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疯狂的大巴车
    :

    “你们,这一群傻瓜!”高羽望着自己的这一群兄弟,心中热血激荡,说不出的感动。其实他何尝不知道,梁辰绝对不会抛下他们不管,必定会回来救他们的。

    可是,目前的情况,他已经身负重伤,只是勉力支撑而已,只有这些兄弟四散跑开,边跑边跑,以他们的战术配合,才有可能撑到梁辰回来救他们的那一刻,如果现在就聚在一团死撑,则根本不会撑到那一刻的到来。

    可他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正是因为自己无法走动,正是因为自己不能再战了,这些兄弟们不想抛下自己,宁可被敌人打倒也要陪着自己。真正的兄弟情谊,只有患难之中,才能看得到。现在这一刻,他还能说什么?!

    “好,好,好,那我们就一起,撑下去,撑到最后,为了朝阳的荣誉,为了我们这个团队的明天,战,战,战!”高羽心血澎湃,用牙咬着刀,几把便撕开了衣服,抽出里面的挡板,露出了里面精壮完美的倒三角肌肉,用撕破的衣服狠狠地勒住了后背上的伤口,重新将刀子握在手中,举刀狂呼。

    “这就对了,哈哈,羽哥,我们一定会撑到辰哥回来的时候。”张川、郭玉文还有刘伟几个人狂笑道,一群人摆了一个圆形的大阵,四十一双激.情澎湃的血色眸子里尽是青春的桀傲与无畏,尽是年轻人的冲天的豪迈与狂傲。

    “来吧,孙子们,别怕爷爷的刀不长眼!”这一次是张川用最开始高羽刺激那些图**们的那句话,再次刺激这些混子们。

    “哈哈哈哈……”轰轰烈烈的大笑声响了起来,一群年轻的汉子粗野无比地狂笑着,激起着自己的士气与豪情,表示了对敌人最大的轻蔑与不屑。

    “给我废了他们,废了他们。”海富民几乎都要疯狂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几十小子倚天绝壁,居然还敢如此嚣张,他简直都要气炸了肺。

    前前后后,又是将近三百人,乌泱泱地围了过来,黑压压的人群带着疯狂的愤怒与仇恨,死死地盯着场中央的那四十几个年轻人,无论如何,他们都是道上混的混子,自己这边几百人,居然啃不下对方区区几十人,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其实说起来,混子的地域荣誉感比任何人都要偏执,甚至有着一种病态的执拗。无论是什么样的样混子,最见不得别人踩自己家乡的人,那相当于打自己的脸。

    而今天,这些人不但跑到h省的图江市来了个猛龙过江,而且还以这样嚣张生猛的态势沉重地给他们当头一击,这无益于是狠狠地在他们的脸上抡了一嘴巴。

    现在这些已经打懵了的混子们开始清醒起来,面对着眼前的这些人,他们已经完全忘掉了本原的任务,忘掉了所有的一切,他们开始把这当成是两个市黑道之间的一场对决,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输,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今天也要把这几个人全都留下来,废掉他们,才能出得心头的这一口恶心。

    “废了你们这些江城来的,让你们知道我们图江道上的厉害!”不知道哪个混子率先喊出了这么一句,登时就如同沸油中倒进了一瓢冷水,瞬间全场本已经酝酿发酵的情绪便开了锅。

    一群混子们疯狂地吼叫着,咆哮着,向着场中心形成了一个完美圆阵的高羽一群人发动了冲击。@&@!

    “图江道,也不过如此,兄弟们,让他们知道朝阳安保公司的厉害!”身高体壮的张川狂笑了一声,右手一棒子便已经抡在了一个家伙的胳膊上,登时“啪嚓”一下便将那家伙的胳膊打断了。只不过,那个家伙倒也悍勇,居然用没断的左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棒子,让他本回不过手去,抽不回棒子。

    而周围已经有三四个混混冲了上来。

    “去你吗的。”张川一脚便踹飞了那个小子,右手急速地在兜里一揣,拿出来时已经戴上了一个手撑子。这家伙天生暴力狂,特别喜欢这种近战杀伤力极大的拳扣,这一次准备了两个,左右手各一个,两拳出去,左右开弓,登时两个家伙一个被抡在脸上,另一个被砸断了三根肋骨,躺在地上痛得身体直颤。

    剩下的一个拼死冲了过来一把便抱住了他的腰,张川一肘便击在了他的太阳穴上,那家伙登时昏了过去,可另外又冲过来三个人,刀棍一起抡了下来,如果不是旁边的一个兄弟拼命地扑过来挡了过去,还替他硬生生地用胳膊抗了一刀,恐怕他现在已经被剁翻了。

