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毒招
    :

    那边的李世虎也带着十个走了过来,剩下的人一个一个,全都在看车,他现在算上自己,保安部也只有十个人了,幸好朝阳安保公司那群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们都还在,一个不缺,已经前后左右地围了过来,将人群整束成了好大的一个人圈儿,最外围处是朝阳安保公司的员工,里面是马滔和吴泽带领的机动小队,最核心的一团是拎着公文包、抱着文件夹,那些衣冠楚楚的轩域集团公司金领白领们此刻正颤颤兢兢地走在最中间,每个人都直觉地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险即将袭来。

    李吉突前,高羽殿后,将整个圈子紧密收缩,压缩成了一个“人球儿”,向着右侧的一条路口走了过去,而那里,正是相比较而言不算太过“热闹”的路口。

    此刻,所有朝阳安保公司的人居然全都戴上了一副厚厚的防风墨镜,看上去倒是很酷的样子,连梁辰也戴上了一副墨镜。同时向李厚民伸出手去,将一副墨镜递了过去,“李总,天冷了,要注意保护眼睛,戴上吧!”

    “嗯?”李厚民倒是怔了一下,不知道梁辰这是什么意思。不过看了梁辰一眼后,还是接过了黑镜戴上,不过,衣冠楚楚的他戴上了这样一副墨镜,倒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样子,张达想笑却没好意思笑,抱着记录本忍得好辛苦。

    “钱副总,您也戴上吧,”梁辰示意张达向钱柏龙也递过去一副墨镜,钱柏龙莫名其妙,却也只好戴上,此刻整个人群一百多号人,无论男女,个个都戴上了墨镜,看上去就跟黑客帝国组团儿来图江市观光旅游来了,这个奇怪的组合倒是让路人大为侧目。

    此刻,他们正在走向的那个右侧的岔路口上,正有一百多号人穿红着黄,头系红绸,舞狮耍龙,不过现在那些道具狮子还有龙什么的都已经抛在了一边去,一群舞狮耍龙者就在黑压压地抱着肩膀横亘在路上,手中刀枪棍棒,长短兵器都有,就横在路中间,冷冷地注视着远处一群来自江城的投资者们。

    这些人足足有一百三四十人,满脸凶相,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而其他的路口处,那些舞狮耍龙的人也都已经扔下了那些掩人耳目的道具,分做两个方向,向着这边包夹合围了过来,每一方大概都有一百人出头,前后加在一起,最少四百人以上,人数足足是轩域安保公司的四倍以上,给人以沉重至极的压迫感。

    钱柏龙胆颤心惊地望着前后左右即将合围的人,两条腿已经开始有些发软起来,几乎都要迈不动步子了。他是个文明人,甚至从小到大连架都没有打过,哪里近身体验过这种感觉?这一次可真是刺激到顶了。

    “辰哥,我们准备距离十米的时候开始全速冲击,直接凿穿冲出去。你们要紧跟着我们。”李吉在对讲机里低声地道。

    “嗯,没问题。”梁辰点了点头,同时转头向李厚民,“李总,您应该听到了吧?待会我们需要快步跟着前方的人直接冲过去,如果您的体力不行,我可以背您。”

    “哈哈,梁先生,你可是把我看扁了,我当初可是学校的中长跑四八百的冠军,没问题,来吧。”李厚民哈哈大笑起来,已经解开了西装,脱下来搭在胳膊上,提前做好了准备。

    “梁、梁先生,我们,要跑多远?”钱柏龙喘着粗气,还没开始跑着,现在就已经开始体力不支了——被吓的。

    “呵呵,不远,也就百米左右,希望钱副总能坚持住。”梁辰微微一笑道。

    “好,好,我尽力。”钱柏龙点头急促地喘着气道,额上的冷汗却是涔涔而下,已经将前胸后背都粘湿了。

    “辰哥,还有二十米,你们做好准备,七个数之内,我们就要发动攻击了。”对讲机里再次传来李吉有些压抑不住兴奋的声音,刚才高速路口那场没有他的份儿,只能殿后观望,他可是憋得狠了,这一次准备好好地露一把脸。

    “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梁辰云淡风轻地笑道,似乎根本不以为意。可旁边除了李厚民以外,所有人的心都抽紧了,李世虎握着钢制的甩棍,一张满是横肉的脸上同样冒出了冷汗来,对天发誓,这么大的群殴场面,他真的从来都没有经历过,有些紧张,不过依旧紧紧地与其他安保公司的人守护在李厚民还有其他轩域集团员工的身畔,就算拼死力,也要护佑自家人的安危。

