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拉拢
    :

    刚回到球室,梁辰便接到了一个电话,号码很陌生。“您好,哪位?”梁辰接起了电话。

    “我是梁辰子恒。”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厚重稳定的声音。

    梁辰心里抽紧了一下,皱起了眉头,走到球室外面去接电话,“梁先生,您好。”

    “嗯,是我。看不出,你还真是威猛,刚刚成立的朝阳安保公司风头很劲啊,百人破六倍强敌,你有一群好手下嘛。现在图江道已经彻底怕了你,大学城辰哥在江城也算是有一号的人物了,我真的没有看错人。”梁子恒在电话那边微笑说道,好像很欣赏梁辰的样子。

    “呵呵,梁先生过奖了。在您眼里,我只不过是一只翻不起多大浪来的小虾米罢了。”梁辰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地道。事实上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并不意外,毕竟,去图江一行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江城离图江还这么近,现在资讯还这么发达,如果收不到消息才算见了鬼了。

    “呵呵,那也未必,你这条小虾米可是有着成龙的潜质。如果让你打拳赛,好像真的有些委屈你了。”梁辰子恒话里有话地说道。

    “梁先生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梁辰皱了下眉头,直截了当地说道。

    “嗯,梁辰,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这种拳赛的危险性,让你这样的大才去打拳赛,的确是有些暴殄天物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要是选择跟我,就不必去拳场上打生打死了。我的话,你应该能明白吧?”梁子恒呵呵一笑,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梁辰淡然一笑,“这个问题我们之前探讨过,我还是坚持以前的态度,不必了,梁先生。江湖事江湖了,打完拳赛,你们之间所有的事情便一笔勾销。况且我也是一个野惯了的人,如果跟了您,没准会给您惹什么麻烦也说不定。”梁辰再次婉拒了梁子恒伸出来的橄榄枝。他向来不喜欢受制于人,虞占元要收他做义子他都直接拒绝了,还引发了一场大冲突,更何况是梁子恒?相比较之下,似乎梁子恒还不如虞占元的份量来得重。

    “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多说了。我梁子恒说的话必定算数,如你所说,江湖事江湖了,此次拳赛之后,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再不言他。”梁子恒道。

    “好。”梁辰短促有力地吐出一个字来。

    “那就这样吧。打这个电话,我只是想告你一声,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最多还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春节之前必须开始。并且,或许不会是一场,会有很多场,你要做好准备,希望你的功夫一直没有摞下。毕竟,一旦上了拳场,不见生死不下台,没人能够中止比赛,并且高手辈出,你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梁子恒叹息了一声说道,似乎在为梁辰感到惋惜。

    “请梁先生放心,我随时可以去打拳赛。至于生死,我命由我。”梁辰冷冷回道,事实上他早就知道梁子恒以前所说的什么拳赛绝对不会是一场,当时梁子恒玩了一个语言小花招,偷换了一下概念,不过梁辰也懒得跟他计较,一场也是打,两场也是打,梁子恒肯定不定会放过这个敲骨吸髓的机会,他就算反抗也没什么意义。况且,他本身还有着自己的计划,打的场次越多,对于计划的实施也便越有利。

    “那就这样吧,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提供最好的场地和最好的陪练,你有兴趣吗?”梁子恒再次问道。

    “不必了,我对自己有信心。”梁辰直接拒绝,而后挂上了电话。

    想了想,又调出了一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六子,你们那边怎样了?”他沉声问道。

    “总体已经差不多少了,不过还需要再加细,再给我们一个月时间,应该就没问题。”六子在那电话那面低声说道,

    “好,那你们小心。你在吃面么?”梁辰依稀间听见电话里好像传来了稀哩呼噜吃东西的声音,轻声问了一句道。

    “啊,辰哥,不好意思,一天没吃东西了,泡了碗面。”六子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道,边吃东西边打电话确实对辰哥不太礼貌。

    “六子,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说,你们……好了,不说了,回来后给你和小柏庆功。不过要注意隐蔽,注意安全,关键时刻,宁可不完成任务也不要暴露自己。安全是第一位的。”梁辰心下一阵感动,却没再表露出太多的情感来,只是轻声地叮嘱道。

