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给你介绍一位新朋友
    :

    “梁老师吗?我是李想的妈妈,王丽薇呀。”王丽薇在电话那边亲切地说话。她对梁辰已经很熟悉了,并且这几天已经听说了正是因为梁辰,不但让李厚民图江一行招标成功,更安排了人手保护了李想的周全,无论从哪一个层面来讲,她现在对梁辰只有不尽的感激,说话的时候已经带上了一丝说不出的感动来。

    “呵呵,您好,王总。”梁辰笑笑答道。

    “梁老师,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出来吃个便饭好不好?我已经听媛媛说了,如果不是你,恐怕她现在已经被人绑走了,梁老师,请务必要给我个面子,让我当面好好地感谢感谢你。”王丽薇在电话里又疾又快地说道,像是生怕梁辰不答应。

    “呃,这个,实在不好意思,王总,我刚刚约了人。”梁辰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毕竟之前已经答应了赵盈香,他实在不好再去答应王丽薇。

    “哦,原来这样啊。”王丽薇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失望,“那后天呢?有时间吗?无论如何我都要好好地当面感谢你一下。你要不给我这个机会,那我可太没面子了。”她的话里透着浓浓的期待,说实在的,她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梁辰好了。

    “呵呵,好吧,那就后天,您定时间吧,到时候我必到。”梁辰不好意思再拒绝,只得答应下来。

    “后天中午十一点钟,江城宾馆,梁老师,你可一定要来啊。”王丽薇高兴地说道。

    “好的,没问题。”梁辰挂上了电话,吁出了口长气,现在他对电话都有些恐惧症了,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已经三个电话了,听得他头都痛了起来。真不知道那些事务繁忙整天电话不离手的领导们倒底是如何练就那神奇的能同时接听三个电话的本事,简直太厉害了。

    已经是初冬,在外面站得久了,就算再强健的体魄他也有些发冷了,哈了口冷气,突然间想起来高羽现在不知道情况怎么了,他关心高羽,正好借这个机会一并把电话打了算了,然后明天看看他能不能出院。搓了搓有些发冷的手,正在拨电话,身后便响起了轻微的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梁辰一怔,身体警惕地一紧,豁地一转身,却不禁一怔,身后的那个居然是高丹,正拿着一件大衣从屋子里走出来,两只美丽的眼睛幽幽地盯着他,“天这么冷,为什么不多穿件衣服?”说着,她已经快步走过来,将大衣往梁辰肩上披了过去。

    梁辰心底下轻叹了口气,却是往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地轻躲了过去,“呵呵,小丹,你怎么在这里?没有在医院照顾你哥哥么?”

    最难消受美人恩,他不想消受,也无福消受。

    “你的兄弟都在医院护理,人很多,我根本插不上手。”她摇了摇头道,随后拿着大衣,咬了咬嘴唇,眼里分明就荡起了一丝泪光来,豁地抬起头,“辰哥,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也知道你专情如一,可难道连让我给你披一件衣服,哪怕为你做一点最微小的事情,你都不允许吗?就算你不是我那个朝暮想的人,可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难道为你这么一点小事你要这么冷酷地拒绝?”

    借着月光,她眸子里分明已经泛起了点点的水光来,像独于幽谷之中的那一汪孤寂含泪的泉。

    梁辰叹了口气,却没再说什么,“小丹,其实你很清楚,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所以,又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呢?”

    “这不是浪费时间,而是对生命的感恩。辰哥,其实你越是这样冷酷的拒绝,连半点机会都不给我,越是证明,你害怕了,你害怕来自外界的诱惑,你害怕自己坚硬如铁的心会动摇,你害怕自己会露出破绽让我可趁,所以,你要杜绝一切后患,你要堵住所有的可能漏缺口,你要把自己包裹得风雨不透,针扎不入,可越是逃避,越是这样,越是恰恰证明了你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定力的人。否则的话,你会对这一切都泰然处之,根本不以为意。心底没有畏惧,行事又何必有所顾忌?”死死地盯着梁辰,高丹仿佛要将梁辰全部装进自己的眼睛里去,轻轻地抽泣了一下,她呼出了一口带着泪雾的哈气,轻声说道。

    “呵呵,一个人做事有一个人的原则和方法,小丹,不管你怎么说,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任何可能。当然,你的心意我领了,可今生今世,我福缘浅薄,无缘消受。真的对不起,小丹。”梁辰叹了口气,这个女孩子简直太执拗了,执拗到认准了的事情千回百折也不回头,他真有些头痛。

