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重大发现
    :

    “辰哥,这里面好像是空的啊。”李吉一下跳起来,将刀子倒转过来,用刀把轻轻地挨排儿敲击了一遍,结果没有一处不是传来了“砰砰砰”的回响声,显示着别面别有机关。

    “滔子,去外面找把干活用的大锤来,把它砸开。”梁辰走了过来,同时屈起中指关节敲击了一遍,点了点头,转头向马滔说道。

    “好咧。”马滔颠儿颠儿地便跑了出去,不多时已经拎着一把砸桩子用的大铁锤回来了。

    “从最边上开砸,一定要小心,别碰到里面的东西。”梁辰指了指边角处的水泥台子道。

    “放心吧,辰哥,小时候我家就在采石厂附近住,我从小就抡大锤,砸这个简直太轻松了。”马滔嘿嘿一笑,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搓了搓手,拎起大锤照着那个水泥台子就是一下,上面的薄薄水泥层应声而裂,露出了一个大窟窿来,几个人赶紧举着火把往里一照,只见里面的空间倒是没有想像中的大,最下面是一个离地二十公分的架子,整个台子两壁也全都用木头衬起,再加油布裹上,防潮措施绝对到位,架子上面放着一个军绿色的箱子,上面还撒着石灰,保持这个完全密封的水泥台子里的绝对干燥。看来当初建这个地道藏东西的人倒是很用心,准备工作做得很周全。

    “靠,真丧气,怎么又是压缩饼干啊,没完没了还?”李吉翻起了白眼,一阵郁闷。

    不过这一次梁辰和张凯都没有说话,两个人相互间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神里的骇然。

    “且慢动手,把它抬出来,一定要小心些。”梁辰喝止了正要抡着大锤继续砸旁边水泥台子的马滔。

    “辰哥,这种破压缩饼干,至于这么紧张嘛。”李吉不以为然地一笑,伸手就去拎那个箱子,往上一提,突然就哎哟一声,居然一下没拿起来。

    “我靠,这什么玩意啊?怎么这么沉?”李吉这下吃惊了,只一搭手便知道,这个箱子最少五十公斤沉,他刚才没理会,只是随手一提,居然一下没拎动。

    “让开。”梁辰和张凯几乎是同时抢了过来,两个人一人伸一只手,已经轻轻松松把那个箱子抬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地上。

    借着火把的光芒,马滔和李吉同时低头一看,登时就直眼了,只见箱子上面画着一个红五角星,箱子一块块长木条钉成的制式军用箱子,这么多年了,保存得居然非常之好,连上面的漆都没有脱落,还是崭新的。当然,这也与这个山洞完全密闭再加上保护措施做得好不无关系。

    “这是,啥?”李吉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知道这一次绝对是有重大发现了,就算是猪头也知道这里面绝对不是什么压缩饼干。

    “子弹。”张凯沉声说道,已经拿过了李吉的匕首,撬开了箱子,便看见里面一个一个跟压缩饼干差不多少的小盒子摆在那里,包面还包着吸潮纸,拿出来一个撕开吸潮纸,里面便是一个没拆封的小铁盒,铁盒旁边还有一个类似罐头的拉环,揭起拉环绕着盒子拽了一圈儿,盒盖掉了下来,只见里面是一排排整整齐齐站在那里的子弹,黄澄澄的,看上去让男人无比的心动。细细一数,总共五十发。而一个箱子里像这样的铁盒共有九个,也就是说,这一箱子弹总共四百五十发。@&@!

    “七点六二毫米铜壳手枪弹,完全适用于五四、六四手枪和五六冲锋枪,这应该属于那个年代的产品。”张凯瞄了一眼便准确地报出了子弹的相关数据来,让旁边的李吉和马滔顿生惊艳的感觉。

    梁辰倒毫不惊奇,以张凯玩枪玩得那么漂亮,如果对子弹不熟悉那才是是寒碜人呢。拿起子弹细细地端祥了一下,“嗯,说得不错,这是七一军工厂六五年的产品。”梁辰点点头道。

    “小凯,辰哥,你们真神了,咋知道的那么详细?我们咋就看不出来呢?”李吉咂着嘴巴,感觉自己在这两个人面前,就像是一个无知的小孩。

    “呵呵,我们国家子弹的标志主要涂刷于包装箱、密封铁盒及弹体上。不过这箱子经过处理,已经看不出其他记号了,但可以在弹体上看出年代与生产厂家。”梁辰翻转了弹体,指着弹尾处的几行小字道,“喏,这里就压有子弹的制造工厂和年份代号。如果两组数字方向一致时,上为工厂代号,下为年份代号。如果有小数点标志,那么带小数点的为年份代号。如果有一组数字末位是1,这就代表生产厂家年份代号有这样几种,一是1953年以前的年份和代号通用,如“1949”即代表1949年。二是1954至1960年子弹的年份和代号各异,如“54”(或甲)、“乙”、“丙”、“丁”、“戌”、“巳”、“子”,分别代表1954至1960年。三是1961年以后,年份代号均用后两位数字。这颗子弹上面标准7165,所以应该是七一军工厂六五年的产品。”梁辰顺便给他们两个普及了一下枪弹知识,听得李吉和马滔瞠目结舌,没想到简简单单的一个子弹标号居然都有这么大的学问。

