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突发情况
    :

    “滋啦啦……”将近摄氏五百度的烟头狠狠地摁在了海富民的脸上,皮肉烧焦的声音混合着海富民惊天动地的痛嚎声,让对面所有的混子都禁不住一个哆嗦,又惊又惧地再次哄然退了几步,没人敢上前去营救,就连海富民的嫡系手下也不敢。

    海富民狂嚎着,拼命地想挣扎,但梁辰雪亮的砍刀就横在他的脖子上,他稍一动,那坚若磐石的刀锋立即狠狠地切入了肉皮之中,他如果不想自己抹脖子,就只能硬挺着。

    整个烟头生生地在海富民脸上摁灭了,手指头大的一个黑点子出现在他的脸上,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不过这不仅仅是形象问题,更代表着屈辱,代表着对他的心理上最严酷的摧残,而梁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海富民海哥,是吧?我知道你是奉命行事,也不会太过为难你。不过,既然选择了与我们做对,就要承受代价,这就是对你的惩罚。”梁辰说到这里,眼神已经寒了起来,突然间再次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他已经被高羽一刀背砍断的肩胛骨,狠狠地一捏。

    “克勒勒……”碎骨之间相互剧烈摩擦的声音响了起来,海富民又是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嚎,整个人痛得倒在地上抽得如同一个虾米。原来还有希望能接上的肩胛骨,这一次是彻底地废了。

    “海哥,真对不起,废了你一条胳膊,不过如你所说,或许这种方式才是对你最大的尊重。”梁辰冷冷一笑,收回了砍山刀,随后眼神冰冷冷地向着对面望了过去,望向了那黑压压的人群,无论是谁被他的眼神扫到,都如同全世界的冰雪瞬间堆积到心底,无限刻骨的冰寒。那是极致的恐惧与绝望的象征。

    “我的兄弟,也是你们有资格能动的?”当啷一声,他已经扔下了砍山刀,转身而去,走到了大巴旁边,上了车子。

    大巴车一个漂亮的摆尾,潇洒而去,原地只留下一群又累又乏、无比屈辱却又心胆俱寒的图江道混子们。

    即使是梁辰走后十分钟之内,现场也依旧没人敢动,气氛无比沉闷压抑,只有那些受伤的混混们低低的呻吟声似乎证明了,刚才不是拍影视剧,而是真实经历的一场噩梦。

    而此刻的大巴车上,却是欢声如雷,每个人都清楚,这也是最艰难的一关,只要过了这一关,基本上,这一次任务就算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了。

    所有人都在兴奋地交头接耳地议论着,都在为刚才梁辰孤身一个震慑全场的那种血气与胆魄眉飞色舞,就好像刚才是自己震住了整个图江道上的混子一样。

    “辰哥,李总他们到地方了么?”高羽见梁辰向着自己走过来,赶紧强支起虚弱的身体,力争坐直,向梁辰问道。不过后背的伤势委实很重,这一坐起,饶是以他那钢浇铁打般的神经也不禁闷哼了一声。

    “你好好地坐着吧,有李吉护着他们,应该没事了。图江道上的混子就算再多,这两波人也应该是达到了极限了,就算还有几个,吉子他们应付起来也应该没问题。”梁辰赶紧扶着他坐了下来,温和地说道。

    看着自己这个生死浴血的兄弟,梁辰心底下一阵阵说不出的感动,这样的兄弟,才是一个团队之中的灵魂,今天如果不是有他殿后,恐怕真让那群混子冲上来,搞不好就会有麻烦了。

    “嗯,那就好。”高羽长舒了一口气,重新坐了回去,不提防一下碰到了伤口,再次皱了下眉头,“好他吗的疼,如果没有那块护板,恐怕这一刀会要了我的老命了。”高羽吸了口凉气,咒骂了一句道。

    事实上不仅仅是他,如果今天准备措施做得不充分,没有这些看似不起眼却巧妙无比的轻型护板,恐怕这一票人就算能赢,也基本上全都要折在这里了。

    而现在,这些人一个个虽然都或轻或重受伤挂彩了,但都只是皮肉之伤而已,没有伤筋动骨,也不会有人缺胳膊少腿的落下残疾,只需要回去后将养些日子就好了,这也让高羽心底不住地感叹装备的重要性。

    大巴车里,一群兄弟们正取出了急救箱中的药物与纱布在相互止血裹伤,这几天里他们都学了些简单的外伤处理,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甚至有两个学得比较专业的人,开始取出医用针线为受伤较重的兄弟缝合伤口,手法的娴熟程度居然不在专业医生之下。

