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感谢
    :

    “这个人是谁?”梁辰转看了那个中年汉子,冷冷地道,语气底处有一丝肃杀的寒凉感觉。

    但凡是梁辰的兄弟基本都知道,梁辰一旦以这种严肃至极的态度对待某个人时,就表明,他认真了,或者也可以说是动了真怒。

    “他是这片街上的混子头儿,叫赵伟国,早年是肉联厂杀猪的,也有人叫他猪肉国,后来下岗了,这就在这里开了一家熟食店。他在这一片已经混了十几年,也是我们的打击目标之一。只不过现在还没腾出手来对付他而已。”旁边的李吉叼着烟边透过车窗眯眼望着赵伟国,边如熟家珍地道。看样子在得到何春林的资料后,下过不少的功夫,基本上已经把大学城这边大大小小能数得上名号的混子都摸清了。

    梁辰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的兄弟确每一个都在以看得见的速度在成长着。

    “辰哥,刚才那件事情是不是他做的?”坐在前排位置的马滔从车后镜里望着那个叼着烟抱着胳膊很是踞傲的家伙,语气很不善地道。马滔的父母就是开熟食店的,早年也被这样的流氓欺负过,一提起这种人渣他就来气。

    “如果不出所料,应该是。这样,你们回头去查一查,然后这几天就开始着手,清理大学城这边的混子吧,大学城这边的暗秩序,是该整顿一下了。”梁辰轻哼了一声,语声顺着开着的车窗飘了出去,正站在街角处抽烟的赵伟国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却不知道寒颤为何而来。

    “好,辰哥,我们早就迫不及待了,就等着你的这一句话呢。没说的,今天回去之后我们就开始着手研究,一天之内拿出计划,然后便分步实施。”李吉摩拳擦掌,很是激动地道。

    “嗯,这些小事你们就看着办吧。记住了,以威慑为主,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刀兵相见,更要注意分寸,不能死人,不能动枪。”梁辰点了点头道。

    “枪?”高羽现在对这个字特别敏感,毕竟,他曾经被绑架的时候梁辰和张凯用枪的神妙,还有那个双枪刘华伟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听梁辰这一说,他还以为是梁辰把从刘华伟那里缴获的手枪给了李吉或是谁呢。不过并未深问,毕竟,这件事情目前来说只有他的家人还有梁辰张凯知道。

    “嘿嘿,羽哥,恐怕你还不知道吧?咱们现在可是牛逼死了,有好大一批军火呢。”李吉看了看车内,都是组织的核心成员,咳了一声,眉飞色舞地道。

    “军火?怎么回事?咱们买枪了?”高羽悚然一惊地道,同时转过头去有些不能置信地望着梁辰。

    “看你说哪里去了,咱们没事儿买那玩意干啥啊?太招摇了可容易挨政府的收拾。不过呢,要是有一批军火从天上掉下来砸到咱们脑袋上,你说要不要?”李吉咧着嘴嘿嘿乐道,心痒痒的,就等着给高羽爆料呢。

    “倒底什么情况?”高羽皱着眉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咳,且听某家细细道来。”李吉摇头晃脑地道,被早已经等不及的高羽摁着脑袋就是一顿暴捶,最后举手投降,原原本本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嗬,真不错呀,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地道。哈哈,这下挺好,我也能练练枪了。”高羽听得也兴奋起来,他同样是男人,对于枪这种暴力武器的渴望与向往当然不会逊色于任何人。

    “练枪是一定要练的,不过还要再等些日子,等训练场彻底完工的时候再说吧。”梁辰点了点头道,这个事情暂时先搁置一般,让一班家伙心痒痒的却只能忍下来。

    五分钟后,车队已经开到了未建设完成的武馆那边,离得好远便听见里面“砰砰咚咚”的一阵响,电锯和电锤的声音“滋滋啦啦”响个不停,里面冒烟咕咚的,干得热火朝天。

    几个人下了车子,抬头望过去,只见楼上楼下广告牌子都已经竖了起来,“朝阳武馆”几个大字透过蒙着的红绸子依稀可见。

    “辰哥,最多再有一个月,便能完工。十二月中旬的时候就能正式开业了。我们几个这几天已经研究出一套招收学员的章程来,还有学员如果想加入我们朝阳安保公司的诸多条件与标准,铁子帮我们制定好了。”马滔下了车子,站在梁辰旁边给他介绍道。

    “嗯,好好干吧,到时候高羽当馆主吧,他这个j省三届散打王应该很有票房号召力。滔子,你再在我们兄弟之中挑几个原本体大武术系的,来这里教拳,武馆营业收入中给他们再开一份工资。另外,如果可以的话,从江城体大武术系中外聘几个好一些的武术老师,无论是传统武术套路还是散打,或者是跆拳道、合气道、泰拳等等,都可以来,兼收并蓄,把武馆做大做强。”梁辰点了点头道。

