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认亲戚
    :

    “你他吗是谁?敢出来架梁子?信不信哥几个今天拆了你?”那个领头的流氓看着这个极其壮实仿佛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爆炸性力量的家伙,吓了一跳,更为他的气势所迫,不自觉地带着几个人退了两步,怒视着他,有些色厉内荏地道。

    他当然不是傻子,眼前这家伙居然能把人直接扔出几米远去,面对几个人也毫无惧色,摆明了就是个练家子,看这身材就知道肯定是把打架的好手,只是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居然这么生猛,敢来这边架梁子。

    “架你吗的梁子,还敢说要拆了我?今天老子把你们蛋黄挤出来。”那个年轻人怒吼着已经扑了过去,那几个流氓为他的气势所夺,不敢再打,哗啦一声都已经跑出了店外,包括那个鼻梁辰被打断的家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激劲,爬起来就跑了出去,敢情他也怕挨打。

    “小子,有种你别走。”那个领头的流氓站在大街上指着年轻人骂道。

    “走?这是老子的三姐家,我来了就不走了。”那个年轻人一个虎跳出了玻璃门,摩拳擦掌地再次奔着他们走了过去。

    郑重声明一下哈:现在是和谐社会,本故事及故事细节内容均属虚构,如果有雷同,实属不幸,请兄弟切勿对号入座,切记切记,再谢再拜。

    “行,你等着,你等着。”那几个流氓被他的气势吓破了胆,架起了两个受伤的流氓落荒而逃。

    “呸,一群人渣,我草你们祖宗,别再让老子见到你们。”年轻人一口唾沫淬在地上,忿忿地骂道。

    如果不是因为接下来的计划,他现在真恨不得追上去把这群王八蛋直接踢爆卵子。

    “铁蛋,铁蛋,老王,老王。”屋子里,钱红哭泣的声音响起,听着让人无比的揪心。

    年轻人咬了咬牙,隐蔽地回头望了街角处一眼,就看见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抽着烟,往这边看,目光冰冷地望着他。

    在心底哼了一声,他装做什么都不知道,重新进了屋子,帮助钱红照顾那受伤的爷俩。

    “三姐,别着急,他们都是皮外伤,应该没什么事情。”那个年轻人蹲下去帮助查看了一下,随后将爷俩个扶了起来,坐在旁边的两张旧沙发上,宽慰着钱红道。

    “我们,我们这是怎么了?好好过日子,好好做买卖,怎么就得罪这些流氓了呢?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砸我们的店,还把我的丈夫和孩子都打成了这样,我,天哪,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钱红的哭得撕心裂肺,让那个年轻人听得眼里也泛起了泪光。@&@!

    转过头去隐蔽地拭了下眼角,在心底暗骂道,“狗日的,今天晚上一定要你们好看。”

    “小红,别哭了,还不谢谢人家,要不是,这位大兄弟,铁蛋子都要被他们打死了。”这个时候,王宝柱已经能说话了,不停地喘着粗气,抚着胸口挣扎着就要起来。却被那个年轻人轻轻地摁在了那里,含笑摇了摇头,不肯让他道谢。

    钱红如梦方醒,一下跪倒在那个年轻人身旁,同时扯着已经站起来的铁蛋子一起跪了下去,嘴里哭着,“大兄弟,你真是个好人,如果没有你,今天我们一家三口可全都完了。”

    年轻人眼圈儿泛红,不过强劲有力的大手却一把扶起了娘俩儿,“不用谢我,你是我三姐,我帮你岂不是应该的?”

    “啥?三姐?”钱红一下愣住了,有些发傻地怔怔看了他半天,然后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丈夫,王宝柱也是一头雾水,有些发懵。*&)

    “大兄弟,你,这,是咋回事?我咋有些糊涂呢,我确实排行老三,可我没有弟弟啊。”钱红站在那里扶着自己的儿子,疑疑惑惑地问道,眼里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惊惶,她现在是被那些个流氓给吓怕了,看着谁都有些居心叵测像坏人。

    “呵呵,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吉。以前你没有弟弟,现在你就有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弟弟,你就是我三姐。别误会,我没有任何企图,就是看着这些流氓欺太甚,想帮你们一把。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做,放心,你们的店还会继续开下去,而且再也不会有人来找你们的麻烦。”李吉呵呵一笑,向钱红有趣地眨了眨眼笑道。

    “啊?”钱红和王宝柱都有些傻眼了,没搞清状况,可是旁边他们的儿子铁蛋眼睛却亮了起来,突然间大叫了一声,“吉哥,你就是北方师大的吉哥,辰哥手下的六大金刚之一,对不对?”

