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送她上学
    :

    “泽哥,章彦良死了,牛凯也死了……”旁边一条漆黑的胡同里,郭玉文在吴泽身畔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眼里掠过了一丝悲痛道。

    说起来,牛凯确实是他的同乡,高他两个年级,想当初风华正貌,品学兼优,却落得这般下场,实在令人唏嘘。

    “其实他早已经死了,今天的死,或许对他来说,才算是对过去的一个救赎,一种交待。”吴泽仰天轻叹了一声,裹紧了身上的衣服,眼里掠过了一丝复杂的情愫。

    其实如果不是牛凯跪在地上向他请求,他也不会这样设计,他不知道这样的设计是不是有些残酷,可面对着磕头已经磕得血流如注的牛凯,他别无选择。或许,让他与章彦良同归于尽,才是对他最大的同情与怜悯。

    远处警笛声已经响了起来,因为动了枪,附近的居民害怕了,怕遭受池鱼之灾,所以报了警。警方倒也来得迅速。

    “我们走吧,剩下的就交给唐所和何所他们处理好了。”吴泽再次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转身而去。

    “章彦良的那几个手下怎么办?”郭玉文跟在他身后皱眉问道。

    “告诉他们如果遇到警察的话,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然后放了他们,爱哪里去哪里去吧。”吴泽挥了挥手道。

    “可是如果他们向章彦良的后台毒贩子走漏了消息怎么办?”郭玉文吁了口气,还是有些不放心。

    “呵呵,纸里终究包不住火,就算杀了他们灭口,这件事情也瞒不了多久的。况且,我们并不是以杀人为目的,何必难为他们?”吴泽摇了摇头,已经走远。

    郭玉文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紧跟后面而去。

    大学城的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

    一夜之间,至少发生了十几起群殴流血事件,可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个人报警。只不过今天晚上师大附属医院的上座率却提升了百分之二百,无一例外,都是来看外伤,最多时甚至挤了七八十号人。

    当然,动枪的章彦良除外,他很悲惨地死了,横死街头,在他身上当场搜出了大量的摇头丸和k粉,居然还有冰毒,毒资近百万,不包括现金卡。而杀了他的那个人,就是曾经师大外语学院的骄子,后来沦落为瘾君子的牛凯。

    这是一起最为大快人心的报复性杀人,就算神仙来查,也依旧是这个结果,因为这就是事实。不过对于章彦良来说,死得确实太憋屈了。如果他的几个手下要是不被带走,如果之前他要不是被吴泽抽了一甩棍痛得头晕眼花不辨东西,又怎么可能被屈辱地与牛凯同归于尽?

    可惜历史不能假定,事实终究是事实,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清晨,第一缕光照射进来,梁辰睁开了眼睛,正好五点钟,这一夜虽然是大学城暴风雪交加的一夜,可身为这场暴风雪的起源中心,他却依旧睡得很安稳,因为他做的是他应该做的事情,没有良心债,也没有任何负担。

    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的兄弟,有能力办好一切事情。

    起身打了两个小时的拳,随后冷水擦身,走到屋子外将依旧如昔的那个保温饭盒拿进屋子里,纵然他很想打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甚至想品尝一下,可最终他还是硬着心肠放弃了。可无论如何,那个柔弱如静谷百合的美丽身影却渐渐地,挥之不去。

    叹息了一声,穿好了衣服,到楼下旁边的小吃部去吃早餐。此刻,早餐铺里出奇地坐了不少邻里街坊,此刻正兴奋地议论纷纷。

    “听说没有?昨天清海街上的大混子赵伟国昨天晚上被一群师大的学生打得满地找牙,灰溜溜地滚蛋了,据说连夜将门市房子都卖了,昨天晚上一百多人群殴,打得血流满地的。”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正端着碗豆浆向周围的人爆着八卦。

    “收拾得好,我弟弟就在那边住,今天早晨四点多就给我打电话说这件事儿,这简直是大快人心哪,赵伟国在那边横行霸道都快十年了,没人敢管,还向沿街商户收保护费,这个人渣,昨天晚上怎么不被打死呢?”另外一个中年男人吸溜着热豆浆,痛快地握着拳头骂道。

    “不止一个赵伟国啊,昨天晚上据说还有十几场大架呢,一场接一场的,好像都是师大学生干的,打的都是那些祸害老百姓的混子流氓什么的,简直是大快人心。要真是师大学生干的,改天咱们老百姓干脆给师大送一面锦旗去得了,上面就写着,为民除害。这些师大学生,真是好样的。”旁边的一位大妈也插了句嘴道。

    “怎么不是师大学生啊?我听说,好像领头的还是一个大一新生呢,被称做什么师大一条龙,都叫他辰哥什么的。对了,小伙儿,你好像也是师大的学生吧?知道这个辰哥不?”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壮年汉子转过头来问梁辰,邻里邻居住了这么长时间,也略有了解。

