部署了。

    “用不用我给他们一个教训?”张凯无声地在梁辰背后闪了出来,伸手在脖子上轻轻一比,眼神森寒地问道。

    “不必,我们只是想驱逐他们,不必闹得动静太大。况且,现在直接针对他们本人动手,并不占理,而且太过明显了。”梁辰玩着手里的茶盎,摇了摇头道。

    “嗯,我带人训练去了。”张凯点了点头,再不多说半个字,闪身走了出去。

    “吉子,滔子,你们最近都小心些,无论走到哪里身旁多带几个人,以免有人挑衅报复。记住我说的话,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造成不必要的损伤,听到了没有?”梁辰向着正窃窃私语的李吉几个人提高了音量说道。

    “是,辰哥,我们记住了。”李吉几个人停止了议论,肃容回答道。

    “另外,不许私自行动,一切听从总体调配,包括你们,也包括所有兄弟,哪怕就算暂时吃亏了,也不要想着立即找回场子,必须回来汇报,从长计议,须知,小不忍则乱大谋。”梁辰继续说道。

    “明白,辰哥。”李吉几个人点头应道。

    “嗯,你们继续忙吧,我们的武馆可是要正式营业的,别吓死我们的顾客,那就犯不上了。同时也注意些,挑些好苗子来。”梁辰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准备出去了。

    “是!”几个人再次应道。

    “唔,那我先走了。今天晚上的计划照常进行,有什么事情及时打电话沟通。晚上我再来武馆。”梁辰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负手下楼而去了。

    路过门口的时候,却看见王琳琳正嘟着小嘴蹲在门旁划圈儿圈儿,不时用小树棍狠狠地戳着圈中心,禁不住有些莞尔,这丫头,都多大了,还这么不知事。

    “琳琳,你在干什么?”梁辰走过去温言问道。

    “划圈圈诅咒你。”王琳琳哼了一声,恶狠狠地道。这句话也就是王琳琳说吧,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恐怕现在早已经被周围的兄弟砍死一百八十回了。

    “呵,你这丫头,诅咒我干什么?我又怎么得罪你了?”梁辰摇了摇头,哑然失笑道,走过去有些溺爱地拍了拍她的脑袋。

    “别拍我的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辰哥,你老是强调不是性别歧视,可今天这么大的事情,却不让我进去,好歹也让我见识一下那场面就不行么?把我拦在门外头,就是不让我进,气死我了。”王琳琳将手里的小树棍一扔,跳起来耍小脾气。

    “你赶紧回学校,别缠着辰哥在这里丢人现眼的。”没等梁辰回答,张凯已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闪出来,呵斥了她一声道。

    “你这死木头,当着辰哥的儿你还敢欺负我?刚才就是你不让我上去,当我不知道么?我今天就跟你杠上了,不服气咱们进武馆打去,看谁怕谁。”王琳琳一腔邪火没地方撒,指着张凯张牙舞爪地就过去了。

    “好了好了,琳琳,别闹了,其实是我不让你进去的。因为可能有些场面不太适合女孩子,这可并不是将你排斥在外面的意思,事实上,你可是咱们朝阳的一朵花,大家哄你护着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敢歧视你嘛。”梁辰一阵头大,赶紧拦在两个人中间,生怕两个人真打起来,张凯闹个灰头土脸没面子。并不是打不过,而是,这男人跟女人打架,怎么打啊?

    “哼哼,辰哥你就说得好听罢了,我都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算啦算啦,我不跟你们一样的了,你去忙吧,我不跟你瞎缠了,知道你忙。”王琳琳只是发泄一下怨气,出了气就好了,傻大姐儿没心没肺的,也不至于真往心里头去。

    转身看见张凯要走,一下就跑过去,扯住了张凯的袖子,“喂,死木头,你去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