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路遇不平事
    :

    无疑,白明安以及他代表的白家给梁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也是他第一次与某个大家族的核心成员做如此亲密的接触,当然,白明安这个人刚愎自用,自以为是,心胸狭窄,并不足惧,但这绝对不会让梁辰掉以轻心,相反,却更加谨慎起来。

    毕竟,这样一个没有多大本事的人都能够轻易调用上亿的资金打水漂,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其家族实力足见一斑,家族之中肯定也是能人无数。在以后的发展中,估计不可避免地会遭遇到这些家族,甚至与一些家族短兵相接,绝对不可能单凭武力去解决问题,那样只能死得更快,如何更有智慧、更具韬略地去化解这些矛盾,纵横连合,以此制彼,在夹缝儿中求得生存和发展的机会,才是最好的策略。

    一路走回去,梁辰思考了很多很多。

    回到家后坚持练拳,而后洗洗睡觉了。这一夜,满脑子都是以后的发展计划,还有相关的发展策略,倒是睡得并不算太踏实。

    一夜无话,清晨起来,一开门,得,门口又是一个保温饭盒,风雨不误,高丹的心思简直可鉴日月,梁辰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将饭盒拿进屋子里来洗涮干净,与其他的饭盒摆在一起,望着那小山一般的饭盒堆,有些头发大,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今天是周六,倒也没什么事情。

    出去吃了口早餐,便去图书馆看了会儿书,也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九点半钟左右的时候,喊上李吉几个人,一起去附属医院将高羽接回来。

    说起来,图江市一行,这一仗高羽可谓是居功至伟,不过受伤也是最重的,好在他身体强健至极,恢复能力极快,短短两周,便已经好了七八万,早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

    如果不是梁辰坚持必须要他完全痊愈后再出院免得落下任何后遗症,他早就按捺不住出院跟一群兄弟喝酒去了。

    都是至亲兄弟,客套话也不必说,一群人簇拥着高羽还有几个同时出院的兄弟,高高兴兴上了那辆a6还有几辆面包车,一起回家。

    “滔子,武馆的事情怎么样了?这些日子可是你一直在抓这件事情,咱们先去武馆看看吧。”高羽一到车上便问起了武馆的事情,毕竟,当时这件事情可是高羽亲自主抓的,也是短期内整个团队的一个大项目,后来图江一行他受了重伤,这些日子武馆的装修还有注册、宣传等事宜,就由马滔承担了起来,李铁负责帮助跑跑外围的事情。

    “老大,你可真是个工作狂,刚出院不想着兄弟聚聚喝酒,上来就问武馆的事情,真服了你了。”李吉在旁边摇头晃脑地道。

    “你就知道喝酒,喝酒能把事业喝大啊?”高羽笑骂了一句,李吉翻了个白眼,摸了摸了大光头,“那也未必,你看看那些国宴陪酒员就知道了,一个月可不少拿呢。”

    两个人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斗着嘴,兄弟之情浓浓地扬溢在车内。

    “行,那就先去武馆看看吧,正好这几天我也没怎么去,看看施工进程怎么样了。如果可以的话,争取在这个学期结束前开起来,因为寒假有很多学生因为路远不愿意回家,或是嫌家里憋闷,想在学校多待一些日子,倒是可以借这个机会吸纳些学员,权当预热一下,寒假过后,再大面积铺开,广泛宣传。”梁辰笑着说道。

    “好咧。”开车的吴泽应了一声,将车子开向了武馆的方向。

    大学城这边近年来已经发展得不错,很是繁荣,规划得也不错,俨然一副城中城的模样,比起一些地级市来还要规整繁华。

    车子沿着学人路一路向前开进,几个人在车里抽着烟,说笑着,突然间在前面行驶的两辆面包车车速降了下来,最后甚至停了下来,梁辰几个人都不清楚情况,纷纷打开车窗往前看去,就看见前面围了好大的一群人,闹闹吵吵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怎么回事?”李吉探出大光头向前面跑过来的张川问道。

    “吉哥,前面好像有人被打了,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围了一大群的人,还有警察,过不去。”张川跑到了车子旁边回答道。

    “嗯?”车子里的几个人同时皱起了眉头,相互间对望了一眼,“走,过去看看。”梁辰下了车子,负手走在前面,其他几个人在后面亦步亦趋。

    倒不是梁辰喜欢多管闲事,但大学城这边是他的第一个势力规划区,也是他起步的基点,所以这边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必须要在他的掌控之内,任何小事都可能是大事。

