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他要干什么?
    :

    “新朋友?”梁辰听到这句话时,微皱了下眉,这个赵盈香又要出什么妖蛾子?没事儿给自己介绍什么朋友?他隐隐地预感到,这位新朋友好像不是那么容易介绍的。

    不过脑海里转过这么多念头,嘴里却笑着应道,“伯母不怕那么客气迎过来了,我自己走过去便是了。”说着话,已经向着赵盈香那边走了过去。

    赵盈香已经亲切地挽住了他的手臂,年纪在那里摆着呢,做梁辰的母亲都绰绰有余,梁辰倒也不可能往其他的地方想,只是略觉得有些尴尬,毕竟,两个人的关系好像还没达到这种亲昵的程度。

    可是赵盈香却恍然不觉,只是掠了掠发丝,侧头向他露齿一笑,嘴里啧啧赞道,“唔,小辰你今天很是英风俊朗,真是玉树临风,人中麒麟。”

    她今天一反平素常态,对梁辰居然无比的亲切客气,赞扬的不绝于口。不过她越是这样做,梁辰反而越是心里警惕起来。

    事不寻常必有妖,看起来今天的这个场面不一般。

    “倒底是想介绍什么人给我?”梁辰心底下快速地思忖着,已经在赵盈香的挽伴下走了过去。

    整个旋转餐厅今天居然清场,五十个座位只有远处靠着窗玻璃正凝视着窗外的夜景不语的一个男子坐在那里,再无他人,将整个旋转餐厅衬得有些寥落,冷清中又有一丝说不出的诡异来。

    那个男子虽然侧脸,不过看那乌黑油亮的头发,还有肌肤紧绷的颈部皮肤,以及侧脸的白净,倒是不难判断,这是那是一个年轻人。

    “安少,还在欣赏夜景么?呵呵,我跟你介绍过的那个年轻人已经来了。”赵盈香客气中带着说不出的尊敬,尊敬中又有一丝说不出的惶恐,或者也可以用又敬又怕来形容,总之是很复杂的情绪,向着那个坐在窗子旁边的“安少”打招呼。

    那个安少终于转过头来,望向了这边,那是一个脸色有些苍白,苍白中带着一丝暗青的年轻子男子的脸庞,不过长得很英俊,绝对属于走在大街上美女回头率超过百分七十的男子。见到梁辰走了过来,微笑着向这边点头致意,却没有站起来,好像自视甚高,不屑于站起,又像是自幼尊贵,没有几个人值得他站起来迎接。

    不过,梁辰看到他的那一刻起,心底下就有一丝不舒服,感觉这个人有些傲气且做作,他最讨厌这种自命清高且颇有架子的人,这样的人从来不懂得如何去尊重别人,更不知道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

    可是既然已经来了,总不至于因为初初一见的感观扭头便走,那不是他做人的原则。略皱了一下眉头,他依旧向这边走来。

    赵盈香见安少居然没有站起来,也禁不住一愣,隐蔽地望了梁辰一眼,生怕这个外表温文尔雅但骨子里极为强硬的年轻人脾气发作转身便走,好在梁辰并没有那样做,也让她松了口气。@&@!

    “快来,小辰,伯母给你介绍,这位是安少,可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赵盈香向梁辰笑道,把这件事情打了过去。

    转头又向安少道,“安少,这位就是我跟您提起过的那位了不得的年轻人,梁辰,你们年纪相仿,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赵盈香已经挽伴着梁辰走到了桌子旁边,笑着给两个人介绍道。

    “白明安。”安少望着梁辰,嘴角牵动了一下,便算是笑了,甚至连手也没有伸出来,只是颇有些孤傲地望着梁辰。

    梁辰心底下有气,不过面子上总要过去,同样微微点头,“梁辰。”

    赵盈香八面玲珑,一看就知道事情不算太好,白明安的倨傲分明惹到了梁辰,赶紧打圆场,拖着梁辰坐了下来,“小辰,快坐,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今天安少已经将这些清场,包下了天东阁的旋转餐厅,就是为了迎你的到来,绝对是有诚意的。”*&)

    “呵呵,是么?那我真的十分感谢安少的盛情款待了,天东阁的豪华餐厅夜场,没有二百万恐怕包不下来。”梁辰早已经明白过来,今天晚上唱主角的应该不是赵盈香,而这个白明安。只不过,这个白明安倒底是什么来历,值得赵盈香如此畏惧?想到明安姓“白”,脑海里突然间灵光一闪,难道这个人,来自白家?十几天前在赵盈香家里的时候,赵盈香可是曾经自报家门,是为白家服务的。看她如果敬畏的态度,如果不出意外,这个白明安应该就是白家的人了,照这么说,也就是赵盈香的东家,也唯有如此解释,才能说得通赵盈香这样强势的女人对他如此畏惧了。

