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混乱的一切
    :

    正当陈美琪以不舍的依恋和留连看着这个她生活了二十年的世界,最后从倒后镜里看了一眼那个让她永生永世哪怕是死都无法忘怀的男人,就要直接摔下那个公路桥去,与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候,猛然间就看见倒后镜中的梁辰车子突然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往右一偏,随后,右侧车前轮,一下便探出了公路桥的边缘处,整个车子晃晃悠悠就悬挂在公路桥的边缘上,眼看便要掉下去了。

    “不……”陈美琪尖声惊叫道,“吱嘎”一声便已经停下了车子,打开车门向后疯跑了过去。没错,她是想死,因为她得不到梁辰的爱,整个心都已经死了,对这个世界再没有半点牵挂。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让梁辰去死,如果梁辰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她就算死一百次都无法挽回。

    在她心底,梁辰出事更甚于她自己去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陈美琪一下子慌了手脚,不顾一切地向后跑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跑到那边去倒底有什么用,可无论如何她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梁辰掉下去。

    却没有想到,刚刚下了车,还没跑出三步远,便听见梁辰的车子猛然间便是一声咆哮,突然间便硬生生地退了回去,巨大的摩擦力让整个地面都冒出了阵阵的白烟,随后车子向前一冲,登时便将陈美琪拦在了路中央,与公路桥的边缘隔开,随后车门一下打开,梁辰已经一个虎扑扑了出来,一把便将陈美琪扑倒在公路桥上。

    “梁辰,你,你混蛋,你放开我,让我去死……”陈美琪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梁辰是故意这样做的,就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然后趁机控制住她。

    她拼命地拍打着梁辰,试图爬起来想直接从公路桥上跳下去,可是梁辰那强壮有力的身体死死地压在她的身上,她又如何能挣脱得开。

    “放开,你这个混蛋,你这个铁石心肠的臭男人,你不接受我,那就让我去死好了。我宁可死在你面前让你永远地记住我一辈子,也不要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活下去,在得不到你的痛苦中煎熬过度过这一生。”陈美琪痛哭失声,拼命地在梁辰身上抓着、挠着,拍打着他,泪水如决堤的洪水般,在她脸上淌成了无数条悲伤的小河。

    梁辰至始至终半个字都没有说,只是用两条如钢似铁的胳膊抱住了她,让她无法挣脱得开。陈美琪的话,在这一刻深深地击中了他内心中最柔软的一个地方,如果说之前有一个叫高丹的女孩子一直在默默地用自己的柔情和坚韧无声无息地在悄然间将他的心门叩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的话,那现在,同样有一个女孩子,却是以另外一种暴烈极端的方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今生今世也无法忘记。

    无法爱,毋宁死,陈美琪对爱的极端偏执与追求,在这一刻,深深地震撼了梁辰的心。

    他没有说话,只是抱着陈美琪,紧紧地抱着陈美琪,梁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这种那近乎于恶狠狠的拥抱去对待陈美琪,难道只是为了控制?亦或是有着其他的欲说还休的情愫?

    这一刻,他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只是放开了平素里对自己那种近乎苛刻的要求,这一刻,完全是出于本能和潜意识去做事,而再不像是平时里如同瑞士钟表一样按照自己的规律去精确控制到自己思维的每一分每一秒。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都不喜欢我,你又有什么资格抱我?呜呜,你这个大混蛋,你不是人,你就是个铁匠炉里打出来的铁人,铁心铁肺铁肝铁肠,你不懂得女人的心,更不懂得我的心,你明知道我喜欢你,我爱你,为什么不给我半点机会?为什么?难道我在你眼里就那样差劲?就那样谁都比不上?我是没有你那个明星女朋友漂亮,可除此之外,我哪一点差了?你说,你说,你说呀!!!”陈美琪大哭着,拼命地拍打着梁辰。

    “你不比任何人差。”沉默了半晌的梁辰,终于轻声说出了这句话。

    “你,你说什么?”正在大哭中的陈美琪依稀听到了这句话,浑浑噩噩中倒是愣了一下,抬头望着梁辰,带着满脸的泪水,怔怔地问道。

    “我什么都没有说,你刚才情绪过于激动,产生幻听了。”梁辰转过头去,避开了她的眼神,可是陈美琪分明看到了他刚刚转过去的脸上有一抹刚刚消逝的柔情。她敢对天发誓,肯定看到了这个铁石心肠的混蛋露出了这一抹柔情,这个发现让她心中无限的惊喜。

    胡乱地抹了两把脸,伸出了双手,硬生生地扳过了梁辰的脸庞,“你说了,你就是说了,别当我没听见。你刚才就是在说,我不比任何人差。如果你没说,我现在就把耳朵戳烂掉。”陈美琪哽咽着,拼尽全力的力气向梁辰叫道。

