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一耳光
    :

    高羽眯起了眼睛向下方望了过去,而李吉几个人的眼神则凶狠了起来,台下原本懒洋洋地靠在后面门旁的张凯,眼睛也眯了起来,按着空气耳麦说了几句话,顿时,台下一百多个汉子唰地一下直起了腰,最前面的四十人迅速变动队形,每二十人一列,将下面的人群分开,排出一条夹道欢迎式的胡同来。随后,又有三十人在台前一字排开,双手交叉搭在小腹上,冷冷地望着对面走过来的人群。剩下的人每十人一队,穿出了场外,隐隐地对这面形成了包夹的态势,只不过,还有剩下的十个人,悄然间已经退了出去,与张凯一起,隐蔽在了人群之中,不见踪影了。这十个人,才是朝阳安保公司最核心的杀手锏,最坚定忠贞且强大的种子力量。这些日子以来,十个人一直跟随着张凯在训练场特训,就算是从图江市回来也一直都没有休息,现在已经是一身的本事,普通人三个五个根本不够瞧的,如果再假以时日,他们甚至可以媲美职业佣兵,成为朝阳安保公司的定海神针。

    “辰哥你先回去屋子,我去会会他们。”高羽转头看了梁辰一眼,梁辰点了点头,已经转身回到了屋子里去。

    高羽整理了一下衣服,已经沿着台阶走了下去,李吉和马滔几个人紧随其后。

    对面,五帮人会合一起,却是壁垒分明,并没有混在一起,一派是一派,显然就算是同时到来,但相互间谁也不仰谁的鼻息,甚至私下里还互有隔阂那都是说不好的事情了。

    此刻,周围的人都已经被朝阳武馆的人客气地请开了,该散的都散开了,还有些关系好的倒是并没有走,只是远远地守在街角看热闹,心底下无比兴奋。谁不知道大学城这边的五大势力啊,平时那可是牛得很,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高高在上让人仰视的级别,甚至想见一面都难。如此他们居然一起来了,别管是为什么而来,起码证明了辰哥现在在大学城这边的份量了。

    见到高羽向着这边走过来,五个老板相互间望了一眼,也同时出列向这边走了过来。不过并没有穿越那两道人墙,而是站在人墙外。

    “五位老板大驾光临,令我们这间小小的武馆篷壁生辉。在这里,我谨代表辰哥和所有朝阳武馆的员工向各位老板道一声谢了。”高羽大踏步走了出去,到了几个人面前,以武者的身众抱拳拱手说道。

    “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浴仙池的老板周宇扬抬眼看了看高羽,居然很客气地道。他长得很和善,天生一副笑面,不过眼神底处偶尔闪过的一丝阴险表明了,这个人绝对是一个笑里藏刀的家伙,不好对付。

    “我叫高羽,目前为辰哥做事。”高羽抱抱拳客气地说道。无论如何,就算是要打架的话,也得先礼后兵。辰哥教过他们,任何时候都要紧紧地抓住道理不放,在一个理字上占住上风,这样的话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游刃有余,而不至于因为一个细小的疏乎导致重大的失误。高羽自然牢牢记得梁辰的话。对方的面子先给得足足的。

    “哦,高羽,辰哥手下的第一将才,不错,不错。”周宇扬眯了眯眼,客气地笑道。

    “不敢当。几位老板前来贺喜,那就先屋里请吧,辰哥在里面恭候五位大驾。”高羽不卑不亢地笑道,做了个“请”的手势。

    “呸!他吗的,什么东西?我们五位老板一起来驾喜,给足了他面子,他梁辰居然连亲自迎一下都没有,只让一个跟班跑腿的请我们进去,拿我们当什么了?又以为自己是谁?江城的一哥吗?”那个天天快乐大型电玩娱乐城的老板赵光脾气火爆,极为不屑地斜了高羽一眼,“呸”地一口浓痰吐在地上,怒哼了一声道。

    “你再敢吐槽放一个屁试试?”李吉一步跨了出去,拳节子捏得嘎嘎做响,彪悍的体型配上那狞猛的眼神,如一头要吃人的猛虎。马滔吴泽几个人同样左右抢了出去,四只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赵光,只要他真敢再吐一个对梁辰不敬的字,说不得,立马就将他拿下。

    毕竟,都是在江湖上混饭吃的,相互间最注重的就是给面子,为了面子可以一怒拔刀,流血十步,赵光这么做摆明了就是挑衅,还能惯着他在自己家门口撒野?@&@!