    不过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给高丹半点机会,否则的话,正如高丹如说,他真害怕自己心底那坚硬如钢铁般的堡垒会被这柔如水的绵绵情意打动,那是他所不愿见到的,更不愿去想的。

    做人,要专一,因能极于情,所以极于事,如果一个人做人在道德上三心二意,那么在做事上也肯定心思不会专一。他不是那样的人,也不想做那样的人。

    “这么晚了,我让人送你回去,你早些睡吧。注意保重身体,别着凉,别感冒。”梁辰已经转身向屋子里走去。

    那边的高丹只是怔怔地望着梁辰的背影,拿着大衣,并没有追赶,就在梁辰即将进屋子的时候,突然间在背后轻声地唤了一声,“辰哥,我可不可以将这视为你对我的关心?”

    梁辰身体一僵,暗骂了自己一声该死,可他终究无法完全硬下心肠来,去拒绝如此美丽温婉的一个女孩子。

    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略一停顿,便继续向屋子里走去。到屋子里将马滔喊了出去让他去送高丹,随后坐下来一言不发,倒了满满的一杯酒,一口便喝了下去。既是驱驱寒气,同时也是驱走心里那说不出的烦忧。

    几个兄弟都知道他跟高丹之间的情感纠缠,却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只能陪着他闷声喝酒。

    不过梁辰的酒量简直太可怕了,仿佛就是一个天生的酒漏子,喝酒就如喝凉水,根本不醉。再加上他喝了又快又疾,半个小时不到,几个兄弟最少每人一瓶白酒,全都趴下了,梁辰扔下了方便筷子,拉下了卷帘门,负手回到了家中。

    将兜里的子弹擦好,搁在床下,借着酒劲打了会儿拳,打开电脑想跟刘莎莎聊会儿天,却突然间有一种不敢再见刘莎莎的感觉。在屋子里烦燥地转了一会儿,才倒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梦中,他梦见到一个繁花灿烂的花圃,花香阵阵,沁人心脾,可是随后场景一变,又梦见一个幽深的狭谷,狭谷中一条寂静的小河如天泉一般静静地流淌着,说不出的寂寞,说不出的忧伤。

    第二天早晨,梁辰勉强六点钟才爬起来,打了会儿拳,然后拉开了门,叹口气,将门口的保温饭盒拿进了屋子里,他现在都有些不敢回头了。现在屋子里各个角落足足摆了二十几个保温饭盒,这些天以来,高丹一直在坚持不辍地给他送早餐,让他现在早晨都有了开门恐惧症了。

    其实原本他想扔掉这些饭盒,可又有些不忍,毕竟,这样做太绝情了。想来想去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以至于他这样杀伐决断处理事情果断无比的人,却一直犹豫到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了。

    叹口气,锁上门,梁辰去上学了。晚上的时候,梁辰回家收拾了一下,开着公司新买的一辆奥迪a6公务车去天东阁赴宴。现在公司的帐面资金已经不少了,无论是用于装点门面还是实际需要,买辆车子都是应该的了。车子这几天一直是谁有事情谁开,不过无论谁开都当宝似的,开得极为小心。

    六点五十,梁辰已经来到了天东阁。天东阁是整个江城最出名的星级大饭店之一,高达十层,楼顶是旋转餐厅,一到夜色时徐徐转动,坐在旋转餐厅里用餐,不仅仅是高雅浪漫的象征,更是有品位有气质的象征。

    不过,这里动辄一顿饭几万元的价格贵得令人咂舌,普通人倒是不太敢来这里消费了。

    将车子将给泊车的门童,便直奔十楼。赵盈香就在十楼的旋转餐厅等他。

    下了电梯,通过廊道,齐刷刷两排高挑靓丽的服务员一齐躬身,甜甜问候了一声“梁先生好”,却是让梁辰一怔,怎么现在自己这么出名了么?连普通的饭店服务员都知道自己姓什么。

    正疑惑间,对面赵盈香已经走了过来,见到梁辰,原本满是严肃神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亲切的微笑来,“小辰,你倒真是准时准点,一分也不差啊,正好七点来的。快过来坐吧,给你介绍一位朋友认识一下。”赵盈香向着梁辰微笑着招手道,已经快步迎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