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给你个忠告
    :

    “吕正良,你说什么?!”李厚民登时耳畔就是一阵轰鸣,眼前一阵发黑,摇摇欲坠。他哪里不明白吕正良说的是什么意思?那分明就是以他女儿的生命安全来威胁自己。怒吼着,他冲了过去,想去抓吕正良的衣领,却被吕正良闪身躲过。吕正良刚才说的,正是自己的女儿李想早晨起来送自己的时候穿着的一身衣服。这个该死的吕正良,肯定是已经做足了功夫了,否则哪里会知道情况知道的这么详细?这个电话无非就是想给他施加更大的压力,进行一下确认罢了。接与不接,结果都是注定了的。

    “呵呵,李总,请你安心,你女儿是安全的。不过,如果你非要执意参加这场招标会,恐怕接下来会不会安全,我就无法向你做保证了。”吕正良阴阴地笑着,笑整以暇地整理一下衣服,继续将电话给李厚民递了过去。

    “吕正良,你混蛋,我要去告你。”李厚民急怒攻心,伸手还要去抓吕正良,却被梁辰轻轻一把拉住。

    “李总,先别着急。”梁辰微笑道,这个时候他居然依旧神色平静,只不过眼神中多了一丝森寒,“吕先生,都说祸不及家人,你这样做,未免有些过份了吧?况且这只是正常的商业竞争,你的这种手段也太卑劣了一些。”江湖道上,向来祸不及家人,最忌讳的就是为难对手的家人,那样做也极为让人看不起,本身就落了下乘。而今吕正良居然这样做,摆明了他就是个登不上台面的混混罢了。

    “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啊。李总的轩域集团实力确实很强大,如果不采取非常措施,恐怕这里没人能竞争得过李总。而这块地,我是誓在必得的。所以,李总,还请你见谅了。不过以您这么大的集团,也没有必要非得来跟我到这一个小小的地级市里抢食吃吧?天下之大,你又何去不得?”吕正良耸了耸肩膀,无赖的嘴脸尽露无遗。

    李厚民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李总,吕先生,时间到了,张书记和郑市长正催促你们进会场呢。”这个时候,那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却看到了眼前几个人对峙的场面,登时就是一怔。

    李厚民咬了咬牙,扯开了自己的领带,死死地盯了吕正良一眼,“好,吕正良,算你狠,这次招标,我不参加了。不过,如果我女儿真的要少了一根寒毛,我发誓,就算追你到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他指着吕正良咬牙切齿地道,说罢转身就走。

    “啊?李总,李总,您好不容易赶过来,怎么就要走了?”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登时吃了一惊,慌忙去劝李厚民,却被马滔和吴泽两个人架到了一边去,同时梁辰轻拉住了李厚民。

    “李总,不要着急,接个电话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接过了电话,你就可以去会场了。”梁辰微微一笑道。

    李厚民此刻因为挂念女儿都已经内里如火在焚了,眼见梁辰居然还在这里说东说西的,登时就愤怒了,回头过去强压着怒气,“梁先生,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能接这个电话么?你并未为人父母,不知道父母对自己的孩子倒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李厚民说到这里,眼睛都已经被怒火烧红了,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理智,现在都已经扑上去跟吕正良拼命了。

    “呵呵,李总,你误会了,我是说,如果要是吕正良在危言耸听呢?您就被这样吓走,甘心吗?”梁辰微笑着说道。同时走到他身畔低声说道,“没关系的,小想那边我早已经做好了安排,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啊?你……”李厚民愣住了,转过头去不可思议地望着梁辰,脸上又是惊喜又是迷惑不解,不过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嗯。”梁辰微笑着点了点头,看到梁辰脸上那丝稳定如一的笑容,李厚民一颗心逐渐放回了肚子里,他知道梁辰绝对不会骗自己,他只要答应下来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想到这里,咬了咬牙,“好,我就信你一回,希望我的女儿没事。”

    那边吕正良看着梁辰在李厚民耳畔低低说了几句话,随后李厚民脸上惊惶担忧的神色逐渐便消失了,情绪也逐渐稳定了下来,他的心底下升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来。

    “吕正良,你可以把电话给我了。”李厚民哼了一声,居然再次转过了头,向他走了过来,并且向他伸出了手去,主动要起了电话。

    “嗯?李厚民,难道你还真以为我是在吓唬你?”吕正良眉头一皱,心里那种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不过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他现在同样骑虎难下了,哼了一声,便把电话递了过去。

