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不
    :

    “梁辰,我只问你两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如实地回答我,也算是在我解脱前,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答案,好吗?”陈美琪继续在电话里像是与他聊天般轻松地,好像根本不是在讨论一个与生死有关的问题。

    “只要你不做傻事,问我十万个问题我都会回答你。现在,美琪,你停下来,好吗?我这一生没有求过人,今天,就算我求你,停下来。”梁辰力争保持镇定,寻找一切机会超车,可两侧路面已经变窄,再加上陈美琪故意在前面拐来拐去,他根本没有可能超车。只能用语言先稳住陈美琪,去想办法,可眼看着前面的公路桥已经在眼帘中逐渐扩大,最多还有十几秒的时间就要到了,急切之间,他还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让陈美琪停下来。

    “讨厌,你把我当成十万为什么了吗?烦人。”陈美琪在电话里娇嗲地道,就像是痴缠娇恋的小女生在跟自己的男朋友撒娇,可是语气深处,却隐藏着一丝说不出的忧伤。或许,她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向一个没有亲缘关系的男人撒娇。后面车子里的梁辰无法看得见,两行晶莹的泪水,已经从陈美琪的眼眶里滑落,而前方那认没有护栏的公路桥,已经是愈来愈近了。“不过,你居然能够求我,我真的很感动,只是不知道你倒底为了什么求我停下来。仅仅是不想见证一个生命殒落的过程?还是真心不想让我死呢?”陈美琪语气一转,再次幽幽地叹息了一声道。

    梁辰被陈美琪这变化不定的语气弄得有些发懵,天地良心,他现在才发现,女人这种动物有时候简直不可理喻,无法琢磨,他实在搞不清楚现在陈美琪倒底在想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以陈美琪的性格,刚才的话绝对不是在发狠或是吓唬他。

    “美琪,无论怎样,你先停下来,咱们有话好好话,好不好?”前面的公路桥越来越近,梁辰心下更加急迫,却只能温言哄道。

    “不好。我的问题还没问呢。”陈美琪在电话里像是小女孩在向自己的爱人耍着小性子,她要把一个女孩子在男朋友面前所拥有的全部权力,在这一刻尽情地浓缩释放,尽情地享受这种释放带来的快乐,尽管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可谁又能说带着镜花水月的幻像死去不是一种幸福的凄美呢?

    “好,你问,你问。”梁辰深深地吸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缓缓地说道。

    “第一个问题,你跟我小姨之间,倒底有没有事情?那个孩子倒底是不是你的?”陈美琪终于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没有事情,你小姨用各种方式威胁我,让我不许靠近你,一切都是骗人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那个孩子也不是我的。我可以对天发誓,绝无半字虚言。”梁辰疾快无比地说道。现在这个时候如果他再隐瞒事情的真相那就是个蠢货了,救人如救火,有什么比人命还重要?一切都是建立在生命还存地的基础之上,如果连人都没有了,这种善意的欺骗的存在还有什么用处?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小姨是个魔女,她最会骗人了。哼,等过再过几十年她也去下面找我的时候,我一定不理她。”陈美琪在那边好像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恨恨地哼了一声道。

    “现在你可以停车了吧?”梁辰紧盯着前方的公路桥,小心翼翼地问道。公路桥已经就在眼前,路面更窄了,他投鼠忌器,更加不敢把车子开得太快。

    “唉,梁辰,你平时那么沉稳的一个人,现在怎么这样性急呀?我才只问了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没问完呢。”陈美琪叹了口气道。此刻,两辆车子一前一后一阵颠簸,都已经驶上了公路桥,而陈美琪的车子就沿着防护栏已经破损的公路边缘缓缓地行驶着,梁辰这个时候哪里还敢超车过去卡住她?一个搞不好,陈美琪只需要轻轻向右打一下方向盘,立马便掉下去,那样的话,他还成了杀人凶手了呢。

    “好,你问。小心,你开得稳些,好吗?”看见前面的陈美琪右后车轮突然间向下方一个倾斜,几粒小石子悬空坠落,梁辰的一颗心登时便抽紧起来,前额已经布上了一层细密的汗水,抓着方向盘的手掌心里湿滑滑的,真皮方向盘把套已经布上了一层汗渍。