    “既然你听到了,又何必再问?”梁辰望着她已经肿得像个水蜜桃般的眼睛,轻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替她抹了抹腮边的泪水,随后放开了她,退后了两步,走到了一旁的公路桥上,掏出了一枝烟来,打火点上,可是那打火的手分明有一丝颤抖。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陈美琪的手同样在颤抖,轻抚着自己的脸,抚着刚才被梁辰抚摸过的地方,梁辰的手仿佛有一股奇异的热流,沿着他摸过的地方,将那股热流一直传导至心底,瞬间,她原已经死掉的一颗心,再度变得滚烫起来,恢复了无比的生机与活力。

    甚至,她现在都能听得到那颗重新活过来的心在胸腔里强劲有力的扑嗵嗵跳动声,几乎是以一种恶狠狠的态势在跳动,好像随时都要跳出喉咙口来。

    “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梁辰转身背对着她,哼了一声道。

    “我,我……”陈美琪听到梁辰的这句话,突然间就有种说不出的巨大惊喜直直冲击过来,直冲击到脑海中去,让她的意识瞬间变得一片混乱——欢喜得混乱,混乱的欢喜。

    “别闹了,上车,我们回家。”梁辰深吸了一口,扔掉了烟,转身已经走回到了自己的车里去,发动了引擎,车子漂亮地一个原地甩尾,随后扬长而去了。

    “这个死人,他,倒底要干什么?是喜欢上我了,还是不喜欢我?他这么做,倒底是代表着什么?他为什么就这样甩下我走了?难道他不怕再去自杀?”陈美琪痴痴着望着梁辰远去的车子,一时间怔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只是现在她欢喜中又有着满心的疑惑,至于自杀的念头,随着那一颗心火热地活过来,早就抛到九宵云外去了,如果谁现在再去鼓励她自杀,肯定会被她谋杀的。

    上了车子,调头便往回开,她很想追上梁辰去仔细问问倒底是怎么回事,可她又有些不敢,害怕得到自己自做多情的答案。可是不追上去,她又是那样的不甘心。

    反复地煎熬了好长时间,女孩子的脸皮儿与尊严最后还让她无精打采地开车回家了,只是,今天的这一刻,恐怕是要彻夜辗转,无法入眠了。

    回去时,梁辰直接将车子冲到了二百二十迈以上,甚至转小弯都是一百五以上的速度,a8的速度与动力性在高转速情况下得以全面发挥,怒吼咆哮着飞驰而去,见谁灭谁,毫不含糊。

    此刻,他心底下说不出的暴躁焦虑,情绪真的有些失控了。

    他向来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原则性极强的人,如钢丝般强韧的神经始终有力地撑起了他如尾生抱柱般的坚定与执着,他相信自己认定了什么之后,其他的一切都不会让自己动心,可事到临头,他突然间发现,自己的控制力并不像自己想像中的那样强大,归根结底,他同样是个普通人,至少在面对用死亡来捍卫自己爱的权力的女孩子时,并不强大,相反,有些脆弱。这让他迷惑,让他抓狂,让他切齿,但同时也让他无奈。

    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浮躁的人,并不认为自己会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随波逐流,纸醉金迷,时时刻刻被外界的诱惑所吸引,时时刻刻都无法经受这个奢华而虚浮的社会的诱惑。为什么刚才,就是刚才的那一刻,面对着陈美琪在车内泪流满面那最后的一眼回眸时,面对着陈美琪那悲伤却决绝的暴烈时,他的心,颤抖了?

    为什么?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他不忍心看着一个正如花儿般怒放的生命就这样消逝?还是因为陈美琪以这样极端的方式打动了他?亦或是因为其他的某些原因?比如怜爱?比如……心动?

    他的意识头一次如此混乱而模糊,甚至让他无法对自己有一种清晰的认知和评价,让他焦躁抓狂,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正在这时,身畔突然间传来了一声长鸣的笛音,才让他的意识从混乱中暂时拉了回来,转头一看,身畔不知道什么时候与自己并驾驰过来一辆车子,那是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贴着黑膜,看不清里面的人,但车子就那样与他并排行驶着,还笛声长鸣不停,摆明了是不服气他刚才超了过去,有意想跟他飙次车。

    梁辰并没有完全回头,只是转头瞥了一眼,随后突然间加速,车子咆哮了一声,疯狂蹿了出去。

    现在这一刻,他迫切需要有一种极限的刺激来发泄情绪,让自己恢复正常,有人送上门来飙车,无疑是最好的一种解决方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