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七十万与十五万
    :

    “你倒底是谁?”赵伟国死盯着李吉,握着菜刀的手已经被冷汗浸透了,菜刀把儿都被攥得湿腻腻的。

    “我叫李吉,那家熟食店老板是我姨家三姐。你欺负她们就等于欺负我,今天我就是特意来找你的。”李吉已经走了过来,背着手,满不在乎地说道。

    “李吉?”赵伟国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突然间就是脸若死灰,他终于知道这个是谁了。“原来是师大一条龙辰哥手下的头马。”他咬了咬牙,“当唧”一声便扔了菜刀,因为他清楚,师大这一票新起来的小伙子势头实在太猛了,传闻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辰哥一个打三十几个废了麻三,还把身后有副所长撑腰的张达硬摁着脖子认了自己当师傅,并且还组建了朝阳安保公司,前些日子据说杀得图江道六七百号人丢盔弃甲,溃不成军,猛得简直都快成为一个传说了,面对这样的人,他还真提不起博命的勇气来。

    一般来说,勇气只是还抱有一博希望的时候才能被激发起来,如果一座山迎面倒下来,你还想去博命的话那就是神经不正常,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跑。

    可现在赵伟国不能跑,二三十号被打倒的兄弟都在那趴着看他呢,他要跑的话那以后也不用混了。当然,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他想跑也跑不掉,对方摆明了就是冲着他来的,他跑到哪里都白扯。

    “没错,就是我了。”李吉抱着肩膀冷冷一笑,凶悍的气势终于在这一刻展露无遗,铺天盖地重压而来,让混迹江湖多年的赵伟国这一刻居然有些喘不上气来。

    “吉哥,放了我的兄弟,有话好说。”赵伟国看着自己的那群被打趴下连站都没办法站起来的兄弟,咬了咬牙,低头说道。

    “对不起,这话还真不能好好说。你他吗罩着这一条街管老少爷们们收保护费的时候,怎么不这样说?你他吗找人连续砸了我三姐家小小的熟食店两次,打得他们一家三口头破血流的时候怎么不这样说?”李吉这一刻实在无法按捺住胸中的怒火,这些流氓们是如何欺负人的,他今天白天算是看了个一清二楚,素来就颇为侠肝义胆的他这一刻终于发作了,揪着赵伟国的胸口指着怒吼道。

    声音迎着风飘荡出去好远好远,此刻,虽然这整整一条街上没人出来,可是家家户户寂寂无声,都在侧着耳朵静静地听着,胸中热血澎湃,人人激动不已,这个赵伟国欺压周围的老百姓已经多少年了,大家全都敢怒不敢言,今天终于碰到了硬茬子,踢到了铁板上,看着赵伟国被骂得跟个孙子似的,绝对的大快人心。

    赵伟国咬了咬牙,却是连挣扎一下都不敢,“吉哥,咱们都是道上混的,相互间给个面子吧,我有眼不识泰山,误撞上了你家三姐,还望恕罪。我一定会十倍赔偿,另外,改天我再摆个和头酒,专门请兄弟们喝酒赔罪。”赵伟国不得不服软,连麻三和张达那样的人都被干服了,他哪里还有跟师大一条龙梁辰的手下叫板的资格?那不是找死么?

    “唔,态度还算不错,这样吧,伟哥,咱们先去屋里谈,我有两个条件,如果你同意的话,今天的事情就算揭过,怎么样?”李吉哈哈一笑,终于松了开赵伟国胸前的衣襟,搂着他进了屋子。

    大约一个小时候以后,就在赵伟国那些躺在冰凉的地上都快冻僵了的兄弟们都快冻尿裤子的时候,李吉终于满面红光地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而跟在他后面走出来的赵伟国脸若死灰,连头也不敢抬。

    “钱!”李吉向着那边的郭玉文打了个响指。

    郭玉文拎着一个大纸袋子走了过来交到了李吉的手里,李吉将纸袋子向赵伟国一扔,“喏,伟哥,你可数好了,七十万,一分不差,还要谢谢伟哥给我这么优惠,哈哈,兄弟们,走了,回家喝酒去。”拍了拍手里的房照,李吉向着赵伟国挤了挤眼睛,一挥手,带着一票人马扬长而去了。