    “虎子,虎子……”张川看着自己的那个兄弟手臂上的护板已经被砍破了,虽然塑料护板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可锋锐的力锋早已经将那斑斑驳驳不成样子的护板砸裂,手臂上皮肉翻滚,登时便不能动了。张川看得心头大痛,那可是他最好的兄弟,狂风一般的卷了出去,庞大的体型在这一刻居然是如此灵活,一个窝心便将砍伤了虎子的那个人直接踹了出去,倒在地上挣扎难起。*&)

    可与此同时,更多的人已经扑了上来,攻势如狂风暴雨一般。

    高羽的这个团队开始经受着有史以来最严厉的考验。

    说起来,高羽所带的这个四十人的团队也是整个朝阳安保公司中优中选中挑出来最精锐的一半力量,这一次也算是将这股子力量发挥到极致了。

    两边的人都开始疯狂起来,图江市的混子们是为了图江道的荣誉而战,这些荣誉感强烈至极的混子已经无法忍受对面这些年轻人的勇猛了,心底的血性已经开始被最大限度地激发,他们只知道冲锋、冲锋、再冲锋,打倒一个是一个。

    而高羽他们则是为了生存,为了朝阳安保公司的荣誉而战。激战已经到了最白热化的阶段,两边的人都开始大量地受伤,不停地有人倒地,大多数是图江道上的,少数是朝阳安保公司的。

    那个圆形的大阵依旧屹立于人潮之中,没有被摧毁,每当有受伤的兄弟被打倒,就会被直接拉到大阵中间去保护起来,而那些受伤的兄弟在阵中喘息着,竭力地恢复着精力,只要稍有力气还能动的,就再度冲出去,与自己的兄弟并肩而战。

    打到最后,他们的脑子里已经一片混乱了,每个人身上都汗出如浆,在零下三度的天气里热气蒸腾,就像是一个个人形锅炉一般。他们的身体疲乏欲死,这样高强度的战斗,简直就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折磨,他们喘得几乎连肺泡都要喘爆炸了,手臂酸软得几乎连武器都已经握不住了,身上的伤口一处又一处地增加着,浓稠的血浆在地面上已经布满了浅浅的一层,人人浑身浴血,如果不是脑海中始终坚定着一个信念——辰哥一定会回来救我们的,恐怕他们就算是硬生地累也要累倒下去了,而只要倒下去,他们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们依旧在强自咬牙支撑着,直打到最后,堪堪只剩下十五个人的时候,依旧在咬牙强撑着,现在,他们已经不是在凭身体战斗了,而是完全凭着一股子杀伐惨烈的血气与刚勇,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信念在战斗。

    为团队而战,为朝阳而战,为荣誉而战,为明天而战!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团队精神。或许用在这个场合去理解阐释团队精神有些狭隘,但谁能说这种场景不是团队精神最有力的证明呢?

    打着打着,对面图江市的混子们都已经开始佩服起这些年轻人来了,这种悍不畏死的精神才是道上混的混子们最敬重的精神。开始有人不忍再打下去,纵声高喊,“对面的兄弟们,只要你们投降,别再打了,向海哥和吕二哥求饶,或许就会放过你们。”

    并且,混子们已经开始自发地停手,紧紧地在外面围成了一个圆形,盯着里面的人,暂时休战了。其实他们渴望对方回答一个“好”字,除去惺惺相惜之外,这种大架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煎熬。打到现在,对方就那么几十个人,居然还是屹立不倒,他们都快打得快绝望了。

    可是回答他们的,只有一个字,“呸!”

    那一口口带血的唾沫彰显出了这些汉子们的豪情与血性,彰显着他们的威武与不屈。

    “虽然个个是好汉,但也必须要废了他们!”海富民心底下也开始有些不忍再打下去了,毕竟也是混子,对这些宁死不屈的年轻人,他已经开始真心钦佩起来。可如果就这样几百号人打几十人居然都拿不下来,传出去的话,图江道上的人也不用再混了,个个撒泡尿自己把自己溺死算了。磨着后槽牙,他发狠地道,混子有混子的独特思维,或许用这种废了他们的最惨烈行为才能证明自己对这些人的敬佩。

    就在那些混子重新发一声喊,再度疯狂地扑上来的时候,就在高羽已经闭上了眼睛,在心底低低地叹了口气,知道大势已去的时候,陡然间,疯狂的发动机咆哮声响了起来,随后,狂掠起,从后方,一辆旅游大巴车已经疯狂地冲了过来,就如一辆失控了的火车头,带着无法形容的威势,冲向了人群横冲直撞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