    “不必。如果你真的喜欢这里,我可以将这里买下来送给你,只要你现在一句话,从下一刻起,这里就是你的了。”白明安牵牵嘴角,突然间说道。

    “啊?”赵盈香的手颤了一下,转过头去望着白明安,眼里有一丝掩不住的惊诧。她倒不是怀疑白明安的实力,事实上,以白明安可以调用的资金,别说买下一个天东阁,就算一口气买个一百个都不费吹灰之力,她是惊诧白明安居然这样直截了当,而且出手也不俗,要知道,这个天东阁没有一个亿根本拿不下来。那可是整个江城能数得上数的豪华大饭店之一。

    “呵呵,是么?安少真是好大的手笔。”梁辰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地道。让人猜不透他的心底在想什么。

    “怎么?你不信?”白明安眯起了眼睛,眼里有针刺般的光芒向外射出,梁辰却仿佛视而不见。

    轻哼了一声,白明安向着远处的旋转餐厅的经理打了个响指,把他喊了过来,“把黄振勇喊来。”他直接说道。黄振勇就是天东阁餐饮集团的老总,这个天东阁就是他的产业之一。

    “啊?这个……”那个值班经理有些发怔,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白明安。毕竟,黄振勇可是整个餐饮集团的老总,岂能有客人说找便要来的?那成什么了?

    “你再犹豫一下,十分钟后,卷铺盖走人。”白明安盯了他一眼,那个经理立即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感觉像是在与毒蛇对峙。

    “好的,好的,您稍等,我马上打电话。”那个值班经理吓了一大跳,不敢得罪白明安,赶紧退到了一旁去,已经掏出了手机。毕竟,能来这个旋转餐厅吃饭的人可都是非富即贵,而能信手抛出两百万直接包了旋转餐厅整个夜场的,恐怕更不是普通人,哪里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告诉他,我叫白明安,让他十分钟之内赶到。”白明安冷冷地道。

    “是,是,我马上就打电话找黄总。”那个经理更不敢怠慢,敢自报家门并直呼黄总大名的,来历肯定非同小可。

    捂着耳朵跑到一旁去打电话了,梁辰也不说话,只是冷眼旁观,想看看这个白明安倒底要唱哪一出。

    赵盈香也坐在一旁也沉默了下去,似乎早已经习惯了白明安的做事风格。

    白明安也不再说话,继续转过头去坐在那里望着外面随着餐厅的旋转而不断变幻的夜景,保持他高高在上的沉默。

    此刻,那个值班经理已经打完了电话,悄悄地走过来,脸上满是畏惧的神色,“白先生,黄总正好在集团本部批阅文件,马上就到,请您稍等片刻。”大约他已经通过与黄总的对话,隐约知道了白天明绝非凡人了。

    话音刚落,对面的电梯便是叮的一声响,随后,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子脸上满是谦卑的笑容,几乎是躬着腰一路小跑过来的,额上已经隐隐地渗出了一层汗来,“安少,实在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您在这里用餐,来晚了,来晚了,实在抱歉。”他的语气里满是畏惧,好像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而他只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臣子。

    “嗯,还不算晚。”白明安轻哼了一声,语气里说不清是满意还是不满。

    “华少,您来这里用餐就是我们天东阁的荣幸,今天晚上的单算我的,喜欢什么就直接点,我在这里候着。”黄振勇见白明安神色阴睛不定,心下愈发不安,背上的冷汗越出越急,已经把白衬衫都打透了。

    “不必,你还没有让我免单的资格,单强来了还或许勉强,只能是勉强而已。”白明安挥了挥手,半点面子也不给黄振勇。

    黄振勇脸孔涨红,却是半个字也不敢多说,只是躬着身子,点头哈腰地应道,“那是,那是。”

    “跟你说个事情,天东阁卖给我。一个亿,不必讨价还价。我知道你们现在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因为经营不善已经导致连续七年亏损,年负债率以百分之十五的速度递增,原本八百七十四位员工现在已经裁员至三百二十七人,并且还有新一轮的裁员计划,计划书三天前刚刚做出来。所以,一个亿卖给我,你只赚不赔。”白明安哼了一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