    “放心吧,辰哥,肯定没问题。”六子在那边嘿嘿一笑道,梁辰的关怀让他这种出身草莽的小人物心底下热流涌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是在心底暗暗发誓,用最好的行动结果来回报辰哥。

    放下了电话,梁辰深吸了口气,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痛。随着摊子越铺越大,事情也是越来越多起来。摆在面前的就有好几件大事,一是开武馆的事情,二是军火的事情要严格保密,同时怎样处置也是一个大问题。三是自己的安保公司规模还要扩大,要以现在的人员为骨干,招更多的安保人员,毕竟,这些人员可都是名牌大学学生,高学历、高智商,用他们去做普通的安保员工去打打杀杀,未免有些太暴殄天物了,还要招收一些肯吃苦、底子好、有股子精气神儿、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忠诚的基层安保员工,将这个安保公司做大做强,最好做成集团类的大公司才好。第四就是还要扫清大学城附近的流氓渣子,彻底控制大学城这边的城中城,以此为基地进行长久发展。还有砥剑节的事情,包括要进军建筑材料供应市场的事情,等等等等,千头万绪,颇有些一头乱麻不好梳理。

    不过让梁辰感到欣慰的是,自己的这一票手下个个都精明能干,并且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成长着,目前已经初初具备了相当的能力了,假以时日,独挡一面应该不成问题了。就比如现在的高羽,恐怕就算他不在,也绝对可以撑得起场面。他那种总揽大局的能力与眼光,还有处理问题的冷静与沉着,都已经很出色了。

    在外面抽了根烟,思考了一下,决定等过两天高羽出院的时候,朝阳安保公司的高层们再碰一下头,制定一个中长期的发展规划,做后分步骤具体实施,责任落实到人头,每个核心骨干都负责一摊子事,要让这群兄弟尽快成长起来,才是真格的。否则以后摊子越铺越大,如果这群兄弟还不成熟,会产生瓶颈,限制发展的。毕竟,以后的事业只有交到这群兄弟的手里他才放心,因为他们是一起战斗成长起来的。

    思考了一会儿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准备进屋子,不过这个时候又来电话了。号码依旧很陌生,看来今天晚上事情很多。

    “您好,哪位?”梁辰颇有些无奈地接起了电话。

    “梁辰吗?我是赵盈香,玉才的母亲。”电话里传来了一把声音骨子里略有些凛厉的女声,尽管这把女声披上了温婉慈爱的外表。

    “哦,您好。”梁辰习惯性地皱起了眉头,边随口问好边快速地揣测起赵盈香给他打电话的来意。

    “嗯,你是玉才的朋友,我叫你一声小辰吧,这样应该不算过份。”赵盈香在电话里淡淡一笑道,尽管声音内质凛厉,却不再像第一次见面时带着那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呵呵,不知道伯母这么晚打电话找我有事情么?”梁辰不置可否地笑笑问道。

    “这样,小辰,明天周五,晚上的时候你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个饭吧,有些事情咱们面谈一下,好不好?”赵盈香虽然叫了他一声“小辰”,但语气却根本不是长辈对晚辈的说话态度,而是出奇地带上了一种平辈论交的感觉。

    梁辰吸了口气,知道这顿饭恐怕不是那么好吃的,以赵盈香这样背景复杂的人,断不会轻易找人吃饭,她的每一举一动必有深意。有心想不去,但如果就这样得罪了如此强势且那么有背景的一个女人,对他目前的境况来讲,未免有些太不明智。

    想了想,梁辰终究还是点了下头,“谢谢伯母亲赏光请我吃饭,我一定去。”梁辰应了下来,心底下却是叹息了一声。

    “那好,明天晚上七点钟,天东阁,不见不散。”赵盈香在那边似乎是松了口气的样子,有些高兴地道。

    “我一定准时到。”梁辰揉了揉眉心,再次挂掉了电话,前一个梁子恒,后一个赵盈香,都不是好惹的主儿,想一想都让他有些头大。

    就在他正进屋子准备吃饭的时候,电话铃声却又响起来了,让梁辰有些抓狂。这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做了一下午的苦力,现在还水米没打牙呢。

    不过这一次电话却是个熟人打来的,王丽薇,江城千姿集团的老总,李想的母亲,他却是不得不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