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夜袭
    :

    整整一白天,并没什么事情。李吉倒是没闲着,找来了工程队重新将玻璃装好,又找来两个钟点工将整个屋子收拾了一遍,屋子里窗明几亮,终于恢复了原貌。李吉忙里忙外,累了一身的臭汗,还帮着把熟食全都卖掉了,表现得真像钱红的亲弟弟一样。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晚上,大概九点半钟左右,李吉终于忙活完了,也没什么客人了,走到外面,拉下了卷帘门,好像准备出去一趟似的。他好像并没有察觉到,附近的巷子口里,正有几十双眼睛正狠狠地盯着这边,眼神凶狠,恨不得一口把他吃掉。

    哼着小曲,李吉叼着烟,插着兜,沿着已经没有几个的大街往远处走,刚刚转过街角,突然间便站住了,昏黄的路灯下,前面正有十几个人堵在那里,人人手里拎着一个纸筒卷着的东西,眼神不善地盯着他。

    往后退去,身后同样有十几个人围了过来,将他包夹在了中间。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李吉叼着烟,冷冷地注视着他们,不过眼神里好像还闪过一丝害怕的神色。

    毕竟,就算是神,面对着手拿着家伙的三十几号人包围住,也同样要被摞倒。

    “小子,白天的时候你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怂包了?”这个时候,一个家伙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拎着根铜管,叼着烟,神气活现地斜着眼睛望着他。

    “是你?砸了我三姐的店,晚上还来这堵人要揍我?”李吉向后缩了一下,有些色厉内荏地说道。

    “没错,今天就是要揍你,不但要揍你,而且还要废了你,让你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那个小流氓狂妄地叫嚣道。

    “你,你们倒底为什么这么做?我三姐不过是开了家熟食店,他们老实巴交的,从来都没得罪过谁,你们三番五次地要撵他们走,为什么?”面对着这三十几号人,李吉好像真的害怕了,往后缩着,却被人重新推到了人群中间去,只能面对着那个流氓,似乎有些绝望了,喊叫着道。

    那个小流氓很享受地听着李吉害怕的叫声,将铜管在手里掂了掂,望着李吉,半晌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小子,实话跟你说吧,你三姐在这街上开熟食店,就是得罪我们大哥了,想从我们大哥嘴里抢食吃,农村来的土坷垃,也不好好打听打听,简直就是找死。”那个小流氓几乎是从鼻子哼出来道。

    “你们大哥是谁?我们开熟食店又怎么着他了?”李吉往后缩着身子,装做害怕的样子,不过却竖起耳朵听着那个小流氓的话。

    “我们大哥就是赵伟国,伟哥。瞧见没有,街角那家店可就是他开的,这整个一条街都是他罩的,谁想在这条街上做买卖都得交保护费,更别说开熟食店跟我们伟哥争嘴。兔崽子,既然你今天不开眼,仗着会两下敢跟我们耍横的,说不得,也要让你付出点代价来,不用多,砸碎你两根手指头就行。”那个小流氓狞笑着,掂着手里的钢管,已经逼了过来。

    “伟哥?哈哈,还他吗印度神油呢。既然知道谁是正主儿,那就好办了。小子,把你们伟哥叫出来吧,我们当面谈。”李吉就等着他这句话,摁了一下兜里的录音笔,结束了录音,缓缓地直起了身子,两眼中骤然间暴射出凛然的神光来,气势陡然地一变,如扑食的猛虎般,死死地盯着那个小流氓,狂笑了一声道。

    “你……”那个小流氓倒是没想到他突然间就这么横起来了,被他的气势所迫,不禁退了半步,不过自己的一群兄弟都在旁边看着,这么多人围着他,居然还被他吓住,脸上禁不住有些挂不住了,“草你吗的,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还想跟我们伟哥谈?谈你吗的头,干他!”那个小流氓怒吼了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钢管就要往上扑,可是扑了一步出去,却发现周围的兄弟并没有响应,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神惊恐地望着周围左右。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啊。”那个小流氓向自己的兄弟们怒吼着,猛然间一抬头,身体登时就是一个激灵,同样脚步凝滞在那里,不敢再动一下了。

    只见,身前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压压地围上了四五十人,将他们反包围,静静地站在夜幕之中,每一个都是龙精虎猛的年轻汉子,个个都在一米八以上,手里拎着的是一根根纯钢制成的甩棍,盯着他们的眼神戏谑中带着不屑,就如同一群狮子看着几头弱小的绵羊。别的不说,单是这份沉定若渊的气势,就足以在心理上把他们压垮。

    那个小流氓身体一个哆嗦,本已经迈出去的脚步立马缩了回来,惊恐地望着四周,哪敢再往前扑?

