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找到了
    :

    “吗的,费了这半天的牛劲,怎么全是子弹啊?好歹也弄一枝枪让我玩儿玩儿啊,哪怕是破烂货让我见识一下不成吗?那个缺大德的,你光藏子弹有个毛用?真他吗有病。”李吉气得直骂。

    事实上,他们已经把水泥台子全都砸开了,却一把枪也没有找到,说起来也确实够郁闷的。

    “小凯,你觉得他们会光藏子弹不藏枪吗?”梁辰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皱起了眉头问道。

    “绝对不可能。耗费了这么大的工程,如果仅仅只是藏这些子弹,那就没有必要了。”张凯摇了摇头,笃定地说道。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好,咱们不妨好好找一找。”梁辰向着四周望了一眼,点点头道。

    这个时候,所有的火把都已经快要燃尽了,几个人重新去扎了火把进来,这一次,换了马滔在外面警戒,吴泽进来长长见识。

    结果一见到那二百箱子弹的时候,吴泽眼睛都直了,骇了好大的一跳,他真没想到这下面居然是一个军火库。

    “你说他们能把枪藏在哪呢?”李吉还不死心地学着梁辰的样子背着手在广场中间绕来绕去的,可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恨恨地往那箱压缩饼干的箱子上踢了一脚,传来了“嗵”的一声响。

    坐在旁边水泥台上抱着肩膀正凝思不已的梁辰眼睛突然间一亮,“动手,把所有压缩饼干的箱子全都搬开。”他一下直起身子,走到了那堆得跟小山般高的压缩饼干箱子旁边,喝了一声。

    “辰哥,搬这玩意干啥啊?难道枪能藏在这底下吗?”李吉咧了咧嘴道,眼前这堆箱子最少将近六七百箱,这几个人要是全都搬开了,那可真要累死个人了。

    “别废了,辰哥说搬咱就搬。”吴泽倒是毫不含糊,已经爬上了箱子堆,开始一箱箱地往下扔,梁辰几个人在下面接着,堆到了里面的小屋里去。

    足足搬了一个小时,才算将这堆小山全都移平了,几个人累得呼呼直喘,满身的热汗,就算是以梁辰的体质也禁不住额上热汗直流。

    抹了把汗水,梁辰已经走到了移开的那堆箱子的地面,来来回回地走了几步,不时伸脚跺跺地面,眼睛逐渐亮了起来,向着吴泽便是一伸手,“锤子拿来。”

    吴泽赶紧把锤子递了过来,梁辰在地面上来来回回又跺了几下,随后找准了一个地方,举起锤子便砸了下来。

    “轰隆”一声响,看似结实无比的水泥地面居然被砸出一道细密的裂缝儿,显示了下面是中空的,绝对有玄机。只不过那水泥层最少有三十公分厚,如果不是梁辰,换做其他人来抡大锤砸,恐怕要砸上十几几十下才能略见到一些成效了。

    “哈哈,他吗的,肯定就是这里了,辰哥,给我,快给我,我来砸,让我首先见证一下奇迹发生的时刻。”李吉一看有门儿,立马猴急地蹦了过去,硬生生地从梁辰手里抢过了大锤,急不可待地便砸了起来。

    只不过他的力气照梁辰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砸了好几下才将梁辰刚才的“战果”扩大了几分而已。不过这家伙绝对有一股子狠劲,抡起大锤“哐哐哐”就是个砸,谁来换手都不干。

    足足砸了半个小时,李吉两条胳膊都被震得几乎不听使唤了,手掌上也磨出了血泡,随着最后一锤的轰然落下,整个地面终于完全塌了下去,露出了四四方方一个大坑来。小心翼翼地将水泥块子全都搬到了一边去,把现场打扫干净,坑里的一切便露出了真正的面目。

    只见大坑四米长、四米宽,大概两米多深,下面及周围全都用木头架起,用油布与吸潮纸铺得密密实实,中间处是四四方方三个军绿色的大箱子。

    “哈哈哈哈,看你还不现出原形。”李吉兴奋地学着京剧里的唱腔仰天狂笑三声,随后便跳了下去,与吴泽一起,将三个大箱子抬了上来。

    箱子还上了锁,不过被吴泽一锤子便暴力敲掉了,打开了第一个箱子,只见箱子里整整齐齐地摆着一把把用油布包好的手枪,居然是一把大黑星五四手枪,全新的,好像从来都没有用过,枪上涂上厚厚的黄油,再加上在这样的环境下保养极佳,完全可以当做新枪再用几十年都没问题。