    “吗的,小兔崽子,你敢这么跟我说话?”赵光脾气够爆,登时就急了。

    他话还没说完,眼前就是一花,李吉上来就是一个大嘴巴,赵光想躲,可李吉的动作实在太快了,一个躲闪的动作都没做完,脸上已经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一张胖脸上立马多了四道红凛子,嘴角也渗出血丝来。

    他身后的人马见老板挨了打,哄地一下便扑了过来,可是刚刚一动,周围立即穿花蝴蝶般围上来十个人,“啪”一声脆响,十把甩棍齐齐甩开,刻意打磨可以当西洋剑用来捅人的锋利棍尖直指那群人,棍上的寒芒甚至比这十二月的天气还要寒冷。

    “滚回去。”身高一米九的张川拿着把特制的大号甩棍指着他们,怒喝了一声,如天空中响起了一个惊雷。

    那十几个人也不甘示弱,手一伸,每个人都在腰间拔出了一柄短刀来,恶狠狠地望着他们,只要老板下令,他们马上就剁了这帮丫的。*&)

    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随时都有可能擦枪走火。另外的四伙人马暂时按兵不动,冷冷地望着这边。而那边的周宇扬、胡浩、钱亮还有赵妍相互间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一丝惊诧。好家伙,这票年轻人还真不含糊,居然这么不给赵老大面子,说动手就动手,并且看这架势,个个龙精虎猛,要真动手的话,恐怕赵老大的人一个都跑不掉,都得被人包饺子。看起来他们把图江道全灭的消息所言非虚。不过有他先探探路也好,起码知道了这群年轻人年轻气盛,硬顶着干倒也不会太好受。

    “你个老王八,再敢骂我们辰哥一句,骂我们任何兄弟一句,老子把你的牙一颗颗掰下来,信不信?”李吉指着赵光怒骂道。

    辰哥教过他很多次,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所以并没有继续动手把事态继续恶化,只需要教训一下这老小子让他知道朝阳人不是好惹的,那就够了。当然,如果他继续不识好歹,说不得,就得好好让他吃些苦头了。在自己家门口,可不惯着这帮家伙的脾气,否则朝阳人以后还怎么在大学城混?

    至始至终,高羽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并没有半点阻拦。那家伙嘴欠就该揍,如果他都骂成这样了还不还击,朝阳人的脸皮算是被他一个扒下来了。

    “羽哥,我们可是来贺喜的,你们不至于这么对待我们老哥几个吧?”周宇扬看了眼捂着脸刚要暴走的赵光,伸手拦在了他的面前,面色一冷,不阴不阳地说道。

    “呵呵,前来道贺我们当然欢迎。不过道贺的人有必要口出恶语侮辱我们辰哥吗?道贺有必要让手下的人带着十几把刀子来道贺吗?这是哪家的道理?况且,赵光不礼于前,那就别怪我们失敬于后。再强调一次,道贺我们欢迎,捣蛋自度后果。”高羽冷冷一笑,直视着周宇扬说道。

    “这……”周宇扬一时间有些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的确,刚才赵光做得确实不对,在道理上首先就站不住脚,也难怪人家现在这样理直气壮了。

    “好,小子,今天你打我的帐,我必定会找回来。”赵光被扇了一个大嘴巴,都快四十的人了,脸上实在挂不住,可是对方那么多人,而且个个高大剽悍,自己只敢动手就要吃个大亏,咬了咬牙,指着李吉扔下句话,转身便走。

    “小爷我等着你,赵胖子。”李吉向着赵光的背影呸了一口浓痰,回敬道。

    赵光气得身体一个哆嗦,硬是咬牙忍了下去,一挥手,“走”,带着那群下属,走向了远处,转过街角消失不见了。

    “这一次,捣蛋的好像没有了,我们几个可是真心贺喜而来,怎么样,羽哥,可以让我们进去了吧?”这个时候,风华时尚宾馆的老板娘扭着盈盈不足一握的小腰肢走了过来,向高羽媚笑道。三十岁的人了,保养得却很好,看上去依旧像一个二十五六的小姑娘,皮肤白晰,瞳剪秋水,姿容皎好,打扮高雅且颇有品味。不过,她的时尚宾馆表面上是一家星级宾馆,无论是装修还是占地面积,在大学城这边都是首屈一指,奢华至极。其实就是一个淫窝,而且里面不少是各个学校的女学生坐台陪酒甚至出台,由此积累下的人脉关系更是强大,所以,别看只是个女流之辈,她却是大学城五大势力之中最不可小觑的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