    “呵呵,不认识。”梁辰微笑着摇了摇头,将最后半个包子塞进了嘴里,站起来礼貌地回了一句,走远了。身后的议论声依旧未停。

    刚走了几步,兜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高羽的电话,“辰哥,我高羽,向你汇报一下情况。”高羽稳健的声音响起,不过嗓音略有些沙哑,看起来也是一夜没睡。

    他昨天晚上与张凯还有李铁负责总调度,还有临时调整计划重新安排部署,任务同样繁重,劳心劳力,彻夜未眠,估计也累得够呛,不过精神依旧健旺。

    “嗯,怎么样了?”梁辰边走边接电话。

    “连挑了十六家,十三家黑的尽灭,另有三家红的,剩下的十四家红的,今晚搞定。剩下蓝的明天准备派人挨家去谈,至于白的,暂时不动。那五家大势力一直派人盯着,并没什么动作。兄弟无一伤亡,倒是泽子负责的那个叫章彦良的毒贩死了,不过怎么查都不会查到我们的头上,因为这件事情跟我们无关,泽子这件事情安排得很妥当,做得很出色。”高羽又将具体情况大略跟梁辰讲了一遍。

    “嗯,很好,那个毒贩,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也不必害怕他背后的人报复,纸里包不住火,消息总会外传,既然做了,就不怕那些。泽子做事的手法不错,虽然有些阴柔,剑走偏锋,但也不失为最好的解决办法。”梁辰思索了一下,点头说道。

    “好,就等你这句话。昨晚回来,泽子一直在自责,很痛苦,说自己害了牛凯,更担心你骂他。”电话那边的高羽如释重负地说道。

    “告诉他,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只要对得起良心,尽管放手去做。”梁辰淡淡一笑说道。

    “一定把话传到,我先挂了,大家今天上午休整一下,然后下午再继续进行,明天等我们的好消息。”高羽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梁辰微微一笑,揣起了电话,仰头望了望天空,笼罩在大学城上空的一片阴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逐渐散开了一部分,艳丽的阳光如普照的佛光般洒向大地。

    到了学校,沿着操场又跑了两圈儿,出了一身的热汗,随后便去上课了。

    张凯今天有任务,临时没来上课,不过以他的学习成绩和聪明,就算半个学期不上课都没事。刚坐在椅子上还没等坐稳身体,王琳琳便已经端着书本坐过来,“啪啦”一声将书扔在了桌子上,嘴撅得比油瓶子还高。

    “嗬,这又是谁惹着我们琳琳了?”梁辰有些好笑地望着她道。

    “你,就是你,还有羽哥,吉哥,滔哥,更可恨的是那块死木头,问他什么他都不跟我说,美其名曰保密。”王琳琳转过头怒哼了一声道,不过语气压低,兼之坐在倒数第二桌,身前身后都没人,倒也不虞被人听到。

    “我们怎么惹到你了?说来听听。”梁辰颇有些好奇地转头问道。

    “你们,你们一个个都有事情做,就我一个人干闲着,都不知道做什么好。还让我一个月干领工资也不干事,这不是折磨我的良心么?还有,前天和昨天,你们一个个神神秘秘的,开会也不叫我,做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敢情咱们公司里就我一个外人啊?你们这是性别歧视,是欺负人。”王琳琳小嘴巴张张合合,连珠炮似的往外崩,弄得梁辰直翻白眼,颇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就是为这事啊,唔,你倒也不用着急,其实我都替你想好了,以后你就在武馆那边教学员吧,这样既能发挥你的特长,又能让你的良心好过一些。”梁辰考虑了一下,呵呵一笑道,这几天倒真是有些忽略王琳琳了,心底下倒也有愧。

    “嘻嘻,这还差不多。对了,死木头去哪里了?今天这两天都没上学?打他手机他也不接。”王琳琳嘻嘻一笑,随后话风一转道。

    “你啊,绕了半天圈子,就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吧?”梁辰摇头笑道,刚要逗她说保密,就听见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琪琪,这就是你们班级啊?唔,人还真不多。你说你又转系转回来干什么啊?人气太低了,多凄凉啊。不过这样也好,以后我就能天天送你上学,顺路送到你们班级门口了。”

    两个人抬头一看,都愣住了,只见门口正站着一男一女,女的风姿靓丽,不是陈美琪又是谁?那个男的,高大英俊,玉树临风,梁辰一见,有一种极熟悉的感觉,一皱眉头,他突然间想起他是谁了。

    只不过,还没等他说话的时候,旁边的王琳琳便已经惊诧地脱口而出,“房书君?”

    眼前的那个人,不是房书君又是谁?

    此刻的房书君听见教室里有人唤自己的名字,禁不住惊讶地抬起了头,往里面一看,首先看到的却不是王琳琳,而是,梁辰。

    刹那间,他的眼里涌起了无法言说的怨毒,眯起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梁辰,就如同见到了生死仇人一般……

    龙门天子三月份稿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