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居然是她
    :

    满怀感激之心他抬头往前看去,却是一愣,虽然这辆车子已经撞得车头稀烂,根本看不出原本的样子,可依稀给他几分十分熟悉的感觉。只不过,现在车窗里的人被安全气囊挡着,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此刻,那辆受损严重的车子车门已经严重扭曲变形,想从车门下已经是不可能了,里面的一个人正奋力拨开了安全气囊,满额是血,想从车窗里爬出来。

    那个人一头乌黑靓黑的如瀑长发,可惜现在这头如绸缎似的长发已经被血迹染得湿腻腻的一片,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凄厉。

    梁辰看得心底下无比感动,如果不是她,恐怕刚才自己已经死上一个来回了,对这个人的感激之情无以复加,两步便蹿上了那辆车子爆废的车头,伸出了手去,温柔地将她拉了出来。

    可是人刚一拽出来,猛一抬头,尽管她满面是血,可梁辰依旧第一时间便认出来了,心下骤然一惊,禁不住脱口而出,“陈美琪?是你?”

    陈美琪白晰的前额上多出了一道小口子,虽然伤不重,却弄得满面是血,此刻一见到梁辰,便禁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也不管周围还有无数人看着,更不管自己现在有多恨梁辰,一头便扎进了他的怀里,“梁辰,梁辰,梁辰……”

    她语无伦次地尖叫狂喊着梁辰的名字,扎在梁辰的怀里痛哭失声,为刚才的那一幕后怕得浑身颤抖个不停,身体哆嗦得就像是一片风中的落叶。

    就在刚才,她驶上了这座立交桥,准备下午去跟约好的朋友逛街购物,却没想到离得远远的便看见了这一幕,原本她在另外一侧车道行驶,想提前停下来,打报警电话的,可哪想到,就在她停车的那一瞬间,突然间便看到那一侧车子里钻出来的居然是梁辰,她当时心头就是轰的一声巨响,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应该做什么,只知道对面那个人是梁辰,他不能死,他千万不能死。

    甚至根本没有想多想半秒钟,便已经重新钻回到车子里去以可怕的高速硬生生地将那辆车子撞开,终于在生死瞬间为梁辰赢得了一线生机。

    当然,后果也是很惨烈的,她的那辆不到四个月间因为梁辰修了两次的奥迪a四这一次是彻底爆废了,连气囊都弹了出来,整个车头都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面目了。并且陈美琪手上额上俱是伤口,鲜血染得遍身都是,连梁辰都吓了好大的一跳。如果这位省长家的千金大小姐要是真因为梁辰而出了什么意外,恐怕杨忠勇那老家伙是肯定不会放过他,必须要将他碎尸万段了。

    看着怀里的佳人哭得梨花带雨,梁辰无比的感激中又有着说不出的感动,就算他再是铁石心肠,可是一个女孩子,为了救另一个心仪的男人,居然不顾生命危险,直接开车人为制造另一起严重至极的交通事故,那需要多大的勇气?那需要多大的爱的动力?

    “不哭,没事儿了,我没事儿了,你也不会有事的。先抬起头,让我看看你受伤严不严重,好不好?”梁辰强自摁捺着心底那激涌起的感动情愫,温柔地拍着她的后背,轻轻抬起了她的下颌。

    他现在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知道陈美琪受伤倒底严不严重,如果真因为他而出了什么事情,梁辰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嗯。”陈美琪抽泣着点着头,身体还余悸不休地哆嗦着,显然自己都为自己刚才的勇气吓坏了。她现在回想了一下,发现大脑根本就是一片空白,刚才只想着梁辰不能有事,至于自己如何做的,却是做过了之后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做的,那倒底有多危险。@&@!

    梁辰快速拉了拉她的胳膊,轻捶了她躯干和腿上几个关键的部门,幸好陈美琪没什么痛觉,这也让他终于放下一颗心来,陈美琪应该只是皮肉伤,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碍。

    “唉,美琪,你怎么这样傻呢?如果刚才因为救我而让你受到什么伤害,我良心上如何能过得去?”梁辰叹了口长气,用着跟陈美琪认识以来最温柔的语气说道。

    “我就算死了,也不要看到你有半点事。”陈美琪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冲口而出,可是话一出口,猛然间发现自己好像不应该这么说,自己的那一份少女的高傲与矜持在这一刻全都毁了。

