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关心却被骂
    :

    旁边的钱柏龙也颇有感触地点着头,做为公司的副总,他当然清楚今天拍下的这几块地倒底具有多大的价值。市中心的那块地就不必说了,在地价房价连年看涨的今天,如果盖商务写字楼的话,或是干脆盖起一家独家经营的大商场来,价值之大,说也不再说。而图江市西区的那几块地,更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要知道,根据极其准确的小道消息,图江市市委市政府即将西迁,西区的新城建设最迟两年之内便要启动,一旦启动,轩域集团圈起的这几块地恐怕就值大钱了,别说翻两番三番,到时候就算翻个四五番都不是问题。况且,就算市委市政府不搬迁,也同样会建设新城,打造新区,这几块地绝对的有赚无赔,五百万,恐怕还不够赚的那些零头的。

    而这一切,如果没有梁辰和他的朝阳安保公司,连提也不要提了,所以,李厚民说的是实话,这五百万真的不算多。

    “那也不必这么多。毕竟,您刚才送我们公司的那些崭新的摩托车,最少将近四十万。”梁辰摇了摇头道。

    “梁辰,你我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么?钱对我们来说算个问题么?别再说了,再说我可要不高兴了。”李厚民故意板起了脸道。

    “呵呵,也好,那就谢谢李总了。”梁辰倒也不再推辞,点了点头,将支票交给了身旁的张达,张达向李厚民道了声谢,而后小心翼翼地收好。

    “梁先生,我现在算是真的服了,你的朝阳安保公司的员工,个个都是这个!”钱副总真心实意地向着梁辰竖起了大拇指,不停地点头道。

    “呵呵,我们也是初出茅庐,只凭着一股子锐气在做事,很多方面还有不足和欠缺,还需要进一步的磨砺。”梁辰谦虚地说道。

    “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成熟了,太谦虚了。”李厚民摇了摇头,哑然失笑道。

    虽然经过了一番血腥的厮杀,但最终还是以朝阳安保公司和李厚民的轩域集团大获全胜而告终,回去的路上一群人就轻松多了,车内相互间打趣说笑着,车外几十个兄弟骑着摩托居然大声唱起了歌,年轻人的篷勃朝气尽显无疑,惹得轩域集团的那些年轻的白领小女生们频频向外行注目礼,无数秋天大菠菜跌楼大甩卖。没办法,这些小伙子确实个个都长得一副好皮囊,个头最矮的也在一米七五以上,雄赳赳气昂昂,再加上还那么能拼能打,不惹女孩子注目才怪。

    车队到了高速路口的时候,远远地,便看见了一辆红色的奔驰小跑停在了路边。当看到车队过来的时候,车门打开,里面下来了一个人,黑色的皮夹色,戴着副墨镜,向车队招手。正是张凯。

    高羽的车子停了下来,张凯钻上了车子,而后,吕正良下了车,疯一般向着那辆奔驰跑车跑了过去,那个急切劲儿就不用提了。车子里此刻也下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吕正良一把便将两个人抱在了怀里,身体都颤了。

    “呵呵,这个吕正良对自己的家人倒也不错。可惜,他却不懂得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道理了。”张达趴在车窗上看了半天,摇头咂嘴地道。

    旁边的梁辰颇有些惊艳地望着了这个曾经不学无术的徒弟一眼,没看出来,这小子最近真是长进了不少,居然都懂得掉书袋了。

    车队终于进了高速路,好长的一列车队,浩浩荡荡开回了江城,受伤的人员赶紧送去了医院救治,剩下的几个安保公司的高层还有十几个未受伤的核心力量,随着他们一起回去李厚民的公司。

    当然回到轩域集团公司的时候,另外几位副总早就喜笑颜开地迎了出来,车队刚一到达轩域集团总公司的门口,震天的礼炮声便响了起来,还有一挂八万响的特制礼鞭也鸣得震耳欲聋,对于轩域集团来说,这绝对是一场大胜利。拿下了这个大项目,那就喻示着未来至少五年之内,轩域集团只要资金链不断,便会财源滚滚来,所有的员工都不会有被裁员的噩运,而且还会涨工资。整个公司上下最初得到消息的时候,都已经沸腾了,人人喜笑颜开。

    不过最先抢到车子旁边拉开车门的,却不是公司的任何一个员工,而是李想。

    小丫头好像特地做了头发,穿着件白色的高贵小裘衣,下面是一双过膝的小牛皮皮靴,还化了淡妆,涂了眼影,打了睫毛膏,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又亮,好像会说话,整个人打扮得又俏皮又青春又可爱,除了脸蛋依旧有些稚嫩之外,漂亮得简直不像话。恍然间,好像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大姑娘了。