    “慢着,吕先生,在李总接电话之前,我想给你一个忠告,不知道你要不要听?”梁辰突然间伸手一拦道。

    “噢?你倒不妨说说,我倒想知道你的忠告倒底是什么。”吕正良挑了挑两道焦眉,冷哼了一声道。

    “江湖道上,祸不及家人,这个你是清楚的。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还是要一意孤行的话,那就怪你做得初一,我就做得十五了。”梁辰冷冷地一笑道。

    “你,你说什么?”吕正良一怔,有些没听懂梁辰的意思。或者说,他不想听懂梁辰话里的意思,因为梁辰话里透着股子说不出的威胁味道来。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没办法了。李总,接电话吧。”梁辰淡淡地道,同时从吕正良手上接过了电话,递给了李厚民。

    “喂,媛媛,媛媛,是你吗?”李厚民一接电话,便迫不及待地喊了起来,纵然梁辰向他做了保证,可他依旧心急如焚。在事情没有确定之前,他还是无法放下一颗心来。

    “爸,我是李想,嘻嘻,你在哪里呀?招标成功了没有?什么时候回来吃饭呀?”李想清脆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了起来。

    “媛媛,真的是你?你,你现在怎样了?安全吗?有没有人为难你?不要害怕,无论有任何情况,爸爸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的。”李厚民一吓女儿在电话里的声音,偌大的一个集团董事长,登时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听见李想的声音依旧如往昔般活泼烂漫,一颗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有人为难我呀,喏,这是那两个家伙的电话。可惜,他们都是大笨蛋,被琳琳姐还有浩然哥他们全都打趴下了,现在没事了,琳琳姐正跟我吃必胜客呢。”李想笑嘻嘻地在电话里说道。

    “琳琳姐,她是谁?”李厚民登时就是一愣。

    “哎呀,是辰哥的人嘛,说了你也不知道。好了好了,我吃饭呢,吃完饭还要去逛街呢。嘻嘻,爸,你可别骂我呀,今天上午特殊情况,所以我翘课了,不过你放心,我保证完成学习任务就是了。你也要注意身体呀,还有,还有辰哥也要注意身体,不说了,拜拜。”说到这里,李想已经挂上了电话。

    “这个臭丫头。”李厚民摞下了电话,唇上掠过了一阵温馨的微笑来,如释重负地长吁了一口气,转头望向了吕正良,眼神狞厉起来,“吕正良,电话我接了,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的?”

    电话话筒的声音很大,这边又如此静谧,刚才电话里的声音吕正良自然也听得真真切切,一瞬间脸若死灰,知道自己最后的一招杀手锏居然都被人破了,现在彻底完蛋了。

    咬了咬牙,看也没看李厚民一眼,只是拿眼盯着梁辰,“好,辰哥,我记住你了,山不转水转,咱们走着瞧。”

    说罢,转身便要走。

    “吕先生,请等一下。”这个时候,梁辰突然间伸手拦住了他,同时向李厚民笑了笑,“李总,你可以去参加招标会了,至于吕先生,我还有些事情要跟他谈一谈。”

    “好。”李厚民现在也没时间跟吕正良计较这个,毕竟,女儿那边没事了,这头的招标会就是第一大事,已经让郑市长着急上火半天了,他不能再让人担心下去。应了一声,转身便走。

    “你已经胜了,还有什么事?难道你还想在这里动手?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动手,恐怕你今天想走都走不了了,警局的人会好好招呼你的。”吕正良怒哼了一声,怨毒地盯着梁辰说道。

    “呵呵,动手倒是不必,对于你这种烂人,出手一次我都嫌恶心。我其实是想说,你好像有一个最喜欢的小情人,叫陆曼曼,今年才二十二岁,开了一家叫做紫竹缘的美容院,是吧?”梁辰微微一笑,倒也没动怒,只是缓缓地问道。

    “你什么意思?”吕正良身体颤了一下,猛地抬头,色厉内荏地吼道。

    “没什么意思。听说,她十八岁就开始跟你,你们的儿子都已经四岁了,现在在小精英四语幼儿园上学,小家伙乖巧伶俐,很讨人喜欢,右手背上还有一块小黑痣,对吧?”梁辰呵呵一笑,继续不陈不徐地说道,亦如刚才吕正良威胁李厚民时候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