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彼道还彼身
    :

    吕正良额上的汗珠子唰地一下便下来了,“梁辰,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他吗的乱来,这可是在我的地盘上,你要乱来一下,我要你的命。”他指着梁辰吼道。

    “要我的命?呵呵,吕二哥,你好像威胁错人了。只要我想,你的命还不知道属于谁呢,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说这些没营养的话么?”梁辰依旧在笑,可那笑容内里的森寒却让吕正良浑身上下冷汗冒个不停,瞬间便已经将里面的白衬衣打透了。

    要知道,那个小情人可是他最喜欢的女孩子,当年号称整个图江市的头一朵花,国色天气,水嫩无比,就算现在也同样美艳动人,而且这个小情人还真争气,他俩好了的当年就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这也让年过四十却一直膝下无子的吕正良欢喜得简直要成仙了都,对这个儿子简直就是顶在头顶怕晒着,含在嘴里怕化了,从这个孩子生下来开始便一直尽最大的可能给他最好的一切。如果她们娘俩个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吕正良现在死的心思都有了。中年得子的心情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想像得到的。尤其是在重男轻女观念比较严重的东北特别是图江市这一片,要是不养儿子都让人笑话。一听梁辰的话,吕正良险些当场暴走。

    “如果你要是不信的话,喏,吕二哥,可以接个电话听一听,我相信,你在电话里一定会听到你宝贝儿子还有你那个小情人的声音。至于她们是哭还是笑,我就不敢保证了。”梁辰将手里的电话已经递给了吕正良。

    吕正良几乎是颤着手接过了电话,贴到了耳朵上,“爸爸,我要爸爸……”“老公,你在哪里来?快来救我们啊,这里好黑,我和东东好害怕……”电话里传来了女人和孩子的哭泣声,分明就是自己那个如花似玉的小情人还有宝贝儿子的声音,没想到梁辰居然还了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早就策划好了,绑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吕正良的一颗心登时要炸了。

    “你,你,你……”吕正良死死地捏着电话,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电话险些都让他捏碎了。同时,一股寒气冷嗖嗖地从脚底板一直冒到了头顶上,他没想到梁辰的心机居然这么深,并且谋而后动,处处以静制动,处处后发制人,这个人,倒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好像今天是专门来对付自己的,简直太可怕了。

    “我很好,不劳吕二哥惦念。现在,吕二良想对我说什么呢?”梁辰好整以暇地一笑,已经从他手里拿回了自己的电话。神色和善得人畜无害,可他越是平静,吕正良却越是头皮发炸。

    正在这时,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又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在那边道,“吕先生,张书记问您好了没有?为什么现在还不过去开会?”

    “滚你吗的,滚滚滚,老子不参加这个破会了。”吕正良一腔邪火正愁没地方发,挥手便暴躁地赶走了那个眼镜男,可怜的眼镜男一再吃瘪,心底下这个憋闷就甭提了。他上哪儿说理去?

    “啪啪啪”旁边的梁辰鼓了两下掌,向着吕正良竖起了大拇指,“识时务者为俊杰,吕二哥,当即立断,您倒真是好气魄。”梁辰似褒实贬地道。

    “辰哥,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发誓不会再跟您做对,求您现在放了她们两个好不好?我现在已经拿出了足够的诚意,根本不参加这个招标会了,只希望您能高抬贵手,放她们一马,您是大英雄,自然也懂得祸不及家人的这个道理。之前算我做错了,有什么事情,放了她们之后再谈,好不好?”吕正良几乎是磨着后槽牙在向梁辰低头服软。他不得不服软,毕竟,这娘俩是他的心尖子,如果再不服软的话,以梁辰的狠厉,指不定还有什么狠辣的手段对付自己。他突然间发现,混了大半辈子江湖,他头一次害怕了,是的,头一次如此害怕一个人。

    其实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他的家人被绑架的事情,可他从来都没有害怕过,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最后肯定能摆平那些事情。但眼前这个辰哥,从最开始未谋面时的排兵布阵的暗斗到现在真刀真枪直面时的激烈肉博,时时处处都压制了他一头,他的武力、谋略还有仿佛天生的预知能力,让他在梁辰面前这一刻根本再兴不起半点反抗的心理,只想怎么样才能把眼前的这一关熬过去。其实他也不是没想过采取些什么非常的措施从梁辰的手里抢人,甚至无.耻地想到过报警去抓梁辰,可是一来他本身就已经在图江市绑人未遂,并且人现在还在梁辰的人手上,一旦报警,就算把梁辰抓进去,自己也要兜进去了。同时,现在自己连老婆孩子都不知道被人绑在哪里,又怎么可能派人去救他们?并且,道上的人斗有道上的人的规矩,不惊动官家是基础性的前提,否则的话,凭白会让人看不起的。