    “哈,小媛媛今天可真漂亮,啧啧,真是大姑娘了,再长两年都可以去参加选美比赛了。”钱副总对李想夸赞着不停。

    “嘻嘻,钱叔,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屁了啊。”李想笑嘻嘻跟钱副总闹。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李厚民皱起了眉头呵斥道。

    “哈哈,没事儿,没事儿,我喜欢这孩子这样跟我说话,也让我感觉自己好像更年轻了。”钱柏龙心情大好,再者说平时跟这个丫头都闹得习惯了,根本没当做一回事。

    “梁辰哥,你回来啦。”李想掠了掠头发,轻咬了下嘴唇,笑嘻嘻地向着梁辰望了过去,却看到梁辰正冷着一张脸皱着眉头,“嗯?你叫我什么?”梁辰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

    “我……”李想一咬嘴唇,原本喜气洋洋的小脸儿登时垮了下来,可怜巴巴地望向了自己的父亲,可自己的父亲却像是没看见一样,与钱柏龙几个人走远了。张达早已经跑到了一边去,自己师傅的感情债他当然有耳闻,哪里敢在这里看热闹?那纯粹是不想活了,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现在这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叫你一声哥又怎么了?你才比我大五岁而已。”李想嘟着红馥馥的小嘴,小声地嘀咕道。

    “他比我大两岁,叫我师傅,和你是一辈的。他有半点委屈吗?”梁辰负着手站在那里,冷冷地问道,同时一指张达。

    “可那能一样吗?”李想不服气地道。

    “怎么就不一样了?我是你的老师,这一点你不会不清楚吧?还有,谁让你化妆的?你才多大?画成这样,像什么样子?”梁辰哼了一声道,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番道。

    “我就是不清楚,不清楚,不清楚。人家那么关心你,惦记你,可你回来之后就知道对人家凶巴巴的,你干什么呀?就算我是你的学生,关心你有错吗?你至于非得这么对我吗?人家化妆又怎么了?我就爱画,就爱画,你不爱看拉倒,不给你看了。”李想的眼泪登时就下来了,瞪着一双漂亮的杏核眼儿狠盯着他,满眼的委屈与伤心。

    远处的李厚民跟几个副总有说有笑着,可是眼神瞥掠过这里的时候,却禁不住摇头轻叹了一声。此刻除了叹气之外,他还能再说什么呢?

    “媛媛,怎么啦?哟,小美人怎么哭啦?哪个该死的惹我们家小美人哭了?我揍他去。”这个时候一把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王琳琳已经跑了过来,心疼地拉着李想的手给她擦眼泪。

    “琳琳姐,就是他,我好心好意地关心他,他回来就训我。”李想趴在王琳琳的肩上索性大哭起来。

    “喂,辰哥,你干嘛惹人家小女孩子哭啊?就是算是你学生,你也不用动不动就训人家吧?看看这孩子都哭成什么样子了。”王琳琳哼了一声,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拍着李想的肩膀,“走,媛媛,姐带你去屋子里说话,外面冷。”王琳琳心疼地扶起了李想,往屋子里走去,却隐蔽地向着梁辰摆了摆手,做了个“没事儿”的手势。

    梁辰看着李想的身影逐渐消失,叹了口气,揉了下眉头,觉得头有些疼。他现在开始考虑,要不要给李想换个家庭教师,比如王琳琳其实就不错,而且同样也是女孩子,很多事情也很好交流。更重要的是,王琳琳的身手也相当棒,刚才在车上打电话询问具体过程的时候,王浩然跟自己说,根本没用他们动手,王琳琳一个人就放倒了三个拿着刀子的大老爷们,不费吹灰之力,强大得都有些离谱儿了。

    其实安排王琳琳去保护李想,也是之前梁辰早就安排好的,不过他并没有跟李厚民说,是怕李厚民担心。王琳琳那边一说即合,这女孩子本身就是天生侠义心肠,而且为人豪爽至极,早已经把梁辰当成了朋友,况且这种事情也是自幼习武的她最想做的事情,一身的本事没地方施展才是她最郁闷的时刻,平时没事儿在公交车上的时候她都希望哪里出现个小偷让她打一顿,做一回女英雄。一拍即合,便暗中保护李想去了,没想到吕正良还真就那么下作,结果给了王琳琳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其实这么说起来,王琳琳倒也要感谢梁辰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