    前面正有不少人在围着看热闹,有人在义愤填膺地骂,还有人在唏嘘感叹个不停,好像都在同情被打的人。

    不过梁辰带着这样一票龙精虎猛的年轻汉子直走了过来,倒是把旁边的老百姓们唬了一跳,稀哩哗啦地让开了一条路。

    只见现场已经有警察在处理事情,前面一家商铺门前的台阶下,正有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此刻头破血流地躺在那里,血流了满地,旁边一个身材胖胖的中年妇女正抱着他哭。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像是那夫妇俩的儿子,握着拳头,满眼通红,跪在自己的父亲面前,有两个警察正在做着笔录。

    这个店铺是做熟食的,叫百里香熟食店,梁辰曾经吃过这里的熟食,味道确实不错,别具风味。只不过现在门上的大广告牌子已经被拆了下来,砸了稀烂,里面更是被砸得惨不忍睹,什么鸭脖子、猪蹄子、鸡心等熟食扔了一地,散发出阵阵的香味来。

    抬眼间便看到了梁辰的走了过来,那两个原本满面严肃的警察登时堆起了满脸的笑容来,“呵,辰哥,今天怎么有空来逛街?”其中一个大约二十七岁年纪稍长的警察合上笔录本走了过来,向着梁辰打招呼笑道。

    现在梁辰在大学城派出所那可是响当当的字号,谁不知道他跟所长唐科与副所长何春林关系密切,胜过亲兄弟?而且他在大学城这边的威名那可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而且所做之事都很仗义,虽然手段有时候并不能为法律秩序所容纳,但对于这些执法的警察来说,却很是敬服的。其实在他们心里,什么是黑,什么是白,有时候这个概念并不能简单地去凭色区分了,一句话,抓住耗子其实就是好猫,管它黑白呢?

    “没什么,接两个兄弟出院,正好路过这里。王警官,今天是你值班啊?”梁辰微笑回答道,没有半点架子,还递过去了一只烟,这让王警官颇有些受宠若惊。

    接过了烟掏出火机给梁辰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枝,笑道,“是啊。辰哥,您最近可是威名大振啊,朝阳安保公司已经把图江道都震住了,太了不起了。”两个人走到了一旁去说话,王警官看着周围没人注意这边,向他竖起了大拇指笑道。

    “哪里哪里,只不过是侥幸罢了。这是怎么回事?”梁辰谦虚了一句,随后便将话题拉回到主题上来。

    “唉,这两口子说起来也够可怜的,大概是招惹到了道儿上的人,今天早晨来了一帮子小年轻的,买了东西然后说里面有苍蝇,要这两口子赔两万块钱,人家当然不干了,结果就把人家这间店给砸了,还把人打成这样跑掉了。你说大冬天的,哪来的什么苍蝇?这不是摆明了砸场子讹人么?”王警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语气里有一种愤懑的情绪。

    “嗯,知道是谁干的么?”梁辰皱了皱眉头问道。

    “现在还没查出来,不过大略上,应该有些眉目,只不过没有具体线索和证据,还需要再查查。”王警官吁出口闷气道。

    “如果王警官信得过我,不妨把所怀疑的人告诉我,我不会外传,也不会给你找麻烦的。”梁辰转头看了看四周,低声在王警官耳畔道。

    “辰哥,你要干什么?”王警官一怔,拿眼望着梁辰,眼神中有一丝疑惑。

    “不干什么,只是想打听一下罢了。”梁辰微微一笑,低声道,眼里有着饶有深意的神色,王警官不是笨人,立即反应了过来,脸上神色不动,一个劲摇头,“对不起,辰哥,这是违反原则的事情,我不能说。”不过,底下却做了一个手势,指向了一个方向。

    梁辰并未回头,只是点了点头,招呼起了一群兄弟,转身便走。不过坐回到车里的时候,抬头有意无意地向着远处街角的一家店面看了一眼,就看见一个四十几岁、戴着条金项琏子的中年男人正叼着烟站在店面前,抄着手在向那边看热闹。

    “辰哥,太可气了,人家那两口子是农村来的,就是为了供孩子上学,才扔了家里的地到城里来开了个这个小店,结果让一群流氓给砸成这样,吗的,如果我知道是谁的话,把他蛋黄挤出来。”李吉咬牙切齿地骂道,拳头捏得嘎嘎响。

    “走吧,我们回去。”梁辰淡淡一笑,却没再说什么,吴泽发动了车子,前面王警官将道上挤着的人驱散开,几辆车子呼啸而过,路过街口那家店面时,梁辰再次看了那个四十几岁的中年汉子一眼,抬头扫了一眼那家商铺的广告牌子,上面写着,“透骨香熟食店”几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