    “他们都没事吧?”高羽看着已经在车里巡视了一圈儿查探兄弟伤情走回来的梁辰,有些紧张地问道。

    “除了有两个骨折的之外,其他的都是些皮肉伤,没什么大事。骨折的我已经扶好骨矫正位置了,回去之后再到医院处理一下就可以了。”梁辰点点头,微笑宽慰着高羽道。

    “那就好,我带着他们殿后,他们是为我才不愿意散开的,如果谁有了事,我会后悔一辈子。”高羽咬了咬下唇,有些动情地道。

    “放心吧,回去后养上一个月,照样是一群龙精虎猛的好汉子。”梁辰呵呵一笑道。

    “嗯。对了,辰哥,这大巴车是哪里来的?也是我们公司的么?”高羽有些好奇地道。他只是知道会有车子在关键时刻来接应,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种豪华大巴车,开车的人他也不认识,不过看背影很是彪悍,透着股子虎虎生气,禁不住有些奇怪,同时盯着那个人,眼神也警惕起来。

    “呵呵,不是,这是张凯事先在这边安排好的,包括他撞开那两辆泥头车用的重型大卡车,也都是出自他对于咱们这个集体的贡献。”梁辰微微一笑道。

    “嗬……他还真不是普通人。”高羽禁不住惊奇起来,深深地望了那个开车的彪悍的汉子一眼,想说什么,不过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

    “呵呵,以后有机会我会跟你详细说的。”梁辰点了点头,随后望向了窗外,心思起伏不定,他是在想以后关于张凯的一系列事情倒底如何去处理。

    “李总那边应该没有事情了吧?”高羽看到梁辰心思有些沉重,便将话题拉了回来。

    “嗯,大概应该快到了。我打个电话。”梁辰掏出了手机,开始将李厚民的号码拨了出去,可是拨了半天,电话里居然传来了一片盲音,再拨过去的时候,传来了电子音僵硬的声音,“您所拨打的用户现在暂时无法拨通”。梁辰的眉头登时皱了起来,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怎么了,辰哥?”高羽不自禁地坐了起来,一颗心抽紧了。

    “李总的电话拨不通,看样子应该是出了什么岔子。”梁辰皱着眉头,脑海里急速地思考着,他没有预料到的第三种情况终于出现了。毕竟,他不是神,能算一步两步三四步,却无法算得到敌人的每一步部署。看起来,图江道上的这个吕正良很是不简单。

    “你们分别拨钱副总、李铁还有李吉的电话,看看情况如何。”梁辰立即向高羽、马滔还有吴泽几个人命令道,同时思考了一下,转到了车子后面去,掏出了手机打起了电话。

    高羽几个人立即拨起了电话,可是拨了半天,所有人拨打的电话全都是一片盲音,至于对讲机更是白废,五百米之外就失效了,里面嘶啦啦一阵电流声。“吗的,打不通,不对劲啊,难道是他们的手机信号现在全都被屏蔽了?”马滔连续拨了七八个电话,根本打不通,登时就有些急了,豁地一下站了起来,牙齿咬得格格响。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情况不对了,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李吉他们的安全问题。

    “稍安勿躁。”梁辰那边好像在发着信息,边转过头去向几个人道。

    原本欢声笑语以为终于胜利完成这一次任务的小伙子们此刻全都紧张了起来,盯着梁辰,喘着粗气,不知道那边倒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正在这时,梁辰的电话信息声音响了起来,梁辰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按个不停,回复过去。没过多久,信息声再次响了起来,梁辰看了看,眼睛登时眯紧了起来,冷笑了一声,“好一个移花接木,没想到吕正良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能玩得起这么一手来。”

    转头向着前方的那个司机说道,“师傅,咱们现在立即调头,不去图江宾馆了,去蓝天宾馆。”

    “好。”那个师傅二话不说,应了一声,立马调头向着蓝天宾馆的方向驶去。

    “辰哥,倒底怎么回事啊?我们都糊涂了。”马滔性子急,实在忍不住问道。现在已经是九点二十分了,离招标现场会的招开只有四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如果李厚民不能及时赶到,朝阳安保公司的员工们的血可就算是白流了。

    “吕正良就在今天早晨临时更改了招标会场,并且封锁了消息,李总根本没有得到消息。恐怕他在图江市的内线现在也不知情。而李总现在已经到了图江宾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被吕正良布置的假投标现场所迷惑,最重要的是,吕正良真是好大的手笔,居然在那附近也不知道设置了多少信号屏蔽器,恐怕最少两公里的范围内收不到信号。就算有人已经知道了消息,现在想给李总打电话恐怕也来不及了。幸好我已经得到了消息,真正的签约现场就在蓝天宾馆,我们现在就赶过去。”梁辰冷哼了一声道。

    “啊?辰哥,我们赶过去有什么用啊?实在不行,派人回去紧急通知他们吧。”吴泽焦急地插了句话道。

    “来不及了,就算他们现在调头,从图江宾馆那边到蓝天宾馆最少也要五十分钟,最少十分钟的时间差。”这个时候,前面的那个开车的师傅回过头来望了梁辰一眼,轻叹了一声道,颇为最后的这功亏一篑感到惋惜。梁辰所做的一切他都已经看到,如果就这样在最后关头弄砸了,那可实在让人扼腕了。

    其他所有人一听到这句话,心底登时如坠了铅块般沉重起来,一个两个望向了梁辰,现在他就是所有人的主心骨,是所有人包括轩域集团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