    “好咧。”马滔应了一声,几个人往里走。

    里面锯末子飞溅,灰尘飞扬,声音嘈杂无比,好几台电锯同时工作,装修着武馆。一楼的地面已经铺好了,一百五十平的面积虽然不算大,但楼上楼下加在一起三百平,也不算小了。况且,武馆这玩意吃的功夫饭,倒也好开。装修什么的,倒也不必太讲究,也没那么多花哨,只要地面铺好了,然后再进些练力量的器械,再买些垫子什么的,基本上就齐活了。

    “辰哥,一楼准备靠墙的位置装些器械,再打一排衣柜,搁一搁学员的衣服什么的,还可以做一个简易的健身馆,招收一些喜欢健身的学员。二楼做为专门的授艺场地,可以同时容纳五十到八十名学员同时学习,再多就不行了。到时候视人员而定,如果实在人太多,就多划几个班次,多找几个人来教,时间安排上不成问题。”马滔兴奋地向梁辰介绍道,眼看着朝阳公司的产业一个接着一个地开办起来,说不兴奋那是假的。更何况他是练武之人,对于开武馆当然比较起来更加热衷。

    “嗯,继续按照你们的想法做吧。如果以后武馆开得大了,不妨到市里去开,找一个更大的场所,办一个整个j省最大的武馆,那也不是不可以的。”梁辰笑了笑,云淡风轻地道,语气的深处却透着说不出的豪迈与气魄。

    “必须的。”几个兄弟听得热血沸腾,撸胳膊挽袖子,兴奋得不行不行的。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跟王丽薇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梁辰点了点头,“行,我有事,先走了,你们继续。对了,这些日子犁清大学城这边的混子的事情,你们要赶紧提上日程,想干事业就不能拖拉,要有一个稳定的后方,能解决的抓紧解决,解决不了的或遇到极大阻力的,不要硬出头,交给我来做。毕竟,这里的势力盘根错节,不一定太好摆弄。至于警局那边,能不给唐所和何所找麻烦就别给他们找麻烦。就这样。”梁辰向马滔拿过了车钥匙,又嘱咐了一番,便出去了。

    半个小时后,来到了江城宾馆。

    江城宾馆是j省的一座老牌四星级酒店,设施高档,服务周到,原属于省政府的三产,后来因为国家出台文件,要求政府部门不能办企业,所以就直接脱离变成纯粹社会经营了。不过这里依旧是全省各地包括省内比较重要的会议召开的首选地,政治味道极其浓厚。

    到了二楼事先定好的包房,王丽薇早就等候在那里,她的那个助理古芸芸居然也在场,今天她穿了一身运动装,依旧是那头清爽利落的短发,看起来说不出的英姿飒爽、清新爽丽,很朝气蓬勃的感觉。

    一见梁辰敲门而入,眼里立刻流露出浓厚的兴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芸芸,你先出去吧,我有事情跟梁先生谈。”王丽薇转头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道。

    古芸芸耸了耸肩膀,就那样很是漫不经心地出去了,看那种随意的样子倒不像是总经理助理,相反,最起码没有一个助理应有的那种尊敬态度,这也让梁辰再次深深地望了古芸芸一眼,愈发感觉她不同寻常。

    “梁老师,近来还好吧?上些日子,如果不是你,厚民和我们家媛媛真要有大麻烦了,实在太感谢你了。”王丽薇还没等梁辰坐下,感谢的话便已经脱口而出,看样子实在是心诚得紧。

    “呵呵,王总实在太客气了,我的公司受雇于李总,拿钱办事,理所应当的。而媛媛是我的学生,老师保护自己的学生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梁辰微微一笑道。

    王丽薇望着他,但感动之色溢于言表,却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了。

    “先坐下,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唔,对了,前几天我给你发了那个的资料,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王丽薇也是一个性格豪爽的女子,不再说那些没营养的感谢话,一切都记在心底,不必嘴上再提,而是转换了话题。

    “哪个人?哦,想起来了,不好意思,这几天事情实在太多,我还没来得及去邮箱看看。嗯,这样吧,回去之后我就会把那份资料好好看一下,然后再想办法联系他,看看能不能通过采取些措施,让您和李先生破镜重圆。”梁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他记起了曾经答应过王丽薇的事情,

    “没什么,你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所以还是干事业要紧,我并不是来催你帮我的忙的,只是真心地想感谢你。”说着话,王丽薇已经将一张卡在桌子上推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