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这里有情况
    :

    第二天依旧降温,大风天气,不过没有下雪,但天气很冷。

    学校已经开始供暖了,坐在暖和和的教室里,谁也不愿意出去,都在教室里聊天打屁。

    梁辰放下了两只平伸离地面五公分的脚,略活动了一下身体,抻了个懒腰,感觉精神不错。

    “训练场那边已经开始动工了,因为天冷,先简单做个基建工程,按照训练计划做个简易训练场,然后明天开春天气回暖的时候再好好修整一下。”张凯在梁辰身畔说道。

    “嗯,可以的话,在里面弄个简易宿舍,先把这里打造成我们朝阳安保公司的训练基地。”梁辰点了点头。

    “好的,没问题。你要不先看看规划草图?避免重复性建设浪费资金。”张凯伸手去拿规划草图。

    “不用了,这些事情你跟高羽他们商量就可以了,怎样建设方便就怎样来。只要不重复建设,多花点些钱是无所谓的,好设备好器具也可以弄上来。”梁辰摆了摆手,微笑道。对手下的这些兄弟,他有着绝对的信心,这些小事就不必自己事无巨细地去问了,放手让他们去做好了。

    “嗯。今天下午没课的时候我们再去看看工程进展情况吧,你是咱们的头儿,如果你连看也不看,未免有些太不重视了。”张凯半开玩笑地道。

    “呵呵,好。梁辰点点头。

    “辰哥,死木头,你们商量啥呢?”王琳琳笑嘻嘻地凑了过来。

    张凯皱了下眉头,“男人说话,女人闪一边去。”

    “哟嗬,死木头,可真给你脸了,辰哥都没说赶我走呢,你算哪根葱啊?再跟我瞪下眼睛试试?”王琳琳柳眉倒竖,撸胳膊挽袖子就奔着张凯过来了。不过一撸袖子,便露出了两截白生生的小臂,像两截水嫩的白藕,张凯一望之下,眼睛便有些直了。

    梁辰一阵头大,赶紧用手一隔,“琳琳,别闹了,这么多人看着呢。要打你们回家自己关上门去打吧。”他调侃了一句道。只有瞎子才看不出来这对欢喜冤家互有情意,只不过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了。

    王琳琳登时脸就红了,咬着嘴唇直跺脚,“辰哥,你,你在说什么啊?谁,谁跟他回家打啊。不理你了。”一扭小腰肢便跑走了。

    梁辰有些好笑地耸了耸肩膀,“这丫头,居然还知道害羞?”

    不过半天张凯没回话,禁不住好奇地瞅了他一眼,却发现张凯一直盯着王琳琳的背影,眼睛直直的。

    “再看眼珠子都掉出来了。”梁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没想到这块死木头一旦动了情,还真是挺花痴的。

    “没想到她挺白的。”张凯的目光还有些恋恋不舍地望着王琳琳已经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有些发怔地道。

    “扑……”正在喝水的梁辰一口水便喷了出来,如果不是及时转头,险些就喷在他身上了。

    “啊……我……”张凯终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一张黑脸登时就红了起来,像经了霜的树叶子,颇有些手足无措。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梁辰眼神很怪异地望着张凯,憋了半天才摇头出了口长气道。

    “我,我没啊,我是说她胳膊白。不是,我是想说……”张凯额头上的汗就下来了,一张黑脸更红了,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呵呵,好了,开个玩笑而已,何必认真?”梁辰摆了摆手笑道。随后盯着他,认真地道,“说真的,小凯,喜欢就去追吧,我看得出王琳琳对你也很有情意,好花堪折直须折,不要再这样等下去,让自己后悔。”

    “我,没追过女孩子。”张凯搓了搓手,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这个,我也帮不忙了。”梁辰一摊手,有些哭笑不得地道。说起这个,他确实也没什么经验可谈,好像一直以来自己真的没追过女孩儿。

    “算了,别说我的事情了。还是说说你吧,陈美琪已经好几天没来了,据说是要转系,这个你有耳闻么?”张凯摆了摆手,转换了话题。

    “是么?我还真不清楚。”梁辰脸上神色不变,好像很是淡然,可心底却是一跳,不知为什么,有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

    “你不是不清楚,应该是不想清楚吧?”张凯轻哼了一声,算起来,其实与梁辰相处最久的兄弟应该就是他了,自然对梁辰的内心把握得更透彻一些。

    “算了,她转系就转系吧,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说这个没什么意思。”梁辰摇了摇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不过刚说到这里,门口便隐约听到有人说话,隐含着惊讶的声音,“班长,你回来了?”