    赵伟国拎着钱袋子站在那里,望着李吉一群人远去的背影,额上汗水涔涔而下,半晌,看见这群煞神走远了,才敢缓缓地大出一口长气。

    “伟,伟哥,他们,这倒底是要干什么啊?还给你钱?”孙锦华捂着肋骨,缩着手,吸着凉气,几乎是一步一挪到赵伟国身旁,小声地问道。

    “给你吗个头的钱给钱,这群土匪是来抢钱的,他们硬逼着我把房子卖给了他们……”赵伟国一腔邪火无处发泄,回手就给了孙锦华一个大嘴巴,心疼得肉都颤了。

    “啊?买房子来了?”孙锦华眼珠子险些瞪冒出来,这群凶神恶煞费了这么半天的事儿,就只买座门市房子?这是出什么妖蛾子?定了定神,看着欲哭无泪的赵伟国,孙锦华小声安慰他道,“不过伟哥您也别上火,这房子还不到一百平,七十万,虽然偏低些,应该也有赚头了。”

    “合理?合你吗的理啊合理,我草他八辈祖宗的,合同上签的是七十万,可他只给我了十五万,我还得给人家打收条……”赵伟国悲从心来,仰天长嚎了一声,心疼得肝儿都颤了。这房子现在市价最少八十万,李吉却只给他十五万,连三十万的本儿都没回来,他已经快疯了。

    可是不卖行么?李吉可说了,他敢不卖的话,三天一小砸,五天一大砸,砸到他卖为止,限期一个月,如果再不卖,废他一只手。一句话,这是摆明了就想将他赶出大学城这边,爱哪去哪去,只要不在这边待着就成。当初麻三那么牛逼的人物,手底下小弟五六十号,也是说走就走了,还不如他呢,直接场子被人家抢走了,现在人家给他钱那是给他面子,留他条活路,否则的话,一毛钱都不给他,他也得受着。

    毕竟,江湖道有江湖道的规矩,谁拳头大谁就好使,他要敢报官,那就等着接下来的惨烈报复吧,想一想后果,赵伟国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吗的,真他吗倒霉,怎么就惹到这个衰神?”赵伟国觉得自己太倒霉了,怎么就能惹到师大一条龙辰哥手底下头马的姨家三姐呢?这不是倒霉催的么?

    被倒霉催的今天夜里却并不止他一个人。

    这注定不会是一个平常的夜晚。

    聚鑫时尚宾馆。

    说是时尚宾馆,其实就是一个不足百平的门市房改成的破旅店,里面的设施更是烂得要命,几块胶合板竖起再粉刷一下,将楼上楼下隔成了七八个单间,相当不隔音,这边办事别说床板响了,连负距离接触的出出进进的呱唧声那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这里的生意还算不错,因为有小姐。唔,按照建设和谐的标准,叫小姐有些不恰当了,应该是叫做失足妇女。

    每天这里都有几位二三十岁的失足妇女在这里搔首弄姿,来回拉客,偶尔也有动了色心的老男人什么的,一头钻进去**一番,甩下两钱,再扔个床铺费走人。

    简单说,这里就是个暗娼窝。

    旅店的老板叫周正,名字起得周正,这人可不怎么周正,行事歪歪斜斜,酷好捞偏门。

    现在的大学生可不像以前了,开放得紧,偶尔也有找不着对象又不明情况来这里玩儿的大学生,二话不说,宰你没商量,轻则的一张嘴就是三千五千的要,跟那玩意儿镶了钻石似的。敢不给,先暴打一顿,然后威胁告到学校去,哪个学生敢不服软?如果看着好欺负直接就玩儿个仙人跳,当你**得意兴正浓的时候,“哐”的一脚把门踹开,冒出两个歪戴着帽子的假警员来,把假证件一亮,就要带人走,想不跟着走,那行,罚款一万,最少也得交八千,哪有敢不服的?被宰过的学生当然不敢说,谁让自己下作来这里玩儿呢?只能自认倒霉活该,四处张罗钱走人。

    周正此刻正坐在门口的沙发上看电视,楼上楼下阵阵云声浪语,丫的就跟没听见似的,也难怪,都干这行七八年了,早就练出来了。况且,那帮小娘们基本上都是假叫唤。

    今天心情不错,正好晚上狠狠宰了两个来住宿的学生情侣,一看就是两个嫩伢子,想偷尝禁果,这样的学生娃娃最好唬弄,自己刚刚让两个兄弟扮了回警察吓唬了他们一下,用告到学校和通知家长来唬他们,别说,两个学生伢子还真有钱,唬出了五千块,周正心情大好,翘着脚喝酒,真希望今天晚上能再来一份,连着月初玩儿的几手仙人跳,自己这个月可就赚发了。

    正做着无良美梦呢,“哐”的一声,门就被踹开了,挟着满天的风尘与肃杀之气,一个梳着小平头的年轻男子已经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六七个年轻人,个个高大强壮,满眼煞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