    “梁辰,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对我动过心?哪怕是一点点,一点点就可以了。有没有?”陈美琪终于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我……”梁辰沉默了,并没有马上回答,深吸了口气,“美琪,你是个美丽且高贵的女孩子,任何男人见了你都会动心的。”他避重就轻地回答道。

    “不,这不是我要的答案,也不是我所说的动心。我就要你的感觉,你有没有对我动过心?有没有?有没有?”陈美琪几乎是以一种声嘶力竭的声音追问着梁辰,她的情绪激动起来,车子前轮不时擦着公路桥的边缘处划过,让后面的梁辰看得惊心动魄。

    “你小心……好,好,好,美琪,我承认,我对你动过心。”救人要紧,情急之下梁辰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我不信,你骗我,你口是心非。”陈美琪在电话里呜呜大哭起来,车子危险至极地在公路桥的边缘处划来划去,随时都有可能掉落。

    “我没有骗你,一切都是真的,我对你动过心,真的动过。”梁辰几乎是吼出来的。

    “真的?”陈美琪的哭声止住了,吸了吸鼻子,在电话里小意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梁辰不得不捏着鼻子撒谎,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真的突然间就是一动,恍然间,内心深处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说,“不,你在撒谎,你说的一切不全都是真的……”这种感觉让他很突如其来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惶恐来,还有些心虚,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什么时候开始的?”陈美琪的哭声戛然而止,稍稍沉默了一下,她语气的底处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兴奋悄声问道。

    “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踢你的车子就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梁辰被逼得已经不得不开始说谎了,这简直就是一件郁闷到家的事情。

    “你是什么时候遇到你现在的女朋友的?”陈美琪的思维跳跃性很强,突然间一下跳到了另一个层面上,这种天马行空式的思维让梁辰一个头有两个大,不过眼看着那段不长的公路桥已经驶过了大半,还有一小半的距离,如果一直这么行驶下去,最多半分钟就能驶出这个公路桥,梁辰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把时间拖下去。

    “我是开学的第一天晚上遇到我女朋友的。”梁辰说道。

    “你们是怎样认识的?怎样相爱的?”陈美琪语气里有一丝藏不住的羡慕嫉妒恨,醋火中烧地问道,同时还有着无尽的好奇。

    不过此刻的梁辰倒是巴不得她继续问下去,这样才能把时间拖下去。

    “说起来也很俗套,我住在她楼上……”梁辰稳定了一下情绪,缓缓地跟她讲述起来。不过刚刚讲了几句,眼看就要到公路桥的尽头了,陈美琪突然间喊了一声,“够了,梁辰,你太无情了。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当着一个喜欢你的女孩子的面讲述跟你女朋友认识的经过是对她最残酷的一种伤害吗?”陈美琪愤怒地尖叫道。

    梁辰险些当场石化,天地良心,这不是陈美琪要求他讲的吗?怎么现在又开始埋怨上他了?

    “好了,梁辰,不说这些了。公路桥马上就要到头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吧,如果,你不是遇到了现在的女朋友,现在会不会选择我?”陈美琪平静了一下情绪,幽幽地叹息了一声后,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期待最后问道。

    “我……”梁辰这一次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况且,他已经没有时间开始回答了,因为透过车窗他分明看到,前面车子里驾驶室的陈美琪已经扔掉了手机,正回过头来望着他,满眼珠泪涟涟,眼泪早已经在她美丽的脸庞上流成了悲伤的河。

    “梁辰,不知道给我答案了。感谢你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一直陪伴着我。虽然我知道有很多话你都是在骗,可就算是骗我的,我也很开心,很开心,就算是骗我的,我此生也没有遗憾了。谢谢你,还有你的这辆车,我会带着它一起去下面看看,有它陪着我,相信到了哪里我都不会孤单的了。梁辰,以后记得有时间,想想我。”陈美琪哭泣着,双手已经狠狠地抓上了方向盘。她的电话开了免提,哭泣与告别的声音后面的梁辰能听得清楚。说完了这句话,陈美琪便狠狠地要去拽方向盘,可是猛然间透过车镜向后看了一眼,登时尖叫了一声,“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