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倚天绝壁
    :

    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过惊心动魄了,以至于高羽落地后至少三十秒的时间,周围鸦雀无声,每个人都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高羽,这简直,太厉害了,弹跳几乎都能赶得上飞人乔丹了,让所有人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世界跳高冠军来的。

    对面爆发出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尤其是在重重围夹之中被吓得小脸煞白的那些轩域集团的女员工们,更是尖叫不休,兴奋地跺着高根鞋子为高羽喝彩。

    太帅了,简直太帅了,这位安保公司的副总能让李小龙自惭开秽,能让亲眼目睹这全过程的人都为之血液激荡,不得不疯狂。

    一时间又是桃花朵朵开,成吨成吨的秋天大菠菜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依旧很不是时候的隔着几十米的距离恶狠狠地往高羽这边扔。只可惜,高羽现在哪里有时间顾及到这些?他现在只是想拖延一会儿时间,再拖延一会儿。

    “好样的,真是好样的,梁先生,你的一个手下都这样厉害,简直太,太……”李厚民也看得心潮澎湃,激动不能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握着拳头,一个劲地为高羽喝彩。

    不过,梁辰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因为他知道,高羽这是为了顾及自己的兄弟,宁可只身一人涉险,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恐怕不会太容易脱身。

    脑海里思念电转,他在急速地考虑着善后的问题。

    “你吗的,够狠,有种的你杀了我!”海富民绝对是道上的老混子了,经风历雨,江湖经验丰富,虽然断了肩胛骨,但他很清楚,高羽绝对不是以杀人为目的,而是想用自己要挟所有人,拖延时间罢了。否则刚才从天而降的那神威凛凛的一刀绝对会将他活劈了。

    拿眼望着对面,见对面自己的一群同伙们居然还剩下六七十人在跟李吉的人缠斗着,拼了命地往大巴那边冲,让轩域集团的人暂时还无法上大巴。

    不过,看现在的情形,已经拖不了多久了,最迟不过三分钟,那些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安保公司的员工们铁定能扫平自己的那些同伙,将李厚民他们成功地送上大巴车,到时候,前功尽弃,一切可都完了。要是这一次任务不能成功,自己死在这小子手里和死在吕二哥手里基本上也没什么分别,想到这里,他也豁出去了,不顾肩头痛得像是要把骨头都从肉里挖出来,扯着脖子狂吼,同时拼命地挣扎着,这家伙原本身高体壮,再加上拼了命的折腾,甚至连刀锋在脖子上割出一道道大口子来、鲜血泉水般地往下淌,依旧在死命地挣扎不休,以高羽的力气居然都有些控制不住他了。

    “你们,全体后退,这里有我,你们先退到那边去,保护李总他们安全上车,我随后便来。”高羽心下焦急,左手拳扣轻轻在海富民脑袋上一磕,登时便将他打晕了过去,省得他在这里扭来扭去的控制不住。

    “不,羽哥,生要生在一起,死要死要一起,我们不后退!”张川、郭玉文、刘伟几个人全都红了眼,狂吼着,向着这边扑了过来。

    “混蛋,听我的命令,给我退回去!”高羽心下又是感动又是愤怒,感动的是这群兄弟的热血情深,愤怒的是他们居然不听指令,难道想全折在这里么?

    就在他略略走神的这一刻,海富民的一个手下趁着他不注意,悄悄地从后潜了上来,一棍便砸向了他的后脑海,如果砸中,就算不死恐怕也要当场晕过去。

    高羽自幼习武,就算在走神的一刻也神思机敏,下意识地一低头,闪避开去,可是对面早已经抢过来两个人,两把大开山刀一齐照着他的脑袋抡了下来,高羽迫不得已,只能放开了海富民,贴地一个骨碌,避了开去。

    彼时,海富民摔在地上,肩胛骨上传来的剧痛顿时又将他痛醒了过来,爬起来向着远处一看,登时心肺俱炸,仅仅是耽误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边的同伙已经完全撑不住了,尽数被李吉一群人击溃,只不过远远地逃开去,喘息着收拢人手,准备再重整旗鼓地往前冲。可他们哪里来得及了?李厚民等轩域集团的人还有另外那些人在交叉掩护中都已经分别上了两辆大巴车,车子呼啸着已经调头,就要向远方驶去。

    “海胖子,我草你吗,你倒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冲过来?他们现在跑了,跑了,我们连半个小时都没挡住,二哥怪罪下来,你要负全责!”对面一个被打得满脸开花的混子抹了把脸上的血,用狼嚎一般的声音狂吼道。

    “完了,他们跑了,跑了!”海富民心底下一阵绝望,突然间转头如恶狼一般死死地盯住了高羽,“草你吗的,我让你猛,让你装,所有人,把这小子给我干趴下,我要亲手挑了他的四脉(注:这是江湖行话,两手手筋,两脚脚筋,合称“四脉”,现在还在用)。”他几乎是用从灵魂深入飙出来的怒吼指着正站在场中央,凝神以待的高羽。

