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反客为主
    :

    沉默着,思索着,面对着白明安的重压,缓缓地,他的唇畔居然荡起了一丝笑意来,而后,摇了摇头,“对不起,安少,我依旧不能答应你。”梁辰叹了口气道。

    “看来,你是想吃罚酒了。”虽然答案在预料之中,但白明安依旧无比地愤怒,还从来没有人在他费了如此之长时间的口舌之下,却依旧选择了拒绝。咬着雪茄,他死死地盯着梁辰道,眼里仿佛随时能够喷涌出愤怒的火焰来。

    “不,我也不想吃罚酒。其实,我只想说,就算杀了我,我也永远无法成为你的代言人。”梁辰唇边的那抹笑意愈发高深莫测起来,让原本怒发如狂的白明安突然间感受到了一丝诡异的感觉,可他却不知道这种感觉倒底从何而来。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白明安冷静了下来,重新靠坐在轻椅上,望着梁辰,哼了一声道。凭着直觉,他确实感到了梁辰有一丝古怪。

    “呵呵,那咱们就从头说起吧,安少,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你在江城找一个代言人的目的恐怕不仅仅坐幕后指挥的需要,更重要的是,你需要掩饰自己的身份,瞒过所有人的耳目,尤其是一个特殊的人,最好就算是砥剑节过后,依旧没人能知道那个代言人其实就是在为你代言,背后有着白家势力的支持,是不是这样呢?”梁辰微笑说道,表情愈发沉定了。

    “你,你也知道砥剑节?”赵盈香悚然一惊,脱口惊道,而白明安也是一怔,随后两只眼睛里露出了错愕无比的神色来。

    “赵总,我不仅仅知道砥剑节,我还知道砥剑节就是一场黑道团体的盛会,也是一场关乎于j省暗秩序势力重新洗牌的分赃大会,并且我还知道全国六大区各自的茱萸节,以及南北两大盟的分盟会及全国意义上的总盟会。当然,这一切最大的幕后推手,则是国内各大家族,为了彼此之间的利益争夺,为了在全国范围的暗秩序中掌控更大的话语权,为家族牟取更多更大的利益,所以,他们层层插手,参与从砥剑节至最高层面的争斗,通过扶植力量在这一场场的黑道盛会中谋兵布局,杀伐征战。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幕后控制罢了,其实大家知道也都心照不宣。不过,所我所知,目前j省的情况好像比较特殊吧?据说,杨老爷子一直是极度讨厌这种黑道纷争的,并且,他将j省完全视做了自己的地盘,而在自己的地盘里,他是坚决不允许任何家族以任何形式参与这场砥剑节的斗争的,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地方的稳定罢了。不过,这样一来,那些大家族们进入j省也不好直接抛头露面,公然去扶植自己的力量来参与砥剑节,所以,隐蔽地找一个不会暴露自己的代言人,才是目前他们最需要做的。否则,一旦被杨老爷发现的话,恐怕会被立刻驱逐出境,并且直接与家族高层对话,不但会暴露,而且再也无法以任何机会、任何形式进入j省了。恐怕,任是哪一个家族也不愿意得罪杨老爷子这样强势的军方将领吧?安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呢?”梁辰微微一笑道,神情却是愈来愈放松,好像一切尽皆掌控在他手中,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旁边的赵盈香已经听得骇然变色,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双手都不知不觉地轻颤了起来,转头骇然望了白明安一眼,却看见白明安表面上依旧神色平静,可是额角处分明已经有了一丝汗迹。

    “你知道得很多。”白明安沉默了半晌,冷冷一笑,不过却并没有否认,而是默认了下来。

    “呵呵,其实我很清楚一个人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我这个人生来一副又臭又硬的脾气,不愿意低头,也不想低头,更不想一生一世听命于人,所以,被逼无奈,我也只能说出这些了。如果,安少要是不想暴露在杨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不想被驱逐出境,不想此次j省暗秩序中的势力洗牌连半点残羹都分不着,那就全当今天晚上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梁辰将烟蒂摁死在烟灰缸中,温和地笑道,靠在了软椅上,而白先明却在不知不觉中直起了腰,扶着餐桌,死死地盯着他。眼神中有着不甘,可不甘的深处却透露出一丝惶惑,很不幸,这一丝惶惑被一直与他对视的梁辰无意中发现了,这也让梁辰更加放松起来,靠坐在软椅上,静待着白明安的回答。