    她的脸蛋登时遍布红霞,再也不敢看梁辰一眼,转过了头去,咬着嘴唇,只敢用眼角的余光望着梁辰。

    “唉!”梁辰这一次只是深深地叹气,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他心底下隐隐间地感觉到,好像从刚才那生死一瞬间开始,他和陈美琪之间那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则是一种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情愫,天知道那倒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这个时候,周围已经响起了一片的喝彩声与叫好声,桥上桥下那些惊魂未定的人们眼睁睁地看过了刚才那匪夷所思的一幕,深深地为这对男女关键时刻所爆发出的那股子勇气而折服,此刻,早有人救下了那辆车上的司机,他果然是羊癫疯发作导致的这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此刻,被人狠掐着人中在剧痛中悠悠醒转过来,让人在耳畔将刚才的事情经过大略说了一遍,登时就明白过来,前面车子上的那对男女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早已经跑了过来,跪在了那辆奥迪a四车下,两眼流泪,给两个人磕起了头,甚至额上叩出了鲜血自己也都没有感觉到。

    梁辰借着这机会也终于暂时摆脱了与陈美琪之间的尴尬场面,跳下车来,去扶那个司机,可那个司机死活都不肯起来,伏在那里痛哭失声,这个时候周围的人也是越聚越多,纷纷低声地议论着,无一例外,都在为梁辰和陈美琪的义举喝彩叫好,甚至有人已经开始举起手机什么的给两个人拍照。

    梁辰皱了下眉头,他天生性子淡定平和,救人归救人,其实他最不喜欢这种出风头的场面,况且还担心着陈美琪的伤势,轻轻一揽陈美琪的腰肢,将她抱起来扶进了自己的那辆已经破得不能再破的奥迪a六里——天可怜见的,那辆a六居然还能开。

    陈美琪红晕满颊,心下却是幸福甜蜜无比,心底下曾经无比期待的一刻,居然在今天这一刻以最不可思议的情形上演了,她真不知道这是梦还是现实,以至于她坐在车子里的时候都有些发怔,魂不守舍的。至于身上的伤痛,却早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暂时将陈美琪的车子扔在了那里,梁辰驾着这辆暂新的破车终于驶离了刚那那个让他险此丧命的现场,后面,徒留下了一群还在拍照不停的人们,还有那个急得在原地跳脚却拦不住他们的司机。

    驾驶着这辆惊世骇俗的破车往前走,一路上两侧的车子无不纷纷让路。知道的是明白他开的是汽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开的是碰碰车呢。这辆车子外观上实在撞得太惨了些。

    “刚才,谢谢你。”梁辰坐在车子里,心底下终于松了口气,转头看了陈美琪一眼,不无感激地道。

    只不过,这一句客气话却在有意无意中,分明将两个人的距离拉远了。

    还沉醉在刚才梁辰那强壮的手臂坚定有力的一抱之中的陈美琪陡然间被这句有些生疏的感谢话拉回到了现实中来,身体颤了一下,豁地一转头望着梁辰,这一刻,梁辰分明看到了她眼神中的一抹无法形容的哀伤……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陈美琪死死地咬了下唇,重新转过头去,以令人发指的冷静坐在那里,可是眼泪却重新涌了出来,在眼眶之中直打转。

    “为什么?为什么?我这样不顾生死,却只换来他这样一句陌生的感谢话?难道,难道他真的那么不喜欢我?真的想这样有意地疏远我吗?难道他对我没有半点感觉?”陈美琪在心里尖叫着,恍然间,泪水已经一滴滴地滑落了下来,滑湿了她的前襟,她向着右侧转过脸去,不想让梁辰看到自己现在如此软弱的一幕。

    梁辰此刻心绪复杂,再加上开着车子,倒是没想到陈美琪一时间居然能想到这么多,况且,他这种粗线条的人向来对女人这种细腻的心理把握就准。

    听了陈美琪的话,倒是一愕,随后摇头失笑,“这怎么能是你应该做的呢?你这样不顾生死几乎是以命救命地救我,绝对不是以应该两个字来形容的。”他叹口气道。

    “呵呵,是么?我倒不那么认为。其实我活着死了也无所谓,可是你如果死了,我未来的小姨夫不也就不存在了么?那岂不又该轮到我小姨悲伤了?”陈美琪冷笑着说道。一提起这件事情,她的胸口就好痛,痛得仿佛胸骨全部折断,痛得让她无法呼吸,痛得让她恨不得剜去自己的双眼,看不到当初那幕场景。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的小姨,老天太不公平了……”陈美琪怔怔地望着车窗外,心底疯狂地尖嘶着,梁辰的话勾起了她的心事,让她有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