    当然,至于能不能用到他们,那倒是另外一码事了。

    在压抑沉闷的气氛中,双方开始一步步地接近了,周围正在看热闹的老百姓们见势不好,全都掉头跑掉了,开玩笑,这么多人明显就是来打群架的,自己可别遭了池鱼之灾。至于那些堵在路口的车辆,也早就一个两个掉头开走了,甚至还有直接原路返回的。毕竟,如果再在这里等下去,被砸了车子,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五、四、三、二、一,冲!”李吉的怒吼声响了起来,像天空中炸响了一个怒雷。

    随后,李吉带着的四十人原来聚成了一团,可现在骤然间就像是射向天空的礼花一般,瞬间急速扩散爆发出来。

    四十个人,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半圆形扇子面儿,齐齐暴冲过去,奔跑的同时,已经开始接连不断地掷出了手中早就攥着的一个个纸包。

    那些纸包甫一抛出,迎风便破,里面有无数的白色粉末撒了出来,整个空气里立刻弥漫起呛人的味道来,居然是生石灰。

    彼时正好是顺风,借着风势,那白色呛人的粉末顺风飘散,瞬间便已经将对面那聚成一团的人全都笼罩在其中。

    那些正横眉立目站在那里的流氓们猝不及防之下,登时有大半人被迷了眼,立刻捂着眼睛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全场乱做一团,如同一群没头的苍蝇般嗡嗡乱转一气。

    而对面李吉带着四十个人早已经如同一群疯虎般杀入了人群之中,他们戴着那种防风墨镜,根本不受半点影响,只是屏住了呼吸,左手拳扣、右手甩棍,如虎入羊群,下手狠辣,只这一冲,瞬间对面便已经倒下了四五十人,痛苦地捂着眼睛还有被打中的痛处四处翻滚,叫喊不停,宛若人间地狱。而李吉则带着一票人早已经呼啸着踩着翻滚不休的人.体直冲了过去,就像是一艘快艇,在人群中劈波斩浪,瞬间便已经在对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冲开了一条道路,他们所经之处,基本无人可挡,谁若敢挡,上去便是当头一甩棍,然后再加上一拳扣,放倒之后,一刻不停,风一般向前疾卷,直接将前方扫出了一片空白地带。

    “走走走走走!”李吉狂吼着,已经带着人直冲向了前方,而远处,正有两辆大巴车呼啸而来。

    梁辰早已经护卫着李厚民一群人直冲了过去,趟过了满地翻滚的人,男男女女,向着那两辆疾驶过来的中巴车狂奔了过去。

    而后面两面合围的流氓们根本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用撒生石灰这种损招来开路,这玩意可是歹毒的很,进了眼睛千万不能用水洗,否则石灰一发热眼睛当时就废了,得用菜油洗。只有道上混的小流氓才用这种卑劣的方式偷袭,他们都是底层流氓出身,这一招原本玩儿得熟熟的,可没想到的是,现在居然被那些朝阳安保公司的人反过来用在了他们身上,而且用得比他们还熟,一群流氓们都要抓狂了。

    不过,更让后面的这些流氓惊心的是,就算用了这一招,可那四十几个人也太生猛了吧?转瞬间一个照面便将一百多号人瞬间击溃,下手狠辣无比,倒地的人不是肋骨断了就是哪里骨折,那么多人,居然连一分钟都没有挺到,仅仅只是略阻了轩域集团的人一下,简直不要太强悍,难道轩域集团的人把雇是的一群职业佣兵么?

    惊疑之间,眼前着前方两辆大客车都已经冲了过来,摆明了是埋伏好在这里准备接应的,后面的混子们登时就急了,动用了这么多人手,快把整个图江市的混子都抽来了,如果这一关还拦不住轩域集团的人,恐怕吕正良大哥大怒之下,他们谁都得不了好去。

    怒吼了一声,两大票人齐齐地疯狂往前赶,近三百人同时发一声喊狂冲过来,刀枪齐舞,棍棒横飞,那场面绝对够震撼的。

    “辰哥你们快走,我拦住他们!”殿后的高羽怒喝了一声,索性也不再退,带着一群下属横在了那里。他知道,大巴车还没有冲过来,就算冲过来人员上车还有大巴车调头也同样需要时间,自己如果一退,那些人一压上来,好虎也架不住一群狼,到时候谁都别想走了。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高羽摘下了墨镜,大手上青筋暴起,抓住了甩棍,他已经准备豁出去了,就算把自己这四十人全都交待在这儿,也坚决不能漏过一个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