    随后,便听见皮靴鞋根儿的声音响了起来,陈美琪高挑靓丽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呵呵,你的麻烦又来了。”张凯看了一眼陈美琪,低声笑了笑道。

    “或许以后她不再是麻烦了。”梁辰抬头看了陈美琪一眼,摇了摇头,略带着一丝感慨地道。不过望向陈美琪那一眼的时候,突然间就愣了一下,几天不见,陈美琪好像换了一个人。原来她是那样青春靓丽,朝阳洒脱,好像每天每时每刻都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子扬溢的青春劲儿来,可现在,她却那样颓然,所有曾经的光彩劲儿都没有了,整个人憔悴黯淡得像失了水的玫瑰花,让人看去说不出的痛心。

    并且,她的眼睛又红又肿,眼睑旁边甚至已经浮肿了,还有细密的血丝,那分明是用纸巾长时间地擦泪水造成的结果。

    她走进屋来,谁也不理,甚至连梁辰也不看一眼,只是默默地走回到自己的书桌旁去收拾东西。

    旁边有几个好心的同学想过来问她是怎么回事,却都被她冷漠且无声地拒绝了,一时间,没人再敢到她身畔去。

    “她怎么了?好像很不对劲的样子?”张凯皱起了眉头,有些惊诧地问道。以前他可是从未看见过陈美琪如此模样,这分明就是遭受到重大的打击,甚至搞不好就是成天以泪洗面的结果。

    “我也不清楚。”梁辰摇了摇头,突然间心里有些难受。

    “你不清楚?我分明看到你眼神里的躲闪,好像有些做贼心虚。”张凯紧盯着他问道。

    “你想转行做心理学家么?这样探究别人的心理有意思么?”梁辰没来由地一阵烦燥,没好气地回道。

    “呵呵。”张凯好脾气地笑笑,没有说话,重新沉默下去,不过看着曾经的一个大美女居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心底下同样很是慨叹。

    陈美琪收拾好东西便走了,出奇地,连望也没有望向梁辰这边一眼,只不过她抱着东西离开的时候那副心碎神伤的样子,让班里无数男生同样心碎愤怒不已,却是谁都不知道陈美琪倒底出了什么事情。

    张凯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轻叹了一声,低头去看书了。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梁辰的神色始终如一,但张凯能看到他眼里的一丝说不出的阴翳,他知道梁辰跟陈美琪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情,但他没有再问。

    中午吃过了饭,下午没课,两个人与李吉几个人在球室汇齐了,喝了两缸子茶水之后,一起去校园地那边看看施工情况。刚刚执行完任务,还有不少兄弟受伤还未出院,所以这几天一直没有恢复训练,正好借这个机会修整一下训练场。

    几个人一路跑着去的,每个人都抱了块几十斤重的石头跑,这也是学着梁辰的样子,无时无刻不在强健体魄。通过昨天的那一战,他们深刻认识到了武力值虽然不是万能的,但在关键时刻确实很重要,聪明的头脑与强大的武力值配合起来,那才是无敌的。

    等跑到训练场那边的时候,几个人已经出了一身的透汗,每个人都跟个小型蒸汽锅炉似的,浑身上下直冒白雾,反观梁辰却是脸不红气不喘,将怀里那块近百斤重的大水泥块子往那里一扔,拍了拍衣裳,负手往训练场里走去。此时工人们都已经歇工去吃饭了,只有一台豁钩机还有两台推土机及几辆运土车停在一旁。

    工程队进展速度倒是不错,一上午就把整个训练场都推平了,杂土什么的来了个废物利用,堆了几个小山包,地上还挖了几个战术训练坑,至于其他的障碍器械,现在还没上,要明后天才能运到。

    “呵,张凯教官,我很怀疑你是不是想给辰哥打造一支军队。”李吉叼着烟,环顾四周,很是感叹地说道。他以前曾经见过步兵还有武警的训练场,基本上跟张凯整的这个训练场也差不多了。

    “高标准严要求一些总是好的。”梁辰呵呵一笑,转头看了张凯一眼道。

    “这个战术训练坑我见过,那真是坑爹啊,跳进去之后想爬出来得费老鼻子劲了。”李吉蹲在一个战术训练坑旁边啧啧地道,却不提防旁边的马滔和吴泽两个人一脸诡异的坏笑,在后面一个一脚,直接把他踹进去了。

    “我靠,你们两个混蛋……”李吉张牙舞爪地便掉进了足有两米深的大坑里去,不过下面还未平整完毕,都是浮土,倒也摔不坏哪里。

    “你们给我等着,等我爬上去的时候非把你们全都扔下来不可。”李吉在下面叫着,往上蹦了一下,却被马滔和吴泽嘻嘻哈哈地一人一脚虚晃了一下又吓回去了。

    梁辰在旁边看得哭笑不得,不过看着他们玩闹嬉戏心底却是倍感温馨。不料李吉这一次落回去,脚底下却是“咔嚓”一声响,随后整个身子登时便沉下去半截,好像下面是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