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我不知道
    :

    “当然可以,任何对我们有善意的人,我们都会当成是朋友。当然,对我们抱有偏见想来找别扭的人,我们不欢迎。”高羽瞟了赵妍一眼,话里带刺地说道,同时让开了道路,向里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是,我们只不过是贺喜顺便拜山来了,又怎么可能对师大一条龙敢有意见呢?”赵妍风情万种地媚媚一笑,已经扭着小腰肢走了过去,带起了香风阵阵,她的手下并没有跟过去。

    周宇扬和胡浩还有钱亮也相继往里走,不过边走周宇扬边回头望了李吉一眼,“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位小兄弟呢?”

    “周先生客气了,我叫李吉,叫我吉子就可以了。”李吉这个时候已经收起了彪悍的气息,正儿八经地回答道,对方讲礼,那他也要讲礼数的,总不至于对谁都横眉冷对的。

    “呵呵,原来是辰哥手下的头马,都说师大一条龙辰哥手下有一帅五将,帅才自然就是羽哥了,这五将之中的头一将就是吉子兄弟了。今日一见,果然见面更胜闻名,少年英才啊。”周宇扬好像是真心夸奖李吉道。

    “过奖了。”李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暗地里一撇嘴,根本拿他夸奖的话当个屁。

    “有机会咱们哥俩个亲近一下,我最喜欢和你这样的少年英才交往了,能让我找到年轻的感觉。”周宇扬又再寒喧了两句,这才往屋子里走。

    “吉子,他为什么一个劲的拍你马屁啊?”马滔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皱了皱眉头,心底下有些疑惑,以他的身份,不至于这么低三下四地去拍一个新近崛起的校园一哥下属的马屁吧?

    “切,这都看不出来?这老货明显是憋着一肚子坏水呢,这么刻意地拍我,拔高我的位置,其实就是想让你们嫉妒我,在我们兄弟之间制造矛盾,让我们为了一个所谓的名号彼此间种下个小祸根,关键时刻来个反间计什么的。”李吉狂撇嘴,边走边低声说道。

    “我靠,这你都看出来了?真行啊,吉子,有长进啊。”马滔和吴泽一个劲儿竖大拇指,服气了。

    “那是啊,辰哥教过咱们,事若反常必有妖,这老小子平白无故为什么要拍我?肯定不会是真心实意的。反方向顺着茬儿如果仔细一想,当然就能想清楚了。”李吉摸了摸大光头,得意地一笑道。

    “那是,那是,我们对吉哥的敬仰简直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哥几个人如鸡啄米般点着头,个个脸上憋着坏笑。

    “靠,你们几个,敢糗我?”李吉做怒目金刚状怒视几个家伙,如果不是有事,他现在要将这几个家伙立即就地正法。

    周宇扬赵妍四个人已经走进了武馆,张达从楼上走下来,“四位老板,辰哥在楼上等你们,请。”

    四个人依次上了楼,这一上楼,便分出了先后顺序来,赵妍居然走在了最前面,周宇扬、胡浩、钱亮,依次在后,顺序上前。

    江湖之中可不存在什么绅士风度,什么尊重女性,一切都是凭实力说话,谁的拳头硬、能量大,谁才有资格走在前面。楼下的几个人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是一凛,均能掂量出赵妍的底蕴来了,连其他几位老大都让着她,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

    同时一群人也对辰哥玩的这个小小的手段之漂亮,深感叹服,只是不动声色的这一招,便已经在对方毫无察觉中探出了对方五大势力的排名顺序来,真是厉害。

    一群人已经上了楼,二楼是实战训练场,并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摆设,只在地板铺了厚厚的一层垫子,正中央处,已经摆上了一张古香古色的大八仙桌子,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唇畔带着丝略有些懒散的笑容,就坐在桌子的对面,桌子上摆着整套功夫茶具,紫砂壶中的茶已经沏好,缕缕茶香沁人心脾。

    那个人年轻人丝毫没有几人心中想像的那样年轻热血,如一柄出鞘的剑般意气飞扬,锐不可挡,相反,他身上有着一股仿佛天生带来的淡定冲和,其沉稳镇定与平淡之处,让几个人一见心中都是一凛,登时收起了之前心中的最后一缕轻视之意,个个面色凝重下来,郑重地望着梁辰。赵妍则是眼放奇芒,紧紧地盯着梁辰,一副如见珍宝般爱煞的样子,像是发春了一般。

    “呵呵,各位老板远道而来贺喜,实在是给足了我梁辰的面子,都是江湖人,暨行江湖礼,请上座,品一品这过门茶。”梁辰站了起来,微笑向几个人拱了拱手道,随后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四个人同样微笑拱手回礼,随后落座。不过几个人这边却还空了一个凳子,好像应该是给赵光留的,但赵光却早已经提前退场了。