    “哗……”全场登时再次沸腾了,一群混子们再次疯狂地往前扑,抡动着手中的武器,恶狠狠地向着高羽砸了过去。

    就算他是个万人敌,这么多人一起动手,今天也要把他砸成肉酱。

    “羽哥……”外围处的那些朝阳安保公司的小伙子们眼珠子登时就红了,一个个狂吼着,拼了死命地往里冲。无论是带伤的还是不带伤,有没有武器,甚至连腿部受了重伤韧带完全撕裂连动一下都费力的刘伟疯了一样的不顾腿上刚刚简单包扎的伤口再次迸裂,血流如注,拼命地往里抢。就算死,他们也要死在一起,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羽哥就这样被打倒,被废掉。

    “还敢他吗的冲过来,真是不要命了,全都给我干趴下,一个不留,给我把他们全都废掉。”海富民磨着后槽牙,用疯狂至极的语气吼道。

    好一个高羽,就在这时居然临危不乱,他就跟真正古代战场上的万人敌一样,随手便挽了一个漂亮至极的刀花儿,而后一个夜战八方,长刀如激电,“突突突突”,刹那间四面八方俱是雪亮的刀光,一下便架开所有人的武器,同时贴地滚了一个圈儿,长刀如毒蛇的信子不停向外伸缩着,刹那间便砍中了三四个人的小腿。

    那刀子磨得风快无比,砍上去当时都不觉得痛,只是觉得腿上一凉,等醒味过来的时候,那几个中刀的人才低头看到自己的小腿上血流如注,痛极大呼一声,扔了刀子抱脚便倒。

    高羽的刀功绝对不是白练的。他小时候练武术主攻的器械就是刀,在刀上最少下了十五年的苦功,无论是套路还是实战,刀法之凌厉绝对不是一般的武术高手能媲美得了的。只不过因为国际大趋势影响,后来才考上江城体大转攻散打。他的刀绝对不是吃素的,如果一刀在手,就算十几二十几个人恐怕也近不了身。不过,对方的人毕竟太多了,就算他功夫再厉害,后背上也噼哩啪啦地挨了几棒子,甚至势大力沉的一刀也砍在了后背上,那块塑料板“卡啦”一声轻响,已经被砍破了。后背上登时就是一阵冰凉的感觉涌了过来,随后**辣的液体从后背直流而下,染红了半边身子。

    这么多人,他终究不是神,不可能不负伤。

    不过这个当口根本不是想哪里受伤的事情,狠狠地一咬舌尖儿,放翻了三四个人,登时重围之中就出了一个缺口,高羽一个鱼跃扑了出去,重新站起来便往外奔,口中狂吼,“挡我者死!”手中的长刀已经挽出了一片激电般的刀光来,前方没人敢接近他半米的范围。

    他这股子悍不畏死的博命劲头把所有人都吓住了,尤其是刚才身陷重围之中居然还能连伤四人,简直太猛了。所有人都怔了一怔,有些犹豫,不敢冲过去,而借着这个空当,高羽早已经直奔了出去,胜利地与前来营救自己的兄弟们会合。

    “羽哥,你真好样的。”张川看得热血沸腾,向着高羽直竖大拇指。

    可是高羽甫一奔过来,突然间便是脚步一阵踉跄,堪堪刚奔至张川身畔,突然间身子就是一软,一下便软倒了下去,全靠单刀支地,才能勉强未完全倒下去,半跪在那里。

    “羽哥,羽哥……”一群人狂吃一惊,全都冲了过去。等扶起高羽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后背衣服破了好大的一个口子,鲜血已经将里面的秋衣还有外面的迷彩服全都打透了,可见伤势之重。

    一群热血汉子们登时眼珠子就红了,目睚欲裂,高羽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我受伤了,不要管我,你们,快走!如果他们围上来,就来不及了。”高羽一咬牙,竭力让自己保持脑筋清明,向前一看,只见刚才那帮被李吉他们打散的混混们早已经恶狠狠地扑了过来,要将没有拦住李厚民他们的仇恨尽数发泄在他们的身上。高羽登时急了,强支着身体一下站了起来,挥手向他们狂吼道。

    “不,我们不走,羽哥,我们陪着你,一直等到辰哥他们回来救我们,辰哥不会扔下我们不管的。因为辰哥说过,不抛弃,不放弃,我们不能扔下每一个在这里浴血奋战过的兄弟。”张川狂吼着。

    “川子说的对,兄弟们,结阵,今天,咱们浴血而战,为了朝阳的荣誉,为了男人的热血,就算扔在这里,也值了!”郭玉文举着刀张目狂吼。

    “战,战,战!”一群热血的年轻人同时间举起了刀,仰天狂吼,如一群倚天绝壁面月而咆的绝地苍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