    “你在威胁我?”白明安咬了咬牙,盯着梁辰道。他这句话甫问出来,梁辰便在心底暗笑,这分明就是刚才自己的台词,却没想到现在山水轮流转,他居然开始“反主为客”了。

    “不好意思,安少,我只不过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或许你在疑惑我与杨老爷子之间是什么关系。呵呵,很抱歉,虽然你还没有问,但就算你问了,我也只无可奉告。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如果我真的出了事,或者我的兄弟出了事,恐怕安少也不会在j省待上多长时间了,你身上肩负的家族任务恐怕也会落空,甚至于,会影响到你以后在家族中的地位。”梁夺叹了口气道,却是提前堵住了白明安的嘴,让他根本问不出梁辰倒底是谁的问题。可愈是这样,梁辰在白明安眼里也是愈发神秘了,打死他也猜不透梁辰怎么就有这么大来头,不但知道那么多事情,居然还跟杨忠勇那个老不死的挂上了钩,这下,他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只想找一个杰出的代言人,却没想到最后踢到了铁板上。

    愈想愈是恼怒,愈想也愈是心惊,白家为了这五年一次的砥剑节,可谓是下了好大的力气,一口气派出了七八位子弟,进入各大省、区与直辖市,就是为了想在新一轮的暗轶序势力争夺中占据更大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当然,同时也是在考量各位子弟的本事,谁做得好,回去后在家族中的地位自然会有更大的提升。谁做得不好,恐怕也会因此一落千丈,所以,白明安绝不能放弃而离开j省。可也正因为如此,他对梁辰现在忌惮更深。

    别的不说,就冲着梁辰能够知道这么多事情,肯定就不是普通人,赵盈香居然找了这么一个硬茬子来让自己碰壁,简直是想死了。

    越想越是恼怒,转过头去狠狠地瞪了一眼赵盈香,赵盈香心惊胆颤地低下了头,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连一个字都不敢说。

    白明安端起了桌子上的红酒,一饮而尽,平静了一下心绪,缓缓抬头道,“好,梁辰,我承认,今天晚上的事情做得不算妥当。如何能避免杨老鬼知道这件事情,一句话,开出你的条件来。”

    “呵呵,一切好说,没什么条件,只想交安少这样一个朋友罢了,只希望我们之间不要有太多的误会,更何况,能与安少这样的人中俊杰交个朋友,也是我的荣幸。”梁辰伸出了手去,哈哈一笑道。

    “哪里哪里,兄弟实在是过奖了。”白明安愣了一下,随后脸上立即浮现出如老友重逢般的笑容来,同样伸出了手去,抓住梁辰的手握了半晌才松开,就好像已经与梁辰知交多年了。同时嘴里已经亲切地称呼上梁辰为“兄弟”了。

    不得不承认,这种大世家子弟的变脸功夫绝对世界一流。也让梁辰心中无比慨叹,看起来白明安并不是不会笑,也不是天生就那样高傲,只不过他的严肃和高傲是因时因势因人而异罢了。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刚才斗得跟乌眼鸡的两个人,转眼间已经握手而笑,情势转变之快,连旁边的赵盈香都看得有些瞠目结舌。

    “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辞了,时间已经晚了,就不耽误安少休息了。”梁辰已经微笑着站了起来。

    白明安眼里掠过了一丝急切,居然也一下站了起来,“呵呵,兄弟,可要记得你对哥哥我的承诺,否则的话,哥哥可真的有麻烦了。”他亲切无比地走过去揽着梁辰的肩膀说道,一口一个“哥”“弟”的叫着,让梁辰一阵恶寒,身上鸡皮疙瘩紧急大集合,小米丰收了。

    “好说,好说,安少尽管放心,但若是我将安少的事情透露出去一点半点,那我必定前来向安少负荆请罪。”梁辰很技巧地闪过了白明安搭在肩膀上的手,笑了笑说道。

    “那好,兄弟慢走,我还有些事情,就不送了,改天一起吃个饭,聊聊天。”白明安心底下清楚,目前只能如此了,想要梁辰这样的人立下口供,估计会比登天还难。

    “那就再见了,安少。”梁辰挥手道别,白明安微笑相送,场面和谐融洽得一塌糊涂,可谁又知道,刚才唇枪舌剑的过程中,又隐藏着怎样的不见血的惨烈杀伐?那无形的刀光剑影甚至比真正的战场更不逊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