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牙笑不掉,可以打掉
    :

    “你……”胡浩被梁辰的回答险些噎得一口气没背过去,李吉几个人也是听得一愣,随即个个咧开了嘴,无声地大笑起来,如果不是强行克制,恐怕要笑出声来。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辰哥居然这样“无耻”,来了个死不认帐。

    “哈,没想到辰哥这样的人物也会耍无赖啊……”马滔实在忍不住,哈地一声轻笑,小声在李吉耳畔说道。

    “噤声。你小子真是糊涂蛋一个。辰那是耍无赖吗?辰哥那是虚实并重,以退为进,你懂个屁啊你。”李吉向他一瞪眼睛,呲了呲牙道,可是脸上也分明是忍不住的笑意。

    “辰哥,你这样说话就有些不上道了吧?”旁边的钱亮实在忍不住了,怒哼了一声,恶狠狠地盯着梁辰说道。

    只要不是傻子,大学城道上的人谁不知道昨天一天发生的事情是出自谁的手笔?可是梁辰居然一推六二五,来了一个不认帐,脾气暴躁的钱亮已经有些压不住火了。

    那边正在咧嘴无声暗笑的李吉几个人脸上的笑容立马凝住了,眼神同样变得凶狠起来。

    脾气向来最臭的吴泽眉毛一挑,一步就要跨出去,却被李吉伸手一拦。“等下,辰哥说过要以静制动,静观其变,现在还不到彻底翻脸的时候。”李吉脸色阴狠地说道,死死地盯着钱亮。

    “如果翻脸,他是我的,我必铲平了他。”吴泽盯着钱亮,捏了捏拳头道。

    “都别急,有你们大展身手的机会。现在,好好地看着,学学辰哥怎么对付他们。”李吉哼了一声,盯着屋中间的几个人道。

    梁辰听了钱亮的话,就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依旧那样神态自若地坐在那里,只是好脾气地一笑。

    不过梁辰身后的高羽脸色却冷了下来,直盯着钱亮,语气森然地道,“钱亮,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么?”这一次,他并没有再客气地称呼钱亮为钱先生或是钱老板,而是直呼其名,再没有半点客气。

    “我跟辰哥说话怎么了?老板们说话,有你一个做下属的伸嘴的资格么?辰哥,你就是这样教自己兄弟的?”钱亮冷冷一笑,反正已经快要撕破脸了,他也不再有那么多顾忌。况且,他自认为也有足够的资格教训高羽,再不济,自己也是大学城这边的大哥之一,梁辰倒也罢了,高羽在他眼里又算个什么东西?只不过是跟在梁辰屁股后面摇旗呐喊跑跑腿的小卒子罢了。

    “看来你是提前在大学城这边消失了。”高羽盯着他,语气越来越森寒,不过梁辰却是伸手一阻,截住了他的话头。

    “钱老板,你这句话就有些过份了,我怎么教兄弟,用得着你来指手划脚的么?”梁辰望着他微微一笑,笑容中却有一丝刀锋般锐利的冰冷闪过。

    “辰哥,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过份。你的兄弟没规矩,我只不过是好意提醒一下罢了。当然,辰哥如果觉得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教不太好的话,我可以帮你来好好地教教,一定会给辰哥一个满意的结果,也省得他们四处搅风搅雨,弄得大学城这边鸡犬不宁,人心惶惶。”钱亮冷声哼道,却是摆明了就已经认定是梁辰做的事情,这是图穷匕现了。

    “哦?那我倒想知道知道,钱老板你想怎么教我的兄弟呢?”梁辰挑了挑眉毛,语气转冷了下来。

    “怎么教都可以,只要他们听话就行了。”钱亮冷笑不停地道,跟梁辰杠上了。

    “是么?我倒是觉得,你还真没有教他们的资格。”梁辰同样冷笑起来,眼神略瞥了一下高羽,高羽会意,微微点了下头。

    “哈哈,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别说我有教他们的资格,如果论起来在大学城这边的资历来,恐怕我身为一个前辈,教你也是有资格的。”钱亮张狂地笑了起来。

    可刚说到这里,高羽突然间就闪电般地伸出了手去,一把如掐小鸡般掐住了他的喉咙,将他一下子拽过桌子这边来,右手将他的半边脑袋死死地摁在桌子上,另一只手已经抄起了原本属于钱亮的那个茶盎,“啪啪啪”连续不断地砸了下去。

