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赔了还是赚了
    :

    盯着梁辰远去的背影,白明安眼角剧烈地抽搐着,眼神里满是愤怒与不甘,却是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脸上依旧带着那种送别老友的笑意。

    心底有恨,脸上却无法不笑,说起来这也确实够让人火大的了。

    等梁辰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电梯中时,白明安才抓起了桌子上的红酒瓶子,连杯子也不用,发泄似地狠狠地灌了一口红酒。

    “安少,少喝些吧……”旁边的赵盈香胆颤心惊,可又不得不劝。

    话音还未落,“啪”,一个响亮的耳光便抽在了她的脸上,打得她头晕目眩。

    “没用的废物,你倒底是何居心?找来这样一个人?是在羞辱我么?凭你也有羞辱我的资格?”白明安怒吼着指着她的鼻子道。

    “安少,请息怒,请息怒,我,我真不是有意的,只是真心地想替您找一个少年英才,并且早已经调查得清清楚楚,他的前景很是清楚,只不过就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农家子弟而已,可没想到,他的来历这么复杂。是属下工作的失误,安少,请息怒,我会再替您去找的。”赵盈香捧着半边**辣的脸庞,身体颤抖着说道。

    在梁辰还有牛玉才父子面前时,她是那样的强势,甚至踞傲无比,可是在白明安面前,她却连一条狗都不如,屈辱的泪水在眼里转着,却始终不敢掉下来。

    “混帐东西,我的时间如此宝贵,是你能浪费得起的么?再给你一周时间,帮我物色另一个代言人,如果还做不好,你自己提头来见我。”白明安怒喝指着她的鼻子道。

    “是,是,安少,我马上就去办。”赵盈香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可是眼光流转间,有一丝怨毒的神色一闪既逝,消失不见了。

    “去告诉黄振勇,让他明天天亮之前就把这里的产权全都移交给那个梁辰。”白明安怒气稍息,哼了一声道。

    “是,安少,我这就去办。”赵盈香低头退了下去。

    一路坐着电梯下了楼,出去天东阁的时候,夜风一吹,后背上湿腻腻、冷冰冰的难受,蓦然间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后背上已经被汗水打透了,边里面的衬衣都湿透了。

    不得不说,刚才白明安给了梁辰无与伦比的莫大威力。@&@!

    凭心而论,其实白明安本人在他眼里并不算什么,再怎样也不过就是个嚣张跋扈、自以为是的大世家子弟罢了,论起韬略智慧来,还不放在他的眼里。但要命的是,他身后站着的可是白家,虽然他不知道国内的家族势力构成倒底是怎样的,白家在国内的家族之中占据着怎样的位置,但可以肯定的说,如果他真敢得罪白明安,毫无疑问,背靠白家的这个所谓安少想把他连根拔起简直不吹灰之力。

    其实梁辰本身并无所畏惧,拔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从头再来又能如何?况且,他要是想杀白明安,也只过就是伸手之间的事情。

    但问题是,如果真敢动了白明安,自己的那些兄弟怎么办?亲人怎么办?人在社会中走,可不是天煞孤星一个人,谁都有至亲至爱之人,如果连累了他们,那也是梁辰所不愿意看到的,更不想那种局面的发生。

    蓦然间发现,人越在社会中走,网络铺开,也便羁绊越多,牵挂愈多,不过,谁又能说这不是做人的一种乐趣呢?如果没有了这些牵挂与羁绊,或许,人世间也便少了太多的温情与暖意了。

    仰望着夜空,梁辰轻叹了口了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是一个人独自在世上飘零了,想到这里,也让他心头多了一丝说不出的温暖来。*&)

    他愿意为了那许多自己担忧的人而战,无怨无悔。

    不过,想起刚才唇枪舌剑的过程,梁辰额上也不禁再度冒出了冷汗来。说实在的,他刚才可是全凭着以前听虞叔说过的那个砥剑节还有综合杨忠勇对自己的驱逐态度,通过思索与猜测,做出了对白明安的判断,其实在他心底也是根本不确定的。

    没想到自己的猜测居然真的**不离十,并且依靠着杨忠勇的“威名”唬住了白明安,更让白明安对自己的来历背景更加高深莫测起来,让梁辰好笑的同时心底下也暗暗地松了口气。看样子,暂时白明安这一关自己算是度过去了。只是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怎样的麻烦等着自己。况且,白明安如果一旦知道真相的时候,会怎样对付自己,恐怕那都有些说不准了。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目前最关键的事情是,他要如何去壮大、再壮大自己的力量,等自己拥有足够的实力时,任何人想像今天这样轻松地威逼踩踏他,就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眼神寒冷地望向夜空中的几点寒星,轻哼了一声,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梁辰就要离开。

