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地下室
    :

    上面几个人正嘻嘻哈哈地袖着手看李吉怎么爬出来的时候,猛然间便看到李吉一下子便沉下去了,登时都骇了好大一跳。

    “吉子,怎么回事?”马滔和吴泽连往下跳边吼着,兄弟情深,他们害怕李吉出什么事。

    梁辰伸手一拦,轻喝了一声,“别跳,小心。”可只拦住了马滔,吴泽已经跳下去了。

    “咕咚……”“我的吗呀……”随后便听见一声大响,伴随着吴泽和李吉的惨叫声,整个战术训练坑底部已经完全塌下去了,李吉和马滔早就掉下去不见影子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居然地下会出现这么个大洞来?”马滔有些发傻,张凯在旁边也怔住了。

    “你们怎么样?有没有事?回个话!”梁辰皱起了眉头,感觉事情好像不同寻常,趴在洞口向下喊道。

    “没事,辰哥,不用担心我们。”吴泽的声音在下面响了起来,同时借着阳光,已经分明看清楚,下面居然别有洞天,好像是一个中空的地穴,大约离刚才的战术训练坑有两米半高左右,吴泽和李吉正呲牙咧嘴地站起来,不停地揉着脚脖子,看样子是崴着脚了。

    “辰哥,这里好像有地道啊?”这个时候,李吉的声音也从下面响了起来。

    “小心些,呼吸有没有不通畅的感觉?用打火机试一下,看看火会不会灭。”梁辰在上面轻喝了一声,怕两个人跌入这尘封多年的洞里被薰过去。

    马滔赶紧拿出了打火机,点了一下,火苗甫一打着便灭。

    “屏住呼吸,不想死就快上来。”梁辰喝了一声。

    “好。”马滔和李吉有些害怕了,赶紧屏住呼吸,李吉将马滔托起来举到顶上,马滔攀着顶沿爬了上去,随后又踩在顶沿的边缘处小心翼翼地将李吉拉了上去。

    两个人爬上去坐在那里,喘歇了一下,都有些头晕、恶心,这是由于下面的地穴长期密封不通风,里面的空气变质有毒,变成了污秽之气,人吸进去是要命的,必须要通风放一段时间才可以进去。

    好在两个人下去的时间不长,并且体格强健,几分钟后终于恢复了正常。

    “辰哥,这底下好像别有洞天啊。里面像是一个地道,还有好长呢,我们刚才掉进去的只是一个隔开的小房间。”李吉喘了几口气,赶紧点了烟长吸了一口,美其名曰去去秽气。

    “真是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地道呢?以前也没听人说起过啊,这里就是一块普通的学校试验田嘛。”吴泽揉了揉脚脖子,向下望了一眼,颇有些奇怪地道。

    梁辰坐在土坑旁皱眉不语,向里面仔细地看了看,随后转头望向马滔,“滔子,去跟工头儿说今天放假,他们可以不用开工了。”

    “好。”马滔立刻执行命令,站起来便走到远处去给工头打电话,不一会儿回来了,“搞定了辰哥,正好阴天他们不愿意动,一听放假高兴坏了,在那边已经喝上小酒了。”马滔笑骂了一句道。

    “嗯,等再过一会儿,里面的污气放得差不多了,我们下去看看。”梁辰点了点头道。

    几个人又在上面抽了会烟,期间又讨论了一下张凯提出的训练大纲和训练意见,随后李吉和马滔几个人家伙待得冷了,还动手切磋了一下,结果马滔险些被李吉摔断了腰,李吉也闹了一个乌眼青,两个人半斤八两,差不多少。

    闹了好一阵子,梁辰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也差不多了,让一群小子去附近去去找木头棒子绕个破布条什么的做了一堆简易火把,随后让吴泽在上面负责警戒,闲人勿近,带着剩下的三个人下了地洞。

    进了地洞,空气状况倒是好得多了,这里像是一个小房间,高约两米多点儿,长宽大概各两米,方方正正的,水泥加牢,历经这么多年,大约是因为完全密封的原因,墙壁居然还没有粉掉,依旧结实,敲上去纹丝不动,比现在的那些豆腐渣工程都要强多了。在小屋子里转了一圈儿,没什么发现,梁辰带着几个人出了没有房门的小屋子,摸索到了里面,点着了火把,几根火把一点起来,马滔和李吉就禁不住瞪大了眼睛,只见一条廊道直直地向前延伸而去,远处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有多长。而他们刚才下来的那间屋子则是最靠里侧的一间。廊道旁边是一个个的门垛,应该是和刚才出来的那个小屋子差不多少。