    他的语气无比激动,好像见到了自己梦中的偶像一般,甚至血糊住了眼睛都舍不得去擦一下,只是睁着眼睛兴奋无比地盯着李吉,生怕一错眼珠李吉就消失了似的。

    “呵呵,小鬼头,你还知道的不少嘛,还知道辰哥。没错,我是跟着辰哥,不过我好像没听说辰哥手底下还有什么六大金刚啊。”李吉向外面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有人在旁边,倒也不怕被人偷听。

    “我当然知道了,北方师大的辰哥,现在可是大学城的这个,带着手下的兄弟行侠仗义,打抱不平,最厉害了。我们附中二分校的学生哪个不知道啊?现在都以辰哥为榜样呢。”铁蛋激动得手都抖了,连说带比划,却不小心牵动了被踢伤的肋骨,哎哟一声便弯下腰来,吓得钱红抱着他心疼得直掉眼泪。

    “呵呵,那都是谣传罢了,不过既然见到不平事,总要管一管的。虽然法律是公正的,但难免也有盲区所在,盲区之外的不平事,力所能及,总不至于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不伸手让你们老实人挨欺负就是了。”李吉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笑说道。

    “吉哥,你,你们真是好人。他们把我爸我妈打成这样,我,我……”刚才还敢拿刀跟人拼命的铁蛋这一刻却仿佛遇到了救星一般,对李吉说不出的盲目的相信,一把抱着李吉的胳膊,哭得哀哀欲绝。在孩子的心中,总是有着无止境的幻想与希望,就比如,挨欺负的时候幻想自己成为蜘蛛侠把坏人打得头破血流,或者有高手从天而降,赶走了坏人等等。现在这种幻想居然在不经意间便实现了,也让铁蛋有一种如坠梦里的感觉,感觉一切都是那样的不真实。

    王宝柱和钱红两口子却站在旁边发怔,相互间搀扶对望着,心底下有些吃不准,这个李吉倒底是什么来头?他真是来帮自己的?可要不是来帮自己的,这个破店,又会让他有什么其他的企图?

    “小鬼头,刚才跟人拼命的时候血还挺热的,一副大无畏的样子,怎么现在倒淌起猫尿来了?哈哈,行了,别哭了,鼻涕都蹭我身上了。”李吉拍着他的后背,开玩笑地道。

    同时回过头去向王宝柱两口温声说道,“三姐,从今天开始,我就叫你三姐了,你就是我三姐夫。咱们就是亲戚。再说一次,我对你们没有半点企图,只不过就是想帮你们而已。如果你们真想让孩子有出息,想在这里干下去,今天就听我的,我绝对不会给你们找半点麻烦,好不好?”李吉拿眼望着他们,看着这战战兢兢的两口子,心底下叹了口气,力争用最温和的态度说道。

    “我,我们……”王宝柱犹豫着,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就算没什么文化,他也知道什么叫做无功不受禄。

    “我答应了,吉哥,想让我们怎么做,你就说话吧。”铁蛋子这个时候却表现出了足够的勇气与果决来,将瘦弱的胸脯拍得砰砰响,一连声地说道。

    “你们呢?”李吉好气又好笑地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转头再次问道。

    王宝柱两口子相互间望了一眼,钱红喏喏地道,“大兄弟,我们都是农村人,没啥本事,只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今天已经欠了你好大的一个人情,都不知道怎么还,如果你再帮我们,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哈哈,这个人情不用还,以后或许我们还是同事呢。只要你们信得过,从今往后,你们就不用再这样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保证你们每一天都过得快快乐乐的,不再担心受怕。”李吉哈哈大笑道。

    话已经说到了这份儿上,王宝柱也不能再说别的了,一咬牙,“好,大兄弟,我们一家三口就信着你了,只要能让我们过上安稳日子,能让我家铁蛋子好好学习有出息,舍出我这一身肉都行。”

    “我说姐夫,没那么可怕,我对你们的要求很简单,现在,你们一家三口上医院,晚上也不用回来了。这个家,我先替你们看着。这是五千块,你们先拿去看病,如果不够的话,再给我打电话。”李吉拿出了一沓钱来,递了过去,王宝柱死活不要,却被李吉硬塞进了手里,一家三口感动得眼泪哗哗地往下淌,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相扶着出门而去了。

    看着一家三口出门而去,李吉的脸色逐渐冷了下来,眼神也眯紧起来,转头望着被砸碎的玻璃门,咬了咬牙,“赵伟国,你个人渣,今天就把你们连根拔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