    当然,现在更重要的一点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跟梁辰斗的信心。

    一个人,一旦信心被摧毁,其他别的什么都不要说了,全都完蛋,乘下的只有煎熬和被摧残。

    “呵呵,吕二哥,其实之前我已经警告过你,人做事情别太过份,欺人者必被欺,辱人者必被辱,威迫他人的人最终也必定会处于被他人的威迫之下。可你就是不听。”梁辰耸了耸肩膀,摇头叹息了一声道。

    “辰哥,这样,你开出你的条件来吧,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求你不要伤害她们娘俩个,哪怕要我的命我都给你。”吕正良咬着牙根低头说道,他实在害怕了这个有手腕且如此狠辣的年轻人。

    “呵呵,要你的命倒也不必,没什么意思。至于你说到的条件,唔,这个我倒是很感兴趣。这样吧,我们来算一算帐,这一次为了应对你吕二哥的拦阻大阵,我的朝阳安保公司共计出动了一百零五人,还专门为这次任务买了十辆车子,而且人吃马喂的,这笔钱可不是个小数目。更何况,我这一百零五个兄弟,现在从你的人山人海中硬生生冲了出来,安全保卫李总到这里,现在人人带伤挂彩,还有人甚至重度伤残,恐怕下半辈子都要轮椅上过了。兄弟们的医药费、营养费、抚恤金,也都是一笔巨款,我这个小小的保安公司,本小利薄,恐怕这一次的收入还不够给兄弟看病的呢。粗略算一算,你说应该多少钱呢?”梁辰盯着吕正良,很是认真地一笔笔给吕正良算了过来。

    “这样,辰哥,钱的事情好说,我现在就写支票,给您三百万。”吕正良摘下了支票本,立马就要写支票。

    “吕二哥,先等等吧,我这个人一向数学不太好,这笔帐刚才算得有些懵,算得少了倒也好些,如果算得多了,让您吕二哥吃亏,也显得我做人不够厚道。吉子,你过来跟吕二哥算算这笔帐吧。”梁辰伸手拦住了吕正良,喊过了正站那边虎视眈眈地望向这里的李吉。

    “好,我跟吕二哥算帐。”人高马大壮得跟一面墙似的李吉扑腾腾走了过来,锃亮的大光头配合上染血的衣襟,还有那腾腾杀气的气势,饶是以吕正良经风历雨这么多年也不禁吓了一跳,退了半步。毕竟,李吉现在眉间的狞猛就跟要吃人似的,而且身上处处伤口,有的地方还流着血,衣襟也是大半染红,刚才冲进来的时候甚至当场把一个小服务员吓晕,吕正良现在正处于极度煎熬之中,要说不怕那是假的了。

    “吕二哥,是吧?咱们来算帐。”李吉早在那边听得真切,阴冷地嘿嘿一笑,搓着手向着吕正良走了过去。

    面对着这位图江道上的大哥,他心底下说不出的兴奋。他清楚辰哥喊他过来的用意,主要就是是锻炼一下他,让他知道知道这些所谓的江湖大哥也不过如此。当然,搂草打兔子,能从吕正良身上多榨点儿是点儿,反正这货的钱也不是什么好道儿来的。

    梁辰不再理会这边的事情,而是走到了另一边去,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响了两声便接通了。

    “辰哥,是我,张凯。”张凯简短有力的声音在那边响了起来。

    “嗯,那边什么情况?”梁辰低声问道。

    “没什么,就是这娘俩哭得比较烦人。”张凯在那边颇有些无奈地道。

    “呵呵,哭是正常的,别吓坏她们就行,保护好她们的安全,毕竟她们是无辜的。你继续等我电话,然后放人,我们回家。”梁辰点点头道。

    “明白。”张凯应道,挂上了电话。

    梁辰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走到了二楼大厅里,找了个座位坐了下去,掏根烟来打火点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对面的李吉和吕正良交涉着,只见李吉时而怒目而视,时而咬牙切齿,跟一尊怒目金刚似的,而吕正良脸色则越来越越差,每当李吉报出一个数字的时候,几乎都要晕过去了,低三下四地辩解着。

    最后,终于哭丧着脸,颤着手掏出了支票本,颤着手在上面写了一张支票。刚刚写完就被李吉一把抢了过来,在手上弹了弹,随后眉飞色舞地走向了这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