    “简单的几个破数儿就这么复杂啊?”李吉咧了下嘴巴,梁辰讲得又多又快,一时间没记住。*&)

    “复杂倒也罢了,关键是,这子弹搁了这么多年,好像也没啥用了吧?不都得爆废啊?拿去卖废铁又不会有人敢要。”马滔看了看那黄澄澄的子弹,摇了摇头,还是有些泄气。

    “那可不见得,子弹在不同的技术保管状态下,有着不同的保管期限。启封的零弹在地面库条件下能保存一年,没启封的弹药包装箱,在地面库条件下,温度如果能保持在十五至二十五度,湿度五十至七十左右,最少能保存二十年,拿出来照样用,而且要是是在洞库的条件下,保存期限最少三十几年都没问题。在部队里,仓库里保存六七十年以上的子弹,甚至抗战时期生产的弹药,一样可以打响,我就见过用曾经小鬼子的三八大盖打过的一盒子超过六十年的七点六二子弹。而这里的子弹保存得这么好,根本没拆封,并且还是在完全密闭的地洞中,还用水泥二次密封,并用石灰吸走最初仅余的潮气,绝对能用。”张凯拿起了那依旧崭新的子弹,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随口说道,又给李吉和马滔小小地上了一堂枪弹课。

    “张凯说得对,这批子弹确实能用。不过能用归能用,哑弹率大概会比平常子弹要略高一些,另外涨壳、锈蚀的子弹就不能用了,否则容易炸膛。不过我看这个地下仓库里的温度,唔,倒是很不错,不高不低,发射药应该十分稳定,处于停止分解状态,这些子弹也没有任何涨壳、锈蚀的现象发生,所以如果真用起来,应该没有问题。”梁辰点了点头道。

    “哈哈,能用就好,奶奶的,这一次老子也要过一过枪瘾了。反正除了咱们几个谁都不知道,今天我就就开开荤,好好玩儿玩儿枪。”李吉无比兴奋地道,已经都两眼放光了,哪里去想私藏枪支弹药是违法的?况且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不做恶事、不做恶人就可以了,至于违法与否,管他个鸟?前几天的图江市一行已经让他们深刻地认识到,在这个社会中混,那些混得好的人哪个屁股上都有屎,只不过看能不能擦得干净不露马脚就是了。

    “得了吧,光有子弹你过个屁的枪瘾哪?”马滔在旁边瞪了他一眼道。

    “对啊,说的也是,怎么光有子弹没有枪呢?这不合常理啊?”李吉挠了挠大光头,眨巴着眼睛,重新眼光放在了围着整个地下广场砌了一圈儿的水泥台子,眼里面直冒绿光。

    “先把这些子弹收好,注意保存,看看那边有没有什么发现。”梁辰与张凯对望了一眼,张凯点了点头,将弹药箱先小心翼翼地拖到了一旁去,随后将那盒打开封的子弹递给了梁辰。

    张凯低声说道。而此刻,李吉和马滔早已经急不可待地抡着大锤子开始砸起了那薄薄的水泥密封盖。听不到这边的说话。倒不是两个人想有意瞒着李吉他们,而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还不到让李吉他们知道的时候。

    “你从刘华伟身上拿到的那两把枪,九二式手枪用不到,但那把大黑星五四没问题,还有你那勃郎宁1911也能用得上。我看过了,这五十发子弹保存得极佳,颗颗能用,不会哑也不会炸,制作工艺也比较精良,七一厂的军工上个世纪向来口碑不错。”张凯将五十发子弹递给了梁辰。

    梁辰点了点头,将子弹取出来分在几个内里夹层兜里装了起来。张凯说得对,现在不比往时,这些子弹没准儿什么时候便能用得到。

    远处,马滔和李吉已经哐哐哐地抡开了大锤,花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把总长足足超过三百米的水泥台子全都砸了,于是,一箱箱子弹便触目惊心地呈现在几个人面前,细细一数,足足两百箱,这可是足足九万发子弹哪,足以能装备一个加强连。

    可是砸了这么半天,李吉两个累得满身大汗,却连半枝枪都没有找到,望着这二百箱子弹一时间满心失望,拄着大锤垂头丧气的,满脸的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