    “哎,你……”钱亮死命地挣扎着,却哪里挣得开高羽那力道如山的手劲?三下砸过,茶盎应声而碎,钱亮的腮帮登时血肉模糊一片,看上去凄厉无比。

    高羽手一松,钱亮终于挣了开去,痛苦地捂着半边脸庞,满嘴是血,已经接边吐出了上下四颗后槽牙。

    这突然间的变故所有人都惊呆了,老僧入定般坐在那里的周宇扬豁地一下抬开了半眯的眼皮,惊恐又愤怒地望了梁辰一眼,而赵妍瞬间眼神一变,盯着梁辰里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骇然,不过随后脸上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欣赏神色。而胡浩惊怒交加地喊了一声“住手”,可还没等来得及援手,变故已经结束了,过程实在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高羽扔下了手里半个茶盎的碎碴子,拍了拍手,若无其事地重新站回到了梁辰的身后。而此刻,梁辰则好整以暇地望着钱亮,“钱板板,抱歉了,我的下属可能有些鲁莽,对你造成了小小的伤害,我深表歉意。”他依旧笑容淡淡,神色间没有半点变化,就好像刚才高羽只不过是抡起苍蝇拍拍死了一只花蝇,或是打死了一只蚊子那样轻松简单。

    “不过呢,事实证明,钱老板刚才说的话还是有些小小的错误。从理论上来讲,牙这个东西是笑不掉,只能打掉,你说呢?”梁辰挑了挑眉毛,不愠不火地道,对面的钱亮捂着腮帮子,已经豁地一下站了起来。

    “我劝你最好还是珍惜你下半生行走的能力,先坐下来说话,否则的话,我可管不好我的这些脾气暴躁的兄弟倒底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梁辰叹了一声,像是在劝慰,又像是在警告。

    “你在威胁我?”钱亮气得身体都颤了,今天来的这一趟还真没白来,被人暴打了一顿不说,还被人这样威胁,身为大学城这边的老大之一,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瘪?心底已经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小子铲平,挑了他的四脉,让他滚出大学城去,甚至让他人间消失。

    “这只是警告。事实上,连你的牙都打掉了,你觉得威胁你对他们来说,还算什么事情吗?”梁辰淡淡一笑,不过狰狞已露,眼中的寒气悸动人心。

    “好,好,好,梁辰,山不转水转,今天的帐我记下了,改天一定厚报回来。”钱亮痛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心底下更是气得要爆炸了,这个大学城新崛起的小子也太嚣张了,他回去后就要抓紧布置,一定要将梁辰干掉。刚一转身要走,突然间身子便是一僵,瞠目结舌地站在那里。

    所有人一窒,都不禁回头一望,却看见一个黑衣墨镜的酷酷的年轻男子就站在那里,反持一柄寒气森森的短刀,无声地架在了钱亮的脖子上。

    那个男子个子并不高,大约一米七多一点儿,瘦削的脸庞,瘦削的身板,可那看似瘦削的身体却根本不给人并点弱小的感觉,相反,他就如一柄取自万古坚冰打造的冰心寒剑,从头到脚有着直逼心际的寒凉,看到他,就仿佛看到了一柄这个世界上最锋锐的剑,他往那里一站就能刺穿人的心灵。

    “坐回去。”张凯简单地吐出了三个字。钱亮面子上下不来,刚一犹豫,还没等说什么,眼前寒光骤然间一闪,“唰”一声轻响,而后,短刀又重新架在他的脖子上,像是从来都没有动过,但稍后,钱亮压抑的痛哼声响了起来,右肩肩头的棉服早已经破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正如泉水般向外涌出,天知道里面被刺破了多大的一个口子。

    “再不回去,废你一臂。”张凯的声音冷冷地响起,如同全世界的冰雪全都堆积在了钱亮的心底,让他身体禁不住一个哆嗦,纵然那样愤怒与不甘,却不得不坐了回去。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不能再去充英雄好汉让对方在自己的身体再来两个透明的窟窿,否则就划不来了。而张凯一个闪身,已经退到了角落里去,再一闪身就已经不见人影了,仿佛刚才从来都没有来过。

    那边原来十分强势的胡浩也咬了咬牙,不再吭声了。梁辰外表看似温和,那种凌厉嚣张简直到了骨子里,居然半点面子都不给大学城这边的老大们,让他们白白地送上门来自取其辱,难道他真的不想想得罪自己一群人以后的后果会是什么?

    “啪,啪,啪……”单调的鼓掌声响了起来,转头一看,却是沉默了半晌的周宇扬已经坐在了那里,鼓起掌来。

    “好,好,好,真是英雄出少年,辰哥和您下属的风范果决实在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服气,太服气了。”周宇扬满面笑容地道,他的赞扬像是真诚无比。

    “呵呵,周老板过奖了。”梁辰缓缓地转动着茶盎,头也不抬,只是微笑着,“虽然我有些教不好兄弟,不过我的兄弟们的心意大概还是了解的,他们是善良的人,但并不是软弱的人。虽然都有些鲁莽不成气候,但有一个道理是懂的。那就是,人敬他们一尺,他们便敬人一丈。若是给脸不要脸,那就狠狠打你脸!就这么简单。”梁辰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