    “梁先生,请等一下,请等一下。”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转过头去一看,皱了下眉头,居然是天东阁的董事长黄振勇。

    当然,这个董事长只是名义上的,事实上,天东阁背后还有一个叫单强的人,如果猜测不错的话,应该也是哪个家族中人,这个天东阁只不过是他的产业一部分罢了。

    “黄总,什么事?”梁辰略抬起下巴,望着对面那个满头汗水跑过来的黄振勇,温和地问道。

    其实说到底,黄振勇也只不过是一个替人看家守业的打工者罢了,倒是没有必要对他这样的人冷言冷语不假辞色了。

    “是这样,梁先生,安少已经将天东阁赠送给你了,这是天东阁相关核心的一些产权书,还有些手续需要办理,明天一天时间内我就会办理好,再给你送过去。”黄振勇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站在梁辰面前恭敬地说道。连安少都如此青眼有加随手就是一亿赠出去的这个人,肯定不简单,他可不敢让人看出半点不尊敬来。

    “呵呵,黄总,你且回吧,这份产业我不会要的。”梁辰微微一笑道,知道这是白明安表达“诚意”的一种方式,不过对他而言,岂能轻易收下?如果真要收了,还指不定有什么麻烦等着自己。

    “不不不,这可不行,梁先生,您必须要收下,如果不收下的话,别说安少,就算是单先生那边责怪下来,也不是我能承受得了的。我看得出来,您是位君子,对这些身外之物并不稀罕,但如果您真的不收,恐怕我就会有大麻烦了,梁先生,求您帮我一个忙,收下这份产业吧。”黄振勇满头大汗,拦在梁辰面前,只要他不收下,就绝对不能让他走。

    毕竟,谁都能得罪,但安少可是得罪不起的,那个杀人如麻且性情多变的世家子弟,最是心狠手黑,一旦因为这件事情发起怒来,恐怕第二天自己就会人间蒸发了。

    梁辰皱了下眉头,有些无奈地笑笑,倒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这样麻烦。

    不过看到黄振勇满头大汗的惶恐样子,确实有些可怜,点了点头,“好吧,那我收下。”梁辰不再犹豫,点头说道。

    黄振勇大喜过望,这件任务总算是完成了,自己也少了一难。“梁先生,谢谢您,真是太谢谢您了。”说着,他便已经将手里的那个厚厚的牛皮纸袋递了过去,梁辰却摇了摇头,并没有接。

    “梁先生,您,您可是答应了要接收这份产业的……”黄振勇额上的汗又下来了,怎么安少的朋友都是这样,性格复杂多变,让人琢磨不多?

    “呵呵,我没说不收,只不过我刚才突然间想起,现在我的人手不够,想管理这份产业怕是力有不逮。这样吧,黄总,我看你对这这份产业也有着深厚的感情,另外你也是替人看家守业,如果真把这份产业无论以任何形式弄丢了,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你工作的失职,你上面的人都会怪罪你的。这样,不如我就做一回顺水人情,把他卖回给你好了,唔,也不多,八千万吧。这样你非但不会赔,反而会赚。”梁辰呵呵一笑道。

    “啊?”黄振勇登时就傻眼了,根本没想到梁辰居然会这么说。

    “呵呵,就这样吧,你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给我就可以了,没有钱的话,无限期地欠下去我也不会向你要利息的,全当做交个朋友了。”梁辰笑笑说道,转身便走。

    “这,这,梁先生,我……”黄振勇站在梁辰身后,傻愣愣地看着梁辰离开,半天没反应过来。

    “安少一亿买走了天东阁,赠给了梁先生。梁先生又把天东阁八千万卖回给我们,产业轮了一回又回到了我们的手里,我们居然没有半点损失,还白赚了两千万?并且,梁先生还说,这八千万可以随时无限期地欠下去,这分明就是变相地不想要这份产业,他倒底是怎样想的……”黄振勇琢磨了半天,饶是以他的精明,也禁不住有些糊涂了,算不太清这笔帐。

    “不行,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要向单先生汇报,具体还是由他来决断吧。这些个大人物,心机太深了,不是我能猜测得到。”黄振勇呆呆地看着梁辰的背影融入了夜色之中,摇头吁出了一口闷气,脚步沉重地回去楼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