    几个人沿着廊道往前走,马滔和李吉饶有兴趣地不停进出旁边的小屋子,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两个无良的家伙看样子都希望能在里面找到什么金银珠宝啥的,可惜他们失望了,每个小屋子都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不过两个家伙依旧怪叫着乐此不疲地找来找去的,像两只暗夜里的怪兽。

    张凯一直跟在梁辰身后,举着火把,皱着眉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四个人就这样一路向前走去,走了大概能有一百多米远之后,突然间眼前豁然开廊,只见前方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广场,面积最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也不知道当时是谁这么大的手笔,建造了这样一个规模宏伟的地下空间。

    广场中间居然堆起了一个方方正正的一座小山,上面还盖着雨布,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几个人暂时也没动这玩意,只是往远处巡视过去。

    再远处,依稀有几条廊道直通过去,李吉和马滔跑过去看了半天,发现有两条廊道跟刚才走过来的那个廊道是一样的,里面是一个个的小空间,而另一条廊道则是台阶状的,直通向上上面,不过走了几十米之后便被堵死了,那里应该是以前的出入口,不知道是人为原因还是其他原因被封住了,造成了这个别有洞天的地下空间。

    沿着广场四周,转圈儿砌起了一长溜大约半米高的水泥台子,好像是用来坐人的,其他的就没什么异样了。

    举着火把,四个人来到那个雨布遮住的那个小山旁边,马滔和张凯好奇地围着那小山转了一圈儿,伸手去摸了摸,里面**的,敲上去有回声,好像是一个个箱子摞起来似的。

    “打开看看。”梁辰在旁边负手看了半天,喝了一声道。

    “好咧。”几个家伙就等着梁辰这句话呢,立马一人一个角,扯住了那张巨大的雨布,直接向下一抻,没想到雨布年代过于久远,早就不结实了,这一下便将三个角抻断了,雨布没扯下来,倒是扑起了满天的灰,呛得几个人直咳嗽。

    “吗的,我上去给它掀开。”马滔怒了,掀起里面的小衫捂住了鼻子,几下便爬了上去,从顶上撕开了早已经不结实的雨布,直接把那雨布从四边扔了下来。

    于是,一座由木头箱子堆积成的小山便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这里面装的倒底是什么玩意啊?”李吉好奇地搬过来一箱打开来,居然是一个个绿色的铁盒,全封闭式的,真空包装,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打开看看。”李吉抬头望了梁辰一眼,见梁辰点了点头,抽出了后腰上别着的一把匕首来,上去就是一刀,刀子磨得风快,在铁盒上转了一个圈儿,便已经打了开来,露出了里面包着锡纸的一大块东西。

    伸手将那块东西拿出来,几个人凑在火把前仔细看去,李吉皱起了眉头,“这什么玩意?怎么还掉渣子呢?”他从那东西上面捏下一小块来用两根手指磨了磨,粉末簌簌而下,有些没搞清楚这东西具体是什么。

    “压缩饼干?”张凯观察了半天,终于有些不太肯定地转头看了梁辰一眼问道。

    “嗯,没错,就是压缩饼干。”梁辰点了点头,拿起了那个铁盒子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日期还真真切切,是上世纪江城食品厂的产物,日期是六九年。距离现在已经四十几年的历史了。想当年江城食品厂那可是全国知名的大食品企业,轻工产品绝对是省优部优国优,很强大。而现在江城食品厂早已经黄了,所有职工全部下岗,企业也早被个人承包,风流云散在江城的轻工发展史中。

    梁辰拿起了一块在嘴里尝尝,几个人骇了一跳,刚想阻止,却被梁辰摆摆手示意没事,在嘴里嚼了两下后咽下去,点头笑道,“保存得不错,虽然口感欠佳,但还能吃,填饱肚子肯定没问题。”

    “辰哥,你可别吃坏肚子中毒了,那就麻烦了。”李吉有些担心地道。

    “没事,这是真空包装,放进包装筒里的时候已经把空气抽出去了,并没有变质,不信你们可以尝尝。”梁辰将饼递给了一群人。

    几个人一见梁辰都吃了,倒也放下心来,各自掰了一小块放进嘴里,除了微甜微香之外,还真没别的怪味,不过对于这群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家伙们来说,委实味道淡了点儿,不合口味。

    “吗的,折腾了半天,白费力气。我原以为还能搜出点金钱珠宝什么的,再不济弄点老版的人民币也成啊,只弄来一堆压缩饼干。喂猪都没有人要,没劲。”李吉有些泄气了,走到了广场旁边的水泥台子附近,将刀子往上面一扔,一屁股便坐了上去。

    却不料他的刀子一扔到台子上,便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好像,这个水泥台子并不是实心的,而是中空的。一群人的好奇心再次被勾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