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论功行赏
    :

    刚一进了屋子,一群无良的小子嘻嘻哈哈就涌了上来,“教官,恭喜啊恭喜啊,嫂夫人真漂亮,真霸气。”

    张凯的一张黑脸登时就黑里透着红,好在戴着墨镜看不出来,环顾了四周一眼,怒吼一声,“再敢在这里叽叽歪歪的,明天开始,恢复训练,训练量增加一倍,让你们再有心情说这些没营养的话。”

    一群家伙登时脸就垮了下来,哄的一下就散开了,张凯的威严那可是凭着一拳一脚打出来的,训练的严酷程度也令人发指,原本的训练量就够恐怖的了,如果再加上一倍数训练量,那还不得出人命啊?一群家伙想想就头大,现在不跑何时跑?

    正在这时,李吉悠悠当当地从楼上下来了,见到张凯就是嘿嘿一乐,“行啊,小凯,我都没看出来你这么迷人,居然主动有佳人投怀送抱啊,啧啧,了不起,了不起。对了,有时间让弟妹啥时候也给我介绍一下,我这闲着也是闲着。”

    话音刚落,张凯便已经恼羞成怒地冲了上来,抓着他的右手往外一拉,脚底下狠狠地一扫,李吉倒是没想到这小子属酸脸猴子的,说打就伸手,一时间没防备,被他一家伙摔在那里,坐了个大屁墩儿。

    “你个死木头,还真动手啊。哎哟我的吗呀,谁来扶我一下,这屁股都摔成两瓣了。”李吉气得直骂。

    “嘿嘿,吉子,人这屁股啊本来就是两瓣的,要是真能摔成两瓣那就证明你最开始是整个儿的,这样的屁型可是千年难得一见哪。”马滔走过来拉起了他,顺便调侃了一句,周围又是一片哄笑声。

    “靠,你们这群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李吉笑骂道,说笑间一群人已经上了楼。

    楼上现在很简陋,只有几把椅子,根本不够坐。一群兄弟也根本不在乎,就那样一个挨着一个席地而坐,反正是训练用的迷彩服,也不怕脏。王琳琳是女孩子,倒也受到了特殊优待,拣了把椅子坐在了窗根儿底下,此刻正兴奋地左左右右看个不停,不过眼神大部分时间都落在了正站在梁辰身后的张凯身上。

    张凯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有无意的,平时很低调的他现在居然连墨镜也不摘了,就那样酷酷地站在那里,胸脯拔得老高,让周围的兄弟一通窃笑,不过也不好当面点破。

    此刻,梁辰已经走了出来,就站在所有兄弟面前,目光淡定而平和地望着他们,不过眼神的深处,却依稀酝酿着炽烈的情愫。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抽烟的全都把烟头掐灭,一个个坐得笔直,就如同一个个真正的军人,同时眼散射出炽烈的光芒来,听着他们心目中的偶像、这个集体的领袖、以后这个团队的领路人说话。

    梁辰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眼神从每一个人身上扫过,最少停留一秒,而后,突然间抬起头来,“兄弟们,你们是好样的,拥有你们,是我们这个集体的骄傲,你们每一个人的努力,都会成就我们这个集体的未来!!!”说到这里,梁辰狠狠地一挥拳头。

    “吼!”一群大小伙子满腔炽烈的情绪,在战场上血与火中的激烈博杀、劫后余生的庆幸、大功告成的喜悦,聚集一起,在这一刻完全被梁辰的这一句话点燃了所有炽烈的情绪,轰然一声怒吼,每一个人都兴奋得不能自己,狂吼着挥舞着拳头,一时间,整个间屋子里都雄性的呐喊声,热血澎湃,荡气回肠。

    就连王琳琳也禁不住胸口热血激荡,挥舞着小拳头拼命地叫喊不休,小脸都兴奋得红通通一片。

    “今天我不想说太多,因为你们已经用事实证明了你们的勇敢、你们的无畏、你们对兄弟不充不弃的情谊、你们对这个集体的负责、你们向上的信心、你们澎湃的激情,我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都是他吗的废话。”梁辰一挥拳头,他也有些激动了。没想到今天兄弟们干得如此漂亮,尤其是生死关头,居然没有一个人退缩,全都勇猛直前,这不仅仅证明了他们的武力值,证明了他们的勇敢,更证明了他们拥有一颗永远向前、不屈不挠的心,更在关键时刻,为了高羽,近五十兄弟没有一个人逃走,用鲜血和青春的激情证明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不抛弃、不放弃,还用得着再说其他的什么吗?他梁辰的兄弟,个个都是好样的。