    “这下赚到了。”张凯两眼放光,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那把五四手枪,根本舍不得放下。李吉和吴泽也是一样,一人一把,玩得满都是黄油也舍不得放下。毕竟,爱枪是男人的天性,没有几个男人不喜欢这种暴力却又充满冷森森质感的铁家伙。男人骨子里都是热血战争狂。

    “好了,先都放下吧,以后有的是机会玩儿。”梁辰低喝了一声道。

    “是。”几个人应了一声,万般不舍地放下了手里的枪,重新包好,随后细数了起来。

    这个箱子里清一色都是短枪,细细一数,二十把五四,十把六四。在那个年代,六四手枪算是比较珍贵的,还没有完全装备全军,天知道这个藏枪的人倒底是从哪里弄到的在当时来说这么先进的枪。

    打开了另一个箱子,箱子里全都是五六式冲锋枪,有二十把之多,同样保养超级棒,把把都是崭新的。

    另外一个箱子里,装的都是弹夹,弹夹是空的,同样涂满了黄油。一共二百个弹夹,每把枪不多不少,都是四个弹夹。

    全加在一起,这可一共就是五十把枪了,而且还是五十把新枪,再配备九万发子弹,想一想都感觉有些恐怖。

    “真是奇怪,这些枪还有那些子弹,居然都是新的,好像刚出厂就运到了这里?”梁辰皱着眉头,有些疑惑这些枪的来源了。

    “那倒未必,或许是藏枪的这个人抢了运军火的专列,或者洗劫了刚到了这批军火的军火库,直接运到这里藏起来了也说不定。”张凯拿出了一把五四,将弹夹啪地一下轻合上,举枪向着前方瞄准,姿式又帅又酷又专业,馋得李吉和吴泽哈拉子都淌下来了,抢着张凯的那把枪摆帅耍酷,那种真枪在握的感觉,超爽。

    当然,如果让他们压上子弹打上两枪的话估计会更爽。

    “唔,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是什么人这样大胆呢?就算在动乱年代,想做这样的事情,还兴建了这样一个工程,恐怕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这个人,必定有着无法想像的能量。”梁辰点了点头道,不过随着分析的深入,却更加疑惑了。

    “管他那么许多,都隔了几十年没人来找,估计藏枪的那个人死得骨头渣子都烂没了,这里如果不是被我们恰巧发现,也还将继续尘封下去,所以,这批军火现在就是我们的了,任我们支配。今天晚上我就来这里过枪瘾。”李吉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枪,在枪上亲了又亲,弄了满嘴的黄油也不觉得脏。

    “呵呵,好吧,就如你们所说,谁发现了就是谁的。不过,既然想要这批枝,就有两条纪律,你们必须要遵守。第一,私藏枝属于重罪,如果不想坐牢,就严格保密,任何时候都不允许泄露,否则严罚不怠。第二,无论任何时候,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将枪支带出地下室,更不许私自使用,谁敢违背,哪只手用的枪就断哪只手。张凯,以后枪支就由你来保管,制定严格的枪支出入库标准,同时你再物色一个枪械保管员,定期对枪支及弹药进行保养。”梁辰说到这里,表情严肃起来,毕竟,这可是一件大事,如果一个弄不好,自己一群人都容易栽进去。

    “明白,辰哥。”几个立即站直,同样严肃地应了一声。虽然喜欢枪,但他们同样知道这玩意是一把双刃剑,也知道私藏枪支一旦被警局发现的严重后果,梁辰说的话当然字字句句记在心底,不敢有半点马虎。

    “嗯,从现在开始,高羽、李吉、马滔、吴泽、李铁,张凯,还有我,每天晚上都来这里练枪,但一周只允许实弹射击一次,一次不超过十发子弹,具体训练计划,由张凯制定。另外,张凯,过几天你就开始执行特殊训练计划,在我们的公司内部,挑选十个左右身手佳、头脑灵活、悟性好、敢拼敢打,最主要是一片赤诚的人,经过层层选拔考验,组建一支我们朝阳安保公司的特种安保队伍,可以与我们一同练枪。具体选拔你们自己做主,最后考察的人选由我来确定。记住,这件事情,必须保密。还有这里的处理问题,也要谨慎再谨慎。依我看,先把这里堵死,然后在这上面建房子,然后再重新挖开修一条暗道,这件事情必须要由我们自己来做,不能假任何人之手。至于训练场的规划,就再略改一下吧,应该不算费事。”梁辰慎之又重地说道。

    “是。”几个人应了一声,毫无意见。随后将这批军火重新放回原处,慎重地包好、储藏,同时又趁着夜色将原来的那个战术坑填好,将这个地下室再次封死,做到万无一失,看不出任何痕迹来,随后才回去了球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