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风大把舌头闪了
    :

    “您,您确定……”售车小姐险些一口气没上来被张德印吓过去,a4这样车虽然不是什么太好的车,但她每卖出一辆大概就能提成五百到一千左右,五台a4,最少能提成个两千多块,更何况,每辆车子加价提车,所加的价格里,她至少也能分一半,她如果不兴奋那是假的。

    “你以为我在这里跟你玩儿呢?赶紧的,办理手续,老子要提车。”张德印怒吼道,态度非常之恶劣。今天就算是用钱砸,也要把这个场子圆下来,他不能在房少面前跌份儿。

    不过看在钱的份儿上,那位售车小姐索性也忍了下来,带着张德印就往那边走,将陈美琪和梁辰直接晾在了这里。

    “小姐,好像是我们先买的车子吧?怎么你现在不理我们反倒着急给他办手续?还有,他把车子都买走了,我们呢?买什么?”陈美琪也生气了,拦住了那位售车小姐。

    “实在对不起,小姐,今天没有现车了,要不,您先预计一下,明天等现车到了我再给您打电话?”售车小姐很是歉意地望着陈美琪道,虽然道理上是陈美琪先来的,怎么也应该先有她一台,可谁能放着眼前的钱不赚?况且还是加价提车的冤大头?白赚谁不赚啊?所以只能委屈一下陈美琪了。况且,这家店属于独家代理,只此一处,另无分店,就算陈美琪想上别的地方买也买不着。

    “那不行,我现在就要。否则我就投诉你。”陈美琪急了,指着售车小姐道。

    “我们副总就在那边,要不您直接投诉吧。”售车小姐望了她一眼,根本没当做一回事。

    “琪琪,算了吧,一台a4有什么好争的?大不了这五台我买了,全都送给你,你想怎么开就怎么开,至于这个穷酸小子……”张德印这下终于神彩飞扬了起来,高傲地向着梁辰抬起了下巴,从鼻子里不屑地发出了“哧”的一声响,“要真是个爷们的话,就去买辆百万的车子吧。至于a4,无论如何,你今天是买不到了。”

    “好,好,好,张德印,我记住你了。”陈美琪被气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扭头就要走,就在转身之际,却被梁辰轻轻一抬手臂,拦下了她。

    “小姐,那这样,我也跟他一样,加价三万,就买其中的一辆,这样的话,你可以卖车了吧?”梁辰向那个售车小姐微微一笑说道。

    本身就是高大俊朗,冷毅酷帅,这一笑绝对很迷人,售车小姐被他这一笑弄得都有些眼神迷离了,再加上梁辰主动加价三万,这下她也没有道理不卖给人家了,定了定神,“那好,我跟那位先生商量一下。”

    旁边的张德印登时就急了,“商量你吗个头啊商量?老子也每辆加价三万,一辆也不给这孙子。”

    “这……”卖车小姐又有些犹豫起来,拿眼望着梁辰。

    梁辰眯起了眼,深深地望了张德印一眼,他真的有些愤怒了,不过跟这样的人恃气,来一场比阔斗富,太庸俗了,他也不屑那样做。刚考虑着是不是要上些手段真正给这个阔少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知道做人过于张扬并不是一件好事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小子,今天这车,你一辆都买不走。”

    回头之际,便看见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懒洋洋地走了过来,他身材中等,脸型瘦削,飞扬的眼神中满是玩世不恭的表情,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浪子。他的身畔依偎着一个身材火辣的俄罗斯小妞,前凸后翘,惹火至极。此刻正好奇地向着人群里望着。两个人身后则跟着好几个西装革履、年纪有大有小的男女,悄然无声,一副噤若寒蝉老鼠见了猫的样子。

    “你说什么?”正站在那里得意洋洋地望着梁辰的张德印愣住了,随后俩眼喷火,怒视着那个中年男子道。

    “吗的,谁的狗没拴住?跑到这里来吠一通?臭小子,竖起你的狗耳朵听着,老子再说一遍,今天这车,你一辆都买不走。”那个男子嘴巴也够臭的,上来就是一通狠骂,张德印气得脸红脖子粗,没想到半路里居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来,比他还横。

    “真好笑,你在这里跟我扯什么淡?老子有钱还买不到车?以为这家车行是你家开的?”张德印呸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随后便从怀里掏出张卡来,“刷卡,买车。”他将卡向那个小姐怀里一扔,吼道。