    高羽站在梁辰的身畔,李吉几个人远远地守在门口处,注视着这边。

    梁辰也不多言,举起了茶壶,用灵巧的五指翻开了个四个小小的茶盎,一人倒了一杯茶。

    “这是安徽尧阳观音王,香润可口,可冲凡嚣戾气,可养情凝神,可去浮躁让人心静谧,各位尝一尝吧。”梁辰倒完了茶,自己也举起了一杯新倒的茶,一饮而下,闭口三嚼,最后一翻盎底,示意自己不会在茶里做什么文章。

    四个老板知道江湖规矩,只要不是来砸场子的,那这过门茶就得喝。况且梁圾也打了样子,他们也不多说,每人举起一饮而尽,顿时,一缕甘醇无比的花果香在舌尖喉间回味不休,香沁五腑六脏。

    “好茶!”周宇扬赞了一句道,这一次绝对是真心的有感而发了。

    “好茶艺!”胡浩闭目回味半晌,也同样点头道,却是拔高了一层。

    “茶好,茶艺好,人更好呢。”赵妍风情万种地望着梁辰,两只水汪汪的眼睛似乎会放电,紧紧地盯着梁辰,一眨也不眨,仿佛要吃了他似的。

    “谢谢四位老板谬赞,喜欢可以多来。”梁辰微微一笑,已经坐了下来。

    “我们倒是想来,不过,辰哥的茶杯恐怕也不是那么轻易便能端起来的。”对面的胡浩当先开口道。

    他这句话已经是在为切入技术层面做铺垫了。江湖人,也没那么多过场废话,顶多寒喧两句,接下来该说什么便要说什么了。

    后面的李吉几个人心底不约而同地一跳,“正题来了。”他们当然清楚,这帮家伙绝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要是真心来拜山道贺那才是有鬼呢。现在就看他们是想来干什么的吧!

    “哦?胡老板何出此言?”梁辰神色没有半点波动,只是目光从四个人脸上一一扫了过去,最后定格在胡浩脸上,微笑问道。

    被梁辰这么一盯,胡浩只感觉眼里居然被一种被刺痛的感觉,这个年轻人的眼神实在太锋锐了,与他那淡定冲和的外表根本不符。在梁辰的注视下,他不禁短短地一窒,居然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了。

    “咳,辰哥,其实我们是想说,最近大学城附近好像闹出了很大的动静啊。”旁边的钱亮接口道。这是一个面孔黝黑的矮个子年轻人,大概三十岁出头的样子,鼻梁矮趴,下嘴唇肥胖,眼神偶尔间或一轮中闪现出某种凶狠来,应该是一个敢冲敢杀的狠角色。

    “哦?是什么动静?”梁辰转头看了他一眼,依旧微笑说道,明知故问。

    “这……”钱亮同样一窒,被梁辰这巧妙的一记四两拨千的装傻弄得不知如何说下去了。毕竟,他总不至于直接说,你梁辰派人四面出击搞风搞雨吧?要是那样说的话,就等于直接撕破脸皮了。

    “辰哥,咱们都是江湖道上混的,明人不说暗话。今天我们来,一是贺喜,二是拜山,三也是想跟辰哥讨论些事情。毕竟,这个大学城是大家伙儿的大学城,你说是吗?”此刻胡浩已经回过神来,暗骂了自己一声没出息,被人盯了一眼居然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轻咳了一声,再次望着梁辰说道。

    “呵呵,胡老板打了半天哑谜,梁辰天资愚钝,却是揭不破这谜底,索性,也便直接说吧。”梁辰淡淡一笑说道。

    “好,辰哥,那我就直言了。”胡浩看了看一直如老僧入定般一言不发的周宇扬,还有那个好像看到帅哥便已经动心发春的赵妍,咬了咬牙,既然抢先开炮做这个出头鸟,现在也只能做下去了。

    “胡老板请说。”梁辰伸手做个“请”的手势说道。

    “最近有不少大学城这边道上的兄弟被学生社团不停地驱逐,失去了老窝,还要背景离乡离开这个生活了几年十几年的地方,可是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学生社团倒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辰哥号称师大一条龙,是整个师大的一哥,更对周边所有学校的学生社团情况都掌握,所以,我们受那些被委屈驱逐的兄弟们委托,想来向辰哥打听一下,那些学生,倒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如果辰哥知道的话,还请不要隐瞒,看在我们哥几个一起来的份儿上,如实告之。”胡浩抬头说道,问话的方式倒很是有技巧,也给足了梁辰的面子。只不过,聋子都能听得出他话里的潜台词来,分明就是已经认定了梁辰就是那个人,变相地在质问梁辰为什么要搅风搅雨。

    梁辰并不答话,只是自己斟了一杯茶,端起了杯子,饮尽,将杯子落在桌上,抬头展颜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笑容很亲切,可是他的答案却让四个人几乎同时喷血。

    “我不知道!”只听梁辰淡淡一笑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