    “呵呵,你不是要干我么?来啊,怎么不来了?”李吉不紧不慢地掏出根烟打火点上,深吸了一口,吐出口浓浓的烟雾,咧嘴望着那个小流氓笑笑道,那笑容落在小流氓的眼里,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就像是地狱里钻出来的吃人恶魔噬人前的阴笑。

    “啊?你,你倒底是什么人?”那个小流氓这时才反应过来,硬着头皮问道。

    “我是你爷爷!动手!”李吉怒喝了一声,腾腾两大步就奔了过去,那个小流氓刚举起钢管要打,却被李吉一把攥住,抬起腿来便是一个窝心脚,直接将他撑出了一米多远,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啪”的一声齐响,四五十条甩棍同时甩响的声音整齐划一,就像过去的车夫甩起的那清脆的大鞭哨,旁边那些兄弟早已经五个一组,十人一队,静默着却肃杀地扑了过来,一个漂亮的切割穿插,便已经将这些只会打些顺风架的小流氓圈成了几小帮,甩棍挥舞上去,打在身体上“啪啪”作响,对付这群坏事做尽的小流氓,根本不用手下留情,只要不打死打残,就尽可能让他们遭些好罪。

    这些流氓哪里是这些专业体育棒子出身并且经过了严格的训练再加上连续几场浴血大架打下来就连刀子扎进身体里去眼都不眨一下的年轻汉子的对手?

    半分钟不到,三十几个流氓全都被干趴下了,一个不少,个个头破血流,轻则断两根肋骨,重则手脚骨折,躺在地上双手护头,爹一声妈一声叫唤,在大街上顺着风来回的飘,显得尤为凄厉。而李吉的烟刚刚抽到了一半。

    “你叫什么名字?”此刻,李吉蹲在了那个小流氓的身畔,呲开两排白牙,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我,我叫孙锦华,大哥,饶了我吧,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您了,我给您赔不是,赔您钱。”那个小流氓捂着胸口坐在地上,刚才李吉赏他的那一脚势大力沉,他至少断了四根肋骨,连坐着都那样艰难。

    “我不缺钱。”李吉摇了摇头,摸了摸大光头道。

    “那,那……”孙锦华那了半天也没那出什么名堂来。

    “这样吧,我们都在这里等着,等伟哥出来吧,如果他还算有种,见到自己的兄弟被人包饺子,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如果他要是不出来,啧啧,不是我说啊兄弟,这样的大哥,跟不跟的也没啥意思了。”李吉说着话,一口烟雾便喷在了孙锦华的脸上,孙锦华下意识地一闭眼,李吉早已经抓住了他左手的一根手指头,死力一拗,“啊……”一声能遏行云的惨叫声响了起来,手指头早已经断了,当然,接是接得上的,不过十指连心,这份痛楚绝对难以形容。

    “伟哥,出来吧,如果你依旧不出来,隔一分钟,我拗断他一根手指头,你信不信?”李吉一脚踹倒了孙锦华,向着对面街角处卷帘门半掩的熟食店高声喝道,这么静的夜,如果里面的人听不到就有鬼了。

    隔了一分钟,里面还没有人出来。

    “真他吗怂货,就这样不顾兄弟生死的人,还当大哥?”李吉骂了一句,也懒得再蹲下去,踩住了孙锦华的手,一鞋根就跺了下去,正跺在左手小指上,小指发出清脆的一声悲鸣,孙锦华眼珠子向外怒鼓,一口气没上来就生生地痛晕过去了。不过这样也好,少遭些罪。

    “住手。”这个时候,街角熟食店里的灯光亮了起来,紧接着卷帘门哗啦啦一声响,赵伟国已经握着一把菜刀走了出来,三角眼死死地盯着李吉,里面有着说不出的怨毒与仇恨,不过深处却闪烁着说不出的恐惧来,大概他也清楚,自己今天算是混到头了。

    “哟嗬,伟哥,您终于出来了,还握着把菜刀?啧啧,看来想一个人干掉我们这四十几号人哪,有种,的确有种。”李吉将烟头吐在了孙锦华的脸上,咧嘴一乐,背着手不紧不慢地走了出去。对方就一个人,别说他拿菜刀,就算他拿把大砍刀李吉也不在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