    却不料那位售车小姐瞠目结舌地站在那里,卡片打在身上都浑然不知,只是怔怔地望着那个中年男子,还有他身后跟着的那个总经理。

    “你耳朵聋子?居然不接我的卡?刷卡,买车!”张德印实在抓狂了,接二连三地受糗,他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

    “啊?这……”售车小姐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张德印,又看了看那个中年男子,看到那个中年男子身后总经理已经急得快要冒火的眼睛时,终于反应过来,“是是是,徐总,我明白,我明白。”售车小姐白晰的额头上立即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来,拾起了卡片,转身递还给了张德印,“对不起,先生,这车不能卖给您。”

    “混帐,你说不卖就不卖?找你们经理来,我要跟你们经理当面谈。”张德印简直都要气疯了,今天这是撞邪了还是怎么着了?砸钱都买不到东西?

    “这就是我们老板。”那个售车小车颤着手,向那个中年男子伸手一指。

    这句话一说出口,轰的一声,周围的人群再次炸开了窝,好家伙,原来连这家店背后的老板都惊动了,亲自出来平事了。不过看他的样子,像是有些偏帮那对青年男女的意思啊。一时间周围议论纷纷,这场热闹是越来越精彩了。

    “啊?”张德印登时傻在了那里,而旁边的梁辰却皱起了眉头,感觉,这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很是熟悉,可他却从来没见过这个人。这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小子,你刚才说的没错,这家店就是我的。我高兴卖你车就卖你车,不高兴卖就不卖,你赶紧滚蛋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那个中年男子几乎是半靠在旁那个人高马大的俄罗斯妞身上,懒洋洋地向着张德印挥手说道,像是要挥手赶走一只苍蝇。

    “你,你……”张德印咬着牙,知道这一次算是踢在铁板上了,没想到梁辰居然认识这家店的老板。不过如果就这么走了,面子上也太过不去了,怒哼了一声,兀自梗着脖子在那里道,“你这破车爱卖不卖,我还不买了呢。不过,想赶我走好像你还没这个资格,汽展中心又不止你一家店,我爱在哪里待着,恐怕你还真就管不着。”张德印不停地冷笑道。

    “吗的,你这小子不仅脑子进屎了,耳朵也不怎么灵光,我还真就告诉你了,这个汽展中心也是我的,我让人把你扔出去。”那个中年男子终于直起了身子,直视着张德印,眼里陡然间透射出了一丝说不出的煞气来。

    “哈哈,你就吹吧,可着劲儿的吹。当我不知道么?这个汽展中心可是南方来的大老板投资兴建的,你一个小小的店面经理,又算哪根葱?别再这么吹下去风大把舌头闪了。”张德印狂笑了一声道,压根儿就不信。

    哪想到,他刚说完这句话,那个中年男子身后陡然间便扑出了两个身材高大的人,一左一右,迅急扑到,张德印只感觉眼前一花,便已经被其中一个抓着两条胳膊制伏,那两只大手简直跟铁钳子一样,根本挣脱不开。

    随后,另一个人已经冲了上来,左右开工,“啪啪啪啪啪”连续正反十几个阴阳大耳光,打得张德印鼻口蹿血,死去活来,旁边那个小妞都吓傻了,浑身跟筛糠似的哆嗦着,连尖叫都不会了。

    最后一拳直接打在了张德印的嘴上,登时掉落出两颗带血的门牙。

    随后,两个大汉架起了晕死过去的张德印,直接拖出去了,扔到了汽展中心外面。

    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端的是干净利落。张德印说人家别风把舌头闪了,结果,最后自己不光闪到了舌头,连牙齿都闪掉了两颗,也算是活该了。

    “现在世界清净了。”那个中年男子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随后向着梁辰转过头来,出奇友好地一笑,笑容里透着说不出的亲近。

    此刻,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已经被驱散了,赶得远远的,只剩下那个中年男子领着那个俄罗斯小妞和梁辰与陈琪几个人。

    “梁辰兄弟是吧?哈哈,头一次见面,真是人如其名,如天上的星辰一般,如此的玉树临风,高大英俊,貌若潘安。身旁这位美女也是气质出众,花容月貌,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国色天香……”那个中年男子刚一走过来便是马屁拍得叮当乱响,嘴打莲花落一般,跟说快板书似的,弄得梁辰一怔,陈美琪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身家天价的大富豪居然会是如此德性,怔了一下后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起来。

    “够了,这位老板,不知道怎么称呼?为什么要帮我们?”梁辰听得头大如斗,赶紧伸手制止,他怕再不制止的话对面这位会拍马屁拍缺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