    “李铁!”梁辰吼了一声。

    “我在,辰哥!”李铁同样激动无法自拔,一步上前。

    “你向来负责奖罚,现在,你说该怎么办?”梁辰转头盯着他问道。

    “重奖!”李铁吼了一声,已经从身后拎出了一个箱子,“啪啪啪”将箱子密码打开,拿着箱子底哗啦啦往外一倒,登时一大堆红通通的票子便堆了满地。那满地的钱,对人的视觉冲击力是相当大的,尤其这一群学生普通家境都不算太好,基本上上大学的钱都是东拼西凑的,对钱这个东西更有特殊的敏感性。当然,梁辰当初要的就是这群出身贫寒的学生做兄弟,因为他始终相信,出身贫寒的人更懂得珍惜,珍惜现在的一切,珍惜自己的未来。

    “兄弟们,我知道钱不是万能的,它买不来兄弟的情谊,买不来逝去的青春,买不来我们受过的伤痛,买不回我们流过的鲜血,但它能证明一种态度,在这个集体之中,人人为我,那便我为人人,谁为这个集体做出了贡献,谁就该得到应有的奖励。一句话,你不负这个集体,这个集体便永远不负你!”李铁狂吼了一声道。

    “永不负,永不负,永不负,永不负!”一群学生们再次被李铁点燃了满腔激情,举着拳头狂吼道,有的人甚至已经激动得流出了热泪来。

    “辰哥的原话,每人两万,伤者额外补贴,轻伤一万,重伤两万。医药费由公司全额外负责,听懂了吗?”李铁巡视着每个人,吼道。

    “懂了,谢谢辰哥,谢谢公司。”一群兄弟也吼道。

    “小达,岩子,身为观察员,现在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喊到名字的人,上来拿钱,那是你们应得的报酬。剩下的钱,公司将用来发展,绝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贪占,并且,这一次,辰哥主动发话,一分不取。而我、羽哥、吉哥、凯哥、滔哥、泽哥,一分不要,我们这个集体,只要一个公正、公平、公开,其他的争权夺利,蝇营狗苟,都他吗的滚一边去吧。记住了,何时何地,我们永远是兄弟!”李铁说完了最后一番话,让张达和张岩按照自己的观察统计综合评判的结果,开始给一众兄弟分钱。

    虽然钱这个东西有些俗气,与这个颇具理想化浪漫气质的集体好像有些格格不入,但无疑的是,它还是能对人造成粗野且强悍的冲击,说到底,人人都是普通人,人人都都想过上好日子,而过上好日的标准是什么?

    恐怕第一标准就是一个字,钱。

    并且,也如李铁所说,这并不是分赃大会,而通过钱来证明了这个集体的一个态度,那就是,人不负我,我不负人。

    一群兄弟大多家境贫寒,学费都来之不易,每个人至少两万块,那该是多大的一笔数目?况且每个人现在月月都领着一千五百块以上的工资,还缴纳五险一金,如果再不对这个集体死忠,那简直就不是人了,是畜牲。

    旁边的王琳琳看得眼睛都直了,那么多钱,公司的高层们眼睛一眨也不眨便分下去了,二百多万哪,她看得小嘴都咧开了。

    “王琳琳,特殊贡献奖,三万。”此刻,张达念到了王琳琳的名字。

    “啊?还有我?”王琳琳吃了一惊,真没想到居然还有自己。不自禁地转头向着梁辰望过去,便看到了梁辰正向她微笑。

    “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张达已经拿着三沓钱主动送到了她的手里。

    咬了咬嘴唇,王琳琳出奇地没再说什么,只是郑重地把钱收起来,却在心底下发誓,“就算死,也要死在这个集体之中!”

    轰轰烈烈的论功奖赏就这样结束了,不过却在每个兄弟心中留下了无与伦比的震撼,从这一刻起,每一个人对这个集体的忠心连日月之辉也无法相比。人心,在这一刻,坚定无比地统一在一起,迟早有一天,会爆发出恐怖的聚合力量来。

    就在屋子里热火朝天地论功行赏的时候,梁辰却走出了屋外,打了个电话,“喂,小柏,我是梁辰。”

    “辰哥!”电话那边响起了柏文安激动的声音。

    “嗯,你这一次提供的信息为我们提供了巨大的帮助,组织内部现在正论功行赏,不过对你的行赏要隐蔽进行。明天,我让铁子给你的帐户打过去五万,六子三万。另外你和六子那边如果有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尽管说话。”梁辰在电话里说道。如果不是百事通的话,恐怕想那么快查到吕正良的小情人还有儿子的信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辰哥……”电话那边的百事通哽咽着,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都是兄弟,不必多说。就这样,你们继续你们的任务,一定要注意安全,保持联络。我挂了。”梁辰合上了电话,抬头望向天空,不知何时,天空又阴沉下来,天气预报说,近日有暴风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